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66章 你……敢不敢

如果仅仅是古老出面,也不至于让谷昌惊呆当场,但在古老的身后,不但有季老,还有郑老!
结果还真是有古老出面了。
按照惯例,第一杯茶应该先给老古端上,毕竟老古曾经在军中的级别最高,但秘书也不知是昏了头还是一时没弄清规矩,第一杯茶先端给了夏想。
都是季如兰的亲人,对季如兰的关怀源自亲情,自然全是真心真情。但在亲人围绕之下的季如兰,紧闭双眼,脸色红润,呼吸平稳,就如进入了甜美的梦乡一样。
果不出夏想几人所料,秘书出去之后,就迅速打出一个电话。在通话一分钟后,秘书放下电话换了新茶,就又重新来到了会议室。
王任久深呼吸一口,心中坚定了必胜的信心,开口问道:“那么我就先请问夏书记,张力刺杀吴晓阳之前,你是不是事先知情?”
“事情的最终结果……我也说不好。”林双蓬得承认他的眼界不够,一直在岭南省内打转,整个岭南除了陈皓天、米纪火和夏想有资格坐南疆而北望之外,其余人等,都欠缺了境界,“至于张力,恐怕要成为牺牲品了。”
但问题是,季如兰就是不醒。
就主治医生多年的丰富从医经验判断,季如兰现在的情况称之为昏迷不太恰当,应该叫睡眠才对。就是说,如果忽然之间季如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一下坐起,就如大梦初醒一样,她也不会惊奇。
军委方面出面接待夏想一行的,依然是http://m.hetushu.com王任久,但除他之外,又多了一人——符渊。
夏想对这个问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抬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王主任,说了半天,你都是在凭空推测,没有一点真凭实据。我觉得我们真的不必再浪费时间了……来军委之前,我提了三个条件,其中有一条是事情不宜公开,不过,我注意到军委方面应该已经安排了部分记者,就想让事情闹大并且公开化,好,既然如此,不如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能让人愿睡不愿醒的梦,自然是美梦。
王任久心里有数了,秘书放茶的顺序提醒了他一个事实,有人提醒他,原计划不变,照计划行事!
不少人认出了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不管是上将、中将还是少将,都纷纷向三位老人敬礼。夏想置身其间,也享受到了超规格的待遇。
不错,基本上久已不问世事的郑老竟然亲自出面,作为夏想的陪同现身军委,此事……大有玄机了。
可以说,从头到尾王任久的问话,不是在继续颠倒黑白,就是想让夏想误入歧途,总而言之一句话,继续黑夏想到底。
谷昌忙恭敬而不热情地礼请夏想几人入内,在表面上的热情之下,心中却是无比的苦涩,并且猛然升腾起强烈的不安。
“听说张力和你关系一向不错,是不是真有此事?”王任久继续追问。
王任久和谷昌对视一眼,眼中和_图_书有怒气,也有苦笑,谁也没有想到夏想会来这一出,在三位老爷子面前,先前的布局虽然周密,但要是当着三位老爷子的面施展的话,万一惹怒了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无法收场怎么办?
夏想突然提高了声音,大声说道:“就请媒体也参加今天的会谈,我会当着媒体的面,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个清清楚楚,王主任,你……敢不敢?”
符渊在夏想来到军委之时,终于正式现身并介入吴晓阳事件,再次向外界表明了他坚定的反腐决心。同时,作为制衡,符渊也有为夏想打气的用心。
古老发话了:“任久同志,符渊同志,谷昌同志,我和孝老、郑老来此,是旁听,不会影响军委和夏想之间的谈话,也不会发表任何倾向性意见,只是起一个监督的作用,你们不要有心理负担,该怎么进行就怎么进行。”
夏想的汽车停在军委门口的时候,依然由谷昌出面迎接。谷昌迈着自信、轻松的步伐来到门口,刚一站定,就愣住了。
夏想气定神闲,而且一副胜券在握的微笑,就莫名让谷昌心中大跳,不过随即想到今天精心的布局,又稍微稳定了心神。
“是,确实私人交情不错。”夏想如实回答,十分坦荡。
“那么花无缺的爆炸案,军委的初步调查结论是因为木风和孟赞之间的矛盾,引发了焦良对你的报复,你是不是认可?”
“怎么,任久和符渊同志,不会不欢迎我们几个老家伙和-图-书吧?”郑老笑问了一句。
这句话不但是陷阱,而且还很不礼貌,夏想却没有丝毫不快,摇头说道:“不知道。”
夏想却依然镇静自若:“这个说法就唯心了,张力被免去省长秘书职务和他与吴晓阳之间个人恩怨没有直接的关联,两件事情不能划等号,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季如兰的几名主治医生就形象地送了季如兰一个外号——睡美人。
“据相关证据表明,张力在刺杀吴晓阳之前,之所以不再担任省长秘书的职务,是因为你向米纪火同志建议更换秘书,是不是说明,你事先知道张力会刺杀吴晓阳,为了安全起见,为了保护米纪火同志的名誉,才做出以上的提议?”王任久继续追问,并且加大了力度,试图激怒夏想,让夏想盛怒之下心神大乱。
“就是。”季老也和颜悦色地附和了一句。
“我和张力之间的关系,还算可以。”
林双蓬无奈一笑:“夏想不是军委主席,再说就算他是军委主席,也不可能说收拾一名中将就收拾一名中将。老爷子今天要陪夏想一起到军委转一转,过了今天,事情就大概有一个解决的脉络了。”
季如兰昏迷了一周了。
医生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将季如兰的情况形容为自我保护意识过度而导致的自我封闭,换言之,就是季如兰不愿醒来,沉浸在梦中无法自拔。
夏想事先说明会有人陪同他前来,军委方面以为顶多是秘书或是随同人www.hetushu.com员,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会有古老出面。
也不知在她的美梦之中,有没有夏想?
季如兰的大梦,或许是美梦。有些人的清醒,却即将面临着一场深不见底的恶梦。
王任久临时换茶,其实就证明了一点,在面对三位老爷子正面、强大的压力之下,他犹豫了,对已经拟定的计划是否继续推进,心中没底。
“事情的结果最终会是什么样子?”季如竹又问,突然想起了张力,“张力会是什么下场?”
谷昌一时失神,但军委方面已经明明答应了夏想,接受他会有陪同人员一同前来的要求,就没有理由拒绝夏想一行同时进入,更何况,想要拒绝,还要有资格才行!
羊城。
季如竹和林双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们谈论夏想和张力的时候,季如兰紧闭的双眼似乎努力要睁开,但努力了几次之后,好象还是不想惊醒美梦一样,她又恢复了沉睡的姿态。
特护病房之中,数人守护在季如兰身边,泪眼婆娑。
军委之中,和当年古老、季老、郑老常来时没有两样,如今故地重游,三位老人家感慨万千,一边走,一边小声说话。
“老首长指导工作,我代表军委上下,欢迎还来不及。”王任久只好违心地说道,然后吩咐秘书,“换几杯绿茶,准备记录谈话内容。”
……
王任久并不理会夏想的解释,继续问道:“请问夏书记和木风、许冠华之间关系十分密切,是不是真事?”
难道说,今和*图*书天的事情,就只能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了?
本来已经上了茶,特意吩咐秘书再去换茶,换的不是茶,而是幕后的交流。夏想清楚,老古清楚,季老和郑老也是久经官场之人,岂能不清楚?却都不点破,笑而不语,默认了王任久的换茶之举。
听到古老等三人意外现身,军委许多高层坐不住了,纷纷出动前来迎接。不过还是晚了一步,也不知是几位老人家有意为之,还是夏想故意使坏,脚步飞快,等军委领导听到消息迈出办公大楼时,夏想和三位老人家已经来到了会议室。
老古和季老、郑老悄然交流了一下眼神,三位老人家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好,不见棺材不落泪,有枭雄本色,只不过……除非是真正经历过开国的第一代老人,第二代第三代,在老古和季老、郑老面前,终究还是小字辈,就算是枭雄,也只是小字辈的枭雄。
今天一早,林双蓬来医院看望季如兰,带来了鲜花和水果,又陪季家家人说了几句话,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季如竹突然问了一句:“夏想还没有收拾了吴晓阳?”
让医生束手无策的是,季如兰的昏迷不同于寻常的昏迷,她身体的各项机能正常,表面上更是没有受到一点儿伤,身体在爆炸的冲击之下,甚至连表皮都没有擦破,堪称奇迹。而且她呼吸正常、脑电波活动正常,除了昏睡不醒之后,正常得没法再正常了。
谁敢拒绝对军委有着或明或暗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三位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