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68章 猛烈碰撞

况且夏想身为省委副书记,岂能看不清形势?吴晓阳能在军中屹立多年不倒,肯定有强硬的后台,连符渊都扳不倒吴晓阳,夏想何必多此一举?
当有人向王任久通报消息,王任久惊而失色,夏想就知道,关远曲出现了。
记者如发现新大陆一样,纷纷翻拍手中的照片。王任久想下令制止,张了张嘴,见古老、季老和郑老一同向他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王任久收到的消息,确实是关远曲亲临军委的消息。但此时还没有传来关远曲现身军委和夏想来军委配合调查,两件事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微一思忖过后,他宁愿相信只是一个巧合。
平心而论,他自认和夏想没有私怨,但也必须承认,他对夏想没有好感。
王任久又不能不让夏想开口,点头说道:“希望夏书记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当着几位老首长和记者的面,说个清楚。”
王任久脸色微微一变:“夏书记,军方调查的结果,公正、可信,并且有事实依据……”
夏想更是一副细心聆听的姿态。
当即震惊得一干记者目瞪口呆,也让王任久张口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夏想莫不是疯了?这句话传了出去,是要犯政治错误的重大问题。
“可以!”夏想昂首挺胸,毫不退缩,“王主任,如果没有真凭实据,我绝对不会信口开河。”
“吴公子在羊城作恶多端,无人敢管,仗着父亲的和-图-书权势,无法无天。我调任岭南之后,因为主持专项行动,在打黑除恶的过程中,触及到了吴公子的利益,结果吴公子就对我极度不满,连带吴晓阳也对我大有意见。”
“好。”夏想十分干脆地说道,“事情,还要先从吴晓阳有一个无恶不作的儿子吴公子说起。”
王任久被夏想一连串的逼问,直呛得哑口无言!
“终于该我说话了,到底是在军委,想发言也要耐心等待,不过想想客随主便,也就可以理解了。”夏想含蓄地说了一句,甚至还微微一笑,“王主任,我不赞同你的说法,太武断,也太唯心了。完全就是将过错全部推到别人身上的不负责任的表述。”
说到此时,夏想猛然一阵激烈的咳嗽,身子也弯了下去,就让王任久心中冷笑,装,装得真象。
今天的事情,其实本不该王任久出面。但一来职责所在,二来他和幕后黑手关系莫逆,两方面原因,就必须由他出面和夏想正面过招。
“好!”夏想毫不回避地说道,“先请王主任当着媒体的面,说一说军方对吴晓阳事件的定性。”
王任久足足说了有三分钟,然后才表达完胸中的愤懑。
“在一次追捕逃犯的行动中,吴公子和康志自相残杀而死,随后,吴晓阳因为经济问题被军委调查,吴晓阳在接连的打击之下,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要报复社会。他让手下的特种兵孟赞和焦良分别行动,一人狙和-图-书击木风,一人前到季家的花无缺别墅执行暗杀。”
“在暗杀的过程中,焦良被英勇的警卫截留,结果焦良丧心病狂,引爆了炸弹,当场将季如兰炸成重伤,我也受伤严重,住院休养一周有余,到现在还没有痊愈。”
夏想很不礼貌地打断了王任久的话:“事实依据?我听王主任空口无凭说了半天,没有拿出任何真凭实据,难以服人。不过今天既然是讨论问题,我就说说我对整个事件的看法,王主任是不是愿意听一听?”
相信关远曲带来的浩荡东风,不但能为夏想的最终胜利起到不可或缺的推动作用,也会为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军中的不正之风,起到一定程度的刹车作用!
关远曲正在推动一项前所未有的方针政策,是针对军中日益滋生的腐败而采取的坚决果断的措施,之前,已经得到了总书记的点头。
三位老人家之威,非他的权势所能压制。
“照片上美仑美奂的皇宫一样的别墅,是南国之春,是吴晓阳吴司令在羊城的行宫,造价十几亿!”
后面的记者一阵躁动,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
东风浩荡,夏想现在是万事俱备,不欠东风了。
还不算完,夏想伸手拿出厚厚的一叠照片,分发给古老、季老、郑老以及在座的记者,剩余的一部分,交给了王任久。
一个堂堂的中将,大军区司令,岂是一个小小的省委副书记所能左右得了命运?夏想……太自不量http://m•hetushu.com力了。
王任久侃侃而谈,话很多很长,但都在围绕一个论点展开,就是事件的起因全在岭南省委和省委部分领导身上。
“夏书记,几张照片说明不了问题,吴晓阳的经济问题,军委正在调查,但经济问题和刺杀问题不能混为一谈。再者说了,你刚才当众指责吴晓阳同志暗杀地方高官,没有真凭实据的话,我可不可以向中央告你一状?”
“吴晓阳事件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犯罪事件,是个别人挑战军方权威,对一名中将实施刺杀的严重的政治事件。事件的本身说明了许多问题,一是地方政府对工作人员疏于管教,才导致了省委工作人员刺杀军方高官的恶性事件。二是个别地方官员和军方高层来往过密,导致埋下了冲突的隐患。三是个别地方政府对拥军工作做得很不到位……”
夏想又说:“照片上耀武扬威的军人,手中拿枪的军官,都是吴大司令一手提拔的手下,他们在医院里打砸抢,只差一步就冲进了我的病房……如果当时陈书记晚了一步,今天我就不能站在这里向各位陈述事实了。”
“也许有人要问,张力只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能接近堂堂的中将司令,并且还能一口气接连刺出七刀?对,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是因为吴晓阳一直拉拢张力,想让张力为他所用。试想,军区司令不努力提高军队的战斗力,不保家卫国,为什么非要和省委的工作人员来往和*图*书密切?到底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但装也好,真也好,夏想的咳嗽配合诉说,确实赢得了在场记者的同情分。
王任久讲话的时候,几名记者都在埋头记录,一丝不苟。而古老和季老、郑老一脸平静,一言不发。
“而在事情发生之后,军委方面以调查取证为由,不但扣押了许冠华和木风,还对张力刑讯逼供。更有甚者,在我还在医院养伤的时候,羊城军区百十名军官冲出医院,试图用武力将我人道毁灭,我想请问王主任一句,羊城军区是吴晓阳的军区,还是军委的军区,或者说,还是不是党中央的军区?”
王任久开口了:“现在有几个老首长坐镇,有媒体监督,夏书记,今天我们就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吴晓阳事件的前因后果!”
“请各位想一想,堂堂的大军区司令,为了本该枪毙一百遍的混账儿子之死,迁怒于省委高官,不但想暗杀省委高官以泄心头之恨,还想除掉两名申张正义的手下,连少将许冠华和大校木风也因和他政见不和,而被他下令狙杀。如果国家再多几个吴晓阳,是不是地方政府要拱手让位,都听从军区的指令?一旦谁不听从,格杀无论!”
“那好,请夏书记拿出证据。”王任久逼视夏想。
夏想伸手拿出一堆资料,气势过人:“如果我证据确凿,那么我可不可以也向军委就王主任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再加污人清白而告上一状?”
王任久就对夏想的观感极差和-图-书,认定夏想是一些人的马前卒,事事针对吴晓阳,不过是为了撷取政治资本罢了。归根结底,夏想无非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小人!
无他,只因他和吴晓阳关系密切,吴晓阳落得今日的下场,全是拜夏想所赐!
政治立场的不同,各说各话很正常,王任久对夏想的印象是好是坏,无关夏想的布局和大计。夏想对王任久也没有个人私怨,但正好狭路相逢了,就必须分一个胜负出来。
“季如兰现在还昏迷不醒,不知道能不能醒来!”夏想的表情蓦然严厉了几分,“而张力一直视季如兰如心目中的女神,在得知季如兰被吴晓阳派人炸伤之后,他冲冠一怒为红颜,向吴晓阳连刺七刀!”
关远曲不可能在吴晓阳事件上过于偏袒夏想,不利于关主席以后对军队的影响力,王任久安慰自己一番,再次稳定了心神,努力不让情绪受关远曲意外现身的影响,要全力以赴应对和夏想的最后一战。
“究竟是党指挥枪,还是想重演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革命?”夏想掷地有声,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一名省委副书记不应该当众发表的言论。
吴晓阳贪污也好,纵容儿子胡作非为也好,自有军方内部调查处理,干夏想何事?夏想偏要多管闲事,非要插手军方事务,不是自嫌命长又是什么。
多了几名内参记者的会议室,和刚才的气氛大不相同了,一下变得凝重并且正式了许多,尽管几个内参记者并不说话,只是坐在后排,凝神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