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69章 奋力一战

“张力现在怎么样了?”夏想颤声问道。
古老、季老和郑老三位老人坐在夏想的背后,夏想向后一躺,除了郑老不方便之外,古老和季老两位老人同时站起,伸手扶住了夏想。
“啪”的一声,总书记终于拍了桌子:“祸国殃民的败类!”
夏想提供的资料还有羊城军区几十名军官围攻医院的镜头,整个资料都做了后期处理,每一个在镜头前面出现的军官,都打上了字幕,上面清楚地标明对方姓名、年龄、职务,何时何地因何事升迁,签发升迁命令者全是同一人——吴晓阳。
王任久惊呆当场,几乎失去了思索能力。
好一个准备得万无一失的夏想!王任久看完资料之后,心中深处发出长长的一声喟叹……今天之事,一败涂地。
总理猛然站了起来:“反了,反了!不拿下这帮胆大妄为的军中蛀虫,就会亡党亡国!”
尽管张力悲情七刀,不管任何理由都无法掩盖他杀人的事实,但吴晓阳罪大恶极,死不足惜,至少他可以努力为张力开脱,张力怎么就不能再等上一等?
场面一片混乱。混乱之中,有一名记者眼含热泪,趁人不注意,用微型相机拍下了夏想吐血昏倒的场面。
此话一出,夏想猛然一下站起,怒目圆睁。
就在夏想拿出证据,和王任久之间即将上演最后真刀实枪的碰撞之时,一个几乎被所有人忽视的关键人物,此时正在中南海,向中央政治局几名主要领导——包括总书http://m.hetushu.com记、委员长、总理和中纪委书记——详细说明康孝死亡的前前后后。
叶天南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之后,从身上拿出一张光盘:“经过调查和走访,负责主治康孝的医生、护士的详细资料都在其中,还有康孝同志体内的药物,经化验,是羊城军区特制的一种用来执行暗杀任务的毒药……”
夏想急火上攻,说得又快,说到最后,几乎不成语句,突然,他一口鲜血喷出,随后向后一挺,当场昏迷过去。
谁也没有料到的是,事情到此……还不算完。
在夏想和王任久针锋相对的同时,连若菡回国之后召开的第一次经济会议,取得了广泛的共识,并且做好了前期工作。
然而王任久并不知道的是,何止今日之事一败涂地,在关远曲来到军委的一刻起,在叶天南当面向总书记、委员长、总理直陈康孝事件的前因后果时,一件决定整个军队的大事就此敲定,因吴晓阳事件引发的长远的影响,远非王任久可以想象。
王任久也震慑了。
关远曲是来传达指示精神,同时也是在军委摸底,结果三名军委副主席中,有两人赞成,一人没有表态,实际上就说明,全军审计工作领导小组的成立,势在必行!
怎么不可能?王任久万万没有想到,关远曲此来军委,表面上和夏想配合军委的调查并无关联之处,但关远曲在刚刚召开的军委内部会议上传达了总书记hetushu.com的最新指示精神——经高主席批准,拟成立全军审计工作领导小组,有利于强化党管审计的原则,有利于强化审计职能作用,有利于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方针的贯彻落实。
……
季老一边看,一边强忍心中的悲痛,愤怒、不甘和悔恨交织在一起,几乎难以自抑。
王任久知道事情瞒不住了,神情黯然,一脸灰白:“当场身亡。”
种种事件,种种真相,种种画面,全部指向一人——吴晓阳!经过精心编辑之后的资料,就如一条清晰的脉络,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交待得无比清楚,不但突出了吴晓阳是幕后凶手的真相,也将吴晓阳的丧心病狂和他的手下的穷凶极恶的丑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好一个旧伤复发,旧伤,是吴晓阳所伤!
全军审计工作领导小组的职能很多,但最关键的只有一条——强化党管审计的原则,再次表明了党领导一切的总指导思想,是对吴晓阳贪污腐败大案久拖不决的一次强有力的正面回应,是中央对军中近乎失控的审计工作强烈不满的一次重大举措。
李沁希望以她的才能能助夏书记一臂之力,能一统国内的食品产业的市场,能利用几百亿美元的资金优势,再得益于政策上的助力,在国内来一场天翻地覆的产业狙击战。
在总书记临时召集的内部会议上,叶天南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康孝和吴晓阳交往、交好以及交恶的过程,并以亲身经历描述了康孝在省委住http://www.hetushu.com宅门口遇袭的经过,再补充说明了他在陪同康孝前来京城接受治疗,被军方内部医院直接从机场将人抢走,随后就宣布康孝不治身亡的真相。
然而李沁并不知道的是,波澜壮阔的人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有时代价会沉重到让人无法接受。她只是夏想的经济班底,只知道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却不知道在每一次翻云覆雨的背后,夏想首先在政治上做出了多么巨大的努力!
王任久的电话突然急促地响了。
今天算是一头栽倒了,夏想不但赢在当面,还胜在长远。从内参记者的反响来看,夏想完全赢得了内参记者的信任,请记者前来黑夏想名誉之举,却被夏想反手利用,等于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脚。
夏想提交的证据,有吴晓阳和张力对话的场景,有吴晓阳和施启顺密谋的画面,也有木风和孟赞生死追逐的生死时刻,更有焦良当面默认受吴晓阳指使他前来暗杀夏想的镜头,还有焦良悍不惧死一心要杀死夏想的穷凶极恶,更有焦良临死引爆炸弹的一幕。
后面的内参记者也传来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惊呼,都被画面真实记录的事实震憾了。
因为离王任久够近,夏想的一口鲜血当即喷了王任久一身。
犹豫一下,王任久还是接听了电话,刚一接听,他就脸色大变,惊叫出声:“什么?张力跳楼了?”
不少记者看季如兰一个如花的女子临危不惧,拼死也要为夏想抵挡炸弹之时,都落泪了http://www.hetushu.com
委员长的脸色也不好看,一名副部级高官的死亡,而且还是非正常死亡,疑点重重,直指军方杀人灭口。并且叶天南同样身为副部级干部,他的指责分量极重!
不是别人,正是叶天南。
沉默,整个会议室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之中。
作为夏想的另一处伏笔,叶天南的作用,在关键时刻凸显。
王任久几乎撑不住了。
……
和连若菡从国外带来的几名金发碧眼的金融人士的镇静相比,李沁虽然经历了不少经济战争,但依然是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一个人的性格很难从根本上得以改变,近年来李沁有了孩子,又在家中休养了一段时间,原以为已经沉下心来相夫教子了,但一有事情召唤,她就再次抛家别子,亲自上阵,骨子里燃烧起熊熊的战争的烈火。
“我万幸在爆炸案中大难不死,强忍病痛来军委说明情况。军委不但对我大加污蔑,捏造事实,还想将吴晓阳的罪责掩盖,我想请问王主任一句,法律何在?天理何在?为了坐实对我的指责,军方逼死张力,王主任,军委欠张力一条命,欠我一个清白,欠岭南省委一个交待,欠全国人民一个真相……”
好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儿,古老和季老出于心疼和爱惜,眼眶温润了。
想想就让她兴奋莫名,一举统一一个产业,是何等的壮观,何等的气势,何等的前无古人!
就在王任久不知该怎样开口的时候,秘书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小声向王任久汇报了一句什么和*图*书,王任久手中的茶杯失手落地,“啪”的一声摔个粉碎。
“什么?怎么可能?!”
从长远计,党管审计,将会有效地遏制军中蔓延的不正之风,将会对军需采购、后勤贪污形成强有力的制约。从眼下计,此时出台党管审计的政策,是对借吴晓阳事件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军委部分高层的当头棒喝!
夏想吐血昏迷的消息,半个小时之后就传到了总书记、委员长和总理的耳中,传话的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夏想吐血昏迷的原因说成了在被军委方面污蔑和攻击之下,旧伤复发。
李沁就格外敬佩夏想,夏书记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是大手笔。跟了夏书记,绝对可以拥有波澜壮阔的人生。
古老只看了几眼,就气得浑身发抖,一脚踢翻了眼前的桌子。
随着叶天南的讲述,总书记、总理脸上怒气渐多,尤其是总理,脸色阴沉得吓人。
张力……真的跳楼了?一瞬间夏想的脑中转过了无数个念头,他之所以亲自现身军委,并非是为了自己洗脱罪名,只为自己,他有不下十种方法可以轻松获胜,他是为了许冠华、木风和张力。
而郑老多年不问世事,自认比别人见多了世事的不平之事,在看到资料上的画面之后,还是忍不住怒不可遏地连拍椅背:“败类,败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国家不宁,民族不兴!”
“不惩治吴晓阳这样的军中蛀虫和人民的败类,就会亡党亡国!”夏想抛出了手中的资料,又分发给在场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