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71章 局势,就愈加微妙了

曹殊黧悄然向连若菡使了一个眼色,连若菡立刻会意——她和曹殊黧之间太熟了,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明白对方的所思所想——就嘻嘻一笑,替曹殊黧说出了她想说却不敢说的话。
夏想才住进医院不久,就通过特定的渠道得知了吴晓阳的死讯。听到吴晓阳终于寿终正寝,不再为害人世,他却没有丝毫的轻松之感,只因在此时,他却不希望吴晓阳就此死去。
夏想住院的消息,并没有正式对外公布,主要也是不想惊动太多人,否则每天光是应付前来的访客就不得安宁了。不过还是有一些重要人物无法拒之门外,那么现在来的又是谁?
等他住进了医院,基本已经没事了,郁积的鲜血喷出之后,反而一身轻松了。
夏想一听心中一热,总书记夫人前来看望他,比总书记亲自现身更有温情,也更意味深长。总书记出面,是公事公办式的政治信号,总书记夫人出面,新闻媒体上不会有只言片语地报道,但在所有有心人眼中,此举是总书记和夏想即将建立通家之好的标志!
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夏想病重住院,总书记没有出面看望——总书记夫人出面看望,已经在圈内人人皆知——总理没有出面探望,不过在不为人所知的背后,总理已经托叶天南传话,说是在夏想出院之后,他会亲自宴请夏想,唯一一名正面并且正式探望夏想的中央领导,竟是委员长。
夏想一块苹www•hetushu.com果噎在嘴里,吃不下吐不出来,气得伸手打了连若菡的脑袋一下:“你能不能想一些深刻而重大并且具有现实意义的事情?”
春光大好,鸟语花香,京城的春天愈加明媚了,夏想躺在病床之上,明是养病,其实是享受齐人之福,左边曹殊黧喂桔子,右边连若菡喂苹果,他倒好,有两美相伴,却心不在焉,眼睛出神地盯着天花板。
在商言商,连若菡的话不无道理,若是换了别的企业,夏想或许会一时心软,放对方一马,但涉及到食品安全问题,不拿百姓的健康当一回事儿,为了利润不顾一切的黑心企业,不直接将对方打击得死无葬身之地就不错了。
在岭南省委正式向中央提交了对军委若干问题的意见之后,作为第一个地方政府和大军区之间矛盾冲突上升到不可调和程度的事例,其实外界并无多少人知道内情,新闻媒体自然更是不会有一丝报道,但其政治意义深远,或许为总书记在换届之前,借势向军中主和派——或称投降派、山头派也再恰当不过——开刀的一个重大契机。
尽管张力也有错在先,但他用生命为代价的最后的悲壮一跳,也足以抵消他以前的全部过错,让夏想对他除了感怀之外,还有深深的伤感。
张力的悲剧收场,是夏想从政以来所亲历的最惨烈的一幕,让他感慨不已。
夏想其实并无大碍。
夏想又无hetushu.com奈地笑了:“我在想,如果真要重新洗牌的话,会有多少人血洗成河?”
现在时机大好,坐实了吴晓阳身为军区司令意图谋害地方高官的事实,并且有前任省长秘书在军委跳楼身亡,再有内参记者声情并茂的文章推波助澜,如果说夏想和军委之间的较量到此告一段落,那么接下来万事俱备不欠东风的整顿军队的大计,又该以什么样的形式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洗牌大戏?
夏想收到之时,正是他差不多将全部资料备齐之日,张力的补充资料,为吴晓阳最后的命运,划上了一个大大的句号。
只要家人在一起,幸福平安就好,曹殊黧也不管夏想和连若菡的经济大计是什么,她只是默默地支持就足够了。
曹殊黧在一旁,一直笑而不语,对夏想和连若菡之间的互动,既不吃醋,也不多心。她和连若菡多年来姐妹情深,早就当连若菡和夏想一样,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现在军队风气大坏,再不下狠手整治,必成大患。
张力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只可惜走错了一步,一步走错,步步错,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谁还能再指责他什么?
军队问题,由来已久,问题众多,少壮派对主和派积怨渐深。不但因为主和派把持了军中的升迁大权,还因为主和派当惯了缩头乌龟,还不想让少壮派出手惩治南海小国,为何?只因为不想少壮派在战争之中立功行赏,然www.hetushu.com后步步高升。
连若菡悄然一笑:“这点小事还用你操心?八九不离十了。不过为了风险最小化,还需要再等一等,等将对方的股价压到最低的时候再出手,可以以最小的代价收获最大的利益。”
张力在怀揣水果刀前去刺杀吴晓阳之前,已经心存必死之志,他事先准备好了和吴晓阳之间交往的全部经过,有文字记录和录音、录像资料,上传到了国外的服务器,敲定好了时间,时间一到,就自动将地址发到了夏想的邮箱。
曹殊黧前去开门,开门一看,一下愣住了:“呀,齐阿姨来了。”
“喂,大坏人,是不是在想羊城那个勇救英雄的美人?以前你总是英雄救美,现在难得美人救英雄,你要是动了纳入后宫的心思,就实话实说,我和殊黧会亲自到羊城替你把把关。只要她长得不太差,对得起你的身份,我和殊黧也就同意了。”
“好,好,我不操心了。”夏想听了连若菡自信满满的话,大为欣慰,在国外休养了将近一年之久的连若菡,在他的劝告下重新回国,一回国就马不停蹄地帮他完成大计,如果不是因为他,她完全可以过悠闲自在的生活,何必再奔波忙碌。
许多人一开始不理解夏想为什么非要和吴晓阳抗到底,又为什么从羊城飞来京城,并亲自到军委当面说个清楚,在审计小组成立的消息传出之后,就让不少人顿时恍然大悟,好一个不但会借势的夏想,www•hetushu.com原来也会造势,是在为总书记和关远曲造势。
夏想哑然失笑,连若菡还真和他想岔了,他想的是军中的重新洗牌,连若菡接的是食品行业的重新洗牌,也罢,何必将军队的血腥说与女人听,他就顺着连若菡的话向下说:“血流成河是一个比喻,你有点悟性好不好?对了,我还正想问你,收购几家食品企业的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死,便宜了吴晓阳,更便宜了幕后一帮黑手!
……
“什么血流成河?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可见你还真是心不在焉。”连若菡浅浅一笑,调侃夏想,“经济战争又不是军事战争,哪里会死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当时喷洒的一口鲜血,也是他上次受到冲击波之后郁积的余伤发作,也算是他当着几名记者的面,上演了悲情一幕。至于他的血染的风采感动了记者,并写出了令人潸然泪下的文章,就是意外收获了。
收购,是为了更好地借鸡生蛋,也是连若菡和李沁的主意,其实照夏想的想法,直接用政策和市场双重手段,一鼓作气让对方破产倒闭为止。
洗牌大戏的上演,没让所有人久等,三天后,羊城军区传来消息,许冠华动手了。
连若菡冲曹殊黧噘了噘嘴,是对夏想转移话题的嘲笑,其实连若菡还真误解了夏想,夏想确实是人在病床,心在社稷。
对于曹永国即将退下,曹殊黧也没什么想法,她本来就是一个性子散淡之人,对权势和金和图书钱并无太多的要求,一切够用就好,身为省委书记千金兼省委副书记夫人,她简单得就如普通人家的女人,既无满身的珠光宝气,也没有盛气凌人,她就如芝兰之树,名贵但不故作高贵。
当时一口鲜血喷出,一是激愤,二是因为张力之死,让他心中悲愤莫名,并且胸中积蓄了太多的不平和愤怒。
忽然就有人敲门。
局势,就愈加微妙了。
许冠华的动手是奉谁之命,暂时不可考,但许冠华出手之狠,下手之快,还是震惊了许多人。
夏想本想救他一命——吴晓阳没死,张力就不用偿命。
连若菡还委屈:“能替你操心后宫的女人,是你修来的福气,你都不知道珍惜。”
胆小怕事的主和派将军中少将、中将升迁当成了财富最大化的捷径,明码标价,认钱不认人,钱到位,少将、中将军衔就到位。钱不到位,任你本事再大,水平再高,对不起,请靠边站。
曹殊黧的贤惠和温良,连若菡的精干和热情,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财富。
委员长前来探望夏想,是正式的公开的探望,有新闻媒体随行,有相关工作人员安排日程和布防,等等,等于是向外界宣告委员长对夏想的关怀和爱护,同时另一层不为人所知的含义是,委员长此举是郑重表明和吴晓阳事件,划清立场。
因为不管是总书记还是关远曲,对军中的不正之风都是深恶痛绝,早就想出手整治军队风气、整肃军队作风,却一直没有太好的出手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