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85章 周密的布局

国家在政策层面对精神文明建设,不是引导得太多,而是做得太偏颇。要么是没有自信地封锁和屏蔽,要么是虚假的假大空式的宣传教育,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或许没有什么,但一个没有精神没有理想的国家,终究会有亡国之忧。
几乎无懈可击!
被夏想以下犯上呛一句——尽管夏想不是西省的省委副书记,但官场规矩不可废,夏想在雷治学面前就是下级——雷治学的声音依然平静,没有一丝怒气:“如果小明做得不对,我替他向夏书记赔礼道歉。我也说过了,请夏书记替我教训小明,是打是骂,都是对他的爱护,我没意见。”
别说,江安的老爸还真叫江刚,可惜一字之差,还是救不了江安。
随后,夏想电话了连若菡,告诉她卫辛病情复发的消息,连若菡大惊,当即从京城出动,直向涿州而去。到了涿州医院接上了仍然昏迷不醒的卫辛,将卫辛安置到了京城最好的医院进行救治。
江安却还不识时务,肋骨断了,疼得要命,还在大喊:“我家有五个矿,拿钱砸死你们。”
夏书记,是燕省的骄傲,更是宝市的骄傲。因为夏书记的岳父曾经是宝市的老书记,宝市谁人不知曹书记和夏书记的大名?
夏想到底年轻,也是他胸中不变的平民情怀,出行的时候很少讲究排场,即使如此,他在省委副书记的位置之上,位高权重,眼界高了许多,寻常的百姓的冤屈和民生的艰难,如果不是他和-图-书刻意去探寻去追究,轻易不会传到他的耳中。
夏想答应着,心中却想,宋朝度沉稳、冷静,雷治学深不可测,两大高手之间过招,围绕着雷小明和宋一凡之事,到底谁胜谁负?
许多时候,小事不小,可以影响一个人固有的想法。如果影响的这个人是一个手握大权可以决定国家命运走向的人物,那么所产生的蝴蝶效应,也算是正确并且具有积极意义的推动了。
也是级别提升之后的必然。
到了京城,夏想和古玉、宋一凡先去医院看望了卫辛,经过医生抢救,卫辛的病情趋于平稳,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却没有醒来。
声音之中,充满了恭敬和自豪。
警察不认识夏想是何许人也,不过都被他上来就三拳两脚将雷小明和江安打得满地打滚的气势震惊了,见他威势十足地下令,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请问这位领导是……”
在改革开放几十年之后的今天,国家的物质生活获得了极大的提高,但与之相比的精神文明,却滞后了太多。没有信仰没有追求没有理想,唯金钱至上,造就了多少无所事事的富二代。即使是许多并不富裕的家庭,在培养孩子时,唯学习至上,没有思想品德教育,没有动手能力的培养,结果长大之后,全是分数的奴隶,除了会考学之外,一无是处。
若是别人,随着官位的走高,许多民生疾苦也很难入眼入耳,下去走访也是前呼后拥,事www•hetushu.com事提前安排周全,肯定接触不到真相。
不料雷治学很干脆地回应说道:“没有了,我马上登机了,到了京城,我亲自出面向夏书记赔罪。”
宋朝度听了,沉默半晌:“雷治学为人深不可测,你不要被他表面上的涵养迷惑了。这样,先扣留了雷小明和江安,等我到了京城,亲自和雷治学谈一谈。”
夏想微一犹豫,还是接听了电话:“雷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
……
不简单……第二个回合,让夏想对雷治学又有全新的认识。
……
所有人,包括宋一凡和古玉,也包括在场所有警察。
好一个令人惊叹的雷治学,夏想几乎要暗中为雷治学的涵养叫好了。雷治学能在他咄咄逼人的气势之下,毫不气恼,也不拿出省委书记的权威压他,确实难能可贵。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听到他暗示已经教训了雷小明的情形之下,还能说出上述一番话,就让夏想对雷治学无比佩服。
夏想就对围困雷小明和江安的警察下达了命令:“先将人扣留,等京城方面来人再交接。”
雷治学果然厉害,相信他一直在计算着时间,要的就是他和雷小明碰面时来电,用意不言而明。
应该是夏想进来副部级之后,第一次不顾身份地大打出手。
等京城方面来人将江安和雷小明带走之后——古玉还真让老古出动了一个班的士兵,将雷小明和江安押走,相信落到了军方手中,雷治学再有权势和图书,也必须通过正常渠道并且要夏想点头才能解救得了雷小明——夏想开车带上宋一凡和古玉,一路疾驶返回京城。
所以相对来说,夏想现在多关注上层和政策层面的指导,具体经济事务不再插手,顶多过问一下。比起以前在市长、市委书记任上,少了务实,多了务虚。
也正是因此,进入副部之后,夏想不但轻易不会动怒,更不会亲自动手,但今天,他不但再次亲自动手,而且还勃然大怒!
警察冷笑一声:“在宝市,你家有十个矿也不顶用,除非你爸是李刚!”
当场就震惊了所有人!
江安之所以狂妄如此,家里有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他平常作威作福惯了,不觉得卫辛的死活是什么大事,在他看来,世界上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夏想在听到卫辛在涿州病发之后,被江安扔在了当地医院,而宋一凡又哭又闹,想要留下陪卫辛,却还是被强行带上了汽车,他胸中的怒火就熊熊燃烧了。
“他是夏想。”宋一凡现在已经破涕为笑了,她见雷小明被古玉踢中了要害,而江安被夏想踢断了肋骨,到底心里藏不住悲伤,又开心了,“如果你没有听说过夏想是谁,你可以辞职回家了。”
不管雷小明是谁的儿子,也不管江安家中有几个矿,夏想快步上前,飞起一脚,正正踢中雷小明的鼻子,顿时让本来疼痛难忍的雷小明立刻满脸开花。
夏想自从步入副部之后,就很少动怒了和图书,一来是多了涵养,二来是能够让他震怒的事情不多了。
夏想刚刚教训完一个官二代一个富二代,电话就及时响了,一看来电,不由冷笑,又是雷治学。
警察上前架起雷小明,雷小明倒也硬挺,虽然满脸是血,却还是向夏想微一点头:“栽在夏书记手中,我不屈。”
路上,宋一凡想起了卫辛的病情,刚刚露出的一丝笑脸又变成了愁云满面。她和卫辛情同姐妹,非常担心卫辛,卫辛的身体一直健康,怎么就突然吐血了?
夏想并没有意识到的是,江安将卫辛遗弃在当地医院的做法,对他进入副部之后的不问民生疾苦只从大方向和政策层面引导的政治理念,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冲击,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的执政理念,让他在之后的仕途之中,事必躬亲,并且做出了许多令人意料不到的大事。
雷治学轻笑一声:“夏书记说笑了,我就是打一个私人电话,哪里有什么指示精神?”微一停顿,才说,“我就是问问,你现在是不是和小明已经碰面了?”
“是碰面了。不但碰面了,还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情。”夏想毫不掩饰他的怒火,“雷书记,我见过官二代不少,甚至和衙内也打过无数次交道,雷小明不是第一个惹我的官二代,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想请你好好约束一下身边的人,不要让一些无谓的事情影响了大局。”
话才说完,就被一名警察一拳砸在肚子上,疼得他腰都直不起来了。
此时和-图-书,夏想已经让古玉将宋一凡送上了沃尔沃,他又电话了宋朝度,报了平安。宋朝度放心了,让夏想好好照顾宋一凡,他明天一早到京城。
夏想说了和雷治学的两次间接过招。
谁胜谁负他暂且不管,反正要先将人控制在手再说。
不仅仅是因为江安在卫辛病发之后,并没有及时返回京城救治,而只是将卫辛扔在当地医院就一走了之,不管不顾卫辛吐血之后昏迷不醒的危险,而且江安还鼓动雷小明继续南下燕市,要将宋一凡生米做成熟饭。
夏想微一沉吟,跳跃性地问了一句:“雷书记还有什么要指示的?”他的意思是试探雷治学对雷小明护短到什么程度,想听听雷治学会不会追问现在到底事情闹到了哪一步。
夜幕降临时分,雷治学的电话,第三次打了进来。一天之内,夏想不但接到了雷治学的三次电话,而且,他还即将和雷治学第一次面对面坐在一起。
还不算完,他又转身来到江安面前,同样一脚飞出,正中江安的胸口,只听“咔嚓”一声,江安的肋骨断了。
相比之下,当年的叶天南虽然政治智慧过人,行事沉稳,但正是因为过于护短才导致了他败走湘省,和叶天南相比,年轻几岁的雷治学的政治手腕已经锤炼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度。
开玩笑,燕省官场中人,谁没听说过当年燕省最年轻的副部级官员夏想夏书记,警察一听,几人几乎同时挺直了胸膛,同时庄重地敬礼,异口同声地说道:“夏书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