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0章 与众不同的道路

“今天的会议,你们要做到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谁对外乱说一句,被我知道了,我亲自开枪毙了他!”老古须发皆张,威风凛凛,“如果觉得跟了别人会更有前途,那么就现在离开,我不会强求。但如果现在不离开,以后,就永远不能离开,能不能做到?”
老古脸上洋溢出前所未有的神采,表情坚毅、从容并且智珠在握。
“其实古老已经说完了我的心里话,我几乎无话可说,但不说几句,好象也不行,那好,我就说一句话。”夏想一脸温和的笑容,他的年轻和朝气是最大的资本,“政治上,我的理念是为国为民。经济上,我的思路是民富国强。军事上,我的想法是……”
连夏想也承认,老古的讲话确实有一定的煽动性,从各个角度为众人权衡利弊,而不是单纯下达一个指令,而且还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人心悦诚服。
如果倒退几个月前,夏想或许会对反对一系在幕后如何布置对他的围堵计划心中没底,但今天,当他站在老古面前,站在赵明克和许冠华等人面前,站在几十名一脸热切、士气冲天的军官面前时,心中洋溢的不仅仅是激情,还有前所未有的热血澎湃。
或者换言之,都是老古认为可以辅佐夏想并且能走上高位的力量。
“下面,请夏想说几句。”老古的开场白其实已经将问题完全讲得清楚了,交给夏想发言,夏想直接接下就行了,完全不用费心了。
几乎没有任http://m.hetushu.com何迟疑,在场众人异口同声大喊出口:“能!”
一句情深义重的话,让在场不少人眼眶温润了。也确实老古一生戎马,虽然严厉,但对待他的兵一向用心,在座没有几人没挨过他的打骂,但没有一人不尊敬老人的为人,不敬老古如长辈!
一瞬间,夏想被他们的力量和激情点燃了,感觉胸中熊熊燃烧起可以征服一切困难的勇气。
谁说老古没有政治智慧?夏想打心眼里佩服老古的手腕。老古能有无数人追随,自然也有他的过人之处。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十年,如果一切推动顺利,就可以奠定未来的政治走向。如果稍有差池,或许就会功败垂成,因为不仅仅是夏想在大力推动局势朝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另外的力量,也在推动局势朝夏想的反方向发展。
老古的嫡系都是少壮派,都有报国志,却只能任由南海小国肆虐而着急上火,想提枪上阵,却总有人在耳边大讲特讲要和平解决争端。结果却是和平了几十年,南海诸岛被南国小国几乎吞并殆尽。
夏想接过话筒,沉默了小半会儿,会场内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感受到莫名的威压,也是,他还真没有在一群将军的面前讲过话。
话音刚落,会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夏想微一停顿,见所有人都静心细听,他的脸色蓦然严厉起来:“借用一首诗以抒怀——十年磨一剑http://m•hetushu.com,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我老了,人不服老不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一命归西了。我走了,你们不能一盘散沙,不能被别人各个击破。在军中,可以有冠华和明克照应,但想要再进一步,中央没人,也将寸步难行。所以说,今后再有什么大事发生,夏想的话,就等于是我的话!”
不过……相比古秋实,夏想的优势还十分明显!
夏想话一说完,会场就传来了雷鸣般的掌声。好一个十年磨一剑,军队上磨剑磨得已经太久了,再磨下去,就铁杵磨成针了。好一个谁有不平事,在座的少壮派,哪一个不是胸怀壮志,愿随南海不平的波涛,一剑光寒诸小国。
也得感谢老古对他的爱护。
所谓和平解决,不过是自欺欺人式的掩耳盗铃罢了。
如果说从夏想有意识地建立政治班底算起,到政治班底初具规模,至少花费了五六的时间,才算完成了第一阶段的部署,那么夏想的经济班底从早期和冯旭光的合作就算起的话,到现在初步拥有了一定的呼风唤雨的能力,差不多用了十余年的时间。
“一个优秀的政治家,不但要有政治盟友、经济班底,还要有一群肯为他抛头颅洒热血的军人追随在身后。夏想今年36岁,副部级,不出意料,我和几个老家伙要让他再前进一步,让他在今年创造一个历史事件!相信你们也会清楚,以夏想现在的年纪和位置,还有他是http://m.hetushu•com四大家族的核心力量,是总书记最器重的后备力量,还是关远曲也信任和依赖的少壮派,也是古秋实的莫逆之交,他今后的道路,肯定是宽广无限。”
老古满意了,欣慰地点了点头:“你们都是我带出来的兵,我老了,无儿无女,只有一个孙女,你们中的许多人,我一直当你们儿子一样看待,只要我一天不死,我就希望你们走得更远,站得更高,这也是我今天召集你们坐在一起的初衷。”
老古的话不是夸张,不是故作惊人之语,对于有理想有抱负的军人来讲,是一生在和平之时互相算计终老一生,还是保家卫国血染战场,确实是事关荣誉的重大命题。古人有语,文官不贪财,武官不怕死,国家可兴。现状却是,文官贪财,武官更贪财,而且还怕死得要命!
军人,挺直脊梁的军人,热血的军人,胸中有正气的军人,当前一站,身上焕发的精神和气息果然和兵痞大不相同,在他们身上,夏想感受到的是热血和奉献,是一往无前的冲锋,是不畏艰难的气吞河山,与吴晓阳之流身上的官僚和陈腐气息相比,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就是说,周鸿基到目前为止,已经不再具备成为他主要对手的潜力。
当然,在座几十人也并非老古的全部力量,戎马一生的老古经营几十年,不会只有几十人的嫡系,没有邀请在列的要么是自身能力欠缺,要么是忠诚度不够,要么是级别太低,没有发展前景,总之,能够亲http://m.hetushu.com临会场的每一个人军官,都是老古认可的力量。
当然,夏想也不会盲目乐观,认为反对一系不会如扶植雷治学一样再扶植一个和他同时前进的对手,不管是在明还是在暗,肯定会有。或许有朝一日等他蓦然转身之时就会发现,不知何时身后多了一个同样年轻同样级别同样冷静的高手!
怪不得军权在握者,才有登临天下的气势,原来士气一说,确实可以激励一个人的斗志,尤其是如夏想一样的年轻人,血仍未冷!
会议类似于圆桌会议,老古坐正中,夏想在左首,许冠华在右首,赵明克没有入座,担当了居中协调的角色,可见他在老古心目之中,类似于总参谋的位置。
可以说,都在同时大步前进,都在着力布局,都在培植后备力量。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夏想想要让政治班底和经济班底达到预期的目标,乐观估计,还需要十年的光景。
如果说家族势力的核心力量和总书记认可的后备力量,是夏想在政治上的根基,那么以连若菡为首的经济班底,是他可以左右上层建筑的经济基础,而从今日起,他正式被老古推举为军方一股势力的领军人物,从而奠定了夏想与众不同的道路背后的军事力量的根本!
夏想原以为会议由赵明克或是许冠华主持就可以了,不想是老人家亲自上阵,足见老人家对此次会议的重视程度。
“为什么要让你们追随夏想,要事事听从夏想的指挥?只有一个理由——夏想走得越高越快,你们www.hetushu•com的理想就越有可能早日实现。你们追随夏想,不是为了夏想一个人,也不是为了你们自己,而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更大而广之的话,放眼国内,或许是反对一系刻意的低调,又或许是反对一系确实还没有在和他同龄同阶段的层次之中找到相应的对手,总之在周鸿基之后,夏想成长的势力格外迅猛,一路直上的问鼎之势,无可抵挡。
夏想的优势不在于比对手年轻多少,而在于他迈出的步伐比同龄人更大,更扎实。比起古秋实,他进入副部的年龄虽然只提前了两年,但和反对一系早早就有针对古秋实的布局相比,反对一系虽然也有针对他的布局,但显然,如果做一个对比的话,雷治学确实是古秋实极为强劲的对手,而作为后备力量培养的周鸿基,现在已经落后他两个身位了。
“今天请你们过来,就是为你们介绍一个人。”老古在一众手下面前,全然没有以前在夏想面前的随和,而是一脸威严,“马上就要召开两会了,表面上两会和你们没有关系,实际上,也关系着你们的切身命运,尤其是几个月后的十八大,更是事关你们的身家性命!”
对于五年一届的官场中人来说,十年就是两届的时间。
在座的各人,都是老古一手提拔的亲信,毫不夸张地说,与会的每一个人对老古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有二心者,也不会出现在现场。
别看老古已经年迈,但依然中气十足,一声呐喊,声若雷震。
会议,出人意料地由老古亲自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