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1章 夏想的长远

应该说,夏想以副部级的级别,已经拥有了庞大的政治班底和经济班底,并且接手了老古经营几十年的军事力量,他不但是现阶段绝无仅有的一人,也是建国以来升迁之路最独特并且走得最扎实的一人。
第二天,夏想一早起床,精神百倍地收拾干净之后,和吴才洋同行,前往人民大会堂。今天是政协会议的开幕式,两天后才是人大会议,政协会议的召开本没有夏想什么事情,夏想却要前去,也不知是何用意。
与燕市下马河边的一次盛会相比,京城的盛会,也在各个地方不同的人群之间,分别举行。
宋朝度和雷治学谈了些什么,外界自然无从知晓,甚至就连宋朝度和雷治学的会面,也是所知者寥寥无几。也有人说,宋朝度和雷治学相谈甚欢,达成了广泛的共识,最后只差一点二人之间就称兄道弟了。也有人说,二人话不投机半句多,最后不欢而散,差一点因为儿女事情就恶语相向了。
夏想听了只是摇头一笑,传来传去的说法,都是没有任何根据的猜测,都是不了解宋朝度和雷治学的为人才得出的有失偏颇的结论,以宋朝度和雷治学的城府,二人之间就算有不愉快的话题,也会一提而过,不会摆到明面之上。
夏想一行抵达京城的时候,刚过晚上八点,还没来得及吃饭,老古就被一个电话叫走了。许冠华和赵明克也各自有事,下车离去,他就一人开车回家——没回曹殊黧在京城http://m.hetushu•com安置的新家,而是回了吴家。
夏想真心实意地说了一句:“想当年,下马河河水滔天,我一马当前搏击风浪。如果有一日南海风浪滔天,我也会亲临战场,为热血男儿壮行!”
今日之事的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正式确立了夏想作为老古接班人的地位——本来许多人以为古老会将军中力量交付到许冠华或赵明克手中,没想到,却交到了夏想手中,就让许多人虽然接受,却还有疑问,难道说,夏想真如古老所期望的一样,终有一日会正式担任军委领导?
有政治班底,夏想以后的步子会走得扎实而不踩空,下一步,他会继续全国布局,开始着眼于让各路人马陆续前进一步,从而完成一次整体的提升。
赵明克会说话,不说夏想接手了老古的势力,却说成夏想挑了担子要照顾一干人等,不过赵明克说得也是事实,如果夏想问鼎,跟随他的一干军官,必将大受重用。
夏想何其有幸,政治上有精明过人的吴老爷子扶他一程,经济上有连若菡和李沁相助,军事上有老古倾尽所有,将一生的心血拱手相送,他当知足矣。
“好!”赵明克只低沉地回应了一声,没再多说,目光之中闪过热烈的火焰。
不过夏想相信,针对雷小明事件,宋朝度肯定会有所暗示,甚至有可能敲打雷治学几句。别看雷治学和宋朝度平级,但他毕竟比宋朝度资历浅多了,再加上宋m.hetushu.com朝度十八大后有望进入政治局,雷治学在宋朝度面前,肯定会谦让几分。
而于今日正式成立的军事班底——虽成立,但和政治班底和经济班底大不相同的是,从表面上讲,军事班底并不存在,但从象征意义上讲,军事班底的重要性将会随着他位置走高而逐渐凸显——更为夏想今后的道路,扫清了最后一个障碍。
而既非政协委员也非人大代表的季老,也在今晚悄然降临在京城机场,与前来接他的郑家一行,前去了郑家。通常不会在两会之上露面的季老,今年的两会肯定也不会正式露面,但他却一反常态亲自前来京城,本身就说明了许多问题。
中午时分,下马河畔涛声依旧,对外停业的帝豪大厦为了保证盛会的顺利召开,提前三天停业,既保障了盛会的顺利进行,也做到了各项安全措施到位。
除了宋朝度和雷治学之间的会谈之外,吴才洋也和吴家在地方上的主要力量进行了秘密会面,其余几家,梅家、邱家和付家,也都在紧锣密鼓地和各自的地方势力举行了会谈。
赵明克和许冠华,更为夏想的大国梦,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等送走了所有人之后,夏想和老古也踏上了回京的路程。
国内的政治制度如此,想从根本上改变也不可能,既然如此,不如采取迂回之策,让夏想在没有问鼎之前,就先在军方建立一只足够支撑他对军队发号使令的力量。
能担任和图书军委副主席的非职业军人,只有一人——就是各方认可的接班人——现在排名第一的军委副主席正是关远曲,夏想现在才是副部级,尽管年轻,但他就一定能走到最高人的位置?
“有一件事情想请教一下夏书记……”赵明克的态度恭敬之中,有几分热切,更有试探。
老古一语双关,夏想笑了:“我都觉得迫在眉睫了,哪里还有充裕的时间?您老将这么一个担子压在我的身上,我能不急?”
不管如何,夏想有理由相信,以宋朝度和雷治学过人的政治智慧,二人之间的见面,肯定是一次意味深长的谈话。
在和吴老爷子、吴才洋分别碰头之后,又接到了陈风、钱锦松、梅升平、付先锋等人的电话,随后,夏想又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和陈皓天、古秋实、米纪火通了电话。
车内一共四人,没外人,全是老古最信任的人选。
“以后军中的大事,就全交给你们三人了。”老古看了全神贯注正在开车的夏想一眼,“你开慢一点,不用急,你的时间还很充裕。”
所以夏想时刻没有放缓对经济班底进一步壮大的雄心,他的理想和目标是,在下一个五年之内,经济班底的综合实力再整体翻上一番——综合实力不仅仅是资金实力,还有对市场的操纵力、影响力,以及对某一个行业的决定力。夏想的胃口很大,他要将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几大行业全部掌控到自己手中,不允许一些无良的资本介入。
和图书会是一次各方势力的大阅兵,也是各方势力对各自势力的清点。有人摇摆,有人转向,有人投诚,总之,在表面上的风和日丽之下,总会有许多戏剧性的变故在上演。
有经济班底,夏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作为政治力量的辅助力量,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经济班底的资本上升到一定规模时,资本力量雄厚到了一定的程度,其恐怖的影响力甚至会左右政局!
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而与会的一干人等,几乎没有一人中途离夏想而去——固然有必须跟随夏想脚步的原因,也必须承认夏想的人格魅力确实感染了大部分人——全部成为夏想身后最强有力的后盾,也为夏想最终实现心中的理想蓝图,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明克兄不必客气,请讲。”夏想对赵明克的印象不错。
宋朝度和雷治学见了一面。
作为夏想经济班底的核心人物,齐亚南办事,夏想很是放心。
……
尽管以夏想的级别,过早地插手军方事务是大忌,但政治本来就是走钢丝,想走平坦大道就不要从政了。况且老古的安排也很周密,大事上先由老古照应并且对外发号使令,一般事情可以由夏想直接做主,通过许冠华和赵明克传达,等于是说,夏想从现在起,正式介入到军方事务之中。
更让人不解的是,夏想身为岭南省委副书记,为何不和岭南代表团一起,却和中组部部长同行?
夜晚的下马河,在灯光照耀之和-图-书下,犹如一条灯光的巨龙,蜿蜒多姿。夏想和老古在河畔,挥手送走了一人又一人,一次暗流涌动的盛会,在夜幕之中落下了帷幕。
赵明克笑道:“夏书记,古老对你的爱护,让我和冠华都嫉妒了。不过古老对你也是要求太严了,将这么多手下托付给你,你哪里照顾得过来?”
下马河畔的盛会,其实影响意义之深远,以及对夏想一生走向所起到的积极推动作用,从此刻起,一直延续到许多年后,未见衰减。
……
其实夏想也清楚,老古之所以如此之早就将军事力量托付与他,并非冒进,而是基于长远的布局,更是从国内迫切的政治格局之中得出的英明决定。从第三代到总书记的第四代,基本上都需要至少一届的时间来完全成对军队的完全掌控,期间会失去许多对外强硬的良机。
夏想亲自开车,老古坐在后面,享受着省委副书记开车的待遇。许冠华坐在副驾驶,赵明克在后座陪着老古。
“我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或者说,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我的理想是拿到诺贝尔和平奖。”夏想的回答似乎很大而空,但话题一转,却落到了实处,“但如果为了拿西方设立的和平奖而委曲求全,置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也是丧权辱国的行为。”
老古无声地笑了,夏想胸中时刻燃烧的激情和血仍未冷的年轻,正是他最欣赏的地方。
“夏书记怎么看待南海的风波?”赵明克依然一脸淡笑,但很明显,他的问题是投石问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