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3章 纵横捭阖

宋一凡和古玉也是如此。
会后,夏想和省委几位主要领导碰了头,交流了一下最近的动向。
连若菡更是大摇其头了,女子军团对付外人还行,如果用来对付夏想,不出一个回合就溃不成军了,女子军团的战斗力在夏想的魅力面前,不堪一击。
……两天后,人大会议正式开始了。十八大之前召开的两会,从正常的角度分析,不会有大事件发生,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却发生了一件决定了许多人命运并且改变了国内政治格局的大事。
夏想认为他的政治班底还欠缺一些什么,就是欠缺如叶天南一样足智多谋并且阴险的一个关键人物。他一向自认有识人之明,建立的政治班底基本都是过于正直而欠缺阴谋的嫡系,而一个既有阳谋又有阴谋的人物,是一个团队必不可少的补充……叶天南就是他视线之内的最佳人选。
宋一凡喜笑颜开,一下抱住了夏想的胳膊:“我不但有几个姐姐,还有一个比亲哥哥还亲的哥哥。”
在连若菡的安排下——女子军团联盟已经正式成立了,连若菡是当仁不让的团长,成员包括古玉、卫辛,本来不包括宋一凡,宋一凡却非要加入,谁让她最小,最后只能让她——古玉、宋一凡和她轮流守候卫辛,让卫辛感动得无以复加。
“那好,你有事情要忙,我也不强求你非得留下来,不过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再走,怎么样?”
叶天南就立刻意识到失言了,他的话问得不够恭敬,又和_图_书过于急切了,就讪讪说道:“不好意思,夏书记,我太冒进了。”
他宁愿多关心关心卫辛。
夏想就先下手为强:“既然都在,也就没我什么事情了,你们照顾好卫辛,我还要开一个会……”转身要走,却被连若菡拦住了。
叶天南在他转任省纪委书记一事之上,再一次体会到了夏想沉稳有度的手腕,也深刻地意识到,他有必要向夏想积极靠拢才能获取最大的利益,一听夏想欲言又止,他就立刻明白了什么,说道:“请夏书记指示。”
“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天南兄,但现在的情况是,宜缓不宜急,事缓则圆,我也会尽力帮你。能帮到多少先不说,肯定会不遗余力。不过有一点……”夏想并非是想借机让叶天南记他的人情,而是确实想拉叶天南一把。
叶天南也是极有分寸的人,在岭南任上,对他的帮助也不小,以后,或许还会有联手的可能。还有一点,据他所知,如果叶天南不能顺利接任岭南省纪委书记,纪委书记一职,就有可能被反对一系得手。
告别季老和郑老,夏想来到岭南省委代表团,参加了岭南省委在京城召开的第一次会议。
望着叶天南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夏想欣慰地笑了,叶天南在处理江安事件上的手法,将决定他现在的前途和未来的大计。
不过即使如此,多个朋友多条路,他还是愿意让叶天南和他一路同行。
“我、卫辛、古玉,你最喜欢哪一个?”连若和-图-书菡见夏想上当了,一脸浅笑地开口问出了让夏想大为头疼的问题。
政协会议要开两天,基本上没夏想什么事情,尽管夏想已经听到了风声,陈皓天即将迎来一次全面的胜利,不过他此时已经不再关心此事了。
叶天南的迫切之意,并没有随着两会即将召开而减弱几分,尽管他也知道两会召开期间,谁也没有精力去关注他能否转任省纪委书记的小事。
“江安自称他的父亲江刚是西省首富,天南兄,你怎么看?”夏想跳跃性的思维跨度很大,一下就从叶天南的事情转移到了江安身上。
应该说,除了反对一系之外,夏想和团系、平民一系都有合作的可能,但和反对一系之间存着根本性的矛盾冲突,没有缓和的可能。
说起来,包括卫辛在内,连若菡、宋一凡和古玉,都从小没有姐妹,其中连若菡和古玉都有不太幸福的童年,几人现在因为卫辛一病,反倒加深了了解,增进了情谊,也是出人意料的收获。
但话又说回来,他目前的助力,除了家族势力之外,和平民一系或许也只是暂时的合作,和团系之间的关系,也不是牢不可破。好在因为季老和郑老的助威,他如果进一步获得传统家族势力的支持,将会根基更稳。
尤其是宋一凡,早将不快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恐怕现在有人问她是不是还记恨江安和雷小明,估计她会愣一会儿神,然后问上一句:“雷小明是谁?”
“连姐姐你这就不对了,和-图-书不能问他最喜欢哪一个,他肯定哪一个都不舍得。”
卫辛不比连若菡,她终究心软,虽说没有原谅江安,但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装病来惩治江安的法子,却又捱不过连若菡,只好由她。
下午没事,夏想就到医院看望了卫辛。
省纪委书记的任命,中组部必须征求中纪委的意见,甚至可以说,中纪委的意见占了三分之一的决定性因素。
会议是定基调,定方向,其实之前在羊城也已经开过了相关会议,此次在京城召开,不过是再次强调一遍,并无新意。但没有新意也要召开,会议召开的不是内容,是形式,是态度。
随后,又和叶天南见了一面。
“哎,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以为你是谁?”连若菡一脸促狭的笑容,“你是男人,男人是天,女人是地,话是不错,但男人也要尊重女人,是不是?”
叶天南并不知道夏想和江安闹了矛盾的事情,但他是聪明人,知道领导点了题,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怎么解题,就是他的事情了,就点头说道:“印象中好象听说过西省首富是姓江,回头我查查。”
随着总理的退下,叶天南必然要寻找新的阵营,夏想就有意将叶天南纳入麾下。
……
叶天南脸色很不好看:“怎么会?”似乎觉得问得很没水平,又自嘲地说了一句,“让夏书记见笑了。”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浓浓的姐妹情深。
夏想微一皱眉,没有说话。
现在国内的局势是,团系和平和图书民一系,有望在换届之前,一直保持紧密握手。家族势力虽然和团系也是合作的态势,但鉴于家族势力和平民一系之间根深蒂固的矛盾,再加上如果政治体制改革用力过猛,再触及到了家族势力的底线,那么平民一系和家族势力之间有可能会再起战火,到时团系是什么立场,就很难说了。
再加上以季老和郑老为首的传统家族势力的介入,局势将会更加复杂化。
如果他所猜不错的话,从现在开始,他的前路将会更加困难重重。再到换届之后,关远曲和代复盛或许会因为立场和位置的不同,而和他不会再有广泛的共同语言,所以,从现在起就打好坚实的基础,不但很有必要,也很迫切。
“是,是。”夏想连连点头,一脸笑容,“我一向很尊重你们每一个人。”
与其将自身的命运寄托到别人身上,不如自己努力,先加强了自身的力量再说。打铁要靠自身硬,如果到时他是不可或缺的重量级人物,各方人物都需要他的表态才能打开局面,他就不仅仅是各方势力的支点了,而是筹码。
夏想很清楚,凡是有连若菡领头的事情,他必定落不了好。连若菡不比曹殊黧,曹殊黧太过温柔,不会让他难堪,连若菡有时候会当众不留情面,让他为难。
江安现在还在关押之中,何时放,夏想还没有想好,打算等上一等再说,看还能牵涉到什么重量级人物现身。
连若菡以为会一下难住夏想,让夏想尴尬加无语,不料夏想只hetushu•com是微一犹豫,就嘿嘿一笑:“我最喜欢小凡妹妹了。”
雷小明知道他一心深爱的女子,转眼将他忘得一干二净,肯定心都碎了。
“夏书记,不知道吴部长到底是什么意思?”叶天南已经得知夏想今天一早出来,是和吴才洋同行,一路上有的是说话的机会。
卫辛本来想出院,连若菡不让,非让她再住几天。连若菡一是真关心卫辛,二是让卫辛假装病情严重,可以借机多关江安几天,再多收拾江安几顿。
古老及时将军中势力拱手让出,从现在起就确立他的身份,也是用心良苦,是为了应对换届之后的政局动荡。在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上任之后,必然要经历一段磨合期,在此期间,夏想也不敢自信地认为就可以完全看清方向。
“好,没问题。”夏想放心了,连若菡今天应该不会刁难他了。
连若菡摇了摇头,不知是对夏想的无赖感到无奈,还是对宋一凡的没有心机感到无语,不料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宋一凡话一说完,古玉也说话了。
“天南兄……”夏想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刚被任命为省委统战部长,转任省纪委书记,阻力不小,吴部长的意思是,总书记没有表态,委员长也是模棱两可的态度,最主要的是,中纪委方面,似乎反对的声音不小,不太乐观。”
夏想推门进来的时候,吓了一跳,怎么都在?连若菡在,古玉在,宋一凡也在,他就猛然间觉得有点头大,似乎不对,人凑得这么齐,难得要开他的批判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