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6章 很耐人寻味的一个现象

叶天南不愧为叶天南,他确实领会了夏想的意图,而且还领会得过于彻底了,直接开口向江刚要百分之五的股份!
岭南代表团已经返回了羊城,夏想没有同机返回,叶天南也没有。
江刚号称西省首富,据称名下资产超过100亿人民币,但江刚不但涉足了煤矿业,旗下还有多家钢铁矿厂,外界对他的财富的估算,和他的真实资产,严重不符。叶天南保守估计,江刚个人资产应该超过300亿!
没错,正是总书记。
吴才洋认为老爷子此举不是基于对政治形势的考量,而是对夏想的过于爱护影响了判断。人老了,就容易感情用事。
况且……让夏想哭笑不得的是,连若菡还大有一统后宫之势,至少现在她已经组建了女子军团,将卫辛、古玉纳入其中——宋一凡不算,宋一凡充其量就是打打酱油,算是重在掺和——而且她野心勃勃,还想让梅晓琳、严小时也听从她的号令。
两会过后的京城,随着各地人大代表的离去,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在平静之下,许多暗潮,正在酝酿新一轮的冲击。
不过也别说,一物降一物,叶天南还真是吃定了江刚,虽然他和江刚只见过一面,却以他独特的眼光发现了江刚的弱点,所以他才敢面不改色地提出了条件。
随后,叶天南就向夏想含蓄地汇报了事情经过,向夏想请示怎样利用江安事情大做文章。
叶天南最近几天在京城的日子,过得很顺心m.hetushu.com
夏想对对手或许出手颇狠,但对盟友,却又是极为爱护,叶天南是聪明人,审时度势之下,就察觉到了夏想有意将他纳入政治体系的意图,而他随着总理的退下将会失去最大的助力。
连若菡就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财富之一,从坝县认识直到今天,一直和他相知相伴,如果说曹殊黧是他的贤内助,那么连若菡就是他的贤外助。
“才洋,西北太偏远了。”吴老爷子半天没有说话,或许还真是对夏想和季老、郑老的过于走近而心中不快,却也没有太过明显的表露,现在终于发话了,“最好不要离开京城周围一千公里的范围之内,也方便让夏想随时回京,十八大之前,不敢说一定会风平浪静。”
但到了岭南之后不久,他就慢慢滑向了夏想的阵营——固然有总理现阶段对夏想重视的原因,也有他个人在岭南想要打开局面,离不开夏想的支持的缘故——而且他还很是乐在其中,体会到了和夏想共事的乐趣。
老爷子却不想让夏想走远,不能留夏想在京城,又不能去燕省,就希望夏想能离京城越近越好。黑辽省虽然够近,但岳父才走,女婿就到,太容易落人口实了。再者黑辽省在曹永国让位之后,被反对一系拿下了书记和省长之位。
此时的连若菡酣然入梦,甜美的样子,显然做了什么美梦,夏想无声地笑了,笑意之中,还有对叶天南夸大地误会了他的无奈。和*图*书
顺心,是因为许多事情陆续落下了帷幕,虽是夏想的胜利,他也当成了自己的胜利,就大感解气,也很是欣慰。
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夏想的思路就愈加清晰了,他和西省省委书记雷治学之间埋下了矛盾的伏笔,和西省首富江刚之间种下了冲突的隐患,而他的下一步,却又极有可能前往西省上任,事情,就真的很有趣了。
一想也是,夏想放了雷小明,雷治学何必再多管闲事去救出江安?江刚明白了夏想分化的做法,才知道故意放了雷小明而扣押江安,其实就是为了让他和雷治学之间增加嫌隙。
江刚果然就上当了,立刻就托人联系上了叶天南,提出请叶天南吃饭。叶天南在两会期间,反正事情不多,就欣然赴宴。
别说明确表态了,甚至在此事之上一直保持了含蓄的沉默。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女人到了一定年龄,也很吓人。好在他习惯了连若菡时而淑女时而狂野的百变性情,见连若菡的脸庞依然白洁白滑,不见岁月留下什么痕迹,而生过两个孩子之后,她的身材依然十分健美,也让他深感知足。
夏想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天南,事情就由你全权处理了,我相信你。”
夏想虽然对叶天南的做法并不赞同,却也没有反对,叶天南并没有将股份私吞,而是转交到了哦呢陈手中!
尽管说来,贤外助的说法很是牵强,但连若菡不但是他经济班底的实际http://www.hetushu.com领导者,也是经济财团之中最具实力的最大股东,也正是连若菡雄厚的资金,才是夏想长远规划之中,设想借助经济力量影响政局的底气所在。
尤其是当夏想提到江刚的名字之后,叶天南一转身就将江安事件查得清清楚楚,心里立刻明白了夏想对他的试探之意!
叶天南如果深入一想,估计也是会吃惊他的转变。曾几何起,他视夏想为最大对手,后来败于夏想之手,又视夏想为最大敌人。
住在吴家专门为连若菡保留的房间之中,夏想望着沉沉睡去的连若菡,他却没有多少睡意,尽管刚才连若菡的索取十分疯狂。
不出叶天南所料,江刚只一迟疑,竟然……一口答应了。
现在叶天南成了他唯一的稻草,他视叶天南的话圣旨。
百分之五的股份,就按正式公布的100亿价格计算,也是5亿多的市值……叶天南确实胃口不小,也真敢狮子大开口。如果让夏想知道了叶天南的胃口如此之好,他也不知道是该庆幸找对了人,还是该无奈叶天南比他想象中更阴险更胆大。
尽管叶天南并不清楚夏想的政治班底最大的一支力量是谁,但他却很是自信,如果他加入夏想的阵营,将会在夏想的政治班底之中,占据一个十分显著的位置——他对自己的政治智慧向来很有信心。
夏书记是什么意思?叶天南揣摩了半天夏想的言外之意,最后猛然猜到了什么,哈哈一笑,再次打电话给江刚。m.hetushu.com
……
是无奈,也是好笑,没想到叶天南一张口就吞下了江刚的百分之五的股份,不得不承认,叶天南是一个人才,在乘人之危和黑人没商量之上,果然有绝学。
……
叶天南一个电话,江刚随叫随到,不到不行,江安被关押了好几天,他关系都托遍了,光是礼都送了上千万,却就是捞不出来人。他还找了雷治学几次,结果两次之后,雷治学就很不耐烦将他拒之门外了。
很高明的一手,连夏想也对叶天南借花献佛的手法暗暗赞赏,如此一来,就打开了哦呢陈介入西省能源产业的一扇大门。
不过以后的事情证实了老爷子的远见,也让吴才洋再一次吃惊老爷子久经世事沧桑的眼光,果然是老辣得惊人!
“其实我一直希望你能在京城沉稳一段时间。”吴才洋笑着否定了夏想的猜测,“恐怕既不会北上黑辽,也不会南下楚省,西北偏远的地方,挺适合历练一个人的性情。”
“想法是不错,但眼下除了京城有合适的位置之外,京城周边省份,都暂时没有空缺。”在对待夏想一步的去向之上,吴才洋和吴老爷子之间,小有分岐,他认为夏想如果不能留在京城,不如索性到偏远之地,就如当地的吴才江一样,沉寂一段时间。
当然,以叶天南的为人和政治立场,不可能全面倒向夏想,但适当向夏想靠拢以换取更大的政治空间,对他而言也是一次莫大的机遇。
所以总书记的沉默才显得耐人寻味,并且可和_图_书堪琢磨。
不过,夏想并认为连若菡能够真正一统后宫,再者夏想也从来没有成立后宫的不良想法,就他所知,付先先不可能受人约束,梅晓琳不可能,严小时也不可能,就是说,连若菡梦想中的母仪天下的威势,只能在古玉和卫辛面前摆一摆罢了。
叶天南就放出风去,故意让风声传到了江刚的耳中,让江刚相信只有通过他的出面,才能顺利地解决江安被关押的麻烦。
和江刚的吃吃喝喝就不必一提了,江刚赤裸裸的诚意也让叶天南眼红心热,差点把持不住,后来强忍着才没有收下江刚的厚礼,他也知道,现在是夏想对他的考验,如果第一关通不过,他别说以后会有前途了,可能连省纪委书记的位置也要落空。
应该说,总书记不会阻拦夏想的扶正,也肯定会是默许的态度。也正是各方都认定总书记会力挺夏想的扶正,毕竟说来夏想不仅仅是总书记的爱将,也事关总书记在关远曲和古秋实之后更长远的布局,而且也正是得益于夏想的推动,才让总书记进一步加强了对军方的掌控。
此次夏想的升迁——升迁就意味着调动,岭南省委书记和省长不可能调整,夏想扶正也必定会是部长或省长,离开岭南在所难免——很耐人寻味的一个现象是,四大家族努力推动,老古积极插手,季家和郑家也在幕后推动元老帮的赞成,就连总理也通过渠道表示愿意乐观夏想成为国内最年轻的正部级高官,但最为关键的一人,却一直没有明确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