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8章 历史性的一刻

夏想意味深长地笑了,见唐天云终于主动开口了,他笑着点了点头:“我正在考虑。”
刘金南也划分了分工,分管了不少重要的部门。
建国六十多年了,在用人制度上一直原地踏地,除了总书记任上有所改进之外,之前的几十年,一直论资排辈,年轻人无法脱颖而出,让国家长期处在一种畸形的老人政治地治理之下。
夏想在和陈皓天、米纪火分别会谈之后,对岭南的下一步局势阐述了自己的想法,并且向陈皓天和米纪火转达了季老对岭南未来的展望——希望岭南在陈皓天的最后任期,继续大步前进,为国内各兄弟省份做出敢为天下先的表率。
叶天南含蓄地笑了,不动声色地看了唐天云一眼。
同一片蓝天,同一个地球,谁说是同一片风景?
夏想即将前往西省的消息,还没有对外公布,岭南省委已经人人皆知了。
当然,从本心上讲,对于夏想高升一步,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高兴之余,却是隐隐担心自己的前途——夏书记并没有明确指出是否带他前往西省上任。
夏想一愣:“没有。”
经过京城之行以及和季老、郑老的进一步接触,夏想更看清了岭南的局势,陈皓天在岭南如果没有岭南三系的支持,不能说就是寸步难行,肯定是事事难为,而岭南三系又是季家马首是瞻。
随后,岭南省委进行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
敢为天下先的言外之意就是希望陈皓天继续推和图书动政治改革,季家会支持陈皓天的试水勇气。
“夏书记,我代表省委省政府,欢迎你来西省工作。”雷治学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起伏,听上去完全没有受到雷小明事件的任何影响,“没想到,时局变化之快,让人眼花缭乱,我还想以后也许没有机会和夏书记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了,却一转眼成了同事,意外之喜。”
雷治学。
尽管唐天云对夏想的履历早有研究,知道夏想作为后备力量,不可能在一省一地任职的时间太长了,否则以夏书记的能力,很容易将一省一地经营得水泄不通,但却没想到,夏书记在岭南任职的时间如此之短!
唐天云却对他的前途充满了担忧。
米纪火主持召开了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了副省长的分工,申家厚分管省政府日常工作,等于是正式担任了常务副省长之职。
放下雷治学电话,夏想欣慰地笑了,尽管雷治学的电话只是官话套话,但从他主动打来电话的姿态分析,雷治学对他前往西省任职,一是大感意外,二是微有抵触心理。
都以为夏想留在京城是为了别的事情,没想到,却在不声不吭之中,一步迈进了正部之路,让许多事先蒙在鼓中的岭南省委领导,大吃一惊。
以前唐天云对夏想今后的道路稍有怀疑,现在他完全深信不疑了,36岁的省长,建国以来的第一年轻省部级高官,如果说夏书记今后没有远大的前景和-图-书,还能有谁?
夏想一进省委,就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和往常大不一样。以前是亲切和恭敬,现在是敬畏和疏离,尽管该招呼的依然打招呼,该握手的还是握手,气氛却大不相同了。
建国以来破天荒第一人!最年轻的省部级高官!
叶天南见夏想和林双蓬谈到私事,微一点头就上楼而去。
一个月后,中共中央决定,曹永国同志不再担任黑辽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消息一经公布,顿引发了外界各种猜测。其实外界并不知道的是,刚刚过去的政协会议之上,曹永国已经正式增选为政协副主席,不过当时出于某方面的考虑,没有对外公布。
难道是……真会诞生建国以来第一位36岁的正部级高官?
夏想也不免客气几句:“以后要在雷书记的领导下工作,还请雷书记多批评指正。”
飞机从京城起飞的时候,机场电闪雷鸣,等飞机穿透重重云层,飞到了云层之上,却赫然是晴空万里的美景。
先是夏想被免去省纪委书记一职,由叶天南接任。再后,刘金南由省委秘书长转任副省长,并通过了省人大常委会的批准。
“领导……”唐天云开口了,一开口,他才觉得也不是那么艰难,“您去西省,身边不能缺人,我毛遂自荐,愿意跟在领导的身边。”
夏书记下一步将会迈入正部之门,正部级的官员,可以带着秘书上任,就是说,如果夏书记对他认可,完全可以和*图*书一言而定他的前途,带他前往西省。
夏想和叶天南同机返回羊城,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一些闲话,心情都十分放松,倒是一旁的唐天云有点闷闷不乐,似乎心事重重。
不但吃惊,还震惊,毕竟夏想太年轻了,尽管夏想的副部之路已经走了几年的时间,资历也勉强够了,但还是无法接受一名36岁的省长的事实!
他想当米纪火第二,那么一个最重要的前提就是,夏书记将来问鼎!
别说雷治学大感意外了,恐怕有不少人没有想到他会一步由岭南迈向西省,不得不说,吴才洋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到位。
夏想迈步上楼的时候,正好遇到林双蓬下楼。林双蓬见夏想和叶天南一同回来,先是一愣,随后才说:“夏书记回来了,辛苦了。”又话题一转,“没在机场遇到如兰?”
对于夏想终于迈出了正部之路,而且前往西省担任省长,叶天南心中微有酸意,却还是乐见夏想的历史性一步的跨出,既然要和夏想绑在一条船上,他当然希望夏想这条大船顺风顺水,有朝一日成为一条龙头巨船。
引人注目的不是省委班子的微调,而是红花市委书记唐其名被提拔为省委秘书长之后,才上任不久的红花市委副书记李逸风就前进一步,就地扶正,担任了市长。
……
对留在岭南继续完成夏想未竞的事业,叶天南充满了信心,他希望在岭南一步步走到夏想的位置,等夏想成为真正的www.hetushu•com封疆大吏的一天,希望他也能迈进正部之门。
唐天云心思浮沉,听到夏想和叶天南之间深入浅出的对话,心中蓦然下定了决心,被动等待是不可取的行为,凡事宜努力争取!
据说在中组部提名夏想为西省省委副书记、代理省长时,反对一系当时就震惊了。本想竭力反对,但在总书记、总理联诀施加的强大压力之下,再听到元老们几乎都对夏想投下了赞成票,反对一系知道大势已去,只好顺应了历史潮流,最终夏想的提名以八比一的绝对优势获得了通过。
不过风景长宜放眼量,从长远计,还是一直跟在夏书记身边才更有前景——自从米纪火空降到岭南之后,唐天云就决定以米纪火为他的终极榜样。
借曹永国退下的东风,借吴晓阳事件的东风,再在季老、郑老意外介入地推动之下,又有四大家族势力的联诀推举,再加上总理背后的推手,夏想终于得以以36岁的年纪,成功地跻身为国内顶尖的正部高官行列之中!
曹永国突然退位,就让消息灵通人士立刻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难道说,岳父要为女婿让位了?可是,夏想毕竟太过年轻,怎能一步迈入正部之门?
……
所有人都密切地关注着黑辽省的人事变动。
“如兰今天的飞机,去京城……”林双蓬微微摇头,“她其实知道你今天回来,也知道你的航班,她的航班晚你一个小时,如果有心,应该可以遇到的。”
但……夏想却只www.hetushu.com字未提此事,就让唐天云心中没底,不知夏书记对他究竟是什么想法。平心而论,他十分渴望能再跟在夏书记身边锻炼几年,也好夯实基础,并不想早早外放。尽管他也知道,以夏想对身边人的厚待,他一外放,至少会从县长起步。
或许季如兰藏在某处,只为看他一眼而不让他发现,夏想心中也是一时感叹。
建国以来最年轻的省长正式诞生了,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一历史性的一刻!
又半个月后,西省突起人事变动,原省长调任别处,中央决定,夏想同志任西省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代省长。
夏想和叶天南的轻松,是因为二人的前途都已经敲定了,夏想即将前往西省上任,而叶天南转任省纪委书记一事,也通过了中组部的审核。
来岭南几年的李逸风一直默默无闻,夏想来后不久,即平步青云,步步高升,个中意味不言而喻。
消息一经正式公布,顿时引爆了媒体,有关夏想的生平、简历和照片,在消息公布之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铺天盖地席卷了整个网络。
到了办公室,处理了一些事务之后,还没有上楼和陈皓天碰头,就接到了一人的来电。
“西省需要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干部,能和夏书记搭班子,是我的幸运,是西省人民之福。”
曹永国退位,原省长接任省委书记,省长由常务副省长接任,看不出和夏想的接任有丝毫关联之处,就又让外界的猜测多了几分,难道夏想不是来黑辽担任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