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01章 提前布局

再加上夏想即将上任省长,他又重新回到领导身边,萧伍就颇有春风得马蹄疾的快感。
当然,哦呢陈更佩服的人还是夏想,连叶天南一样精明过人的副部级高官都能为他所用,夏书记现在又一步迈入了正部级,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夏书记必定大放光彩。
好在夏想听了她对西省局势的分析之后,当机立断决定提前前往西省暗访,多少让她心中舒缓了紧张的心理,对夏想毫不拖泥带水的风格暗加赞赏。
初次交道,也是相互试探的过程。
在曹永国时代,她和曹永国关系也说得过去,但绝对算不上是曹永国的嫡系。听闻夏想即将担任西省省长的一刻起,她的心思顿时活泛起来,眼前一亮,机会来了。
“争取多活几年,能亲眼见到夏书记走进中南海。”车上,哦呢陈感慨地对萧伍说道。
其实夏想没有说话,正在沉默地欣赏外面的风景。
怎么突然提前了这么多?
夏想的车上,坐着四个人。前面是司机和唐天云,后面是夏想和东方晓。
“哈哈。”哦呢陈开心地大笑,“只要中国强大了就行,拯救世界的重任,还是交给美国好了。美国是世界警察,夏书记就是警察局局长,只管动动嘴,就让美国跑断腿。”
外面……并没什么风景,春天刚回大地,田野之中,还不是满眼绿色,依稀可见到处的枯黄。偶而闪过正在返青的麦田,才让人眼前一亮,感觉浓郁的春天的气息才扑面而来。
吃惊之余和*图*书,也有对东方晓些许的怀疑,他毕竟对东方晓了解不深,不可能对每一个上门投诚的人都深信不疑。再者说了,夏想也从东方晓的眼中看出了她对他的失望,他就决定晾东方晓一晾,观察一下她的反应,看她是不是具备合作伙伴的潜质。
夏想是省长,可以打破雷治学和张维照之间的联手,上,对雷治学形成有效的牵制,下,对张维照带来强力的制衡,如果她再从中周旋,相信西省省委的局势,可以为之一变!
成败在此一举,不成功,便成仁!
按照规定,夏想应该和中组部的官员同行,等中组部官员在西省全体干部大会之上,当众宣布了中央的决定之后,他才算是正式上任西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不过上车之后,夏想就一直沉默不语,似乎对即将到来的西省之行并没有多少信心,就又让她的一颗心提了起来。
听说,陌生人是西省省委的高官?
她被雷治学压制得太久了,作为平民一系的她,在雷治学一言九鼎的西省省委,她的宣传部长的权威被压制得几乎荡然无存,别说能掌控宣传部门的宣传方向了,就连宣传部内部的人事调整,也必须雷治学点头她才能发号使令。
萧伍和哦呢陈的车在前面开路,离夏想的车有一段距离,至少给人的感觉不是一路车,夏想的车也不是西省省委专车,更不中组部的专车,而是一辆再普通不过的京城牌照的奥迪。
……和-图-书
夏想虽然即将上任西省的省长,是西省名符其实的二号人物,但他……毕竟太年轻了,36岁的省长,能震得住场,能服众?能在雷治学密不透风、绵里藏针的手腕之下树立起省长应有的权威?
金银茉莉已经回国,留在京城帮助哦呢陈管理产业,现在哦呢陈的名下产业众多,有他自己奋斗的结果,也有夏想让他托管的一部分,还有就是经济班底共有的资产,比如刚刚到手的百分之五的西省安达矿业的股份。
夏想足足沉默了半个小时,从一出京城就不发一言,他的沉默是在谋划心中的西省蓝图,也是有意对东方晓的冷落和试探。
如果夏想不经中组部引荐而前往西省,严格意义上讲,他只能是以个人身份,或者说,是微服私访。而且,抛开中组部独自前去西省,冒着一定的政治风险。尽管说来,以夏想和吴才洋的关系,中组部不知道也就算了,就算知道的话,也会假装不知。
但东方晓向他透露的消息,值得他一试。
现在已经初步介入了食品安全问题,下一步会插手医药行业的暴利问题,在夏想的规划之中,最后一步才涉及到能源行业,难道说,要提前针对能源行业的问题布局了?
而要正式当选省长,还要等省人大会议的召开。
对于平空到手市值5亿以上的安达矿业的百分之五的股份,哦呢陈虽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却十分佩服叶天南的胃口,一开口就是5亿,权力的魔力www.hetushu.com被叶天南娴熟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在雷治学和省委副书记张维照的联合夹击之下,她的宣传部长的权限被降低到了最低,虽然她是国内少见的女性宣传部长,也算是年轻的少壮派,但却是国内权力最小的省委宣传部长,让她情何以堪?
东方晓不是别人,正是通过唐天云向夏想释放靠拢之意的西省省委领导。在唐天云的安排之下,夏想在京城和东方晓见了一面,只谈了一个小时之后,夏想当即就决定提前三天前往西省!
难!
夏想对东方晓的诚意并无怀疑,他只是担心东方晓的能力不足以和他联手,从东方晓对西省局势的分析可以得出结论,他此去西省,不但是弱势省长,而且发展的空间极小。
不解归不解,哦呢陈习惯了夏想的指令,也不多问,和萧伍一碰头,就当即动身启程了。
夏想原以为会有曹永国的嫡系最先和他接触,不想,第一个主动示好并且亲自跑到京城靠拢的西省高官,竟然是平民一系的女省委宣传部长,多少让他吃惊。
哦呢陈和萧伍同时接到通知,立刻准备出发,动身前往西省。二人还很是不解,不是定好三天之后夏书记才正式上任,等夏书记到任之后一周左右,他和萧伍才去晋阳……
萧伍近来好事连连,凤美美为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江山房产在房地产不景气的大环境下,接连承接了几个重大项目,产值有望继续提升不少,现在江山房产已经比刚成立hetushu.com之时不知增加了多少规模,他就很有成就感。
虽然难,虽然向夏想身上下赌注输得概率要大上一些,但东方晓还是决定赌上一把,将宝全部押在夏想身上。
东方晓并不想以貌取人,但实在是在官场沉浸太久了,入眼的全是四五十岁乃至五六十岁的老人家,乍一见面相显年轻的夏想,就如刚刚三十的小年轻,心中的失望之意还是无法言说。
萧伍和哦呢陈自然不会多嘴去问个清楚,只是隐隐听说夏书记之所以突然前往西省,正是因为车上陌生人出现的缘故。
尽管出发之前,东方晓和叶天南通过了电话,再三确定了夏想的强势和不会亏待身边人的性格,但见到夏想之后,她还是不免微有失望,夏想比她想象中还要年轻,比照片上还要英俊。
今年45岁的东方晓,颇有官威,是西省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在国内平均年龄50岁以上的省委宣传部长之中,属于年轻派。但如果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看,她显然已经韶华不再,过了女人的黄金时期。
西省在雷治学几年的经营之下,不能说是水泼不进,从手法上看,确实有将西省经营成反对一系自留地的意向。作为国内第一能源大省,西省在国内对能源的需求日益旺盛的今天,重要性不言而喻。雷治学初出京城就空降西省,掌控能源的意图,昭然若揭。
中间,将会有半年多的时间差。
萧伍和哦呢陈随同夏想一起动身前往西省省会晋阳,既不清楚夏想突然在和图书没有中组部官员的陪同之下前往西省的原因,也不明白夏想为什么要和一个陌生人同车,而且,还是一个陌生女人!
哦呢陈现在类似夏想经济班底大管家的角色,手中掌管了大量共有资产,就让他颇为自豪,深为夏书记的信任而高兴。现在他的产业不但已经超过了当年在郎市时的全盛时期,而且产业的前景大好,相信不出五年,还可以做到翻番。
如果东方晓所说属实,夏想对此次冒然提前前去西省,寄予厚望。如果运作得当的话,此行,将会打开他在西省的第一扇门,并且可以借机迅速站稳脚跟,打开局面。
萧伍充当了司机的角色——以他的级别当然有司机,但他喜欢驾驶的感觉,出门往往自己开车——开了一辆路虎极光,对哦呢陈的话抱以一笑:“陈总,你年纪不大,能再活个四五十年,别说能看到夏书记走进中南海,还能看到夏书记领导世界人民站起来。”
萧伍哈哈大笑:“还是陈总高明。”
必须紧紧抓住最后一次机会了,否则她在西省的任期定会平庸无功。
夏想的举动落在东方晓眼中,让她心中跳动不定,心中更加怀疑此次冒然前来京城,承担了一定的政治风险和夏想会面并且通报情况,会不会得不偿失?
不过从她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风华,十分端庄平静的脸庞,很有仪态,端坐在夏想的左首,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哦呢陈对萧伍的奉承直接过滤掉了,回头看了一眼:“夏书记车上,坐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