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04章 精心部署

在京城期间,夏想不但和曹永国见了一面,还和已经退下住在京城颐养天年的邢端台见了一面。
没想到,一步迈出,需要下注的筹码,比她想象中加大了许多,就让她一时犹豫,不知该如何选择了。
给夏想十年时间,还西省一片蓝天。夏想要的不是身边有一群只为了个人利益争权夺利的官僚,而是能够团结在他的周围,为他的理想出谋划策,为他的蓝图增光添彩的同盟。
就是说,西省的资源是国家的资源,西省的贫穷是西省自己的贫穷!
夏想却摆摆手,没有看,笑眯眯地说道:“不必安排行程了,行程被打乱了,明天,会有一场更热闹的好戏上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雷治学已经知道我到了晋阳。”
东方晓刚刚咽下一口咖啡,尽管加了糖,但苦涩的味道只是被掩盖了,却没有消除。甜中有苦,苦中有甜,苦乐各半的滋味,恰如她起伏不停的心情。
一想通此节,东方晓再次联想到了西省不仅仅有曹永国担任省长的时期,还有邢端台主持全面工作的时期,而以上人等,全和夏想认识或熟悉,甚至还是亲威,就是说,夏想未来西省之前,就已经在西省拥有了深厚的基础。
几十年前在西省大花市建成了一座现代化、德国式的采煤站,整洁、安全、规模化生产,结果这家本来应该辐射推广到全省的采煤站被收归国有,行政上都直属京城!
唐天云吃惊不小:“怎么会和-图-书?”
车一动,唐天云笑道:“领导,东方部长很有意思,在京城时激进,回到晋阳,又谨慎了……”
卢渊源?东方晓蓦然一愣,省委前任组织部长卢渊源?卢渊源怎么会打电话给夏想?再一想不由释然了,卢渊源是由燕省调任西省担任了省委组织部长,随后调往了外省担任了省委副书记。
和某地借声势浩大的打黑除恶来清洗前任势力不同的是,雷治学的聪明之处就是在温水煮青蛙,不动声色间就将西省大局完全掌控在手!
虽说夏想和邢端台的关系并不十分密切,但也说得过去,况且邢端台和曹永国关系密切。
国家不但与民争利,也与各省争利,西省就是在国家强大的控制之下,将资源贡献给国家,将贫穷、落后和污染留给自己。而长此以往,西省最终会得到什么?
实际上,卢渊源提拔的亲信,一点儿也不比邢端台少,但卢渊源的为人有一个特点,他提拔某一个人,不会特别表露出对某一人的器重,而且也很少和此人有私交,都是公事公办式的交往,却往往能在一人最需要的时候,伸手拉上一把,就让受惠之人永远铭记在心。
“领导,明天的行程已经安排好了,请您看一下。”唐天云将行程安排递到夏想面前。
邢端台和夏想的会谈,持续了足足三个小时,意犹未尽之余,还一起吃了一顿饭。饭间,邢端台兴趣颇高,说了一句感慨良深的话http://www•hetushu•com:“自永国后,你去西省,西省终于又要重见天日了。”
东方晓确实是被点透了,但她还是没有直截了当地回答夏想的问题,却也没有逃避夏想的问题,而是以等她回去整理一些资料再详细向夏想汇报为由,以退为进,采取了谨慎的拖延的战术。
夏想的想法,或者说来上任西省之后的执政思路,虽未明说,但此时东方晓如果还不清楚夏想借西省工资水平全国倒数第一的现状来说事,由此暗示他今后的执政方向的话,她就太没有政治智慧了。
邢端台的遗留势力被清洗得最为彻底,既有他离开西省时间最长的原因,也因他在西省提拔的势力占据的重要岗位最多的缘故,曹永国的势力被清洗得最少,是因为他培植的亲信最少。相比之下,势力被清洗得不多不少,但保留得最多的,反而是卢渊源。
其实听或不听的结果都一样,只要让东方晓知道了是卢渊源来电即可,相信以东方晓的聪明,一点就透。
之所以说夏想对西省很有感情,不仅仅西省是他正部之路的第一条大路,而且西省有过太多熟人的气息,曹永国自不用提,早在曹永国之前的邢端台,就曾经担任过西省省委书记。
……
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唐天云将卢渊源的电话递给夏想之后,夏想接听了不长时间,就挂断了电话。也没避开东方晓,相信东方晓从简短的对话中,听到了一www.hetushu•com些意味深长的内容。
夏想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掷地有声地说道:“东方部长,我来西省肯定会放开手脚大展宏图,所说,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想墨守成规,还是想开拓创新?”
……
先说煤炭资源。西省出产煤炭,却没有独立经营权,表面上,经营上收归国有,实际上,煤炭资源的经营权掌握在京城的一些权贵手中。
迎着晋阳微有寒意的春风,夏想和唐天云离开布拉格的时候,正是夜间八九点。晋阳的夜晚远不如羊城繁华喧嚣,过度的空气污染,让城市的夜空看不到了一颗星星。才一天时间不到,夏想的皮鞋上已经落了一层灰尘。
上了车,冲仍然站在门口礼貌目送的东方晓挥了挥手,夏想就让司机开车离开。
三人相继在西省任职,任期虽然不长,加在一起也有五六年之久,况且还是一名省委书记,一名省委组织部长,一名省长,都相继担任了关键职位,就算再低调务实,也会明里暗里培植不少的势力。但三人加在一起的势力,却在几年间就被雷治学扫荡一尽,由此可见雷治学的政治手腕确实不凡。
正迟疑时,房间的门被人敲响了,唐天云推开一条门缝,小声说道:“领导,卢渊源卢副书记来电。”
过度开采的严重后果就是让著名的产煤地云城市,整个地下被采空,整个西省,包括晋阳在内,境内八分之一的面积因采煤而被挖空,就是说,现和图书在八分之一的西省人民生活在空中楼阁之上,不知何时就会一脚踩空,然后就是深不见底的恶梦。
要说邢端台、卢渊源和曹永国三人,谁在西省的遗留势力分布最广,隐藏最深,不是曾经担任过省委书记的邢端台,反倒是三人之中级别最低的卢渊源!
官场之中,不乏将前任势力横扫一空的先例,但如雷治学一样在和风细雨之下大下狠手,将邢端台的亲信调离关键岗位,将卢渊源的嫡系直接闲置,将曹永国提拔的手下退居二线,如是等等,完全就是全部推倒重来的全面围剿。
唐天云在得知夏想将会带他前往西省上任之后,惊喜之余,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深入地研究了西省的历史和现状,也清楚造成西省人均资源占有率第一却依然是国内最贫穷的省份之一的原因所在,就是西省的煤炭和电力,西省并没有自主经营权!
正是因此,卢渊源的许多势力都隐藏至深,连精明如雷治学者也没能全部发觉,以至于在以后的一次对决之时,出现了重大意外……
还有就是太城电厂,是建设中的全亚洲最大火电厂,但是生产的电力却将以绝对的低价运往苏省。为什么西省要赔本为苏省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一句话,国家利益需要。
夏想对唐天云的说法抱以一笑:“在西省呆久了,再有想法的人也会谨慎许多。在为国还是为民的选择上,很多人会选择为国。常说的为国为民其实是两个概念,不得不说是m.hetushu.com一种悲哀。”
墨守成规和开拓创新的言外之意就是,是想在西省的圈子之内为了个人私利而内斗,还是放眼国内,为了西省的明天而敢于为民请命?
西省成为首个全省域的国家级试验区,不能只喊空号而不付诸实际行动,不向国家伸手要政策倾斜,不将自主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西省的明天,永远是一团黑雾和灰蒙蒙的天空。
夏想明白邢端台的意思,不是西省重见天日,而是邢端台在西省的遗留势力重见天日。自曹永国后,自雷治学始,曾经邢端台、卢渊源和曹永国三人在西省经营多年的关系网,在雷治学密不透风的太极推拿手的推动之下,现在已经支离破碎,再无相互呼应之势。
唐天云点头:“官场常态就是如此,也没办法,每一级官员不需要对百姓负责,只需要对提拔他的人负责就行了。如果说要改变西省贫穷落后的面貌,就必须敢和中央讨价还价,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越过雷池一步。”
夏想的问题很犀利,很直接,摆在她面前的是一道十分艰难的选择题。
夏想在京城期间,不但和邢端台深度会谈了一次,还接到了卢渊源的来电。
东方晓一直认为她是第一个向夏想靠拢的西省省委领导,现在蓦然惊醒之后,仔细一想,先前的底气全然消失,夏想来西省上任,不缺引路人,说不定暗中向夏想靠拢的人,远超她的想象!
“怎么不会?”夏想胸有成竹,“东方晓回去之后就会向雷治学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