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09章 引爆

东方晓并没有意识到的是,她点燃的事件不是一个大大的彩弹,而是一枚威力巨大的重磅炸弹!
年轻貌美的陈艳,人称晋阳一姐的陈艳,曾经担任过副区长、现任政协副主席的陈艳,绝对是一个绝佳的支点。她在担任副区长、政协副主席期间从未上班一天,却始终吃空饷,十几年来,最少也空领了国家财政十几万的工资。
换言之,就是非法武装。
夏想点头说道:“其他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现在的形势已经十分明朗了,雷治学限制省委常委出行,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其他常委如她一样和夏想私下会面,以免让夏想完成提前布局。虽然手法很直接很粗暴,但省委书记是一把手,就有约束每一个省委领导的权力。
“据说,女副区长是省委某高官的情妇!”
相信她抛出一个大大的彩弹,夏书记肯定能一手接住,然后借势打力,从而瓦解雷治学对西省省委密不透风的掌控。
唐天云、哦呢陈和萧伍各自去忙之后,夏想才打开了手机。刚开机,就接到了东方晓的电话。可见东方晓一直在努力拨打他的手机。
“我正准备回京,感谢东方部长的关心,昨晚临时起意换了一处僻静的酒店。”夏想不冷不热地回答了一句。
唐天云转身刚走,哦呢陈和萧伍就来汇报工作了。
夏想完全可以理解哦呢陈和萧伍初到晋阳的束手束脚,初来乍到能布局到现在的程度,已经非常不错了,他又www.hetushu•com说道:“继续深入调查安达矿业的真正经济实力,我要一个确切的数字,一个可以收购或是并购安达矿业的数字。”
也是夏想非要带哦呢陈和萧伍前来晋阳的顾虑所在。
唐天云默然一笑:“一切顺利,除了省委组织部的线没有接上之外,其他的人,都明确了意向。”
哦呢陈心领神会了,呵呵一笑:“如果把西省几家煤矿和电厂都控制在手,第三阶段控制能源产业的大计,就可以提前部署了。”
省委。
来的时候,夏想一行开车前来,不经机场,不容易被官方掌握行踪。现在却要订回京机票,唐天云一下就没有跟上夏想的思路:“领导……订几张?”
对于夏书记还未正式到西省上任就已经在西省打开了第一局,唐天云由衷地佩服。表面上夏书记上任之后肯定是弱势省长,不提强势的雷治学,就是常务副省长王向前也十分强势,而且据说他和雷治学关系非同一般,就是说,如果夏书记不未雨绸缪,一上任,就会被雷治学和王向前联手架空!
哦呢陈和萧伍一起摇头:“没有,力量不够,人手太少,没办法追踪到江安和雷小明的行踪。”
“两张,我一张,你一张。”夏想呵呵一笑,“订好之后,你先回京,我明天回去。”
“这就回去了?”东方晓有点吃惊,心中不解夏书记才来一天,怎么就要急着回京了,离正式上任还有两天多的时间http://www.hetushu.com,完全可以再在晋阳停留一天,难道说夏书记已经完成了初始的布局,这么想着,她的心情就更迫切了,“夏书记,我去送送您。”
唐天云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地一笑:“明白,马上去办。”
政府和公安机关对此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煤矿主之间的纷争,会上升到暴力解决的地步,公安机关也不会介入。现状如此,也没有办法,管也管不过来。最主要的是,煤矿主都和公安机关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
放下夏想的电话,东方晓在房间中来回走动几步,心情异常烦躁。
不过私人保镖团暂时没有异常,不代表以后没有异常,也不代表江安和雷小明没有异常,夏想想了一想,问道:“有没有江安和雷小明的动向?”
对,就从陈艳入手了。
昨夜下了一场春雨,早晨的空气十分清新,杏花庄园之内,杏花一枝春带雨,景色无比迷人。夏想舒展着懒腰,缓步来到院中,做了一套体操,正准备再小跑几步时,唐天云来了。
一步错,步步错,现在夏想对她愈加冷淡,让她几乎看不清方向了。
东方晓立刻拿起了电话:“小吴,来我办公室一趟。”
天微微亮,夏想就醒了。
怎么办?东方晓本想再打电话给叶天南,一想还是算了,事事都要请教叶天南,也显得她太无能了。
萧伍补充:“主要是江安的保镖力量太强大了,对晋阳又不太和_图_书熟。”
……
……
好在在夏书记的精心布局之下,到时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唐天云一想到即将在西省上演的一系列的高水平的较量,他就不免热血沸腾。
而且大部分煤矿主的私人保镖都有正规的从业证。
“报告领导,晋阳的部分涉黑势力,没有异常。”和唐天云负责正面的力量不同的是,哦呢陈和萧伍负责监控晋阳涉黑势力的动向。
“领导,今天有几个会面推后了。”
蓦然,东方晓眼前一亮,想起了一个突破点——陈艳。
放下电话,夏想呵呵一笑,东方晓含蓄地向他暗示了雷治学的反制之策,虽然他早已知道,但也表明了东方晓大有改变。
夏想微微点头:“订回京的机票。”
“小吴,有一个事情,需要你亲自处理一下。”东方晓认真地吩咐,“务必保证不出差错。”
夏想笑而不语,不点头,也不摇头。
哦呢陈和萧伍现在算是全才,基本上经济层面和非常规手段层面,二人都可以应付得来。
不过,在国内任何保镖都不允许佩戴枪支,但几乎所有煤矿主的保镖都佩有真枪实弹,更有甚者,一些较大的煤矿主的私人保镖高达几十人之多,毫不夸张地说,已经形成了私人军团性质的武装团伙。
都是她一时糊涂惹的祸,如果不是她有投机取巧的心思,如果不是她向雷治学通风报信,雷治学又怎能想出反击夏想的法子?
“不必麻烦你了。”夏想可不是真走,只是故意释http://m.hetushu.com放风声而已,而且他也有意再晾东方晓一晾,“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也不方便。”
况且雷治学的理由又很充分,是为了传达中央的指示精神,为了统一认识,为了迎接夏想的到任而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
私人保镖团伙没有异常,夏想就稍微放了心,他并不想一上任就和煤矿主站在对立面,在经济结构转型没有完成之前,政府工作还有许多需要煤矿主支持的地方。
夏书记是想声东击西,故布迷阵,让雷治学以为夏书记已经无功而返,实际上,夏书记在晋阳虽然表面上只和董文武、东方晓接触,暗中已经和许多人接上了线。当然,暗中的事情,是由他具体经手。
但也不可掉以轻心,尤其相对来说,夏想初来乍到,难免不会被有心人利用私人保镖团伙,让夏想成为众矢之的。
就让夏想的第二局布局,受到了牵制。
夏想心中有数了,晋阳的涉黑势力虽然也十分庞大,但不同于羊城的黑恶势力。羊城的黑恶势力是真正的黑恶势力,走私、贩毒、逼良为娼,无恶不作,而晋阳的涉黑势力主要是大大小小的煤矿主的职业保镖组成,半黑半白,平常也有正式工作,但有时为了抢夺地盘也会大打出手,以拳头服人。
但愿东方晓能坚定立场,不再摇摆了。
30岁的吴凯是东方晓的秘书,也是她最信任的亲信。
……
夏想称之为涉黑势力而不以黑恶势力相称,就是留了一线。私人保镖团伙虽然壮大www•hetushu.com,虽然有时也是社会不安定因素,但也有其存在的必要和价值,大部分时间还算遵纪守法,偶有冲突,也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会面推后在夏想预料之中,昨天东方晓的投机行为,让雷治学知道了他人在晋阳,雷治学必然会采取适当的反制措施。虽不会做出到各大酒店排查的笨事,也会为了防止他私下和省委领导接触而有所行动。果然,雷治学以召开会议为名,限制了省委主要领导的出行安排。
东方晓心中一沉,想再表露一下热情,却又没能说出口,想了一想,还是觉得汇报一下省委动态显得有诚意,就说:“也好,那就祝夏书记一路顺风了。也正好雷书记召开了常委会议,要求所有常委都在省委等候通知,就算我想送夏书记,怕是也不好出门。”
下午,一则消息突然出现在网络之上。消息的字数并不多,只有百十字,透露的消息也不惊人,只是一名女副区长吃了十几年空饷之事,但其中却有一句暗示明显的话,立刻就让消息引爆了网络。
“夏书记,可是担心死我了,您在哪里?”东方晓的声音恭敬了许多,还有一股明显是伪装的关切之意。
十几万不是什么大数目,不值得兴师动众,但陈艳吃空饷的背后,以及她能够担任副区长和政协副主席的背后,牵涉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重要人物。
哦呢陈一听夏想的话,吃惊不小:“领导,难道想吞下安达矿业?”
吴凯立刻严肃起来:“是,我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