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13章 夏想的重任

根据市场规律,资源交易价格越低,就越会损害资源输出地的利益,而同时会增加资源输入地的利益,由此,发展差距便会逐步拉大。
在资源型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必然要排除官商勾结,而要排除官商勾结,首要先从减少政府职能避免政府过多插手经济事务开始。
杨任海平常和马昱交道不多,但他身份特殊,马昱也敬重他三分——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谁不敬重三分?
当然,西省的整体落后和贫穷,分配体制不合理、官商勾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国家对西省压榨式地资源调配。
作为夏想对口的省政府秘书长,马昱和夏想工作上的交集最多,夏想一上任最先熟识的也是他。马昱的学问很高,博士毕业,口才也不错,为人十分圆润,夏想对他的印象还算可以。
这种矛盾如何平衡,也是问题,涉及到了中央与地方、地方与地方之间的利益分配的重大课题!
就如环绕京津的燕省一样,为了京津的发展做出了多少巨大的牺牲,却在国家的服从大局之下,只让为官者得了利益,无数贫苦百姓依然默默无闻地奉献了青春和生命。
放眼世界范围来看,丰富的资源可以让一个地方异常富有,比如中东,也可以让一个地方异常贫穷,比如非洲。之所以出现这样悬殊的结果,是因为资源既可以为资源所有地带来财富,也可以为资源所有地带来不公和压榨。
就如建国初期为了保证城市的供给,国家采取了压榨农www.hetushu.com民劳动果实的政策,靠压低农产品价格、非农户口等户籍调配政策将农民限制在土地之上,将农产品压低到了一个极低的价格,可怜几亿农民辛苦种地的收入,全部供给了少数的城市人口,才保证了城市化进程顺利推进。
背煤工人的收入少得可怜,一天背上百趟煤,累死累活只得百十元。
西省煤矿资源非常丰富,这本是难得的先天优势,但西省相对贫困,而且发展速度也十分缓慢,缓慢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2009年,西省经济增长速度在全国排在最后,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都排在全国20位以后。
夏想的眼中出现了一些衣不遮体的背煤工人的形象,他们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煤灰,如果不是一双转动的眼睛可以让他们看上去象一个活人,当他们站在煤山面前时,几乎分辨不出来他们是人还是一堆煤炭。
如果非做一个对比的话,恐怕收入差距之比最大的省份,就是西省了。暴富的煤老板和背煤工人之间的收入差距,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数字。
资源丰富的省份不止西省一省,为什么近年来独独西省煤老板是暴富的代名词,为什么豪奢挥掷、7000万嫁女、几十辆悍马迎亲的极为奢侈炫富的故事多有流传且都发生在西省?而与此同时,煤炭窝案、官煤勾结之事也多见报端,涉及到的也全是西省煤老板?
夏想是谁?他是亲手缔造了一个巨无霸的商业http://m•hetushu•com帝国的传奇人物,是亲身体会过官商勾结并且和无数太子党、衙内直接交手而无一败绩的传奇人物,他岂能不清楚西省现状的根源所在?根本就是在一种畸形的分配体制下,权力与资本对社会财富的肆无忌惮地掠夺!
人的贪心是无限的,同样,富裕省份对资源的掠夺也是无限的,一味地忍让下去,只无限地做大蛋糕不合理分配,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社会矛盾会越来越突出。
而改革开放后,则又成为沿海开发开放地区的资源支撑,又要为国家的发展需要以及发展排序再次做出牺牲,资源低价甚至无偿地从西省运出。
更有无良的煤矿主,雇用十三四岁的孩子背煤,一天只发十几元甚至几元的工资!
困境在于,如果始终要求西省为国家的发展安排让路,而国家又会长期处于赶超式、压缩式的发展状态,什么时候是个头?非要等到西省的资源采空,西省再无价值可以利用之时,国家才会停止对西省抽血式地调配?
随后的改革开放,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其实也是靠牺牲大部分人的利益来实惠少部分人的政策。结果又是什么?先富裕起来的沿海省份和下江市,同样昂起了傲慢的头颅,看不起贫穷落后的内陆省份,却不知道,如果没有内陆省份在背后所做出的巨大牺牲,沿海省份的富裕无从谈起!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煤矿主暴发之后,买豪宅买豪车娶二三流明星,在他们m.hetushu•com挥金如土的生活背后,是一个个矿工生命的血泪控诉。
因此,夏想上任省长之后,首要任务就是要重新制定一个合理的分配体制,是要拿为富不仁的煤老板开刀!
如果说陈皓天在岭南正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让岭南再次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成为领路者,那么西省的资源型经济转型,就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具体执行。
一个能源大省,一个点亮了南半部中国温暖了北半部中国的煤炭大省,在煤炭连年涨价的有利因素之下,经济发展速度始终无法提升,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刺痛了夏想的眼睛。
尽管说来,哪些地方发展快一些,哪些地方发展慢一些;哪些地方可以轻装上阵,哪些地方承担更多代价,在一个国家内部,往往是国家发展安排的结果。但改革开放几十年了,蛋糕切大了,何尝见过富裕地区主动分蛋糕的壮举?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西省煤老板风头一时无匹?
收拾停当正要准备出门的时候,夏想办公室的门又被人敲开了,唐天云领着杨任海进来了。杨任海一进门见马昱在,就主动和马昱握了握手,笑道:“听说秘书长要请客?我正好遇到了,能不能凑个热闹?”
同时,高强度的煤矿资源的开发,还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数据显示,西省的万元GDP耗能和二氧化硫排放相当于全国平均数的两倍以上。而西省大力推广的旅游产业,在煤灰飞舞的天空,在重污染的环境面前,很难收到预期的成效。
http://www.hetushu.com可惜的是,靠榨取农民劳动果实得了实惠的城市人,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看不起农民,自觉高人一等,真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马昱是省政府秘书长,44岁,穿一件白衬衣,是西省人,长得很有北方特色,说话时也是微带西省方言的普通话。
夏想深感肩上责任重大,总书记也好,总理也好,包括吴老爷子和吴才洋,最后一致同意让他前来西省,正是要将西省这样一个极具挑战性的省份交由他来治理,由此,让他在西省任上,奠定以后涉及到国内整个经济转型的重大历史使命!
西省的贫穷落后的根源之一,是西省省委省政府在煤炭行业管理上面的缺失和失职,是畸形的分配体制的不合理,是权力和资本对社会财富的强势掠夺。
马昱微一愣神,瞬间明白了什么,杨任海可不是正好遇到了,而是有备而来,作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和省长关系密切,又主动提出参加政府办的宴会,大有深意……
……
马昱一听夏省长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是给他面子,他大感面上有光:“谢谢省长。”
具体到西省,西省的资源,一开始是服从于农业向工业迅速转型的国家需要,被国家无偿征收,做出了应有的牺牲。
夏想就答应了下来:“马昱同志开口了,我就和同志们坐一坐也好。”
如果说京城西客站每年下沉十厘米是天灾——姑且称之为天灾,大部分也是设计和施工缺陷所致——那么西省个别地方的地下水因煤炭开采过度而导致三年下m.hetushu.com沉21米的惊人速度,就是活生生的人祸了。
政府办秘书长是八面玲珑的人物,马昱以政府办的名义请他吃饭,夏想想拒绝,也不太好办。即使他贵为省长,也要和他的直接手下政府办的一帮工作人员处好关系,毕竟有许多具体事务要由政府办一帮人具体执行。
政府办是承上启下的部门,上接省长和副省长们,下接各省直机关、地市一二把,也是要害部门。
西省的产业结构,极不合理。在夏想未到任之前,他已经对西省的产业结构有过细致地研究,但再次深入接触之后才发现,现实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
一直不停地做大蛋糕而不同时制定分配蛋糕的制度,就夏想来说,是不合理的制度,是没有保障的掠夺,既然他担任了西省省长,既然西省获批改革试验区,那么就由他开始,从西省内部的分配制度的不合理到国家大方针政策的倾斜制度的不合理,来一次具有开创意义的试水!
夏想的思路越来越明晰,对于中央指派他来西省工作,以最年轻省长的身份来推行资源型经济转型,既是中央真正下定决心要重新制定收入分配制度的信号,也是国家即将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具体补充。
蓦然,马昱想通了其中的环节,怵然而惊——夏省长要借人事问题,开始部署西省第一局了!
下班的时候,马昱敲门进来,一脸浅笑:“省长,政府办几个人非要推我出面,要我请省长出席政府办的欢迎宴会,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来了,请省长批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