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17章 惊人转折

雷治学深吸一口气,微一沉吟,说道:“既然夏想同志正式提议将陈艳问题列入常委会议题,我也没有意见,理不辨不明,事不鉴不清,陈艳事件在网络上被人恶意炒作,也对西省的形象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今天就正式讨论一下陈艳事件的定性。”
东方晓说完,王向前又发话了,作为雷治学在省政府的得力助力,他今天和夏想针锋相对的意味很浓。也可以理解,身为省政府的老人,又是常务副省长,再依仗雷治学的支持,如果今天的会议之上他能逼退夏想一步,那么联合架空夏想的计划,就初战告捷了。
相信夏想会感念她的一往情深!
电话是季长幸打来的。
而且东方晓也看了出来,在常委会上,除了她和董文武之外,几乎无人偏向夏想。到底是欺负夏想年轻,也欺负夏想初来乍到,身为省长在常委会上没有几个坚定的同盟,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而金银茉莉之所以从京城前往晋阳,是有事要和哦呢陈商谈,或许也有想和夏想见面的小小心思就未可知了。
王向前点头附和欧克人的表态:“克人同志考虑得比我周全,确实陈艳同志已经不适合再留在干部队伍中了。”
任谁都看了出来了,欧克人和王向前一唱一和,意在控制常委会的节奏,牢牢掌握大局。欧克人是谁?是雷治学的第一亲信。王向前是谁?是雷治学在政府班子的最得力助力,二人你来我往和_图_书,视旁人如无人,明显就是雷治学意图的含蓄体现。
东方晓卖了一个聪明,陈艳领空饷是不争的事实,无人可以否认。但领空饷只是小事,全国哪个省份没有领空饷的问题存在?领空饷事件的真相,才是夏省长真正的剑锋所指之处。
她此时再来晋阳,帮助夏想,对不起她和陈艳多年的交情。帮助陈艳,更不可能!尽管她自认不是重色轻友之人,但要她在夏想和陈艳之间做出一个选择的话,她肯定毫不犹豫选择夏想。
省委的另一名重量级人物、排名第三的省委副书记张维照,终于开口了。
季长幸告诉季如兰,以后不要再插手夏想的事情,西省一任,是最考验夏想政治智慧的一任,最好让夏想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处理面临的每一个难题,任何从正面或侧面帮助他的做法,对他短期有利,却对他的长期发展有消极的影响。
其实在得知消息之后,季如兰还是有点想亲自到晋阳走一趟,至少也要尽最大可能让夏想和陈艳不至于闹到决裂的程度,但在接到岭南的电话之后,又改变了主意。
此时发言的顺序已经打乱,第三号重量级人物省委副书记张维照尚未发言,而且看他低头不语的样子,显然并不想现在表态。
欧克人就表态了:“我也认为向前同志的建议很合理,不过我个人认为,陈艳同志已经不适合再留在干部队伍中了,最好直接清退,退回多和-图-书领的工资。”
夏想岂能听不出来雷治学暗中喊话的用意,微微点头:“既然雷书记没有意见了,同志们,都来说说网络上热炒的陈艳事件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其事。”
刚放下陈艳的电话不久,季如兰就得知了常委会上夏想正式拿陈艳事件作为开篇,作为上任西省的第一局,堂而皇之地摆到了明面之上,她就知道,她此时不宜再介入夏想和陈艳之间的纷争了。
张维照话一说完,王向前拍案而起!
东方晓微一迟疑,发言了:“经查,陈艳领空饷的问题确实属实。”
老好人的另一层含义就是吃干饭不管事。
而且,雷治学直接在讲话中就暗示了陈艳事件是被网络恶意炒作,恶意炒作一说,就是让在座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要产生误判,就一心认定陈艳无辜就行了。
不过……她还是对夏想有一点不放心——男人的通病就是自制力太差,如果有一个美女主动脱光了衣服投怀送抱,没有几个男人把持得住,她相信陈艳在猎取男人当作猎物的手法之上,有孤注一掷的时候——就向夏想发送了一个短信。
既然王向前点名了组织部,毛申文就接话了:“向前同志的建议,有一定的可行性,我原则上同意。”
只不过东方晓并不清楚夏想已经查实到了哪一步,或者说,对陈艳事件的内情了解有多深,所以她也不敢乱说话。
东方晓不无绝望地想,刚才高兴得太和*图*书早了,显然夏想还没有准备好今天的一战却仓促出手,现在被雷治学反制得没有还手之力。出师不利,以后想再扳回一局,就难了。
话一说完,夏想的目光就落在了东方晓身上。
“领空饷是普遍现象,不是什么大事,占用常委会的宝贵时间讨论一名副处级干部的问题,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了。”王向前说话时的口气很平静,平静就意味他十分自信,“我建议,责成组织部查实一下事情的真相,要求陈艳退还所领的工资,然后再根据情节轻重,或清退出干部队伍,或要求重新上岗……处理结果由组织部向常委会汇报一下,然后再让宣传部加强网络攻势,给网民一个交待,事情就圆满解决了。”
如果此时东方晓还不挺身而出表明立场,那么夏想就完全可以对她下一个定论了——不堪大用!
初战失利很伤士气,对夏想今后的布局极为不利,也让常委中中立的常委不敢再向他靠拢。东方晓无奈地想,夏想言过其实,原来并不如传说中一样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张维照今天的表态,必然是再次紧密地跟随在雷书记的身后,况且有王向前和欧克人的暗示在前,他的一票,百分之百会投向雷治学。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寥寥数语:“陈艳是一个奇女子,也是一个艳女子,有关她的部分资料,我传到你的邮箱中了。”
欧克人领会了雷治学顺势而下的真正www.hetushu.com意图,就是既然夏想将事情摆到了台面之上,一把手也不好当面否决二把手的临时动议,索性顺水推舟将陈艳事件定性,也好统一认识,让夏想死了心!
西省一任,将正式奠定夏想能否问鼎的根基!
季如兰没有启程前来晋阳,金银茉莉却来了。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张维照一直就是雷治学的同盟,紧紧跟随雷治学的脚步,在西省每一项重大决策之上,他从来都是赞成雷治学的决定,没有一次投过反对票。不止整个省委,整个西省12个地市的一二把手,也无一人不认为张维照就是雷治学的跟班。
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张维照从身后拿出一叠资料,轻轻地放在桌子之上,用一只手敲了几下:“当年陈艳担任副区长时,还不到30岁。一个不到30岁的副处级干部,却惊动了当时的晋阳市委书记。市委书记亲自到区里做工作,当面告诉区委书记,如果陈艳选不上副区长,区委书记就地免职!而且几年后,在陈艳被提名为晋阳市政协副主席时,又有省委领导亲自出面做工作,要求将陈艳的当选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抓。”
……
其实也不能算是纷争,只能算是夏想针对陈艳的出手。就她看来,陈艳和夏想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再说夏想拿陈艳开刀,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陈艳只是支点,并非落脚点。
如果说夏想抛出陈艳事件上常委会讨论只是导火索的话,那么到张维m.hetushu.com照刚才的发言为止,正式引爆了西省第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
“陈艳事件,从表面上看是一件小得不能小的小事,吃空饷,多领了十几万的工资,将当事人清退出干部队伍,退回工资款,似乎是一个很公平合理的处理结果,但,是不是忽视了事件背后值得深思的深层原因?”张维照说话时,似乎永远长在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减,就让他的发言少了一丝严肃,但和他的笑容不相称的是,他的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严厉,甚至……还有一丝寒意。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西省史上最大的潜伏高人终于露出了真容,老好人只是掩藏在笑眯眯的外表之下的伪装,真实的张维照,在西省担任省委副书记第三个年头,第一次当众露出了獠牙!
第一回合的交锋,夏想落了下风。
毛申文话一说完,眼神不自然地向夏想飘了一飘,又迅速收回了目光。
难得老爷子如此苦口婆心地劝她,季如兰不是不识大体的女人,以前她不识大体,任性而为,不过是一个情到深处的女子对深爱的男人的示爱,现在的她,冷静多了,当即就听从了老爷子的话,歇了心。
张维照的话一出口,就立刻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对,所有人,包括雷治学。
当省委副书记当到这个份儿上,张维照也算无能了。但被人称为无能的张维照,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笑眯眯的神情,就如和气生财的老帐房先生一样,客气得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是老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