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19章 再定一局

雷治学却没有王向前想象中的气愤,他反而气定神闲地安慰王向前:“向前,不要急躁,陈艳事件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
夏想到底有没有上报中组部,他并没有说个清楚,就当留了一个悬念给雷治学。
王向前在夏想一张一驰的手腕地拿捏之下,缴械投降,在第一局受到陈艳事件波及威望大减之后,又被顺势削弱了权力!
事后,王向前越想越憋屈,被夏想玩弄于股掌之下也就算了,陈艳事件还如一个巨大的包袱始终背在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到底何时是个头?
当然还有其他议题,如果没有的话,夏想今天的会议就相当于未获成功,虽然确定了治理排污的专项行动,但专项行动是上届政府制定的行动,夏想只是顺势接手过来,并不能算是他的成绩。
但夏省长却是真心为了西省的长远发展,是真正站在西省人民的出发点考虑问题,至少,在立场上,夏省长和西省人民是一条心,拥有为民造福的情怀。
王向前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不是不想说,而是被呛得无话可说了。再者也是夏想的暗示太过直接和强烈,明显是指陈艳事件有可能继续发酵,而他也许会深陷陈艳事件之中难以脱身,就让他心中的惊恐之意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没想到,马怀明主动请缨要求接手专项行动,让不少人大跌眼镜。有抢功的,有抢好处的,怎么还有抢烂摊子的?
在陈艳事件的强http://m.hetushu.com大的威慑力之下,王向前被夏想摆布得如同木偶,拱手让出了环保口,再说夏想的理由也很充足,谁让他不接手专项行动的负责工作?
王向前一向自以为聪明,审时度势并且目光卓然,现在却被夏想轻轻一推,只用一个陈艳事件就让他无法安心工作,他算是初步品尝到了夏想辛辣的手腕。
不同于别人干巴巴的套话官话式的发言,第一次以省长身份主持政府常务会议的夏想,真切地说出了一番肺腑之言,让王向前震惊,让冯健超吃惊,让其他的副省长微微感动。
……
夏想的话正合王向前之意,他当即接话:“如果能安排别的副省长负责,我会很感谢省长的体谅。”
“不能稳定达标和超总量排污的,一律实施限期治理、限产限排;经限期治理仍无法稳定达标的,一律由政府实施关闭;对应淘汰而未淘汰的落后工艺和设施,一律强制淘汰取缔;对私设暗管偷排和故意停用污染防治设施恶意偷排的,一律由政府责令停产治理;对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导致重大经济损失或人身损害、涉嫌违法犯罪的,一律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今天会议的内容主要讨论在全省范围内开展违法排污企业排查整治专项行动,众所周知,西省是国内污染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个别地方的污染甚至到了遮天蔽日的程度。记得有一句宣传语说得非常好和*图*书——但留方寸田,留与子孙耕,可是西省的现状是什么?别说方寸田了,能有方寸蓝天就不错了!”
夏想的话,暗示的意味强烈,就让王向前心中一紧,不好,上当了,夏想要继续拿他开刀,要削弱他手中的权力。一想到此节,王向前不干了,不行,绝不能任由夏想宰割,他刚要开口说话,不想夏想没有给他机会。
“我来负责好了。”立刻就有人应答了。
王向前现在情绪低落得很,他听说了会后雷治学和夏想就陈艳事件商议的结果,并未达成一致共识,而且夏想似乎还暗示事情已经引起了中央领导注意,就让王向前无比郁闷并且担忧,万一中央领导震怒之下,要拿陈艳事件当成反面典型的话,他说不定官位不保!
失去了往日的镇静,王向前被夏想点名要他负责专项行动,他担心又是夏想为他设置的陷阱,毕竟专项行动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除了得罪人,没有好处可得,再者他现在身陷陈艳事件之中无法脱身,哪里有心思去负责专项行动?正好夏想开口问他有没有困难,他就顺势说道:“省长,因为个人原因,确实有点困难……”
夏想微微一笑:“有困难就开口,政府班子是一个团结的集体,如果你确实有困难不方便负责专项行动,可以说出来。”
夏想的话是实话,不分管环保口的副省长负责治理排污的专项行动,下面不配合行动,马怀明也没有办法,不分管就没有发言和_图_书权,副省长也不能拿别人怎么样。
政治上,许多事情可大可小。小,也许就不了了之。大,一名副省长也可以轰然落马。而且国内政治不可以常理论之,刚刚一名厅级官员因为通奸而落马,以通奸的罪名拿下一名厅级高干,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在今天却真实地发生了。
“在全省开展违法排污企业排查整治专项行动,要求做到无缝隙、全覆盖、横向到边、纵向到底、不留死角,对环境违法企业一律叫停、淘汰或关闭!”夏想严肃地提出了要求。
夏想肯定了马怀明之后,又话题一转,说了一句令在场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的话:“怀明同志负责专项行动,是好事,但怀明同志并不分管环保口,由他负责,似乎很难协调环保部门统一行动……”
夏想一语定乾坤,敲定了马怀明作为专项行动的负责人,到此为止,今天的政府常务会议就算圆满成功了,如果没有其他议题的话……
省长之命,不能不从,是官场规矩!
“鉴于向前同志最近一段时间可能事情比较多,或许会受到意外事件的牵连而影响工作,我建议,帮向前同志减减担子,由怀明同志分管环保口,向前同志有什么意见没有?同志们也都可以发表一下看法。”
难道说,陈艳事件真的会牵连到他的前途?真会闹大?王向前心中惊涛骇浪,哪里还顾得上一个分管的环保口?和自身前途相比,分管的摊子全部拱手让人也无关紧要!
夏想主http://m.hetushu•com持了会议。
都以为专项行动不是什么有好处可得有政绩可捞的好事,不会有副省长主动请缨,肯定还得夏想点名,当成一项政治任务安排下去。众人就很不理解夏想为什么会轻易放过王向前,如果夏想坚持点名王向前的话,王向前必须接手专项行动。
夏想点头:“人都有为难的时候,可以理解。”他转向了几名副省长,“哪位同志自动请缨,负责专项行动?”
对西省来说,环保口其实是肥缺,西省的环保工作比其他省份都要重要几分,掌管众多煤老板的煤矿的生杀大权,能不重要?所以一般各省的环保口都由普通副省长分管,唯有西省由常务副省长主抓。
不过稍后等众人明白过来夏想的精心设局之后,就不得不佩服夏想的高明和深远了——夏想冲马怀明点头赞许:“怀明同志勇挑重担,值得肯定,我希望同志们都要从大局出发,迎难而上,为西省的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不要遇到困难就退缩,共产党员的革命本色就是不怕困难,西省的排污治理确实困难重重,但总要有人勇往直前……既然向前同志暂时有困难,我也可以理解,就由怀明同志具体负责专项行动。”
“专项行动,拟定由王向前同志具体负责,向前同志,有没有什么困难?”夏想不问王向前有没有意见,而问有没什么困难,大有深意。
夏想是完全站在西省的立场之上,以西省的一员而发出了以上的真心话,而不是以一名官僚或政www.hetushu.com客的身份,只为了政绩而继续推行赶超和掠夺式的发展,反正政绩到手,拍屁股走人,西省有没有蓝天白云,干我何事?中国之大,有蓝天白云的省份多得是,谁也不可能在西省干一辈子。
王向前听出了雷治学的言外之意,一下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处,笑了:“我是关心则乱,忘了陈艳的手腕了……”
夏想的语气很沉重,表情很投入,他不是表演,是确实发自真心实意:“天气晴好的时候,多望望蓝天,会不会觉得蓝天离我们那么遥远?为了经济发展,西省牺牲了太多,不但挖空了地下,还污染了蓝天,古人说,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西省人民说,上无蓝天白云,下无绿树成荫,如果说我们以牺牲子孙后代的生存为代价发展畸形经济,几十年后,当我们都老了,对钱的欲望降低了,想享受天伦之乐时却发现,子孙后代对我们恨之入骨,因为我们的过度开采剥夺了他们的生存空间,我们情何以堪?”
当天下午,夏想召开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次省政府常务会议。
王向前就敲开了雷治学办公室的门,要向雷书记讨个说法,不能任由夏想一上任就为所欲为。
连同夏想在内,七名副省长全部到齐,无一缺席,令人不解的是,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木成杰也列席了会议,坐在外围,还拿出一个笔记本,认真地记录会议内容和夏想的讲话,就不由人不浮想联翩,难不成木成杰也向夏想靠拢了,还是出于工作需要只做做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