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21章 动真格

“都是有一定级别的高级干部,确实要注意自身身份,治学同志,组织部核实了当年陈艳提拔时的真实情况,确实是时任晋阳市委书记的王向前同志亲口指示陈京,要求陈京务必保证陈艳当选,我倒想问问,向前同志是出于什么出发点大力推举陈艳同志?”
夏想的女人虽然不少,但多数各有自己的事业,也是聚多离少,还有一点,几个女人们不太关心政治,也是政治人物,对他在政治上的帮助不多,唯有季如兰有敏锐的政治头脑和任性而为的政治手腕……
股权结构复杂就对了,官商勾结的企业,股权结构没有不复杂的,夏想就说:“再做详细一点,要的不是可行性报告,而是可以具体实施的正式方案。”
又和哦呢陈通话几句,夏想挂断了电话,心中蓦然闪过一个亮点,立刻抓起了电话打给了李沁:“李沁,拟一个方案,系统研究一下西省安矿业的市值以及并购的可能性……”
夏想心里有数了,哦呢陈手中百分之五的股份,不足以撼动安达矿业的根基,甚至连门都敲不开,还需要继续加大筹码才行。
夏想选择的是后者,在国内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转型的关口,陈皓天和他就是冲锋陷阵的先行军,担当了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转型的探路者。
陈艳失踪了!
哦呢陈和萧伍自从上次来到晋阳之时,一直没有离开晋阳一步,暗中为夏想打通了许hetushu.com多环节,并且在布置一张大网。
房间很大,却只有一人,夏想也不习惯家中有保姆,他习惯一个人独处,也好思索事情。
改革的阻力很大,历史上历次改革都以失败而告终,并且积极推动改革的先行者都没有好下场,所以夏想很理解总理的悲壮,也对自己的处境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是在西省和光同尘甚至同流合污应付一任,还是真心为民着想,大力推动经济转型,和既得利益集团为敌,哪怕撞一个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雷治学一下没有答上话来,愣了一会儿才说,“夏想同志,话,不要乱讲,都是有一定级别的高级干部,要注意自身身份。”
还好,夏想并没有乘机对他冷嘲热讽,都是官场中人,这点涵养和水平还是有的,但夏想也含蓄表达了不满。
两天后,西省出事了,确切地讲,是陈艳出事了。按说以陈艳的级别,她出事还远远不到惊动省委的地步,却偏偏惊动了省委。
打开电脑上网,还没有和谁聊天,顺手打开了电子信箱,却发现了一封邮件。
了解夏想的人都知道,夏想不打无把握之仗。而且夏想此次上任西省,前期工作做得比任何一任都更充分!
站起身来,凝视窗外浓浓的夜色,仰望看不到星星的夜空,心中平静如水。其实他早就预知了西省的难题比他以前面临的难题都难上许多,不仅仅和_图_书是西省的问题由来已久,官商勾结最为严重,而且西省的资源型经济转型没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也是拿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开刀,困难很多,危险也不少。
“还算顺利,就是摸底方面,比较麻烦,暂时进展不大。”顺利的是暗中的布局,不顺利的是对安达矿业的摸底。哦呢陈和萧伍的任务很是繁重,不仅仅要摸清晋阳各个煤矿主的势力范围和政治靠山,还要利用经济手段打开安达矿业的大门,从而为夏想掌控能源的大计打开第一扇门。
金银茉莉来晋阳何事,夏想不会多问,他的关注点在哦呢陈和萧伍在背后的运作之上。
夏想就暗暗感激她的好心,心中更是感叹回归了理性的季如兰,比以前少了刁蛮多了可爱。
雷治学的三股势力论,夏想在未来西省之前,已经完全做到了心中有数。
雷治学的从政经历一向一帆风顺,但也正是由于过于顺利而让他很少受气,从京城担任部长时起,他就习惯了被人仰视,不想夏想一个比他小上十几岁的二把手,处处想挑战一把手的权威,终于就把他激怒了!
还好,季如兰的详细资料来得非常及时,资料里面有些内情,是他之前没有查到的深层次的内幕,让他看了也是触目惊心。可以说,如果没有季如兰的及时提醒,他下一步就有可能走一段弯路!
但……夏想也清楚,陈艳是支点,但也是炸和_图_书弹,如果一着不慎,不但有可能无法破解西省官商勾结的重重内幕,还有可能引祸上身,甚至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上次夏想和雷治学碰头的时候,夏想建议对陈艳采取监控措施,雷治学没有同意。雷治学没有同意的表面原因自然有官面堂皇的理由,但真正的意图还是有意让陈艳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对夏想出手。
“是。”李沁一下激情燃烧了,夏省长的话等于是要动真格了。
尽管西省是落后省份,和岭南相比差距甚大,但他现在是正部级的省长,待遇不因省份的发达程度不同而有所差别,他在西省的办公室以及住宿条件,比在岭南时更上一层。
“领导,我的两个女儿来晋阳了……”哦呢陈欲言又止,话说一半。
“雷书记,组织部的调查刚刚有了眉目,陈艳人就不见了,传了出去,对省委的名声很不好,现在网上又有风声了。”夏想一副忧心的样子,坐在雷治学的下首,“网上甚至有传言说,是组织部有人故意放风给陈艳,就是为了让陈艳闭嘴。”
初战告捷,夏想并没有庆功之意,只是和哦呢陈、萧伍吃了一顿晚饭后,回到了省委住宅。
邮件是季如兰发来的。
电话响了,打断了夏想的思路。
夏想却对待遇和住宿问题,要求很低,从不在意。也是他现在走到哪里都有人将一切安排妥当,不必操心。
打开邮件,里面是陈艳的详细资料,有陈艳的发家史和*图*书和她的部分关系网,夏想仔细看了一遍,心中愈加清晰陈艳就是西省分配制度畸形、官商勾结的一个最佳的支点,如果能将陈艳事件大而广之,精心运作的话,是打破西省官场污染、破解官商勾结难题的金钥匙。
以前,他是副职,不负责全面工作,现在不同了,他是一省之长,必须从大局从全局考虑问题,要照顾到省里的方方面面,还要和中央保持一致,还有一点必须面对的问题是,雷治学对西省的经济转型,并不热衷,持消极的态度。
“难道说……”夏想微一停顿,目光在雷治学脸上审视片刻,“陈艳和省委个别领导真有什么复杂的关系?”
夏想从来不会轻视敌人,更不敢小瞧可以在官场和商场之间如鱼得水的女人,再者又是漂亮的女人,就更有神秘莫测之处!
国内不少民众或是不明真相的媒体,都以为以吴家为首的家族势力是国内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其实不然,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是反对一系。不仅仅反对一系掌握了大量的社会资源,还因为反对一系把持了众多关键的要害部门,甚至是军中大多数高层也是反对一系的人马。
夏想确实是想在西省动真格了,他来西省的真正目的就是打破一些人永远独霸资源的神话。
雷治学气得不行,陈艳的失踪对他是莫大的嘲讽,让他颜面无光,因为他当时亲口对夏想说陈艳是一个有原则的干部,在事情的真相没有弄清之前,她会等和-图-书待调查结果出来。
夏想知道他的意思,就说:“我会抽出时间见见她们……”又一停顿,问道,“事情的进展怎么样了?”
省长是没有人事权,但不要忘了,省长是省委第一副书记,是西省省委的二号人物,也有权对干部提拔过程中出现中的问题发表看法。
也可以理解雷治学的态度,他来西省只为政绩,再者身属反对一系阵营的他,和反对一系的政治理念一脉相承,保守而墨守成规,不能说是不思进取,至少对于改革持抵触的心理。
就连雷治学也没有想到,陈艳放着大好的机会不加以利用,竟然……跑路了!
成败暂且不论,夏想握紧了拳头,但求为国为民,无愧于心!
因为他很清楚他在西省肩负的重任有多重,面临的困难有多大。
不想,陈艳确实在耐心等待,不过却是出国等待了。雷治学一直自诩沉稳有度,并且遇事不慌,即使生气也不会流露在外,但陈艳的做法,确实让他差点失控。
李沁已经睡下了,被夏想吵醒,一下睡意全无:“领导,安达矿业的方案,我早做出来了,就等你发话了,不过,安达矿业的股权结构十分复杂,不好并购。”
是哦呢陈来电。
……
夏想一怔,眼中又浮现出季如兰的音容笑貌。对于季如兰,他心中总有淡淡的感怀,总觉得亏欠了她许多。当然,如果让他知道季如兰在背后始终为了他在西省的开局而不遗余力地推动,他恐怕更是不知如何感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