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23章 两件事情

夏想就用他宽厚的胸膛收留了付先先的忧伤。
在西省因为陈艳事件而即将上演一场不知道会怎么收场的纷争时,在京城发生了两件事情,表面上和西省的事件没有什么关联,但有心人还是难免不从中联想到什么。
……夏想把酒黄昏后,有付先先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也确实,最近的奔波忙碌,付先先也瘦了少许,夏想就捏着她的细腰说道:“要是你生在楚国,可就受宠了。”
就在杨任海才和夏想说了没几句话,只是提了一提中组部吴部长的讲话之后,还没有深入交流,东方晓又不请自来了。
杨任海点头,心领神会地走了。东方晓也点头,不得不佩服夏想的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她前来汇报工作的本意。
先是吴才洋在一次中组部的内部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指出对破格提拔的年轻干部,选拔标准要更高,公示范围要更广,审核把关要更严。防止特殊政策被滥用,有赖于制度的大力支撑。
“组织部也没有问题。”杨任海很肯定地给出了答复。
当然,夏想之所以敢将陈艳事件闹大,不仅仅因为他手中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可以借机引发西省的官场地震,也得益于他和吴才洋之间的密切关系,事先知道吴才洋会召开一次内部会议,也早早知道了吴才洋的讲话内容。
其实东方晓误会夏想了,她之所以急急来到夏想的办公室,以为吴才洋hetushu.com的讲话就是刻意针对西省问题的暗示和对夏想出手的支持,其实夏想虽然和吴才洋关系不错,但还不至于因为西省的一件事情而惊动堂堂的中组部部长特意开会来隔空施压。
付先先再来晋阳,还是为了付先锋意图染指西省能源的计划一事。
“我喜欢吃你!”付先先突然作势扑了过来,恶狠狠地扑到了夏想的怀中,在夏想的肩膀上咬上了一口,“我恨死你了。”
同时,网络还有知情人士透露陈艳此时已经出国,到底是出逃还是休假,就不得而知了,但不管是哪一种,网络上的舆论已经指向了西省省委组织部不作为。
晚上,当夏想到机场接到付先先,送付先先到了宾馆之后,打开电脑,就发现了网络上重新热炒起了陈艳事件。而且风向由陈艳吃空饷转为吃空饷背后的深层内幕,揭露出时任晋阳市委书记现任常务副省长王向前在陈艳事件之中所起的关键作用!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年付先锋竭力反对夏想和付先先来往,现在倒好,付先锋巴不得付先先赶紧贴在夏想身边。也真是因此,付先先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就冲夏想发泄。
东方晓和杨任海就同时告辞,夏想亲自送二人到门口,又分别和二人握了握手,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最近要多关注中央的动向。”又特意交待了东方晓一句,“宣传工作不能有失,尤其是最近事情和_图_书比较多,要对网络的风吹草动严防死守。”
与此同时,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杨任海也安步当车,不慌不忙地进了夏想的办公室。
吴才洋的讲话,是在记者关于陈艳事件的内参呈上去不到三天就传了出来,外界如何解读吴才洋的讲话暂且不论,西省省委却是一片议论之声,都很清楚中组部部长的讲话,似乎直指西省!
付先先又开心地笑了:“何必要别人宠,就你一人宠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等付先先沉沉睡去,夏想却全无睡意,索性拿起付先锋的可行性计划书翻看,只看了几眼,就一下从床上站起,心中大喜——好一个付先锋,携付家之威,意欲从政治和经济双管齐下强势介入西省,好,西省由付先锋加入战团,战局必将更加精彩。
谁不知道东方晓在省委最受雷治学压制?杨任海的话暗示的意味浓烈。
付先锋索性默认了她的指责。
一时之间,从中组部吴才洋的讲话,再到网络之上再次热炒陈艳事件,再加上记者的内参已经提交上去,是否会有中央领导关注还不得而知,又因陈艳此时确实人在国外,西省省委压力大增!
吴才洋还特意指出,一些地方和单位干部管理失之于宽、失之于软,对一把手缺乏严格有效的监督;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屡禁不止,整治吏治腐败任务艰巨。这些问题尽管不是主流,但严重影响选人用人公信度。解决当前干http://www.hetushu.com部工作中的突出问题,实现吏治清明,关键在改革,希望在改革,根本出路在改革。
夏想轻松地合上电脑——还是付先先送的超级本,他一直带在身边,未曾远离——回头看了看坐在床上发呆的付先先一眼:“又来晋阳,难道你真喜欢吃煤灰?”
夏想愕然:“你恨我做什么?我一没偷二没抢三没反对党,你哪里又不对了?”
同时吴才洋还强调,一些地方在用人问题上,出的问题不少。有的地方把那些劣迹斑斑的人,把那些善于隐藏善于伪装的人,甚至是把那些犯有严重的经济等问题的干部,给用了起来,不仅不能推动工作、凝聚人心、促进事业进步,反而造成工作被动、人心混乱、阻碍发展。
杨任海微一惊讶,目光在夏想身上微一打转,又落到了东方晓的身上,瞬间想起了陈艳事件最先是在网络上引爆,就明白了什么,呵呵一笑:“东方部长是省委的干将,我很佩服东方部长将宣传工作做得有声有色。”
在得到夏想确切的答复之后,付先锋喜出望外,当即做出了详细的投资计划以及并购可行性报告,让付先先尽快再到晋阳和夏想接触,进行洽谈。
其实以付先先脸小、腰细的形象,实在不适合做河东狮吼的姿势,不但不象,反而让她显得无比可爱。
东方晓一到,杨任海就打算回避一下,夏想却微微一笑:“任海不必回避,东方部长也算是老朋友了。”和图书
恰恰最近付先先事情挺多,付家的服装厂还有药厂,都有需要她出面解决的麻烦,付先锋却让她都放一放,优先处理西省大计,付先先反驳,让付先锋自己和夏想面谈岂不更好,省得她在中间传话。付先锋却好说歹说,说她和夏想说话更加方便,等等等等,就让付先先气得大骂付先锋卖妹求荣。
其实说是省委压力大增并不确切,确切地讲,是雷治学和毛申文压力大增。
东方晓却一脸平静:“任海同志过奖了,宣传部就是一个捂盖子堵口子的部门,什么有声有色?能切实落实领导的指示精神就不错了。”
杨任海脸上挂着笑,心里却是鄙夷东方晓埋怨的话,在省委书记面前受了屈,别拿到省长面前抱怨,哪个领导都不喜欢抱怨的下级,领导需要的是行动,而不是满腹牢骚和不满。
夏想接过东方晓的方案:“先放下,我抽空看看。”然后又抬手一看手表,“还有事情没有?”
东方晓没想到杨任海如此气势,心想杨任海一个副职能做得了组织部的主,毛申文还压不住杨任海?微微一怔,又说:“最近宣传部有一些关于政府工程的宣传工作,要请省长批示一下。”
东方晓点头:“省长的建议很可行,宣传部原则上没有问题。”言外之意就是担心杨任海做不了组织部的主,毕竟杨任海只是常务副部长。
怪不得夏省长底气十足地拿陈艳事件引发西省官场动荡,原来上有中组部吴部长的配合,下有和_图_书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辅佐,一切尽在掌握!
夏想不方便直接指示宣传部的工作,就含蓄地说道:“刚才任海同志谈了他对吴部长讲话的想法,想在全省召开一次组织部长会议,传达吴部长的指示精神,宣传部是不是配合一下组织部的工作?妥与不妥,再报治学同志批示一下。”
上次夏想和马昱、杨任海的聚会,没有东方晓什么事情,东方晓现在并不知道夏想在省委除了获得了张维照和张平少的支持之下,还埋下了多少钉子,因此当她一眼看到杨任海意态轻松地坐在夏想面前,一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其实也不能算是忧伤,说是付先先的小性子和女人心思最恰当不过。
“我哪里都很对,是付先锋和你都不对了,非要这么多事,害得我当中间人,总跑晋阳。晋阳全是煤灰,害得我皮肤都干燥了,真是的。”付先先发火的时候,非要配合着叉腰的动作,就显得她很是虚张声势。
讲话刚传到西省不久,省委组织部长毛申文就急急敲开了雷治学办公室的门。
吴才洋的讲话,似乎并无新意,但却实实在在指出了当前在干部提拔上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尤其是他有所暗指的“一些地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西省的陈艳事件——尽管吴才洋并没有点名批评西省的组织工作。
吴才洋的讲话内容是针对国内普遍现状的点评,并非专指西省,之所以给人的感觉好象特指西省一样,也是夏想针对陈艳事件的时机把握得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