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27章 再开一扇大门

夏想收拾停当,正要出门,电话就及时地响了。最近事情多,唐天云又出去办事了,他就直接接听了电话。
但现在……只能相见无语,唯有默默在心底流泪。
敲山是为震虎,打狗,是为了让狗主人看清形势。
“国外专家评论中国军队,三十年未经一战,已经是一条纸龙,听说国防部还反驳了?”夏想尽管对此说法嗤之以鼻,但又不得不说,三十年未经一战的部队,腐败丛生,茅台专供,酒精考验的将军们,还有血性否?
银茉莉比金茉莉心思细腻,见夏想特意带了唐天云前来,就明白了什么。唐天云虽是夏想最信任的秘书,但终究私交不深,而在座几人认识夏想的时间都在五六年以上,唐天云的出现就是夏想有意暗示——今天的聚会虽是私人性质的聚会,有些事情却不宜多谈。
夏想是离开岭南了,但岭南现在风云动荡,南海风急浪高,南海小国屡屡挑衅大国尊严,尤其忘恩负义的菲驴殡小国,当年海啸之时中国对它的援助超过西方国家的总和,现在却在西方国家的教唆之下,甘当走狗的角色,冲中国狂嚎乱叫,企图狗仗人势捞上一笔,是该出手教训一些不长眼的东西的时候。
“其实我能担任羊城军区的司令,还得谢谢你。”玩笑说完,许冠华换了一副正式的口气,郑重其事地向夏想道谢,“也请你向季老转告我真心的感谢。”
鲜红的太阳永不落只是人类卑微且不现实的痴m.hetushu.com心妄想,谁都想长盛不衰,永远保持霸主或既得利益的优势,却谁也无法抵挡滚滚的历史洪流。
许冠华提升中将军衔,是老古的大力推动。但又顺利担任羊城军区司令一职,就是夏想居中巧手周旋,最后在古老、季老和郑老三人的联合推举之下,在总书记和关远曲的默许之下,最终得以晋升,否则以许冠华的资历,断然不可能如此年轻就担任大军区司令。
最近付先先确实忙得不可开交,付家因为付老爷子之死,政治上是为一大损失,但经济上近来却收获不断,各地纷纷传来喜讯。不但服装厂要扩建,中药厂要增产,付先锋的能源大计要推进,等等,都需要付先先飞来飞去。
度尽往事情义在,相逢问好岁月稠……银茉莉见夏想英俊不改,更多了淡然和成熟,心中更是感伤。难得一个一见倾心的男人,却只能一直埋藏在心底,或许如果没有金茉莉对夏想的爱意,只有她一人爱夏想入骨的话,她真会不顾一切地扑入夏想怀中。
就连米国的部分媒体也惊呼——羊城军区司令易人,中共做好了战争准备?
见到夏想,金银茉莉微有激动之意,只是眼中的光彩一闪而过,随即消失。银茉莉脚步一动,又收了回去,脸色努力平静并且微有漠然之意,倒是金茉莉到底性子活跃一些,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夏想的胳膊:“夏书记,你还好吗?”
好,夏想会心hetushu•com一笑,如果说陈艳事件动摇了王向前的威望,从上层打开了西省官场黑幕重重的大门,那么李老汉事件的点燃,将会自下而上冲破官商勾结的关系网,从而为夏想的西省大计,再开一扇大门。
南海舰队隶属羊城军区,南海舰队司令员由羊城军区副司令员兼任!
一场私人性质的聚会,各有心思,倒也气氛融洽。席间,夏想谈到了西省能源有可能会迎来大的变局,要求哦呢陈和萧伍继续暗中推动各项事情加快向前发展,并且强调要对陈艳的近期动向和个人资产加大监管,一旦陈艳回国,立刻采取相应的行动。
哦呢陈在一旁微微尴尬,女儿对夏想的心思他岂能不知?只是终究身为父亲,不可能让女儿没名没分地跟了夏想,也知道夏想对一双女儿有义无情,再者夏想不是滥情之人,也只能不远不近地保持眼下的距离了。
金银茉莉已经从瑞士的酒店管理大学毕业,回国后一直在京城帮哦呢陈管理部分生意——主要的部分还是由哦呢陈自己主抓,酒店方面的生意则全权交由金银茉莉负责——还算做得顺手,主要也是哦呢陈在京城打下的基础,而且生意全部走上了正轨,并没有太多需要操心的地方。
今天的聚会,算是私人性质的会餐,哦呢陈、萧伍、金银茉莉……还有唐天云。
下班时,夏想接到了哦呢陈来电,提出晚上一起坐一坐,夏想微一思忖就答应了,尽管他晚上还有和*图*书事情要忙,但已经拖了几天,再不见见金银茉莉也确实说不过去了。
……
夏想虽然身居内陆,就算南海硝烟四起,也不关西省何事,但他还是很关心南海局势,就问:“冠华,南海风浪最近越来越大,军方到底是求和还是出手?”
许冠华担任羊城军区司令之后,也引发了国外媒体的一番猜测热潮。军中政治和地方政治一样,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人家居多,许冠华以四十多岁的低龄担任大军区司令,是近几十年来破天荒第一例,顿时让国外众多媒体纷纷猜测,在继36岁的省长之后,又有40多岁的大军区司令,中国,向世界发出了什么样的信号?
金银茉莉的小小的女人心思,被完全淹没在夏想的宏伟大计之中,不免微有失落。
东瀛小国和南海小国在许冠华的任命公布不到两个小时之后,就召开了数次会议研究许冠华的简历和生平,以及他的为人,最后得出的结论十分悲观——许冠华是军中主张武力解决海域争端的少壮派!
“夏省长,不要上来就教训人,多少让我骄傲一两天。古老已经教育我好几次了,我也就在你面前流露出一丝胜利的姿态,在别人面前,总是低调得很。”许冠华春风得意,不但提了中将,还担任了大军区司令,前途不可限量。要知道,军衔和职务并不对等,并不是说所有中将都大权在握。
更有军事观察家认为,许冠华担任羊城军区司令,影响的不仅仅是国内http://www.hetushu•com军事格局,也间接表明对南海舰队的重新定位!
放下许冠华电话,夏想久久无语。他不是战争爱好者,但也清楚有时候世界上的事情讲道理永远讲不清,谁拳头大谁说话就算数虽是歪理,但在人类社会没有发展到共产主义阶段之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许冠华果然是少壮派,也到底年轻,血仍未冷:“南海舰队已经出动了,羊城军区也在做战争动员,是不是真打,还得等军委的命令。”
付先先就真成了空中飞人。
金银茉莉一如从前,各穿了金色和银色的衣服,岁月呼啸之间,转眼数年流逝,当二人亭亭玉立站在夏想面前,一如当年的清纯和艳丽,就不由夏想不感慨万千,曾经令无数人趋之若鹜的姐妹花,如今多了成熟风情,却依然不减靓丽风采。
夏想也笑了:“冠华,你升官了就来调侃我了?我可告诉你,要继续戒骄戒躁,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
银茉莉心中就一片哀伤,夏想太聪明了,只一个看似无意的安排就让她们姐妹断了念想,难道今生真的有缘无份了?
就和西省的局势一样,煤老板挟煤自重,以为没人敢拿他们怎样,却不知道,嚣张久了,总有盛极必衰的一天!
金银茉莉来到晋阳已经有几天了,明是以来晋阳考察酒店市场的名义,真实目的是什么,夏想也不好猜测,但他知道,哦呢陈的生意规划之中,并没有来晋阳开酒店的打算。
唐天云作和-图-书为夏想第一位两任秘书,已经成功地打入了夏想的核心体系,夏想对他的信任和依赖,超过了任何一任秘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唐天云有可能成为一直追随在夏想身边的关键一人。
在杨威和李老汉还没有来到晋阳之时,付先先暂时回京了。
聚会结束之后,夏想回到住处,刚喝了一口水就接到了杨威的电话:“领导,已经平安抵达晋阳,李老汉也安排在了酒店。”
夏想轻轻一笑:“我还好,你也好吧?”
“夏省长亲自电话,不经秘书传达,还真是平易近人。”上来是一句调侃的话,许冠华心情不错。
分别落座之后,夏想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唐天云,唐天云认识哦呢陈和萧伍,和金银茉莉是初次见面,他虽然也震惊于姐妹花的艳丽和光彩,也只是微一失神就恢复了镇静,应付自如地和几人说笑起来。
“耍嘴皮子有个屁用?手底下见真章才是正经。事实胜于雄辩,扯皮、吵架都没用,打嘴仗如果有用,那么骂一骂就世界太平了。要真这么简单,我天天组织一个军去骂人。”许冠华犹自愤愤不平,“如果我能做主,二话不说再击沉弹丸小国几艘军舰,就说误炸,亮出关头之后再摆事实讲道理。”
金茉莉抓住夏想的胳膊,欣喜之意刚刚流露在外,忽然察觉到了气氛不对,不但哦呢陈在场,萧伍在场,还一个陌生人也在场,她就知道失态了,一脸羞红松开了夏想的胳膊,后退一步,喃喃说道:“夏,夏省长,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