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28章 第一记重拳

晋阳市委的态度诚恳,措辞严谨,多少平息了网络的置疑。与此同时,人在京城的东方晓通过中宣部也开始发挥了作用,各大网站关于陈艳事件的帖子逐渐减少,攻击性的言论也被消失了许多,风声,渐渐有停止的迹象。
但夏想还是不会回头,也不会后悔他即将迈出的重要一步,历史的进程总需要一些或悲壮或悲情的人物推动,不管他最后是哪一种,他都要义无反顾地出手了。
“我可要劝你不要打陈艳的主意,小明,和她合作可以,但不要有男女方面的想法,那个女人太厉害,碰不得。你还小,没被女人伤过,不知道女人的厉害。古人不是说,唯女人和小人难养?古人所说的女人,就是专指陈艳一类的女人。”江安开导雷小明几句,又说,“我再催催江刚,让他吐口,要不夏想会一天天壮大起来。现在看来,也只有陈艳能对付得了夏想。”
一天后,晋阳市委公开回应陈艳事件,解释了舆论关注的焦点,针对网民的疑问,有选择性地给予了解答,表示陈艳已经退还了多领的全部工资,罢免程序已经启动,并且承诺会尽快公布对陈艳事件的处理结果。
夏想在做一件前人从未成功的壮举,成则造福万民,但得罪庞大的煤老板集团,甚至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败则前功尽弃,前途尽毁,甚至前进的脚步也会戛然而止,从此沉沦不起。
作为当事人的陈艳,却依然人在国外和-图-书,国内的舆论风波和市委的处理结果,似乎伤及不了她分毫。
陈艳事件的出手,触动是官商勾结之中的官员的利益,那么针对李老汉事件的出手,触动的也是官员阶层的利益,不过陈艳事件触及的是高层利益,是体制问题,而李老汉事件,触动的是根源,是基层的弊端。
“哈哈……”江安忽然一阵大笑,“小明,陈艳那个女人,不知道勾引了多少男人对她有非分之想,但真正上了她的床的男人,恐怕说出去你都不会相信有几个?”
江安和雷小明相对而坐,一人一瓶拉菲,还故作姿态地晃动酒杯,让红酒沿着杯壁流动,然后又假装十分懂行地观察红酒的颜色,再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一闻。
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背后的刀光剑影更胜齐省和岭南,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危险程度超过齐省和岭南的总和。
国家都可以破产,一个省为什么不可以?
陈艳把握男人心理,是老手,尤其是对付雷小明一般没有经历过多少女人的稚儿,更是手到擒来。她也清楚雷小明对江安的影响力,更知道唯有雷小明的鼓动才能让江安妥协。
西省问题的根源一言以蔽之,还是煤老板的利益问题。如果不彻底打破目前的僵局,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没有如救头燃的迫切,西省的经济转型必然失败,到时西省成为国内第一个破产的省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江刚号称西省首富,和-图-书外界公布他的个人资产达100亿人民币,安达矿业作为他名下最大的产业之一,市值也才100亿左右,而他只拥有百分之五十多的安达矿业的股份,就说明他名下还有不少其他赚钱的产业。
雷小明到底是“绅士”,脸还微微一红:“哪里有?不要取笑我了。我就是替你着想,到底事情要怎样解决才好,总拖下去不是办法。时间越久,夏想在西省的根基越稳固,就越不好对付,说不定,他还能夺了安达矿业。”
……
是夜,在夏想前往酒店和李老汉会面的途中,木成杰亲自指挥近百名警察,配合马怀明的专项行动,一举打掉了几个屡禁不止的非法排污点,其中有一家还是王向前的亲戚的煤矿。
陈艳的计策奏效了——应该说自从陈艳出道以来,她的美人计就没有失灵的时候——雷小明几乎天天鼓动江安答应陈艳的条件,江安却一直拖着不明确答复,也是,谁花钱谁心疼,百分之五的股份不是小数目。雷小明又不用花一分钱,他是慷他人之慨。
“算了,我没那个耐心,也没这么讲究,做人只要开心就好,何必非要崇洋媚外?不是我说你,小明,你回国之后,别当假洋鬼子。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胃口,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不是洋鬼子能比得了的?就象许多人去吃带血的牛排一样,和茹毛饮血有什么不同?那不是文明的进步,是倒退。”
雷小明欣慰了,忽www•hetushu.com然又想到了什么,紧张地问道:“陈姐要怎么对付夏想?难道是献身?”
第一战,许胜不许败,夏想拿起了电话,打给了木成杰:“成杰,今晚配合怀明同志,重拳出击!”
相比在齐省和本土势力的较量,以及在岭南和岭南三系、吴晓阳之间的过招,在西省的经济转型,表面上很温和,很和风细雨,又有国家政策的支持,他又是省委第二号人物,应该比齐省和岭南时更容易开展工作才对,但实际上西省的经济转型,掩藏在春暖花开的季节之下的,是不为人所知的肃杀之气!
陈艳在等江安和雷小明失去耐心的一天。
雷小明紧张得都冒汗了:“有几个?”
江安一摸自己的肋骨,吸了一口凉气:“妈的,你不说还好,越说我越生气,上次让夏想打断我几根肋骨,现在还疼,害得我一个月没碰过女人,这笔帐,得好好和他算个清楚,让他连本带利加倍偿还。”
别说,别看五矿公子江安很老土,但骨子里却有推崇中国文化的情怀。
政治不是喊口号,不是表演,是要付出真正的血与汗的代价才能换取一点点的进步。既得利益集团的势力太庞大,和所有人不肯放弃眼前的利益一样,谁也不会掏出装进口袋的钱。
西省排名前十的十大富翁排行榜中,有八人的产业主体是能源产业,只有两人,一是房地产,一是制造业,可见西省经济对煤炭的依赖性有多严重,也可http://m.hetushu•com见西省的经济结构是如何的畸形。煤炭是不可再生资源,采尽之时,就是各大能源产业死亡之时,如果到时西省的经济转型还没有成功,就是西省经济崩溃之日。
“陈姐……”雷小明就及时抛出了陈艳。
“他敢动我家的安达矿业,借他一百个胆子!”安达矿业是江安的命根子,是他下半生的依靠,夏想要是夺了,他非得和夏想拼命不行,“不过你说得也对,夏想借排污清查为由,几次想对我家下手了,不行,得尽快让夏想栽一个跟头。”
……
雷小明微微一笑,也是小抿了一口:“要放在嘴中慢慢品味,才能品味出葡萄和阳光的味道。”
也不怪雷小明对陈艳念念不忘,陈艳出国之后,和雷小明还常有电话联系。电话联系也没什么,她还和雷小明不时视频。视频也就算了,视频的时候,陈艳还经常忘了多穿衣服,裸露香肩是常事,甚至有时还胸涌波涛,让雷小明几乎心痒难抑。
事情传出,顿时轰动了省委!
“就是,我脸上的伤刚好,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雷小明继续激将江安。
今天谈话的气氛不错,再加上夏想和陈艳之间的对立局面忽然就消失了,就是说,想利用夏想和陈艳之间的对抗让陈艳主动来对付夏想的有利形势不存在了,雷小明就想一鼓作气拿下江安,让江安答应陈艳的要求。
然而在中央已经意识到西省过度依赖夕阳产业的经济陷入了困境,并且推出西省和图书经济转型的政策之后,西省省委省政府并没有下大力气去整改,也没有真正触动煤老板的底线。
“小明,你总是陈姐长陈姐短,不是看上陈艳了吧?”江安在男女问题上不够敏锐,后知后觉,现在才察觉到雷小明对陈艳有意思了。
要不说官二代和富二代之间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夏想很是清楚西省问题的迫切性,但千头万绪都需要从头做起,从小事做起,从掌握大权做起。只有大权在握,才能令行禁止,否则,空有一腔豪情壮志,无权在手只是容谈。
木成杰的声音沉稳有利:“是,坚决落实夏省长的指示精神。”
江安轻轻抿了一口,一皱眉:“洋人水平也不咋地,什么拉菲,一瓶要几十吨煤,难喝得要死。还不如来一瓶啤酒爽快。”
遥想当年的铁腕总理上任之时,就公开声称是抬着棺材上任,许多人以为作秀,其实不然,铁腕总理在任上因为动了既得利益集团的蛋糕,身为总理之尊也被人人身威胁,国内的政局,远不如外界所见的一团和气,更不是春光明媚、风和日丽。
“好了,好了,不讨论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了,说说陈姐好了。”雷小明骨子里看不起江安的老土,留学欧洲的他,在国人面前总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总觉得喝过的洋墨水就比国内的教育要高上一等,却忘了他出国花费的费用,是祖国人民的血汗钱。
也可以说,李老汉事件是夏想正式向官商勾结的根本节点出手的第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