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30章 东风吹

“平少,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随后,李向文终被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非法生产、销售伪劣产品、假冒注册商标及虚开增值税发票。不久,市公安局将此案移送市人民检察院。同年,检察院向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后以事实、证据有变化为由撤诉,发回公安局补充侦查。
谁知桑天良马上撂下了狠话:“李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狄支是什么人物?在晋阳的地面上,哪个煤老板不敬上三分?都得在狄支面前老老实实的,都得孝敬个几百万意思意思。你才多大点儿本事,和煤老板能比?你还想不想在晋阳混了?”
“可以,拿300万打到我的帐户上,我就给你办理,少一分,你就别想出去!”狄国功冷笑一声,扔下一句十分嚣张的话,扬长而去。
张平少正气愤异常,想着怎样敲打一下市局的时候,夏想的电话打了进来。
李向文没理会对方的威胁,转身走了,他自以为合法经营,从来遵纪守法,狄国功索贿不成,能奈他何?
“打官司?哈哈。”狄国功仰天大笑,“李向文,你可真天真。公检法是一家,检察院我有人,说判你个无期就不会判你有期徒刑20年。”
路见不平,他现在不必拔刀相助,却可以以手中的权力,为民伸冤,还百姓一片青天。
在张平少前来省委的路上,夏想又将李老汉的卷宗细细地看了一遍。
西省的政法系统,西省和晋阳两级政法委和和*图*书公安线,不和。
然而,法院的判决只让李向文赢得了精神上的正义——就如豫省蒙冤入狱十一年之久的一位老人出狱之后指着坟头的荒草,老泪纵横地说道,他就是这样的一根草一样——走出监狱的李向文再回首时却发现,他从被关押到无罪释放,已经整整三年过去了。
之所以争论不休,主要还是官本位的思想作祟。大部分史学家都将专项行动当成夏想西省任上的第二把火,毕竟专项行动说起来光明正大,也有气势,而李老汉事件……充其量算是导火索,再者李老汉一介草民,堂堂的夏省长的第二把火,怎会落到他的身上?
夏想从来不是只见高山不见小草之人,在他眼中,人命大过天,正义记心间,他是省长不假,但他首先是一个正直的有良心的公民。
一个月后的一天,桑天良桑大队长突然带领30多名警察出现在李向文的公司,野蛮而粗暴地封存公司全部产品,强行带走了公司10多名员工,并驱散公司工人,以生产销售假冒伪劣润滑油为由,派人进驻该公司,并且接管了公司。
……事情,发生在三年前。
……
甚至在李向文向新闻媒体反映真相时,被一伙人围殴并当场致残,如果不是及时逃离晋阳,恐怕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
也和王向前贪权不放有关。
随后杏花区法院认为此案“主要定罪证据存在疑问,缺乏必要的理论指导予以证明”,对公诉机关指控的hetushu.com罪名不予确认,判决李向文无罪。
法院顶住了人情,守住了最后防线,坚持了正义,也避免被夏想清洗的命运。而再后区检察院再次抗诉到市中级人民法院,市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一见面才知道,对方是市局经侦支队所辖大队的一名大队长,名叫桑天良。
如果让夏想自己说,陈艳事件确实是他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而李老汉事件,正是他精心准备并且随时点燃的第二把火!
李向文完全低估了政府官员的无耻和部分公安干警的黑心!
三年过去,物是人非,曾经价值3000万的公司被变卖一空,钱去了哪里,不得而知。更让人费解的是,因为他的无罪释放,已经证明了狄国功明显制造了一起冤案错案,但就在他走出看守所几天后,狄国功被有关人士力排众议提拔为晋阳市公安局杏花分局局长,而到今天,狄国功一升再升,已经是市公安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
李向文差点没气笑了,狄支是市局经侦支队的队长狄国功,按照级别,不过是副处级,一个副处级官员,在遍地省部级、正厅级的省会城市,不过芝麻绿豆大,也敢开口就要300万?他当即回绝了对方的无理要求。
后世的史学家对于夏想省长任上的新官三把火,一直定义不清,争论不断,陈艳事件算是公认的第一把火,专项行动和李老汉事件究竟哪一个算是第二把火,众说纷纭,一和-图-书直没有一个公认的定论。
李向文出差在外,当时没被抓获。
张平少此时还在市委,一听夏想亲自打来电话邀请,就知道有大事发生,立刻应下:“好的省长,我马上到。”
已经是他第三遍重温李老汉——确切地讲,是李老汉的儿子李向文的冤屈,每看一次,都会怒火高涨!
半年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再次将该案移送市人民检察院,此时出现了耐人寻味的一幕,市检察院接手之后,突然指令杏花区人民检察院向杏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市检察院突然跳出事外,不再介入此案,是发现了案件之中的冤情,还是知道总有一日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个人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市局突然出手查封了几家酒楼和宾馆,事先并没有和他打招呼,事后他就非常恼火。
李向文被抓后不久,狄国功在看守所和他见了一面。
一天,他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公安局经侦支队工作人员,提出要和李向文见面,李向文不解,问有何事,对方说有人举报他生产假冒伪劣润滑油。李向文很是气愤,当即回绝了对方,声称自己从来不会制假售假。
最主要的是,政法和公安口都没有掌控在手,他就早想拿市局开刀立威了,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也是不敢冒然行事,以免被王向前抓住了把柄,反而更受人所制。
但夏想就是夏想,之所以一直将李老汉事件压下,引而不发,还是在寻找一个恰当的时机。李老汉和-图-书的冤屈以他现在的级别,只要一个暗示下去,就很容易得以伸张,但只能抓住一个元凶,无法对西省多年形成的官商勾结的关系网造成重创。
狄国功迈着四方步,官威十足地来到李向文面前,轻蔑地笑道:“请你来见我,你不肯见,非要进到看守所再见我,是不是很后悔?让你拿出300万就这么难?”
李向文一想,总归人出去才能活动,就问:“我总能办理取保候审吧?”
李向文气愤得不行,坚持信念:“我没罪,狄支,我会请律师,和你打官场打到底。”
再者夏想更清楚的是,他解救的不是李老汉的儿子,而是百姓的希望,西省的未来,更是借李向文事件来做为反面教材,彻底打破西省官场之上的基层腐败。
桑天良一见李向文,就鼻孔朝天,气势凛人地说道:“我们狄支最近手头有点近,听说你很够朋友,想冲你借300万,怎么样?”
他只能解救一个李老汉,以后再有王老汉、刘老汉、赵老汉,难道都能遇到他,又都能让省长亲自过问?不可能!
事后,李向文虽然气恼,却也知道他是民营企业家,既没有官方身份,也没有深厚的背景,公安局得罪不起,就主动和对方见了面。
三年前,守法经营的民营企业家李向文拥有一家石化公司,生产润滑油,生意做得不错,个人资产超过3000万元。他一直诚信经营,合法纳税。
李向文无奈,为了出去,借狄国功之手将查封的润滑油低价处理,www.hetushu•com结果只卖了280万。全部打到狄国功的帐户之后,还差20万。就是区区20万之差,狄国功就是没让李向文办理取保候审。
反正不管当时的市检察院是出于什么考虑,总之事后确实收到了回报——躲过了夏想的雷霆怒火!
半个月后,李向文被抓。随后,媒体大肆报道此事,声称晋阳破获特大假冒伪劣润滑油一案,幕后的主使狄国功狄支因为破案有功,获得嘉奖。一年后,还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该案是其获得奖章的主要功绩之一。
晋阳市委政法系统和公安局,全是王向前的遗留势力,就连现任市委书记张平少对市局的掌控力度也十分有限——张平少也是卢渊源的嫡系,他倒向夏想之所出人意料,也是他隐藏至深的缘故——不仅仅是市公安局,市长、副书记以及副市长,有不少也是王向前的关系网,张平少担任市委书记不久,现今在市委还没有完全站稳脚跟。
王向前喜欢弄权,现在担任了常务副省长,不仅把持了省政府事务,也想左右晋阳市委的决策,他的势力就联合起来,总是制衡张平少权威。张平少上受到王向前在省委的压制,下受到市长及一帮常委的牵制,各项工作开展得十分吃力。
第三次看完李向文的血泪史以及李老汉不顾年迈之躯为儿子四处奔走,却告状无门的悲惨遭遇,夏想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卷宗,对正好推门进来的张平少说道:“平少同志,送你一场东风,你能不能还我一场冲天的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