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32章 谁怕谁

阿眯二九年华,杨柳细腰,身段好,口才好,长得又很萝莉,萝莉的三好她全有,所以就让桑天良焕发了第二春,对阿眯爱不释手。
桑天良不用敲门,直接打开了房门,他就知道阿眯此时肯定已经沐浴一新,正穿着蕾丝花边的内衣,等他临幸,他酒意微微上涌,不免就有点猴急。
嫉妒也没有办法,王向前由陈艳大赚一笔又想到前进煤矿被罚一事,500万?真他妈的狠,夏想是真要放他的血。
猛一回头,树影婆娑,路灯明亮,哪里有半个人影?他就微微摇头一笑,杯弓蛇影,拿根绳子当大蛇了。
和狄国功分手后,正好离住处不远了,桑天良下车之后,也没打车——今天他没开车,就是为了和狄国同车商议李向文事件的最后善后事宜——步行回家。
肯定是阿眯和他捉迷藏,逗他玩,不想他还真是没有情趣,一拳打晕了美人,丢人丢大发了。
“李向文就和一个老父相依为命,前妻和他离婚后,出国了,没再联系,他家中没有别的亲人了。”桑天良嘿嘿一笑,“典型的死了没人埋的可怜角色,还想跟狄局斗?一个屁民不睁大眼睛,300万重要还是命重要?”
上楼而去的狄国功丝毫没有发现等他上楼而去,一个静默如影子一样的一人从树影的阴影之中闪出,站在路灯之下,凝视着二楼亮灯的窗户折射出狄国功一家三口幸福的影子,他的嘴角一咧,露出一丝阴冷、嘲弄的笑意。和图书
只要做了亏心事,不管是不是怕半夜鬼敲门,但总有一天,鬼一定会来敲门。
不管是哪一种,难度之高,很难实现。
狄国功摆摆手:“不提了,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还有一个环节要注意一下,李向文以前公司的一些员工,要封了他们的嘴。”
狄国功不接桑天良的话,问道:“李向文别的家人呢?”
黑影一进房间,房门就无声地关上了。
情急之下,桑天良没来得及关门,他一转身下楼,一个黑影又从楼上闪下,飘进了房间。
狄国功今天也没回家。
桑天良今天没有回家——确切地讲,没有回本家,而是回了小三的家——脚下不停地进了一处名叫锦江花园的小区,小区的3号楼3单元303住着他最爱的小三阿眯。
随后,众人纷纷散去。
难得今天王大省长心情大好,一帮人察言观色,都看在眼里,就纷纷向王向前敬酒。王向前在亲信面前,也没怎么端架子,不多时就微微喝多了。
狄国功就使了眼色,立刻有人扶起王向前,安排他去人间春色享受春色撩人的按摩去了。
“干净了,保证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桑天良眼中寒光闪动,“只可惜让老家伙跑掉了,是个隐患。”
“老家伙腿脚都不利索了,怎么能跑出晋阳?”狄国功十分不解,眼睛望向了窗外,窗外纸醉金迷,在煤灰之中,在夜幕之下,人们进行着畸形的狂欢。
夏想完全不同,夏http://www.hetushu.com想太年轻,年轻就意味着精力充沛,就意味着绝不妥协。还有一点,夏想的背景太吓人,别说他,雷治学也别想正面扳倒夏想。
一听声音,桑天良傻了,竟然是阿眯!
狄国功和桑天良一起步出酒店,上了同一辆车。一上车,狄国功就压低了声音说道:“李向文的事情,处理干净没有?”
桑天良以前是大队长,现在也升到市局经侦支队队长了,坐上了当年狄国功的位置。他不是刑警,又喝了酒,自我防范意识就不是很强。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他是刑警,又清醒,他也无法察觉到身上有人跟踪。
身后的影子如影随形,掩藏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不到的暗处,就如一个人阴暗的心理,又如不期而至的无常大鬼。桑天良哼着小曲,迈着轻松的步伐,以做了亏心事也不怕半夜鬼敲门的大无畏精神,浑然不知身后悄然逼近的危险。
狄国功下车后,吩咐司机明天一早到小区门口接他即可,然后他迈步上楼。刚走两步,忽然感觉哪里不对,似乎总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让他如芒在背,十分不舒服。
……
想到得意处,王向前环视身边的嫡系,个个身居要职,在晋阳拥有强大的实力和关系网,他就心情更加舒畅了,仿佛见到了夏想的惨败,看到了夏想垂头丧气地离开了晋阳,他就哈哈大笑三声:“来,干杯。”
他慌了,向前一步一把抱住阿眯,见阿眯和*图*书被他一拳打了个乌眼青,如熊猫眼一样,人已经昏迷不醒了,他又气又急,当即抱起阿眯下楼,要送她去医院救治。
说来王向前对于和夏想的正面过招,并不十分期待,他很清楚想和雷治学一起联合架空夏想,难度颇高。夏想不比前任省长,前任省长年老体衰,全无斗志,甚至不用雷治学在省委和他呼应,只凭他多年在政府班子养成的威望,就足以左右了省长的判断。
好,他就血债血还,也让夏想知道知道什么叫厉害。想动西省的根基,想经济转型?天真,幼稚,自以为是!
以为对方早有防备,一拳打出,对方肯定还会还击,不料一拳打出,正中对方面门,只听“哎哟”一声,一个黑影头一仰,就要朝后倒下。
桑天良暗暗佩服狄国功心细,狄局能有今天,也不是偶然,身为警察,必须做到事无巨细了然于胸。
他敢肯定,陈艳一出手,夏想必栽跟头。
但任何事情都是有利就有弊,年轻也是。因为年轻,所以精力充沛。正是因为精力充沛,所以夏想对一些事情的免疫力必然差一些。一想到陈艳噬骨的手段,王向前除了心痒之外,更是按捺不住心中的雀跃之意。
“失策了。”狄国功微微叹息一声,“不该打死李向文!不过既然事情发生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李向文的案子做死。”
也是,老婆孩子一大堆,要住房、要消费,要当官二代、富二代,不靠国家靠谁?不靠手中的权力靠http://www.hetushu.com什么?所以李向文死得冤枉,如果让他知道狄局的难处,再知道不孝敬300万会丢了小命,他说什么也要双手送上300万以供狄局挥霍。
因为跟踪他的人是萧伍——当年的特种兵萧伍,他要跟踪一个人,基本上没有几人能够察觉,何况是酒色之徒的桑天良。
有人说酒是穿肠毒药,一点不假。要是平常,桑天良也不会如此无能,但今天确实有点多了,脚步虚浮,刚一开门,忽然感觉身后有异,还没回头,肩膀……就被一只从黑暗之中伸出的手拍了一下。
就和迪拜的畸形繁荣一样,一边是死亡的沙漠,一边是世界上最豪华的酒店,强烈而鲜明的对比,总能激起人们心底深处最疯长的欲望。
狄国功今天来到的家是二姨太的家。二姨太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今年17岁,长得乖巧可爱,虽然也有大小姐脾气,但却最能哄狄国功开心,二姨太就母以女贵,得狄国功的宠幸就比三四姨太多了不少。
“已经做好了,就是普通交通肇事引发的打架斗殴致人意外死亡案件,现场、证据都做死了,就算李向文活过来,也别想翻案。现在唯一的漏洞就是李老汉,只要抓住了李老汉,灭了他的口,就万事大吉了。”桑天良恶狠狠地说道,“老不死的,怎么不一头摔在地上,永远别再起来?你省事,我也省事,多好。”
等着瞧好了,夏想别说想在西省推动经济转型了,能安然度过眼前的难关就不错了。
不是别人http://www.hetushu.com,正是追随夏想左右和夏想一起出生入死的军中第一高手宋立!
和别人胡搞乱搞不同的是,狄国功很自律,他不胡来,虽然身边女人不少,却都不是露水夫妻,而是个个都和他领了结婚证。就是说,狄局有四个合法婚姻,四个领证的妻子,而且还有四个儿女。
现在谁想堵死夏想的前路只有一个办法——设局让夏想自己犯错误,除此之外,谁也别想阻挡夏想前进的步伐!当然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挖个陷阱让夏想最信任的亲信跳进去犯一个大错,最后以用人不明为由,拉夏想落马。
陈艳的回国意味着陈艳和江安之间达成了妥协,就是说,陈艳的要求得到了满足,她在金钱的驱使下,要向夏想出手了。
一般晚上接受了吃请之后,狄国功就很少回家,他的汽车驶向了一处高档小区,小区内,有一位和他保持了十年暧昧关系的女人。
不止桑天良的身后有人跟踪,狄国功的身后也有尾巴!
桑天良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身后有人他竟然没有察觉,万一要是对方在他的脖子之上划上一刀,岂不是莫名其妙就当了冤死鬼?做多了亏心事的人,心里还是有鬼,他猛然一回身,朝身后就是一拳。
一想到陈艳到手了安达矿业百分之五的股份,王向前心里五味杂陈,羡慕嫉妒恨,全都有了。陈艳真是一个人精,谈笑间,亿万财富到手,她一个享受未婚待遇的已婚女人,身边既无男人陪,也没有孩子要疼,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