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33章 雨来

王向前不放心,不能让夏想从容不迫地布局,拿起电话又打给了郭华日,结果让他大失所望的是,郭华日也不在办公室。
王向前默然无语,不过眼睛和几名副省长微一对视,不屑的神色流露无余。
“呵呵……”陈艳笑得很是开心,“王省长真会说话,一下就说到人心里去了。那我们就说定了?老地方,不见不散。”
和王向前预计得全然不同的是,得知陈艳回国,夏想反倒大感欣慰,安达矿业又要大出血了,再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的话,江刚的股份将会被再次稀释,对董事会的掌握力度就下降一层。
不过,夏想为江刚准备的可不是一道菜——在陈艳回国的同时,付先先再次飞来晋阳,拿来了付先锋修改过的计划书。
掌控陈艳的动向并不难,夏想不仅在省委有暗线,而由哦呢陈安排的人手来跟踪陈艳,也不算什么难事。两处下手,就将陈艳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夏想的语气很严厉,强调指出:“本届政府要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完成能源型经济转型,如果完不成,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哪怕是引咎辞职也不会后退一步!如果谁挡在西省前进的道路之上,对不起,请你主动让路,没得商量!”
王向前见几人还是和他一心,他对政府班子的掌控力度并没有削弱多少,就欣慰地笑了:“不要这么说,要支持省长工作。”
李向文事件,完全在暗中推动,直到陈艳回到晋阳之后,不提雷治学、王和*图*书向前等人,其他凡是和李向文案件有直接关系的涉案人员,都丝毫没有察觉,不知不觉之中,一张巨网正在有条不紊地收网,巨网不但巨大,而且网眼很密,要的就是不放过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不瞒王省长,我主要是想向您当面请教一些关于夏想夏省长的问题……”
王向前几乎要笑出声了。
一句不见不散颇有暧昧的意味回荡耳边,差点让王心前又心神荡漾,忙稳定了心神,多问了一句:“总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知道要谈什么重要话题……”
果然,在付先先来到晋阳一天之后——或者说,在夏想答复付先锋,对他的计划表示了全盘肯定之后——国务院办公厅随后就和西省省委、省政府接触,国务院副总理付伯举将于一周之后到西省视察西省的经济转型工作!
以陈艳拿到安达矿业百分之五的股份为契机,以付先锋的投资大计为助燃剂,先拿安达矿业为试点,在西省好好上演一场经济狙击战。
光靠金钱打不开西省能源的大门,西省的能源,一部分掌控在本地的煤老板手中,一部分掌控在反对一系的手中,之所以让雷治学担任省委书记,就是为了保证反对一系对能源、钢铁和电力的继续掌控。西省能源争夺战,不仅仅是一场政治较量,也是谁掌控未来的经济命脉的战争。
“继续监视,等萧伍放水,你再点火。”
季如兰回岭南了。
夏想的豪言壮语激励了几名副省hetushu.com长,冯健超眼中的光芒闪动,感受到体内久违的热情涌动,他第一次对夏想产生了敬佩之心。
要的就是一网打尽!
“陈总回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好去接你一下。”王向前对陈艳的感觉十分复杂,既畏惧陈艳的手腕,又心动她的美色,他的语气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官腔,“陈总有令,整个西省,谁敢不从?”
……
经济战争,政治先行,付家为了成功打入西省,势必会在政治上有所动作。
饭间,他先后接到了哦呢陈、萧伍和唐天云、宋立等人的电话,一顿饭被电话分成了七八个片段,惹得付先先噘嘴表示了不满。
不满也没有办法,毕竟事情都很重要。
夏想听取了萧伍的简短汇报之后,心中更有底了,低沉的声音下达了命令:“今晚发水。”
游震生笑得就更直接了:“能源经济转型?怎么转?不挖煤不炼铁不上火电厂,西省还有什么工业优势?完全就是大话连篇。”
当然,哪怕江刚再吐出百分之十的股份,他也是安达矿业的最大股东,想从他手中夺走安达矿业,短时间内没有可能。
陈艳回国的消息,夏想也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等几人走后,王向前才忽然意识到冯健超最近和他有所疏远。政府班子一共七个副省长,他和三名副省长关系密切,到目前为止,只有马怀明一人明确了向夏想靠拢的态度,难道说冯健超也要倒向夏想了?
最主要的一点,夏想www•hetushu•com此次下了狠手,是前所未有的决绝,他的大网编织得十分牢固,就算雷治学阻挡的大刀斩下,也不会有所损伤。
哦呢陈汇报的是陈艳的动向。
如果仅仅是季如兰回岭南,还不至于让夏想感慨,主要是季如兰又住进了装修一新的湖边别墅,就不免勾起了他的往事。
王向前放下电话,嘴色浮现出得意的笑容,有钱能使鬼推磨,陈艳终于在利益的驱使之下,要向夏想施加杀招了。作为西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秘密武器,晋阳一姐,不,西省一姐一出手,你有我有全都有。
不过对于陈艳和王向前的会面,哦呢陈并不知道,也可以理解,他不可能将陈艳的事情完全一手掌控,谁也不是神仙。
第二次的计划书,比第一次详细了许多,也周密了许多,并且……付先锋下了天大的决心,追加了投资!
……
上午,夏想召开了一次政府经济会议,再次强调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势在必行,不是开玩笑,也不能以各种理由拖延时间,必须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抓。要杜绝懈怠的思想,对个别同志遇到困难就退缩就低头的行为,他提出了批评。
王向前在房间中来回踱步一小会儿,忽然电话响了,他以为是冯健超或郭华日回电,急忙抓住了电话,刚“喂”了一声,里面就传来一个甜甜的声音:“王大省长,晚上是否有时间屈尊来我的酒楼指导工作?”
唐天云的电话,主要是岭南方面有最新的消息传http://m.hetushu.com来了——中央已经内定岭南为政治改革的试点省份,近期就会正式公布。如果说岭南政治上的巨变夏想早有预料,并不让他吃惊的话,唐天云带来的另一个消息,就让他微微感慨。
夏想想要的不仅仅是将能源掌控在自己手中,还想在掌握了权力之后,改善西省的经济产业结构,完成能源型经济转型,加大治理污染的力度,不以牺牲人民生命健康为代价来换取经济发展。
夏想至少有两名副省长的支持了,其中一人还是常委副省长,但还有一个中立的副省长郭华日。如果夏想能再争取到郭华日的支持,就等同于他在省政府初步站稳了脚跟。
会后,王向前和副省长蔡小燕、杜永非、游震生碰了个头。
夏想暗暗赞许,付家行事的风格有时虽然过于直白了一些,但用来对付一些顽固势力却最为有用,他很赞同。
如果说付先锋介入西省的能源争夺战是第二道菜,那么最重要的第三道菜,就是李沁的经济头脑和连若菡的经济实力。
蔡小燕是省政府唯一一名女副省长,体微胖,55岁,她心直口快,上来就说:“夏省长理想很远大,说得我都以为西省马上就蓝天白云了。”
而正当王向前沉浸在陈艳的风情之中不能自拔之时,在晋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桑天良,正在经历人生之中一次最重大的考验。
……在王向前和陈艳会面之时,正是晋阳春天之中,难得的一个春雨细无声的雨夜,随风潜入夜的春雨为二人之m.hetushu•com间的会面平添了暧昧之意,但在暧昧之外,却是赤裸裸的政治交易。
王向前的心就越沉越深,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其实如果让他知道夏想除了在正面步步推进之外,在背后的进展更是已经接近了全面收网的地步,他说不定会震惊得目瞪口呆。
如果不能统一认识,不能将能源型经济转型当成当前的主要任务来抓,就是省政府的失职。问题如果出在他的身上,他会主动向党中央、国务院检讨,如果出在个别同志身上,他也会直接向党中央、国务院反映问题,不会姑息。
想了想,王向前向冯健超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冯健超没在办公室……他就更明白了什么,肯定是冯健超在向夏想汇报工作。
晚上,夏想陪付先先一起吃饭。
得知陈艳已经回国,并且应酬不断之后,夏想微微一笑,尤其是当他听说陈艳和江安、雷小明见了一面,之后,她又和雷小明单独见了一面,就更是笑得开心了。
萧伍汇报的是桑天良的事情。
而宋立的汇报——老古通过秘密渠道,趁夏想提升了正部级相应提升警卫级别的机遇,就将宋立和卢义调到了夏想身边——让夏想眼前一亮,更是下定了决心。
杜永非呵呵地笑了:“话不能这么说,夏省长初来西省,肯定想做出一番政绩,想想我们当年年轻的时候,也不是豪言壮语挂在嘴边?谁都有年轻的时候,要多些理解。”他的话说得好听,其实还是不无暗讽之意。
王向前一下屏住了呼吸,陈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