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36章 升温

无数都在等待爆料的网民震惊了,没想到,等到的是如此威力巨大的一枚炸弹!
和许多人一夜慌乱不同的是,昨晚的夏想,过得很舒坦很安然,甚至可以说,很美满。
雷治学先狠狠批评了陈皓了一顿,又晾了张平少一会儿,才一脸威严地请张平少进来,向他质问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少网民在电脑前守候了一夜,就等有人爆料最新内幕。在等待的时候也没闲着,开始人肉搜索桑天良——桑天良很快被网民称为丧尽天良就不必说了——连桑天良小时候偷看女数学老师上厕所的糗事都被强大的网民晒在阳光之下,更何况桑天良的小三阿眯的来历,更是被人查得一清二楚,差点连阿眯的内裤颜色都成了谈论的话题。
“她喜欢出国就出国好了,我支持她。”老古就闷着不说,不过掩饰不住的喜悦透过话筒传来,还是让夏想感受到其中必有隐情,好在可以肯定不是什么坏事。
古玉不管生男生女,自然都要姓古,以作为对老人家的慰藉,夏想就说:“好,好,都依您老,不管生男生女,都要姓古。”
老古近来似乎是和吴老爷子关系缓和了许多,实际上,争强好胜之心还在。接完老古的电话,夏想无言地笑了。未来太遥远,何况一下跨越了两代人,谁超越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希望在他的后人之中,终有一日能继续推动国家兴盛。
对此,夏想心中有底,而且张平少会如何答复雷http://www•hetushu.com治学,会如何堵住雷治学的嘴,他已经事先得知得一清二楚,相信雷治学必定会在张平少的太极推拿手面前,无计可施。
想想也真是悲哀,以他的级别,以他身边人的权势,完全可以随心所欲想去哪里去哪里,但绝大多数无权无势无钱的百姓,只能吃着有毒的食品和皮鞋胶囊,呼吸着致癌的空气,每天都在和各种污染和毒害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
被桑天良视为宝贝爱如明珠的纯洁阿眯,在强大的网民的扫描之下,现出了原形——原来只是一个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援交一毕业就卖淫的小姐,经历无数男人之后,一点朱唇万人尝,她洗干净了腿刷亮了牙,上了岸,或许又做了局部手术骗过了桑天良,竟然以纯洁之身成了桑天良的小三。如果让桑天良知道他头上的绿帽如果叠加在一起,相当于九十九层高楼的话,他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当场吐血?
但昨晚老古却亲自打来电话,一听电话里传来老古的声音,还真把夏想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
“呵呵,呵呵……”老古不说话,只是不停地笑,笑得要有多开心就有多开心,“玉丫头刚上飞机,去欧洲了,说是一年半载不会回来了。”
狄国功见光了!
夏想却想不到的是,老古一生最为自豪的两件事情,一是认识并接纳了他,二是预言了未来——当然后一件事情只能是老人家泉下有和_图_书知才会引以为豪了。
“她也真是,也不和我说一声。”夏想就继续套老古的话。
……
雷治学之所以直到此刻才得知此事,并不是事情隐瞒得死,网上早就传得天翻地覆了,而是雷治学事情多,心思乱,除了陈皓之外,晚上谁也不敢打电话向他汇报,以免不落好。
再有钱,再有权,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也难以完全杜绝各种有毒食品和药品的污染。
网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李向文事件,再次激发了网民如潮的怒火,继续深挖事件背后的真相,经过人肉搜索、细心排查,最终由桑天良成功地引起了另一个幕后的关键人物——狄国功!
“桑天良索贿不成,陷害民营企业家李向文。李向文被判无罪,仍被人打死,横尸街头!”
张平少如何应对雷治学的怒火,如何解释昨晚的突发事件,相信以张平少的政治智慧,能够从容过关。再怎么着张平少也是市委书记,是晋阳的一把手,作为一级党委的领导人,他有权处置晋阳发生的任何事件,雷治学再是省委书记,也不好过于插手晋阳的内部事务。
老小孩,老古也露出了孩子心性的一面,孩子还没有出世,就想到未来了。
陈皓自知理亏,对雷治学的训斥也不反驳,低头认错,却没有深思昨晚他接受吃请和桑天良事情的发生之间,是巧合还是人为。陈皓是雷治学从京城带来的秘书,和雷治学一样,有着京官特有的傲慢和自大和-图-书,认为一出京城就天下在手。
又一停顿,老古似乎在计算什么,又呵呵一笑:“激动了,太激动了,等他30岁的时候,你才66岁,说不定还在位,他就算姓古,也不可能在你的庇护下成长得这么快。不过,就算他超不过你,一定要让他的下一代超过你,反正超过你的人要落在姓古的身上,不能落在姓吴的身上……”
老古也会绕弯弯了,夏想无语,只好随口说道:“也是,欧洲小国,安静、干净,气候又好,特别适合休养,对了,她去哪个国家?”
不用雷治学相请,张平少早就准备好了随时向雷治学汇报工作。他一早就来到省委,先和夏想秘密接触了一下——不先向书记汇报而先向省长汇报,不合官场规矩——然后才假装刚到省委,迈着焦急的步伐,来到了雷治学的办公室。
是该在晋阳来一次大扫除了。
“哈哈。”老古开心得象个孩子一样大笑几声,“你说,以后让他从政还是经商?”
网民的热情、好奇和愤怒被点燃了,不到半个小时,一直没有曝光的李向文事件,在网络上迅速升温,传遍了每一个大大小小的网站。
“和你说不说有什么要紧,反正你也顾不上照顾她。”老古继续笑道,“国外空气好,环境好,食品安全,有利于身心健康,就让她住上一年半载,等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再欢迎她回来。”
“去,臭小子,你知道我平常不多喝酒,就算喝,也不会喝醉。”老www.hetushu.com古笑骂了夏想一句,现在也就是以老古为代表的几个老人家敢笑骂夏想,即使如古秋实、宋朝度一样的人物,也不会再将夏想当成后生晚辈了。
“随他好了,哪怕他喜欢教书,我也不反对。一个人,终究是有兴趣才会有动力,兴趣,是最好的人生导师。”夏想的性格就是如此,对夏东,对连夏,从来不干涉他们的成长,让他们随着性子发展。
不是从基层步步为营升迁的官员,根基不稳,对地方上斗争的复杂性缺少足够的认识,只凭傲慢和自大,永远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也是老古最固执的一面。
虽然连若菡也好,古玉也好,一怀孕就出国休养,未必也是极端了一些,但若真以夏想的真实想法,他也不会让连若菡和古玉任何一人来西省生活!
功夫不负有心人,等了一夜的网友终于等到了最新爆料——天刚亮,帖子的内容再次被人刷新,只比原来的内容增加了十几个字,却如一块巨石投入水中,激发了滔天巨浪。
别人的落魄、倒霉是别人的不幸,夏想倒是一夜坦然,第二天一早赶到省委的办公室,刚进门,唐天云就汇报了网上的最新动向。
昨夜,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晋阳在春雨的冲刷之下,或许不会立刻呈现出蓝天白云的美景,但至少会被雨水冲刷掉许多污垢。
老古很少主动打电话给夏想,有事情的话,要么通过古玉传达,要么让许冠华转述,倒不是老古不和夏想通话有什么http://www.hetushu.com忌讳,而是他老人家不喜欢打电话。
“……”夏想终于猜到了什么,怪不得老古高兴成这个样子,原来是古玉……惊喜之余,心思却一下飘远了,即使以古玉的身份和层次,虽然有特供食品,也要出国静养,怪不得国人一有钱能出国,都是污染惹的祸。
“先去了瑞典一个小镇,是不是久住,就不好说了,随她的性子。”老古绕了夏想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嘿嘿一笑,“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不过我可有言在先,不管男孩还是女孩,一定要姓古,不姓古,我可不答应……”
位卑未敢忘忧国,现在他的位置高了,可以一言而决定无数百姓的幸福,更要谨言慎行。
从现在看,夏东似乎还有从政的可能,而连夏志向不定,对科学、经商都感兴趣,最终会从事什么职业,就看以后的机遇了。
“古玉为什么要出国?”夏想问道,心里闷闷的,难道是古玉又耍小性子了?
……
“你倒是看得开。”老古似乎下定了决心,“我不这么看,要是男孩,我一定带在身边养,要从小培养他坚韧不拔的精神,让他以军人的气质去从政,肯定可以一往无前,说不定,还能超过你……”
夏想一愣,古玉出国也不说一声,就已经让他奇怪了,老古还笑个不停,就更让他莫名其妙了,就问:“古老,您老喝酒了?”
而陈皓昨晚被人请去吃饭了,饭后还有节目,他知道出事的时候,已经是天亮时分了。
美满,是因为老古的一次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