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37章 一波紧接一波

萧伍电话刚落,李沁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领导,股票市场布局完成,随时可以动手。连姐的资金也已经到位,初期起始资金200亿……美金。”
昨晚,真是一场及时雨。
正面反对的声音还没有消停,背后的动作也如期而至,而且,动作的幅度还很大,西省第一场真刀实枪的冲突,轰轰烈烈地上演了。
……
而以张平少为首的几人,包括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坚持认为市委、市纪委采取的果断措施英明而果断,坚决反对市局介入桑天良事件,桑天良被双规,完全符合党员干部管理条件,而且还得到了省厅的支持。
而且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西省必将是他的起飞之地,他在西省会问鼎省委书记的宝座!
雷治学见张平少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还是忍不住明里暗里敲打了几句,他尽管怀疑张平少的背后站着夏想,却没有真凭实据,也不好多说,只能就事论事地点上一点。
萧伍的电话紧随其后打了进来:“领导,我刚刚和宋立碰了头,宋立请示,什么时候点燃第二把火?”
雷治学说什么,张平少就听什么,他反正不反驳不争论,心中拿定了主意,不管雷治学怎么干涉桑天良案件,他就一条路走到黑了,不端掉桑天良,不拿下狄国功,他誓不罢休!
范经纶是晋阳市长。
“胡闹!”雷治学终于忍无可忍了,也终于理顺了思路,知道了桑天良事件点燃之http://www.hetushu.com后,战火会烧向何方了,他一拍桌子,“东方晓怎么还不到?是不是要我亲自去请她?”
“……”雷治学一下被呛得说不出来话,怎么东方晓也变得聪明了许多,也知道上来就用工作来堵他的嘴,而且还是他最关心的工作。
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会动桑天良和狄国功?笑话!
哦呢陈的电话打了进来:“领导,已经和付家来人接触,谈到了西省能源的整合问题,达成了初步共识。”
夏想微一沉吟:“四个家,要同时起火才好,转告宋立,随时待命,等候进一步通知。”
付家来人是付家负责经济事务的嫡系,此来西省,是在付先先提交的计划书得到夏想的全面认可之后,和夏想进行第一次进入实质阶段的会谈。
夏想今非昔比,他不但一步迈入了正部级,成为了国内最年轻的省长,也扛下了国内第一个省级试点区的重任,虽然他才是省长,但他深信,其实总书记也好,家族势力也好,甚至包括总理在内,都希望他能推动西省经济转型的成功。
刚坐下,陈皓就敲门进来了。
夏想稳坐在办公室之中,不接电话,不上网,正埋头批阅文件,其实大脑在高速运转,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理顺得一清二楚!
一直沉默不语的警备区司令高荣在双方争论不休的时候,冷不丁插了一句话:“自己的孩子自己管,能管得好?我和图书坚决反对市局介入。市局想介入,就是想捂盖子擦屁股。不怕说一句得罪人的话,以桑天良的德性,要是我的兵,我一枪毙了他。”
以上条件,付家全部答应。
“东方部长,雷书记请您过去一趟。”
到了下午,晋阳市委出事了。
“都涉及到西省的官商勾结了!”陈皓刚才没敢直接说出口,就是怕惹雷治学不高兴,本来雷治学今天已经火大了。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夏想心思跳跃,大受鼓舞,桑天良事件看似不大,其实延伸开来,触动的是西省既得利益集团的根本利益,必定会引发一系列的动荡,甚至是强烈的反弹。
“事态非常严重。”张平少底气十足,不怕雷治学无理取闹的指责,他反正手中证据确凿,可以一掌拍死桑天良,难不成雷治学还要干涉市委的行动?雷治学好歹也是后备力量,不可能这么没有政治智慧,他就不慌不忙地解释,“当时的情况很紧急,为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大,我事先没有通知经纶和萧雷同志,事后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雷治学现在确实顾不上东方晓了。
一级党委自有其独立性,雷治学不会不知道组织原则,而且很明显张平少一上来就堵了他的嘴,言外之意就是不想让他过多过问桑天良事件。
平常雷治学有请,都是让陈皓打来电话通知,今天陈大秘亲自出面来请,可见事态严重。东方晓答应着:“好,我收拾一下,马上过去http://www.hetushu.com。”
而东方晓不用有人点醒,她一到办公室就有人向她汇报了网上的突发事件,微一愣神之后,她就立刻心领神会了背后的剑锋所指之处是谁,就决定采取拖延的战术,任由网上的战火越烧越旺。
事情不但事发突然,而且事发之后,一系列的浪潮一波紧接一波,根本让人没有时间做出反击和部署,就被如潮的民意淹没了。
“涉及到什么了?”雷治学冷峻地问了一句,心中愈加烦躁,说实话,桑天良是死是活和他没什么关系,狄国功是活是死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政治上的事情就是如此,不一定非要和自己有切身利益才行,而是不允许对手胜利。
张平少来到他的办公室后,很从容很淡定,一点也没有慌乱之意,拿出早就准备充分的一叠厚厚的材料,要向他汇报昨晚事情的详细经过。
不管有多猛烈的反弹,他都不怕,他已经做好大干一场的心理准备和实际准备,不怕敌人的炮火有多猛烈,都将会在他的严密防守和反击之下,灰飞烟灭。
最后,市委常委会的争吵以张平少拍案而起、怒不可遏地拍了桌子拍板而结束,尽管张平少强行压下了反对的声音,但从反对的声音无比强大并且不肯退让就可以得到结论,动了桑天良,就动了西省官商勾结的底线。
……
事态的进展,和预计得完全一样,正朝着极为有利的方向步步推进。
等陈皓一走,她反倒不急了,慢慢坐回http://m.hetushu.com了座位,吩咐秘书:“泡一杯清茶,提提神。”
张平少召开了一次常委会,研究桑天良事件——按说以桑天良的级别还不至于惊动全体常委,但主要是桑天良事件闹大了,民意如潮,晋阳市委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常委会上众说纷纭,对桑天良事件各执一词,没有达成共识。
……
雷治学哪里有耐心听张平少一五一十地说个明白,直截了当地说道:“平少同志,闲话少说,直奔主题,说说事态有多严重就行了。”
尤其以市长范经纶为首的数人,包括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萧雷、常务副市长、常委副市长等人,坚决反对市委、市纪委对桑天良采取秘密关押的举动,萧雷郑重其事地向市委提出要求,希望市局介入事件之中。
对手的胜利,哪怕胜利不是建立在他的失败之上,也让他无法忍受。当然,雷治学更清楚的是,想都不用想,张平少底气十足的原因是夏想站在他的身后。
提神要泡浓茶,东方晓却要喝清茶提神,不是她说错了,而是她要惬意地品味清茶,然后才会去向雷治学汇报工作。至于雷治学会不会等得不耐烦,对不起,再是省委书记,也不可能因为她晚上十几分钟而批评她什么。
夏想之所以让哦呢陈出面负责接待,是因为安达矿业百分之五的股份暂时掌管在哦呢陈手中,而且夏想要通过哦呢陈之口向付家传达一个信息——付家介入西省的能源产业,可以,但有一个前提条件,一hetushu•com是必须由夏想主导,二是必须改变目前的污染作业,建设现代化、规模化的采煤基地。
门一响,东方晓就及时出现了,她一进门就高声说道:“雷书记息怒,我不是来了吗?刚刚开了一个碰头会,部署了一下针对网络事件的善后工作,所以晚来了一步……”
作为一级党委的一把手,张平少针对晋阳范围之内事件所做出的任何决定,不管对错,省委轻易不会干涉,即使雷治学是省委书记,他也不会具体就一件事情指导晋阳市委怎么开展工作,甚至不会具体指示一名县委书记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如果说萧伍针对桑天良的出手是第一把火,那么宋立对狄国功的摸底工作已经宣告全部完成,可以随时点燃第二把火。
“我很期待。”李沁郑重地宣告。
雷治学强压怒火:“经纶同志和萧雷同志向省委反映晋阳市委班子不够团结,希望平少同志以后注意一下工作方法,要充分发扬民主的精神,要尊重其他同志的意见,照顾其他同志的情绪。你是班长,一定要带好班子,不要让班子集体出现不和谐的声音。”
夏想呵呵一笑:“继续将计划做详细,做周密,一定要保证一击而中,万无一失。时机快到了,随时等我的电话。”
雷治学对张平少的态度很是恼火,知道张平少是应付了事的态度,正要再多说几句,陈皓推门进来,小声地汇报了一句:“领导,桑天良事件牵涉到了狄国功,网上的炒作越来越厉害,都涉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