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40章 事态真的扩大化了

不管怎样,先救了桑天良再说。就算救不出来,也要传话给他,让他把紧口风,不能松动。
宋立不仅佩服夏想算无遗漏的政治智慧,更佩服夏想一往无前的热血情怀。如今军中主和派势大,只管自己家人的幸福,哪管南海风急浪高,一说打仗都怕得要死,让他们保家卫国?还是别抱希望了。
狄国功今天坐立不安。
一个拥有亿万家产的将军,一个天天沉醉在温柔乡和茅台之中的将军,能有拼死一战的势血情怀?而不是军人的夏想胜似军人的气概,就让宋立为之折服,愿意为夏想鞍前马后,全身心辅佐。
干雨朵到一旁打电话去了,狄国功的手机就及时响了。
心中还是大有疑惑,也太夸张了,保护桑天良,至于出动军队?再说,就连雷治学雷书记也无权调动军队,又是谁有本事调动一个班的特种兵?玩笑开大了。
猛然觉得家中冷清了许多,一下惊醒,宝贝女儿狄枝儿怎么还没有放学回家?
对于桑天良,狄国功还是想保下,而不是丢车保帅。他不是过河拆桥的人,再说桑天良确实为他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对桑天良有感情。他在市局多年,能上得萧雷的赏识,下得下级的拥护,靠的是什么?就是义气二字。
当桑天良被人架着,以一副逃跑的姿势暴露在探照灯之下时,他迎着刺眼的灯光,迷迷糊糊看到迎面过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队人。整整齐齐的一队人分成两列,足足hetushu.com有几十人之多,虽然没穿军装,但从站队的姿势和挺拔的姿态来看,肯定是军人。
在得知落网五名私人保镖之后,夏想哈哈一笑,合上了电脑,下达了又一道命令:“宋立,点火。”
桑天良被强光刺得睁不开眼睛。
“枝儿八点就参加完了同学聚会,同学说她回家了,结果到现在还不见人……”干雨朵已经支持不住了。
电话是正房打来的。
宋立早就万事俱备只欠夏想命令的东风了,接到夏想的命令,兴奋莫名:“是!”
宋立和卢义同时发出了点火的命令。
……
从起火到被偷袭,再到火速被抓急速立案,桑天良就知道,背后出手整治他的黑手,早就准备充分,要的恐怕不仅仅是将他拿下,而是要借他为火种,点燃晋阳公安系统的火药桶。
今晚依然来三姨太家中过夜。本来二姨太和四姨太都向他召唤,他却没有心思。比起正房和二、四姨太,三姨太最会体贴安慰人,最主要的是,女儿狄枝儿最让他牵挂。
干雨朵接听了电话,只“喂”了一声,忽然就扔了电话,“哇”的一声失声痛哭:“枝儿……不见了!”
“赶紧打她所有同学的电话,问问她可能的去处。”狄国功也慌乱了,再也没有了以前一切尽在掌控的自信。
点火,不但要四处同时起火,还要煽风点火。
桑天良心中明白得很,他要么被对手当成靶子,最后成为可悲的牺牲品http://m.hetushu.com。要么被同一阵营的同伴抛弃,成为可怜的牺牲品,反正看样子,牺牲的可能性几乎百分之百了。
依然保持着苗条身材的干雨朵扭动着屁股去打电话了,还没拿起电话,电话就响了,一下就吓了狄国功一跳。
确切地讲,他从桑天良被抓之时起,就开始坐立不安了,只不过今天的状态加巨了。
夏想的命令是点火,其实真正的手法是放水。和上次桑天良事件虽然名为放水实际是点火一样,全是反话。
原来被人伤害骨肉的感觉是如此的刻骨铭心!
思索了半天,狄国功总算觉得心里又踏实了许多,一看表,都晚上九点多了,怎么还没有消息传来?
狄国功还没有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随后,二姨太和四姨太的电话分别打了进来,二姨太的女儿和四姨太的儿子,也同时全部失踪。
坐在客厅的沙发之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的新闻联播,脑中却不停地推算保镖出动营救桑天良的步骤,暗想,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好。”卢义的声音之中也透露出兴奋,“终于又要大干一场了,到了西省,可是憋坏了。”
他相信凭借他多年在公安系统的经验,所有证据都被销毁了,谁想替一个无根无底的屁民翻案,谁就是吃饱了撑的,而且肯定还会自取其辱。
正房是狄国功相濡以沫的原配,感情也很深厚,自诩为段正淳第二的狄国功喜新不厌旧,主要是他的四个女人和图书都为他生了聪明、帅气、漂亮的后代。
出动整整几十名特种兵的大阵势,别说他们五个人,就是再来十个也不是对手。几个保镖对视一眼,放弃了抵挡,束手就擒。
从岭南的征战再到西省的开篇,宋立现在对夏想忠心耿耿,视夏想的命令为死命令。
一抬头,三姨太干雨朵正在沙发上打盹,他拍了拍干雨朵的大腿:“雨朵,枝儿怎么还没有回来?”
狄国功现在才体会到莫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的说法还真有道理,一个电话就能吓得他心惊肉跳,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狄国功也吓得不轻,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恶运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如果是上头有人要调查他,他还不怕,但现在却是掌上明珠不见了,而且他的女儿年轻又漂亮,一想到万一……他几乎惊恐得浑身颤抖了。
……
晴天霹雳……狄国功眼前一黑,再也坚持不住,昏倒在地!
正房的电话如一记重拳,正中狄国功的后腰——正房为他所生的儿子,也意外失踪了!
但比起一刀杀死狄国功,他对夏省长精心策划的让狄国功火烧眉毛的战术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妙,简直太妙了。
不知何故,总觉得似乎是哪里走错了一步,究竟是哪里不对,他又想不明白。
天,竟然出动了一队军人,桑天良虽是警察出身,却也从来没有见过眼前的阵势,腿都软了。
“什么?”狄国功失去了往常的镇静,一下站了起来和图书,“怎么会不见了?”
牺牲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关键是,他还真不知道是该坚定立场,还是该咬出狄国功,以争取宽大处理。
也是怪张平少和纪委方面太不留情面,现在他连一个口信都传不过去,控制力度太大了,真有一套!
宋立立刻联系了卢义:“卢义,点火。”
桑天良的一颗心一瞬间沉到了谷底,现在有好戏看了,私人保镖被当场抓获,他一个堂堂的支队长,竟然惊动了私人保镖前来营救,他和煤老板之间的关系,就不打自招了。不但他想抵赖都赖不掉,到底出动的是谁家的私人保镖,查到谁,谁就要倒霉了。
其实夏想在西省的进展,比在岭南快多了,但卢义和宋立还是感觉憋屈,主要是二人以前在军中,没有见过如李向文案件一样的冤案,就胸中始终有一团怒火在燃烧。
或许此时狄国功才能切身体会到李老汉的丧子之痛,尽管此时他还不知道狄枝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狄国功不得不佩服张平少的布局,完全就是滴水不漏的手段,什么时候张平少一下变得这么强大了?背后肯定有高人。
其实桑天良在他被抓一事上,比狄国功等人更清醒,他虽然身在其中,却不是当局者迷,而是比萧雷等一干旁观者更清楚形势。
对于夏想对贪官痛下杀手的做法,宋立一百个赞成,他虽然痛恨军中贪官,对地方上的蛀虫也是深恶痛绝,尤其是对身为人民警察的狄国功,更是恨不得亲手杀之。
m.hetushu.com对于有人拿李向文事件说事,想置他于死地,他冷冷一笑,休想。李向文虽然被他索贿,但只要桑天良不松口,再加上李向文已死,死无对证,除非李向文再活过来,否则,谁也别想翻案。
别是江刚的保镖才好,否则事态真的扩大化了……桑天良只觉后背一阵阵发凉。
宋立和卢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也有几名好兄弟在暗中相助。此次夏想上任西省,不但先由哦呢陈和萧伍开道,又有宋立和卢义保镖,宋立和卢义还各有人手跟随,可谓做到了万无一失。
狄国功的手微微颤抖,他心里慌了,哪怕是双规他,他也不至于是如此慌神,现在却是动了他的宝贝,动了他的软肋,动了他的底线!
只是狄国功并不知道,狄枝儿的失踪,才仅仅是第一步。
前来营救桑天良的私家保镖一共五人,都是退伍兵,被包围之后,只看了一眼就放弃了抵抗。都是经历过场面的聪明人,一见眼前的便衣军人个个精干如虎,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兵痞,而是人人身手不凡的特种兵。
干雨朵一下惊醒了,打了个哈欠说道:“枝儿说去和同学会餐了,要晚点儿回来,刚才忘了告诉你……哎呀,都九点多了,她说九点之前回来的,我打个电话问问。”
本来他做出让煤老板的私人保镖出动去营救桑天良的计划,一开始还信心满满,认为可以手到擒来,并且坚信可以轻而易举地完成大计,却没想到,等人手出发之后,他反而忐忑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