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47章 即将面对

夏想做了开场白:“同志们,朋友们,今天的联席会议,首先要通报一下付伯举副总理即将对西省进行工作视察。付伯举副总理视察西省,是对西省经济转型工作的重视,同时,他也代表国务院对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第一阶段的成果,进行验收。”
……
作为西省首富,江刚的豪车价值600万,坐着600万的汽车也拿抛锚当理由,明显是故意让夏想难堪。夏想却没有听明白一样,呵呵一笑:“江总百忙之中能参加政府的会议,我要代表省委、省政府,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具体陈艳和王向前交往的过程,就不必细说了,总之在陈艳充分发挥了她的美貌优势,攻克了王向前的全部防线之后,王向前就成为了她的裙下之臣,一直为她所用。她利用王向前的权力捞到了第一桶金,随后,再借助金钱的攻势,巧妙地发挥一个漂亮女人的优势,再加上王向前关系网的影响力,一步步建立了自己的关系网和商业帝国。
“具体情况是?”夏想问道。
二号专指狄国功,一号……自然就是桑天良了。
“哦……”夏想淡淡回应了一声,没有了下文,王向前就微一迟疑,又迈开疑惑的脚步,转身走了。
如果说夏想以上的通报早在众人的意料之下,那么下面夏想的发言,就正式点燃了他和西省工商界人士的第一次碰撞,准确地讲,是和西省煤老板之间的第一次正面过招。
王向前为之一m.hetushu.com惊,什么指导性政策?身为常务副省长……他怎么事先全然不知内情?
当然,许多细节陈艳不会透露,夏想也不会多问一句,他不是不相信陈艳自述的往事,以他的智慧,能分辨出陈艳只是在向他讲述了一个大概而笼统的故事,其中只涉及到了部分西省的官场内幕,是她想让他知道的部分,或者说,是她有意误导他的部分,好让他跟着她的思路,让他相信她所描述的西省官场是真实的。
陈艳的手腕……出人意料,不管是从静室的安排,还是突如其来的艳舞,以及艳舞过后若无其事地谈论西省官场,她根本就是一个百变妖精。
“其次,省政府要出台一项改善西省煤炭行业结构的指导性政策,在正式出台之前,有必要和在座工商界的朋友深入探讨一下可行性。”
“是!”萧伍小有兴奋地答道。
付家的介入,是政治和经济双管齐下。梅家的插手,主要以经济布局为主,对,是经济布局而不是经济力量,夏想就明白了梅升平的言外之意。
王向前汇报的工作,和下午召开的联席会议有关。
王向前一下站住,脸色有点尴尬:“以前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算是认识。”
陈艳能够成为季如兰的好友,就证明她和季如兰脾性相投,同为芝兰之香,只不过,季如兰是名门闺秀,想要什么有什么,有政治上的借势,有经济上的借力,不需要付出和-图-书就可以轻松地拥有一切。
夏想听取了王向前的汇报,点评了几句,就结束了和王向前的会面。等王向前走到门口的时候,夏想才想起一样,忽然就问了一句:“向前,听说你和陈艳关系不错?”
夏想收回心思,站了起来,招呼唐天云:“天云,去食堂吃饭。”
本想再打一个电话给陈风,不料又有王向前来汇报工作,夏想只好作罢。
耐人寻味的是,市委常委、市政治委书记、公安局长萧雷也列席了会议。
江刚抱拳笑道:“夏省长,不好意思来晚了一步,抱歉,路上汽车抛锚了。”
江刚坐在台下正中的位置,正好和坐在台上正中的夏想遥遥相对。
王向前的做法和雷治学上次表态支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做法,大同小异,也是要和雷治学保持一致的一脉相承。
江刚大咧咧一笑:“省长客气了,必须要支持省长工作。省长也是为了西省的明天更美好,我相信,西省在夏省长的治理下,经济肯定会大步迈上新的台阶。”
陈艳第一个利用的男人是王向前。
夏想如众星捧月一样坐在台上,江刚在台下也如众星捧月一样,一一和众人握手。可以看出他的西省首富之名也并非浪得虚名,极有人缘不说,在最能影响西省工商界的众人之中,也颇有威望。
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套话,会议就正式开始了。
“好!”难得萧伍审时度势地做主一次,夏想就下达了命令,“控制二号。”
http://www.hetushu.com只许你有神来之笔,不许别人有?”梅升平也笑了,“行了,不说了……对了,既然你说到我的步子迈得过大,我就和你透露一点消息,估计下一步,我要北上了。”
夏想打开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的筹码很多,也不缺少资金,缺少的只是一个最佳的切入点。当然,多一支力量的介入也是好事,可以分散有心人的注意力,或者说,可以为他的大计制造一个合适的机会。
雷治学也常到省委食堂吃饭,夏想现身在省委食堂,也没引起多少躁动。夏想和唐天云到了里间,吃饭的间隙,接到了萧伍的电话。
江刚人缘不错,会议即将召开的时候,他才姗姗来迟,只差半分钟就迟到了,但总算没有迟到。他一进场,先到了西省企业家们全部起立迎接,并抱以掌声。
会议的主旨是针对当前经济形势下,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工作的开展,以及如何以实际行动迎接付伯举副总理的来访为主要议题,省委高官以及包括西省首富江刚在内的西省十大企业家,全数到齐。
夏想也起身相迎,必要的礼节还必须要有。
“领导,是不是该对二号采取措施了?”
昨夜一场春梦,梦醒之后,陈艳向夏想诉说了她的发家史——几分真几分假暂且不论,至少陈艳表现出了足够的合作的诚意——在她的诉说中,夏想听到了一个本来纯真的女人逐渐变坏并且坠落的过程。
王向前和陈艳何止认识,甚至可以说和-图-书,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陈艳!
“怎么个加油法?”夏想饶有兴趣地问道,索性将他对梅升平下一步去哪里的疑问抛到一边。
真实不真实,夏想暂且不下评论,但他清楚的是,陈艳想让他相信的真实,也正是陈艳的高明之处。或者说,陈艳为夏想描述的西省的官场众生相,是为了她的政治和经济目的服务的。
梅升平也有意思,每次都是话说一半,让夏想无奈一笑。北上一说太含糊其辞了,进京是北上,京城以北的省份也是北上。
下午,联席会议正式在省政府会堂召开,省委副书记、省长夏想主持了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省政府的七名副省长,以及部分工商界人士,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张维照代表雷治学出席了会议,出席会议的省委领导还有省委常委、晋阳市委书记张平少,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长木成杰。
同人不同命,陈艳也有一颗争强好胜之心。但和季如兰认为可以战胜男人不同的是,她在尝试战胜男人失败之后,就改变了策略,发现其实不用战胜男人,只需要征服男人利用男人就可以了。
“好,我举双手欢迎。”夏想笑道,“请梅省长进一步指示。”
夏想也很佩服陈艳的手腕,如果说女人的容貌是天生的,那么智慧则是后天的历练。陈艳不愧为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晋阳一姐,不提她传闻中心狠手辣的一面,单是她精明过人的一面,就让和她第一次见面的夏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http://m.hetushu.com
坐在会场后面的萧雷目光闪动,嘴角微微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晋阳市委已经公开了陈艳事件的处理结果,追讨了多领的工资,依法罢免相关职务,清退出公务员队伍,然后……然后就没有了下文,事情到此为止,没再追究提拔她的人的责任。
夏想呵呵一笑:“难道说,梅省长会有神来之笔?”
王向前最近老实了许多,完全收敛了锋芒。夏想很清楚,王向前不是臣服了,而是暂时采取了以退为进的战术,不再正面对抗,转为背后拆台。
“没什么指示了,就等着你开局之后,就会看到梅家的动作了。”梅升平打了一个埋伏,还故意留了一个悬念给夏想。
陈艳人长得漂亮,有头脑,聪明无比,金钱、权力再加美貌和聪明,让她拥有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魔力,只用了十年多的时间,她就从一个初出校门的女大学生成长为令无数人闻之羡慕的晋阳一姐,期间历经了多少艰辛,付出了多大代价,也只有她自己清楚。
“政治上的事情,我就不必说了,你肯定有办法借到东风。”梅升平的语气很轻松,丝毫没有对他下一步何去何从的担心,“梅家能为你加的油,主要是经济上的布局。”
“二号可能要孤注一掷了。”萧伍坚定地说道,“我建议,立刻执行第二步收网计划。”
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梅升平能否入局,他下一步升任省委书记肯定没有问题。而陈风现在已经是省委书记了,不入局,就退居二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