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59章 谁执黑子

按照事先安排,并没有安排木成杰陪同,即将敲定陪同人员名单时,付伯举的秘书突然提出付副总理特意提名木成杰随同。
汇报完全部事情之后,陈艳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要去睡了,女人不能睡得太晚了,皮肤容易松驰,衰老就会加剧。省长大人,别辜负我的一片好心,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江刚口中套出了机密。还有,再告诉省长一个好消息,雷小明从江安手中索要股份的事情,正在顺利进行之中,不出意料,江安早晚会答应。”
付伯举甚至强调指出:“事关西省的百年大计,不能有丝毫的闪失。国务院对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立场是坚定的,为此,国务院也做出了重大的调整。胜华矿业的成败,将会关系到国家长远政策的制定,也关系到西省的明天是不是更美好……”
夏想呵呵一笑:“陈艳信奉的原则是富贵险中求,惯用的手法是空手套白狼。有时候空手套得久了,总会看走眼。西省是产煤大省,大部分狼都是黑狼,披了一层白皮就变成白狼了。但一下雨,就露出真面目了。”
陈艳没说假话,果然有几件大事——其一,江刚催促她尽快对夏想出手,江刚被逼急了。其二,江刚出资1亿准备成立标准化采煤研究中心,从正面对抗国务院的试点政策,也是对夏想力主的能源型经济转型说不。其三,江刚可能会采取不正当手段对夏想进行侧面或背后狙击。
m.hetushu.com陈艳听出了夏想口气中的不耐,似乎一点儿也不怕夏想一样:“省长不要生气,我又不是不懂事,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汇报。”
陈艳……夏想微微摇头,和季如兰一样争强好胜的性子,但或许是出身的原因,有和季如兰一样的任性和小性,却没有季如兰的底气和底蕴。
刀刀杀人于无形。
不过今天太累了,明天事情还多,夏想只简单说了几句,就关了电脑。刚关了电脑,就接到了哦呢陈的电话:“领导,李沁刚到晋阳。”
不管多晚,夏想都喜欢打开电脑上半个小时网,和熟识的人联络一下。网上聊天比电话更能拉近距离,而且还可以视频。
副总理点名了,省委就得落实指示。雷治学虽有不解,也不好多问,只是暗中多看了夏想一眼,严重怀疑是夏想和付伯举要演戏给他看。
又一想,算了,木成杰又不是不懂规矩,他随同就随同好了,相信他也不会乱说话。但不知何故,雷治学总觉得今天的视察,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夏想摇了摇头,其实李沁人在京城,就完全可以指挥若定,推动整个大计的进行,她却非要飞来晋阳,估计也是想亲身体会一下火热战场的魅力。
在付伯举的殷殷重托之下,王胜帅受宠若惊,连连表示一定不会辜负付副总理和省委、省政府的信任。
国务院的几名副总理中,付伯举是最喜欢热闹和排场的一位,www.hetushu•com深知付伯举喜好的雷治学虽然不必拍付伯举的马屁,但官样文章还是有必要做上一做,就摆出了隆重而热烈的阵势举办了盛大的欢迎宴会。
哦呢陈又汇报了最新动向:“江刚估计还会有一系列的反击,据可靠消息,他可能想组建一个联盟,要出资1亿投资一座研究中心。还有,我认为,陈艳为人不可靠,不建议和她合作。”
李沁就是一个战争狂人——当然是经济战争——夏想拿她也没有办法,随她好了。
哦呢陈听了出来,夏省长对掌控陈艳信心十足,一想也是,夏省长从来不会因为一个女人的漂亮而影响了判断,他就放心了:“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刚和仇唐见了一面。”
说到底,一个想永远左右逢源的人,总有一天会左右不落好而一脚踩空。
既然是国务院在西省的第一家试点企业,付伯举首站的落脚点选在胜华矿业,也合情合理。胜华矿业第一次迎来了国家领导人的视察,张灯结彩,布置得焕然一新,王胜帅精心收拾一番,一下年轻了十岁一样,高兴地在门口迎候视察队伍。
宴会的作陪人员,是省委省政府正厅以上级别的官员,付伯举时而官威十足,时而平易近人,总之一场欢迎宴会举办得非常成功。
早先知道的话,说什么也要抢上先机,不能让王胜帅轻易就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一切都在平稳有序地进行,第一天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机和图书场迎接,省委讲话,省委会议,座谈会,等等,全是过场式的文山会海,虽然并无多少实际意义,但官场之上就是讲究一个章程和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视察队伍浩浩荡荡地先奔赴了王胜帅的胜华矿业。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下一步的专项行动,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狙击战,仇唐一直身为副职,现在只是代为行使局长权力,并无局长之实,更不是市委常委,底气不足也完全可以理解,夏想就说:“你传个话,就说会有一个导火索点燃,到时专项行动就水到渠成了。”
都在下棋,都自认可以掌握大局,都以为自己才是执掌局势的唯一一人,但究竟谁才是笑到了最后的黄雀,只有到了揭开底牌之时,才会分出最后的胜负。
夏想无声地笑了,两面三刀,巧言令色,花言巧语,左右逢源,美貌加智慧,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女人,怪不得在晋阳如鱼得水,混得风生水起,确实有三把刀,不,九把刀。
第二天,按照原定计划,付伯举要到晋阳几家煤企实地走访。一早,雷治学和夏想就碰了头,确定了陪同人员,除了省委一号二号之后,另外有常务副省长王向前等人全程陪同。
但后悔无用,毕竟已成事实,只能望之兴叹了。
以夏想和付伯举之间的关系,串通一气里应外合,完全可以让他处在被动的位置。雷治学心中不快,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打乱了安排?
结束在胜华矿业的和*图*书视察之后,按照既定行程,应该回去用餐。付伯举却突发奇想,提出要到安达矿业走一走,理由还很让人无语:“听说安达矿业有一家饭店很不错,经常有珍奇佳肴,我在京城经常听人说起,既然来了,不去看看多遗憾,怎么样,谁陪我去?”
宴会结束后,夏想在办公室停留了片刻,和雷治学碰了个头,商议了一下明天的行程之后,才匆匆返回住处。
“仇唐现在初步掌控了局面,但反对的暗流还有,他说有把握控制在手。但对于即将开展的专项行动,心里没底。”哦呢陈跟了夏想久了,不可避免地要猜测夏想的心思,也自认比外围人等更能看清夏想的布局,“我认为,仇唐不可大用,不可托以重任。”
也可以说,国务院副总理付伯举对西省的工作视察,第一天的进展十分顺利。
好一个陈艳!
事情越多的时候,往往就意外越多,夏想拿起电话说道:“陈艳,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
在胜华矿业的视察,一切顺利,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可谓皆大欢喜。付伯举当场拍板,承诺国务院的政策会落到实处,也要求西省省委、省政府对于试点企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
付伯举的工作视察,进入了第二天。
胜华矿业享受到的殊荣让西省许多煤企无比羡慕,原以为夏想当初在联席会议上随口一提,只是试探之举,不想竟然成真。一想到让王胜帅平白捡了一个大便宜——先不管国务院的http://m.hetushu.com政策最后能不能落到实处,至少副总理的视察可以让胜华矿业增光添彩,也可以让王胜帅大大露脸一次——包括江刚在内的不少西省的煤老板,都心里不太平衡。
付伯举果然很开心,只是象征性地说了一句“下不为例”,就脸露喜色地入座了。
上次私人保镖帮助桑天良潜逃事件,神兵天降,就已经说明了许多问题。只不过事件没有几人知道,夏想在西省到底有多少隐性力量可以借助,也是一个天大的谜,不到最后一刻,答案永远不会揭晓。
一天的视察工作结束之后,晚上,省委大摆宴席,宴请付伯举。
付伯举说得轻松诙谐,雷治学却听得心思杂乱,一瞬间的念头就是——莫不是又有什么帽子要扣到安达矿业的头上?
仇唐是张平少的亲信,虽然魄力不足,对市局的掌控力度有限,但胜在忠心,清洗萧雷势力以及整顿市局等任务,就先交到了他的身上。对付私人保镖集团以及打破官商勾结的局面等重任,暂时还不能交到他的身上,夏想自有力量可以借用。
又交待了几句,夏想才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快十一点了,就准备入睡。不料才躺下,电话又响了。
陈艳果然不是一般人,在和江刚通话之后不到半天时间,就整理好了思路,将她和江刚之间的交易和盘托出,其中最后一条还是她点醒了江刚,让江刚制造事端来狙击夏想,她也毫不脸红地说了出来,确实令人佩服。
猫有九命,陈艳有九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