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61章 一手怪牌

然而,以上仅仅是付伯举工作视察冲击波的第一波。
有人费解,有人却是如芒在背。
付伯举安排李老汉进京,此举不但震惊了雷治学和夏想,也引发了西省省委领导的不解和热议,尽管付伯举的理由很充分,说是付家愿意提供一个工作给李老汉,为李老汉养老,但身为堂堂的副总理,如此举动,还是令人费解。
付伯举哪里是为李老汉安排工作,根本就是拿李老汉当定时炸弹,是警告某些人小心行事,李老汉人在京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让中央领导知道李向文的冤案,万一出于宣传的需要要树立一个典型的话,说不定李向文案件就会牵连到更高层次的人物。
如果说付伯举视察西省的工作,以大面上的方针政策开篇,那么视察工作的结尾,却是以一位老人的冤案结束,可以说,结束得很仓促,似乎付伯举此来西省的视察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在百米开外,有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顶着烈日,跪倒在尘埃之中,佝偻的腰,悲怆的表情以及满脸的老脸纵横,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一见之下,也难免掬一把同情之泪。
本以为欧克人出面,一切都可以安排妥当,不想眼见即将结束的时候,却出了差错,让雷治学十分恼火。不管是什么冤屈,哪里有拦住总理喊冤的怪事,真当古代的包青天是真人真事?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雷治学也知道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拦住付伯举。一般情形下,www.hetushu.com即使是总理出访,遇到打出条幅或是喊冤者,通常都会视而不见。不是不关心百姓疾苦,而是不想让地方上难堪,毕竟每个地方上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身为国家领导人,只负责大方向就行了,不可能亲自过问一件路边社发生的事情。
那是唱戏好不好!
脸色最难看的是江刚,刚刚还兴高采烈的江刚,一瞬间脸色就变成了猪肝色,站在外围,身子微微有些发抖,才知道他被人坑了,不是小坑,是大坑!
夏想也是十分激愤,甚至还拍了桌子:“什么东西,公安系统有这样的败类,是西省公安系统的耻辱!我建议,西省公安系统自下而上开展一次整风行动,严肃纪律,自查自纠……”
等于是付伯举捏了西省某些人物的一个把柄在手!
但不管雷治学如何猜测,他都不会在正式场合对夏想有一句的指责,一说,就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不仅仅李向文的冤屈在李老汉的哭诉声中,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有国务院副总理,有省委书记、省长、常务副省长以及众多省委领导,还有晋阳市委部分领导也在——李老汉还断断续续说出了桑天良和狄国功勾结在一起,将李向文价值5000多万的资产变卖,只贱卖了3000多万,而且还中饱私囊。
雷治学不仅是震惊,还震怒了。
若是平常,雷治学、王向前以及纪委书记刘平行和组织部长毛申文肯m•hetushu•com定会反对拿下萧雷,萧雷是王向前在晋阳市委最大的助力,萧雷一倒,王向前对晋阳市委的影响力将会下降许多。
随着李老汉的叙述,雷治学的脸色几乎阴得吓人。现在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李老汉是受人指使,故意在此地等候付伯举。而付伯举之所以视察安达矿业,落脚点就在于借李老汉事件为契机,下一步,就要拿私人保镖现象开刀了。
桑天良是杀人凶手,狄国功是幕后主使,萧雷是知情不报,并且包庇狄国功,同时,在桑天良被双规期间,私人保镖出动试图协助桑天良逃跑,而私人保镖是江刚的人……一系列触目惊心的事实摆在全体省委领导面前,所有人都震惊了。
雷治学无言以对,看向了夏想,见夏想一脸愧色,微微低头,摆出诚恳接受付伯举批评的姿态,他就暗想,装,装得好象你毫不知情一样,谁不知道眼前的一场好戏是你在背后安排的?
省委常委会在付伯举离开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就紧急召开了。
夏想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似乎对眼前的突发情况也缺少足够的心理准备,他还和木成杰耳语了几句。
李老汉甚至还向付伯举说出了桑天良在被纪委双规期间,有人出动私人保镖帮助桑天良逃走一事。
可怜江刚才请了付伯举一顿饭,结果就被要付伯举当成反面典型了!
木成杰也是一脸惶恐和沮丧,作为省公安厅长,他要承担一定的失职责任。
欧克m•hetushu•com人身为省委秘书长,本不该负责路线和警卫工作,但当时付伯举突然提出前来安达矿业,雷治学只能安排他提前过来安排一切。
李向文案件,终于在幕后人物的巧手推动之下,第一次正式摆在了全体省委领导的面前。
回到省委之后,付伯举没再提及一句李老汉的事情,只是在省委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就又和中央通了话,在征求了雷治学和夏想的同意后,安排工作人员护送李老汉和他一同回京。
堂堂的国务院副总理、付家的主力军付伯举,如此不按官场规矩出牌,做出令人张口结舌的举动,就让不少对付家缺少了解的西省领导震惊莫名,同时又实在无法理解付伯举近乎无赖的手法。
张平少在常委会向省委做出了关于李向文案件的详细报告——还得再次强调一下付伯举在推动案件进程之中的重大作用,否则,不是什么议题都可以列入省委常委会进行讨论。
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萧雷完全清楚事情的真相,却还是提拔了狄国功。而在桑天良出事之后,狄国功在萧雷的眼皮底下成功潜逃,不知去向……
现在好了,他的名字要直通中央了,天知道付副总理会怎么向中央通报今天的事情,尤其是私人保镖的问题,万一上纲上线定性为非法武装的话,取缔还是小事,追究责任的话,西省不听话的煤老板一个也跑不了。
……
付伯举蹲在了老人面前,耐心地十足地听老人一把鼻涕一把和_图_书泪地讲述他的冤屈……李向文案件,在晋阳正在逐渐酝酿成风暴之时,在夏想即将借机打开晋阳官商勾结的大门之际,终于在李老汉悲愤的哭诉声中,直入国务院副总理付伯举之耳!
付伯举步子极快,雷治学几乎跟不上他的步伐。三步并成两步,付伯举来到老人面前,一把扶起老人,无限感慨地说道:“老人家,现在不许磕头了。你有什么冤情,都对我说,我来替你作主。”
但所有人都清楚,付伯举不但达到了预期效果,还收获颇丰。政治上的事情,不能见大不见小,只有达到了以小见大的政治悟性,才能在官场之上立于不败之地。
老人的身后有一个条幅,白底黑字,触目惊心四个大字:“冤深似海!”
本来一切确实都考虑周到了,谁能想到半路上会出现拦路喊冤的事情,怎么生活的真实和唱戏重叠了?
付伯举的视察工作结束之后,西省省委才开始乱一团,许多善后事宜需要立刻提上日程,尽管付伯举并没有再对李向文案件发表一句看法,但他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他坚定地介入李向文案件的立场。
欧克人对雷治学的责怪很无奈,他只是前来传话,路线和警卫工作轮不到他插话,自有国务院办公厅和省公安厅负责,他只能居中协调。
老人一听,膝盖一弯就又要下跪,付伯举忽然就怒了,将老人交给身边人扶起,向周围人群大声说道:“见到有人拦路喊冤,见到百姓哭天喊地地下跪,同志们,我www•hetushu•com的心里难受得很!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路之上,谁会如此?同志们,要拍着胸口问一问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到位不够好,为什么会有百姓有冤无处伸?”
狠,这一手真是狠!等于是每一个煤老板的头上都被戴了紧箍咒,什么时候夏想一念咒,煤老板们就得集体头疼。
按照正常进程,李向文案件至少还要一年半载或许才能进入省领导的视线,又或者不够级别上省委常委会讨论。但李老汉悲情一哭悲壮一跪,再加上付伯举出人意料的举动,让西省省委上下,顿时紧张起来,无数信息从各方汇总过来,落在了雷治学和夏想的案头。
木成杰痛心疾首地先是承认了省公安厅在李向文案件上的失误,后又指出,省厅和市局之间的工作不太谐调,今后会注意工作方法,最后提出了建议:“我向常委会建议,立刻全面停止萧雷同志的工作,并且彻查萧雷同志的其他问题。”
但偏偏付伯举不按常理出牌,不但特别对百姓喊冤的事情感兴趣,而且根本不给雷治学说话的机会,大步流星,当前一步,就朝人群外面走去。
但今天,却无一人出声反对木成杰的提议,由此,李向文案件成功发酵,由桑天良开端,到狄国功点燃,最终成功落马一名市委常委。
但付家就是付家,上至副总理付伯举,下至省长付先锋,从来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不会在意别人的议论和指责。
雷治学的脸色很差,很是不满地瞪了欧克人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