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63章 狼来了

“股份卖给谁了?”江刚急急问道,“百分之十的股份,按照正常市价价值10亿,没有人可能一口吞下。”
四房女人有人认为是圈套,但也有人心动了,就拿着证据找到了市纪委。
“你倒是乐观,我却不这么认为。”陈艳不是官场中人,对政治认识只流于表面,远不如季如兰深刻,毕竟不身居高位,永远无法体会到政治的强大力量,她就认为夏想虽然顺利开局了,但以后的路还很难走,“反正我的立场不变,能暗中帮他就帮他一些,看在你的面子上,尽量让他成功,但也不能少了我的好处。不过我可要事先声明,万一他要是大势已去的时候,我也会转身就跑,不会被他拖累。”
点的全是萧雷的兵,是想全面清洗萧雷的势力!
根据一般官场常态,暂时主持市局全面工作的仇唐,极有可能最终会正式主持全面工作,现在不及时靠拢,更待何时?
消息传出,一片哗然,无数煤企惊呼狼来了!
四房女人再加四个儿女失去了生活来源——可见狄国功同志贪污腐败也有苦衷,也不是为了个人享受,主要还是为了养家糊口,没办法,老婆孩子一大堆,都要张嘴吃饭——顿时乱成一团。
“3亿?”真是一个天上难寻地下难找的败家子,江刚一口鲜血喷出,气得当场晕倒在地!
“呵呵,你的想法太单一了,艳艳,你难道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季如兰到底比陈艳更懂得政治手腕的应用,http://www.hetushu.com“召安,收编,或是某种形式的合作,手法多得是,在强大的政治力量面前,在夏想的政治智慧面前,一群煤老板的反抗,都是浮云。”
还没有为夏想挖好陷阱,却已经自身难保了,江刚险些晕倒!
何止狼来了,是豺狼虎豹全来了。许多人并不知道众城控股的幕后人物是付先锋,只是知道出面和胜华矿业签约的人物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很多人都是从固定的思维模式出发,认为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不变的事物就会永远不变,却不会将目光再放得长远一些,站在更高的高度之上看待问题才会发现,从来没有永远不变的事物,任何一个模式形成之后,就是被用来打破的。
夏想还有什么后手?后手多了。
一系列的变故发生之快,让江刚几乎难以承受。
“他呀……”季如兰就和众多恋爱的女子一样,一听别人夸奖自己喜爱的男人,自然内心甜如蜜,“是个了不起的人。我最敬佩的就是他的执著和毅力,尤其是他一往无前的勇气,是现在许多在官场之中和光同尘的官僚所不能相比的。”
江刚怒极,拨打了江安的电话,关机。又打了江安住处的电话,没人接听。情急之下,联系了雷小明,雷小明却说没有和江安在一起,也不知道江安去了何处。
事情,还是由狄国功引起。
仇唐早先已经得到暗示,让他等待一场东风。付伯举的工作视察www.hetushu.com,李老汉的惊天一哭,随后萧雷政治生命完结,他以为东风已经浩浩荡荡地刮起,正准备着手实施重拳出击的行动时,又有一件事情的突然发生,才让他明白,原来夏省长所说的东风,是真正指向明确剑光闪动的剑锋!
付伯举的工作视察,从表面上看似乎收效不大,但在背后的收获却是颇丰,在不为人所知的幕后,付家不但用强硬手腕敲开了安达矿业的大门,借李老汉之事取得了安达矿业百分之五的股份,还趁机注资胜华矿业,一举获得了胜华矿业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实际上,付家进入西省能源产业,才仅仅是第一战!
萧雷被免职并且双规之后,市公安局的局势为之一变,仇唐的威望陡然上升许多。许多以为萧雷还可以回来的中间力量,一见形势不妙,就立刻全部倒向了仇唐。
……
江刚晕倒的同时,晋阳还发生了一件大事,震动了整个西省的煤炭行业。
就算省政府放行,就算真有外来资金不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敢来西省介入能源产业的浑水,也得有西省的煤企敢合作才行,两者缺一不可,人人都认为,夏想所说的外来资金进军西省,不过是画饼充饥罢了,或者说,只是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
电话,打给了季如兰。
“事情还是压一压为好。”雷治学开口就定了基调,“萧雷刚落马,再牵涉到三名副局长,四名分局局长,公安系统的工作还要www•hetushu.com不要开展了?”
通话完毕,陈艳一个人在房间中若有所思地转了几圈,喃喃自语地说道:“也不知道夏想还有什么后手?以后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保证左右逢源?万一,万一夏想对我也有防范,最后连我也一起拿下,该怎么办?”
好嘛,第一次见到雷治学如此强势地压下一件提案,不少人就同时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夏想,倒要看看夏大省长怎样回应省委一号的强势。
张平少当即绕过市委常委会,直接向省委常委会提交了证据。
结果,市纪委立刻呈报了张平少。
得知付家出手的消息之后,陈艳想了一想,打出了一个电话。
突然,夏想一下提高了声调:“但问题是,事情已经压不住了!”
“如兰,你的心上人真有一套,手腕绵密,事事算计得精明,政治和经济手法双管齐下,多少年了,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让人敬畏的男人。”
紧急召开的省委常委会,气氛异常凝重,新发现的证据,如果单单指向了萧雷还好,毕竟萧雷已经被牺牲了,没有了翻身的可能,但显然,牺牲了萧雷一人还不行,有人想将市公安局来一场秋后大点兵。
“当然了,好死不如赖着活,谁想死?”
早先,夏想在联席会议上声称,将会允许外来资金进入西省的能源产业,当时不管是在座的省政府副省长、省委领导,还是各个煤企的负责人,都以为夏想不过是信口开河,外来资金涌入西省的能源产业?别开玩笑了,哪m.hetushu.com里那么容易。
封闭了几十年的西省能源产业,在夏想担任省长之后不久,终于破局!
江刚何许人也,听了出来雷小明欲盖弥彰,就再三追问江安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雷小明被问急了,才透露了一丝真相:“江安在澳门输了一大笔钱,所以就把股份套现了。”
狄国功人虽然失踪了,但他的四房女人还在。四房女人的财产被查封之后,虽然狄国功每家送了一个存折,但却没来及取走就被司法部门冻结。
中间的摇摆力量几乎全部倒向了仇唐,再加上仇唐原有的嫡系,仇唐在市局的发言权分量大增,支持他的人已经过半!
但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四房女人急中生智,忽然想起家中还有狄国功遗留的保险柜——狄国功自诩为段正淳二世,也确实有段正淳的风范,四房女人,每家的布置都大同小异,每家都有一台保险柜——打开一看,里面有金银珠宝,也有许多证据。
夏想轻轻咳嗽一声——夏想发言很少咳嗽,今天是特例——轻轻地说道:“在西省面临能源型经济转型的关头,晋阳市公安局出了大事,确实容易影响西省的形象,治学同志的指示精神很符合现状,暂时压下也有利于西省各项工作的开展……”
如果再将目光放长远一些的话,一个国家建立之后,就被用来推翻的。
“我也不知道,江叔叔,你就别问我了。”雷小明忙乱地应答了一句,“江安只卖了3亿。”
四房女人之前都被纪委淳淳诱导,告诫她们和图书举报有功,如果谁能提供翔实的证据,会提供一份待遇优渥的工作。
……
实际上就在付伯举落地晋阳的一刻起,付家在各方推动之下,在夏想的精心布局之下,一步迈进了西省的大门,打响了控制西省能源产业的第一仗。
雷治学很生气,不管幕后的推手是不是夏想,但张平少的收权大计,步步为营,步步推进,完全不留余地,就有点欺人太甚了,真当他这个省委一号是个摆设?
……突然间,在付伯举结束工作视察的第二天,王胜帅的胜华矿业在省委常委、副省长冯健超的主持下,和来自京城的众城控股集团签约,众城控股集团向胜华矿业注资30亿人民币,置换胜华矿业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行了,我夸他一句,你夸他十句,也不害臊?”取笑季如兰几句,陈艳又说,“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他能在西省取胜,现在万里长征只走出了第一步,西省的官商勾结有多严重,我想他可能只是流于表面上的认识,实际上,西省从上到下,根子都烂了,就和一个绝症病人一样,已经动不了手术了,一动手术就死。所以,维持现状最好,至少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哼,还能怕他,大不了真献身,不信他一个男人能多有定力!”
“你倒是精明,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了。”季如兰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好,我领你的情了。”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西省大部分势力,宁愿选择苟延残喘地活着,也不愿意悲壮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