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66章 事态向前推动了一大步

问鼎还早,如果真等他问鼎的时候再还手,中国或许已经没有了空间,夏想的思绪回到了眼前,猛然将手中可口可乐的瓶子捏扁,冷冷一笑:“你们从此以后,不要喝可口可乐了。既不可口,又不可乐,还含氟。”
“不,我想影响国际政局。”夏想将手中的可口可乐放到了桌子上,“一瓶两块多的可口可乐,表面上是一瓶饮料,其实是一种文化的渗透。”
“南方这么多强省在国家危机时发不出一丝声音,真是悲哀。国家不是不想打仗,也不怕打仗,想想看,一个屁大点儿的国家恶心了中国一个月,中国嚷了半天,愣里连一个响屁都没有放出来,丢人,太丢人。憋屈,太憋屈。想当年郑公说过一句话,小孩子瞎胡闹,大人是要打屁股的!什么叫大国风范,这才叫!”
夏想的感慨,缘于许冠华打来的一个电话。
许冠华被夏想一句话激得热血沸腾,说了一句违和的话:“夏省长,我和无数少壮派的军官一起,期望你早日问鼎的一天!”
西省质量监督局接到举报之后,连夜召开紧急会议。经初步查明,西省可口可乐分公司消毒用的含氟处理水的生产厂家是江刚控股的一家企业。
李沁更是猜到了什么,微微感慨说道:“夏省长,我很荣幸能成为你的手下。虽然我在美国留学,但对美国也没什么好感,那是一个自高自大一直试图统治世界的国家。”
夏想当时答www.hetushu.com复许冠华说:“当美国儿子也好,当美国走狗也罢,相信国内还是有许多人时刻警醒,会打美国一个响亮的耳光。”
宋一凡摇摇头,一脸深奥的表情:“太深奥了,实在听不懂,等我吃饱了,再好好听一听,或许智商就提高了。”
才学有很多种,有天才、人才,也有怪才、鬼才,陈艳心思多变而机灵,常常有出人意料之举,夏想就愿意称之为鬼才。
宋一凡不解:“怎么了夏哥哥,美国又得罪你了?不过既然你发话了,我遵命就是。”
……当晚,西省可口可乐公司的员工突然在网上爆料声称,西省可口可乐分公司生产的可口可乐将消毒用的含氯处理水混入饮料中,总数超过12万余箱。
卫辛不问原因,直接将手中的可乐倒掉:“不喝就不喝。”
事态,向前猛然推动了一大步。
夏想的胃口好得很,轻易不会倒胃口。陈艳一心认定可以让夏想倒胃口的大餐,如果让夏想知道了,他或许会是会心一笑,然后由衷地说上一句:“陈艳,真鬼才也。”
“不但中央有许多亲美派,军队中更多。要么盲目地亲美,甘心情愿当美国佬的亲儿子。要么一味地惧怕美国,认为美国无所不能,不敢动手,怕死得要命。想想也是,老婆孩子还有财产都在美国,不是直接将命门交到别人手里了?傻得没边了。所以美国爹一发话,你不许打菲www•hetushu•com驴殡,结果谁都不敢干了,怕老婆被美国爹给上了,怕儿子被美国爹给打了,怕财产被美国爹给没收了。”
卫辛笑得差点喷饭。
真是一个贪心不足的女人。
“真他妈的……”许冠华越说越气愤,干脆骂上了,“要是我能做主,先打沉菲驴殡几艘战舰再说。一个兵力不足中国十分之一的弹丸小国,敢跟中国叫板一个月,妈的,中国的脸在国际上都丢尽了。等于是被一个又委琐又黑又丑的人骑在脖子上大呼小叫地撒尿,还没完没了地撒,一撒就是一个多月!”
“不能正面警告,但可以背后警告。”夏想受许冠华感染,正好他手中有一件事情可以用来大做文章,就说,“冠华,请你拭目以待,西省会成为国内第一个敢向美国叫板的省份。”
“黄岩岛危机拖了一个月了,菲驴殡不断有让局势升级的动作,有恃无恐,反倒中国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发言人照本宣科,说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有个屁用?信不信我一巴掌打掉你的眼镜,你还跟我讲和平解决?我再一腿踢你肚子上,你是不是借在地上找眼镜的动作跪下求饶?现在羊城军区充满了悲愤!”
还有一点也要正视,陈艳的立场并不坚定,她手中现在拥有了安达矿业百分之十一的股份,已然是安达矿业的第四大股东,但她并没有明确要和他坚定站在一起的意愿,就让夏想知道,陈艳还嫌到手m.hetushu.com的利益不够,还想继续追求利益最大化。
“南海一直不能风平浪静,就是因为我们每喝一瓶可口可乐就为南海小国背后主子增加一分军费。”夏想用手轻轻一弹可乐的瓶子,“牵一发而动全身,弹一弹可口可乐,而动全球。西省虽然是内陆省份,但南海的台风,也和西省息息相关。那么西省打一个喷嚏,会不会也能影响到大洋彼岸?”
夏想的话,卫辛和宋一凡没听懂,李沁却听懂了。
“喂,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卫辛伸出右手在夏想面前晃了一晃,她的手指合拢时,严实无缝,显得手掌就十分好看。
“李沁还真说错了,我想的还确实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夏想一边说,一边拿出一瓶可口可乐,喝了一口又说,“我在想,经济和政治密不可分,有时候经济左右政治,有时候政治又左右经济,就如人的左右手一样,分不出哪个更重要。”
李沁问道:“领导,是不是想影响国家大事?”
也得承认,江刚确实是一个人物,在散户收购和反收购的拉锯战中,江刚再次凭借天时地利的优势,夺回了先机,百分之十的散户股份,现在又有百分之六重回到了江刚手中。
想控股安达矿业,夏想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主要是他想和风细雨,不想大动干戈。现在西省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他要稍微休整一下,驻足观察各方反应,然后再决定拐弯的方向。
许冠华说,和*图*书中央还没有决定是不是要在南海打上一仗,但他已经做好了上战场的准备,甚至笑称:“就让我成为改革开放之后,第一个亲身到战场浴血杀敌的将军吧。”又恨恨地说道,“可恨的是,美国躲在后面,不停地鼓动南海小国狂吠,国家却拿美国没有办法。更可惜的是,你还不是有决定权的国家领导人,不能正面给美国一个警告。”
不是他倒,就是夏想功败垂成,就是说,他和夏想之间,只能有一人屹立在西省土地之上,迎风起航。
时机成熟时,江刚会承受一次全方位的打击。
江刚会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夏想不得而知,他不会神机妙算,不可能事事抢先一步。但不管江刚会有什么手腕即将施展,他都不会得逞,因为夏想来到西省之后信奉的原则是——先下手为强。
到目前为止,夏想对整个西省的布局,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强。
今天三女争艳,李沁干练,卫辛柔媚,宋一凡清新,夏想在赏心悦目之余,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就是,夏哥哥,我对你意见大了,守着三位大美女也走神,真差劲。”也只有宋一凡敢对夏想直言批评,现在就是连若菡,也得礼让夏想几分。
没错,今天陪夏想吃饭的确实一共三位美女,除了卫辛、宋一凡之外,还有李沁。
“菲驴殡就象一块嚼过的口香糖粘在中国脚上,要彻底把它蹭干净看来不太容易,妈的,在脚底下黏糊糊的一个月了,也不把鞋底和-图-书找个硬处使劲蹭几下,国家也不觉得难受?除非不是中国人,不爱国,对中国没感情,才一忍再忍。祖国是母亲,谁能忍受别人对自己母亲的侮辱?”
李沁也说:“夏省长肯定在想重大而深刻的社会现实问题,要不就是人生意义的命题,反正不会是哪个菜好吃不好吃的鸡毛蒜皮的小事。”
或者从军法上讲,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夏想无奈摇头一笑,玩火不要过头了。
“主和派也分两类,一类就是不要命不要脸地死拍美国大腿,认为美国是为了中国的民主进步,一类就是美国不可战胜,中国不能和美国硬碰硬,一碰就经济倒退二十年。知道菲驴殡为什么敢跟中国叫板不?就是因为美国说了,菲驴殡每和中国强硬一天,就给一驾武装直升机。”
李沁前来晋阳,似乎有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住下不走了。她有强烈的参战意识,在和江刚交手两次之后,各有胜负,反而更激起了她的好胜心理,决定不拿下江刚誓不罢休。
许冠华是军中的少壮派,主战派,热血派,一谈起南海局势就义愤填膺。
江刚不倒,安达矿业不收入手中,就算破解了西省官商勾结的难题,也破解不了西省煤老板们的抵触心理。江刚就是一面旗帜,他必须要倒,这是历史的必然。
好在李沁的孩子已经可以放手了,她非要留在晋阳,夏想也不好赶她走,就让她和哦呢陈、萧伍一起,组建了一个临时的经济班底,专攻晋阳煤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