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73章 夏想研究小组

消息传出,安达矿业股价再次下跌。
安达矿业的部分运煤车,在路经燕省的高速公路时,被接连查扣。原因很简单,超载。
出名是出名了,却是恶名。而且一个内陆省份的煤矿惊动了美国政府,被美国政府经济制裁,他可真是三生有幸。最主要的是各大媒体一顿炒作,最立竿见影的效果就是——股票大跌!
陈艳没有猜对,甚至连一半也没有猜中,她对政治的理解流于表面,并不知道政治除了讨价还价之外,还有虚虚实实的结合。
“你……”话还未出口,对方的电话竟然断了,陈艳握着电话,茫然不知所终,愣了半晌才醒悟过来,心中恍然大惊,这么说,夏想在和可口可乐较量之余,也兼顾了为安达矿业布局?
……
在一连串的打击下,安达矿业的市值继续大幅缩水,股价继续下滑。
几天下来,安达矿业受不了了,出产的煤堆积如山运不出去,积压在安达矿业的煤场,让江刚终于体会到了有口难言的滋味。
真正的较量永远在幕后,为了顶住美国方面的压力,表面上夏想在西省强势无比,实际上在背后,吴才洋也好,古秋实也好,包括总理在内,都顶住了来自美国政府不小的压力。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出得起高价,而且我也知道,你现在很想出手手中的股份。再不出手,就引火烧身了。”对方的声音依然阴冷。
肯定是了。
以前,安达矿业的运输车也是和图书超载,但很少被查,主要也是将沿线的交警喂饱了。但最近被查扣得太厉害了,几乎逢车必查,一查必扣。
对安达矿业的限期整改和罚款只是第二步,第三步也紧随其后。
但又有问题来了,李沁想要股份,付家也想要,到底要卖给谁?或者说,付家是和李沁配合演戏,还是竞价?
等于是各交一手,各胜一局,至少南海风波还没有风平浪静。
“市价打八折。”对方很直接抛出一个价位。
有几家立场并不坚定的煤企见势不妙,立刻转身和安达矿业保持了距离,但运输车队依然被查扣严重,就又急忙向胜华矿业取经,得到指点后,都纷纷更换了运输车队,随后果然一路畅通了。
虽然事情不大,不足以上升到中美经济对抗的高度,但用许冠华的话形容却是:“大扬国威!”
“陈艳,有没有时间再见面谈一谈?”
被逼无奈,江刚终于要硬碰硬了。其实他也沉下心来想了一想,莫不是夏想故意逼他出招?但也只是想了一想,就被报复的怒火淹没了。
“有,你说地点。”陈艳不再矜持了,她担心再晚一步,安达矿业说不定真会破产清算。
质监局和环保部门联合到安达矿业实地调查取证,经检测,安达矿业不但排污不达标,还存在着许多安全隐患,质监局向安达矿业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书,环保局开了一张500万的罚单。
“呵呵。”对方笑了,“江刚也和*图*书配和我相提并论?实话告诉你,我来自京城,进军西省能源产业是一出长远的布局,之前,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江刚终于领教到了夏想石破天惊的手腕,原先和可口可乐斗法正酣之时,他还在一旁袖手旁观,乐呵呵地观战,认为夏想傻得可以,竟然还有闲工夫和可口可乐闹腾,不知道后面都火烧屁股了?
安达矿业出产的煤炭,一部分供应西省,大部分外销到周边省份,其中燕省是安达矿业的销售大户。
难道是……陈艳一瞬间屏住了呼吸,她几乎猜到了对方是谁。
事情最后的结局,用许冠华的话说来就是大扬国威!毫不夸张,也确实让美国政府颜面扫地。当然,美国方面也清楚西省借打压可口可乐说事,剑指南海风波。
安达矿业的股票下跌只是第一步,第二步的围剿随之而来。
“你是谁?”陈艳一出声就吓了一跳,才发觉她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就在陈艳和李沁见面的同时,安达矿业许多散户都坚持不住了,开始纷纷抛售手中的股票,一抛售,就被一股神秘的势力各个吞进。
几天后,在可口可乐事件尘埃落定,最终污染源指向安达矿业,因为可口可乐事件已经炒得沸沸扬扬,几乎成了国际事件,不想最后峰回路转,染污之事竟然落在了安达矿业头上,一时之间,安达矿业借势而起,半天时间就成了“国际知名企业”!
美国国会也有议员提议,要求美国政府和图书对安达矿业进行经济制裁。
现在就将矿难的脏水泼到夏想身上有点为时过早,时机不对,效果不会很好,还是等明年人大会议召开时,再点燃矿难的导火索,然后再发动代表让夏想落选,也就顺理成章了。
此事之后,夏想在美国无数政客心目中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美国不少政客都视夏想为头号心腹大患,作为最有可能挑战美国权威的后备力量,美国专门成立了一个夏想研究小组,从现在起就时刻关注夏想的一举一动,将夏想的言行作为美国今后战略政策制定的一个参考。
等现在他才恍然大悟,当时他乐呵呵地观战,却是外行看热闹,不知道夏想同时还在为他挖坑。可口可乐事件闹得越大,为他挖的坑就越大。
风口浪尖的滋味并不好受,不但国内媒体对安达矿业口诛笔伐,大肆报道,连国外媒体也对安达矿业横加指责,攻击安达矿业连累可口可乐公司形象,甚至个别右翼的媒体强烈地要求美国政府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处罚安达矿业。
……
但又偏偏心里没有底气,陈艳才知道,她远不如自己想象中厉害。
梅家隐性的力量终于得了彰显,但同时,夏想也没白让梅家出力,顺手让梅家承揽了不少西省的运输业务。
“您可真会开价。”陈艳笑了,“现在我的股份很抢手,再说安达矿业的股价也很平稳,你急着要买,是有求于我,为什么我还要打折出售?”
此时,江刚也和-图-书意识到了可能真的无力回天了,他的泛反夏想联盟还没有派上用场,安达矿业就先被夏想玩死了,他不甘心。
超载是中国国情,不超载运输队就不赚钱,原因何在?高额的过路费是一座提高物价、阻碍交通并且降低国民幸福指数的大山。
只不过世间没有回头路可走,陈艳再后悔,也不至于主动提出再向李沁转让股票,正当她左右为难的时候,李沁又如及时雨一样出现了。
眼下,就得先启动第一个杀手锏了。
安达矿业的大名,一天之内传遍了世界。
“你连是谁都不敢说,我怎么相信你?”陈艳冷冷一笑,“我要是怀疑你是江刚的人,怎么说?”
可以说,阅人无数的陈艳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声音产生过惧意,但今天,她确实有一种被人偷窥的感觉,仿佛声音不是从电话中传来,而是从身后传出。
下意识地向身后望了一眼,身后空空荡荡,没有人影。陈艳还不放心,又跑去查看了房门,房门关得很是严实,没有人可以进来。
在寂静的夜里,陌生人的声音就如一股冷风一样,从窗棂吹进房间,让陈艳猛然打了一个寒战。
陈艳再联想到李沁及时出现的时机,再对比付家出手收购胜华矿业的前后的手法,更是心中笃定,怕是付家会在夏想的支持下,吃定安达矿业了。
……
……
江刚抓狂了,对于突然出名的状况,他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更没有一举成名天下知的喜悦,要是以前,和_图_书如此大规模的免费宣传该是多么激动人心的好事,但现在他却是焦头烂额,急得转转团。
安达矿业……在被可口可乐事件的余威扫中之后,元气大伤,眼见就滑向了破产的边缘。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胜华矿业的运煤队承包给了一家新的运输公司之后,不但从来没有发生过查扣事件,而且运输速度明显加快,流程也比以前科学了许多,运输快,就销量见涨。原先许多安达矿业的客户纷纷转向了胜华矿业。
带着疑问,陈艳试探地问了一句:“那好,既然你挺有实力,我暂且相信你……你想出什么价?”
“因为……”对方也是嘿嘿一笑,“安达矿业的股票马上就要大跌了,你现在卖,可得八折。过后再卖,六折都不到了。”
……
何止于此!
一天之内市值缩水百分之十。
而就在矛头全部指向安达矿业的时候,可口可乐西省分厂也悄然重新开工了。此次较量,以可口可乐全面败退而收场,夏想的指示精神全部得到了落实。
作为西省东面的屏障,西省的煤炭向东运输,必过燕省。
陈艳后悔莫及,早先出手了手中的股票该有多好,现在缩水的何止百分之二十,怕是连百分之四十也有了,早先打个八折卖了,也比现在强了许多。
如果仅仅是安达矿业一家的运煤车被查也就算了,偏偏是除了胜华矿业之外,几乎所有联合反对能源型经济转型的煤企,都有至少三分之一的车辆被查被扣,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