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82章 开辟了第二战场

江刚可以容忍江安胡作非为,可以容忍江安花天酒地,甚至可以容忍江安将安达矿业百分之十一的股份挥霍一空,却完全不能容忍江安吸毒。
半推半就也是一门技术活,既可让男人得到极大的心理满足,又可得到强烈的进一步进攻的暗示,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女人利用半推半就让无数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
季如兰昨天回羊城了,今天就去而复返,可见肯定有要紧事情,陈艳就借机摆脱了雷小明,匆匆去和季如兰见面,路上还想,正好将雷小明的话转告季如兰,或许消息对夏想有用。
他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一把就挽住了陈艳的腰,陈艳轻轻一躲,嘤咛一声,力度拿捏得恰到好处,既反抗了,又似乎柔弱无力。
……
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消息,陈艳就对雷小明兴趣缺缺了,正想怎么摆脱雷小明纯真少年的初恋情怀时,手机就及时响了。
陈艳深谙男人心理,知道如果一直让男人只有念想而一口也吃不着,男人也会退却,她就故意放慢了脚步,假装身子一晃,胸前的丰富之所就碰到了雷小明的胳膊上。
今晚的陈艳,没穿石榴裙,但俘虏一个雷小明,还是手到擒来。
初夏的晋阳的夜晚,已经有了美妙的感觉,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晋阳当洛阳,雷小明跟在陈艳的身边,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压抑不住想一亲芳泽的渴望。
倒是江安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似乎对一切都心不在焉,既和_图_书不关心江刚和陈艳之间的意志较量,也不关心夏想的死活,目光散乱,无精打采。
“小明,万一江刚发现了我和你联手设计了江安,江刚不会放过我们的。”陈艳半依半靠依偎在雷小明的肩上,柔声细语,声音如蜜,可以将百分之八十的男人融化。
要不说最毒莫过妇人心,虽说陈艳再次逃过一劫,实际上,她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江安吸毒,也是她的杰作。
……
在座众人之中,包括张平少、仇唐、唐天云、马昱等夏想身边最依赖的几人,还有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木成杰,如果以上几人还不算让人吃惊的话,省纪委书记刘平行赫然在列,就绝对出乎所有人意外了。
江安推开江刚的手,无所谓地耸耸肩:“就吸了一点,尝尝鲜,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先聊着,我有点事先走了。”
确切地讲,是雷小明在她的鼓动之下,违心怂恿江安尝试了一次。有些东西是能沾污的,一沾,就是一辈子的恶梦。江安又不是有什么意志力的人,被雷小明拖下水之后,就迅速滑向了深水区。
得到了鼓励的雷小明就将陈艳抱得更紧了。
“今天和大家坐在一起,很高兴。”夏想举杯,“我敬大家一杯,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能得到大家的信任和支持。”
是季如兰。
王向前才不会打她的主意,以前打了多少年了,现在还会再打就是不进步了,但陈艳还是牢牢和*图*书记住了雷小明的话,尽管她没有太多政治智慧,但也能清醒地认识到,常务副省长和省委一秘打得火热的背后,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江刚正说得唾沫横飞,见江安的样子,顿时心惊肉跳,也顾不上和陈艳你来我往了——明是让陈艳对付夏想,其实还是想拿陈艳一把,让陈艳为他所用——立刻一下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江安,厉声说道:“江安,你是不是吸毒了?”
而江刚想让陈艳出手对付夏想,眼见就要逼迫得陈艳退无可退之时,江安吸毒的丑态彻底打乱了他的部署,他再也顾不上理会陈艳,亲自押送江安,送江安去了戒毒所。
一吸毒,人就完了。
陈艳再次躲过了江刚的一次正面施压。
在西省的局势即将大变之下,雷治学收缩战线,以防守为主,不再主动出击,甚至在仇唐任命之上的退让,等于是甘愿在人事大权之上退后一步,谁都看了出来,雷书记受入局之事牵制,怕是工作重心要转移了,换言之,西省,即将全是夏想的天下了。
几人欢聚一堂,笑声不断,以夏想为中心,今天的饭局,吃的不是欢声笑语,而是下一步的布局。
“艳艳,我想和你见上一面,现在。”
就连陈艳现在虽然暗中掌握了一定程度的主动权,但她对前景并不乐观,她知道总有一天一切会真相大白,到时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一点把握也没有。
雷小明……现在是她的倚仗之一,夏想也www.hetushu.com是,她不会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最后谁会成为在最关键时刻拉她一把的人,她就为他奉献一切。
转身就走,毫不理会江刚的惊诧和愤怒。
陈艳一言不发地聆听江刚的妙计,雷小明在一旁强忍怒气,几乎发作而起。
“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进入了攻坚阶段。不怕向大家透露一个消息,接下来,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围内会有一次重拳出击的重大行动,作为能源型经济转型必不可少的一次重要环节,此次行动将由张平少同志亲自坐镇,由仇唐同志亲临第一线指挥,省委省政府大力支持,要求重拳出击行动打出士气打出成效打破晋阳官商勾结的重重黑幕。”
只能尽最大可能将事情推向她期待的方向了。
相信就连对省委事务持外紧内松态度的雷治学,一下也接受不了刘平行和夏想的亲密接触。
江刚和陈艳之间,因为掺杂了江安和雷小明,已经成了一个乱局。都自以为掌握了局势,到底谁才是笑到最后的一个,恐怕在最后谜底揭开之前,谁也不敢肯定自己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夏想另辟蹊径,完全无视江刚鼓动的电力行业的冲突事件,直接开辟了第二战场,从而打响了西省最后一战的关键一枪。
在陈艳和季如兰面谈并且商议一项重大事项之时,晚上轻易不会参加任何饭局的夏想,此时正和数人坐在一起,把酒言欢。
对于江刚来说,江安只是他的窝心事之一,在他自以为www.hetushu.com得计并且可以恶心夏想的大好形势下,江安的坠落只是摆到明面之上的一件意想不到的坏事之一,还有更让他意想不到的难受事情发生了。
江安毒瘾发作,别说他爹,就是他祖宗全在,他也不认识谁是谁,一把推开江刚:“要你管,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随便!”
江刚气急败坏,气得浑身发抖,和江安揪打在一起。
在他眼里,江安就剩下这点用处了!
省长主动举杯,所有人都纷纷举杯相贺。
但……还是压制住了,作为没有对付女人经验的初哥,在美艳娇媚的陈艳面前,雷小明很是放不开,省委书记公子的身份也让他提不起来底气。
夜风如醉,吹得夜行人昏昏欲睡,雷小明如触电一样,感觉全身一阵麻麻的感觉。以前他在国外留学被外国波霸推倒的时候,也不如现在一般心神荡漾,可见女人和女人的差距还是巨大的。
也别说,陈艳虽然阅人无数,但还是很享受雷小明为他吃醋的样子,到底是女人,她也渴望有人真心疼爱。
“不怕,我爸会收拾了江刚。”雷小明沉醉在陈艳的温柔之中,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不过,我发现一个异常情况……”
怒极之下,江刚一把拉回江安,“啪啪”左右开弓打了江安两个耳光:“混蛋,你敢吸毒,老子废了你!”
陈艳和雷小明在一旁,既不上前相劝,也不说话,二人对视一眼,露出了心领神会的微笑。
对于想借能源型经济转型让西省的反腐和*图*书工作更上一层楼的刘平行来说,审时度势之下,先是在仇唐事件之中以中立立场赢得了夏想的好感,再在唐天云的引见之下,终于得以初步赢得了夏想的信任,也算是来之不易的第一步。
别说能继承他的家业了,能替他传宗接代就不错了。如果江安连传宗接代的能力也没有了,对他来说,他要这个儿子还有何用?
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对峙,仍在继续,不出意外,三五天之内解决不了。就算惊动了中央,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反馈到西省省委,所以,夏想现在日子还算轻松。
江刚想借股份套牢陈艳,让陈艳为他所用。也想借江安和雷小明之间的关系,间接和雷治学建立一种默契。却不成想,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有一个愚不可及的儿子自不用说,雷小明身为省委公子,在女人面前却是一个初哥,在晋阳一姐的魅力之下,不但全无抵抗之力,而且还心甘情愿为陈艳所用。
刘平行的出现,让夏想多少也有点意外,但在唐天云向夏想暗中解释了几句之后,他就释然了,接受了刘平行姗姗来迟的靠拢。
“是什么?”陈艳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暗中,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
“最近陈皓和王向前来往密切,经常一起嘀嘀咕咕,好象在谋划什么事情。我想,是不是王向前也在打你的主意?”现在的雷小明,什么事情都喜欢往陈艳身上想,几乎成了一个醋坛子。
突然,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就变得萎靡不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