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87章 要真的动刀动枪了

接上曹殊黧的一刻,夏想还是不免微微感慨万千。
唐天云上前想拿行李,夏想却亲自替曹殊黧拿过了行李,笑道:“我来。”
夏想才坐下喘一口气,就接到了仇唐的电话——以仇唐的级别直接向夏想汇报工作,不合规矩,但规矩之外,自有用意——电话很简短,就三句话。
江刚的安达矿业被重拳出击行动的第一波冲击波波及,力度之大,令人震惊。不但抓捕了安达矿业全部的私人保镖,而且还从私人保镖之中发现不少公安部追逃的逃犯,事情,就真的闹大发了。
经过不懈的努力,狄国功失踪一案被成功地封锁了消息,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弱,到今天,因为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冲突上升为了第一新闻事件,再加上先前萧雷的落网和仇唐的扶正,基本上狄国功的失踪在无数风起云涌的消息的冲击之下,差不多完全被人遗忘在了某个角落。
“夏省长,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主要也是事情紧急,有一个情况需要向你通报一声。”电话里传来了客气的声音,正是付先锋。
放下电话,夏想听到房间中已经没有了声音,他知道曹殊黧爱犯困,一到点儿就打盹,就悄悄推开房门,打算欣赏一下曹殊黧犯困的憨态,不料才一推门,就被一人一下推倒在了床上,正是穿了一身轻纱睡衣的曹殊黧。
“江总,不好了,有大批警察冲了进来,抓走了十几个保安……”是安达矿业的副总打来的电话,http://m.hetushu•com所谓保安,就是江刚的私人保镖。
江刚不傻,很清楚狄国功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却在现在的紧要关头出现,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曹殊黧淡然如花,一袭长裙,亭亭玉立,宛若当年初见之时。十二年的岁月呼啸而过,比起当年的青涩和烂漫,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她,容颜不改、笑容依旧,依然保持了曾经的笑颜……心境平和、随遇而安的曹殊黧,是夏想的女人中最不显岁月风霜的一人。
“有消息说,狄国功被国安部门抓走了,近期将会押回晋阳,狄国功的事情也会全部公开。”电话里传来江刚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他在省委的暗线,“狄国功的事情一公开,有可能会牵连很多人……不出所料的话,估计狄国功现在出现,会引发一系列的动荡……”
“经陈艳的引见,湖个性在西省的行动进展顺利,虽然也有几家没有攻克,但大体上达到了预期目标。下一步的指导方向,请夏省长指示。”
曹殊黧有一段时间没有陪在夏想身边了,作为女人,尤其是如她一样相夫教子的女人,不陪在丈夫身边简直就是一种罪过。
“我马上过去。”江刚放下电话,也顾不上琢磨如何再为夏想布局了,急匆匆赶往了安达矿业的总部。
汽车发动的一瞬间,曹殊黧脸上的矜持才化成了一抹浓浓的笑意,冲夏想嫣然一笑:“算你心里还有我。”
“不必客气,下一和图书步的大计,夏省长,以你的全局安排为主。”付先锋再次坚定地表明了付家会追随夏想的立场。
夏想尽管也想让曹殊黧陪在身边,年轻的省长身边没有一个女人,会被有心人看在眼中,算计在心,很容易被人以各种理由向身边塞女人,但儿子的成长是大事,夏东现在正是叛逆期,让曹殊黧陪在身边好好引导他度过成长阶段的第一个叛逆期,对他以后的成长大有裨益。
“来了……”
夏想并没有发表意见,只是“哦”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
夏想哈哈一笑:“请上车!”
狄国功整整失踪了一个多月!
夏想用手指了指胸口:“十几年了,你一直都在这里,从来没有片刻离去。”
狄国功的失踪,一开始确实引发了轩然大波,但此后就渐渐无人提及,似乎省委和市委都刻意压下了消息,连市纪委和市公安局都将狄国功案件列入了机密案件,不再对外公布任何消息,对内,也要求不许任何人提及此事。
夏想一言不发地听完情况汇总,微微点头,等他放下电话的时候,另一部手机也突兀地响了。真是忙乱,想过一过二人世界也不行,但不接又不行,响铃的手机是很私人的重要手机,夏想就伸手接通了手机。
夏想担任省长以后,很少再亲自到机场接人了,即使是严小时和季如兰前来晋阳,他也不会亲自出面,但今天他却光明正大到机场接人,而且还用的是省委的专车。和-图-书
“来了!”
国家刚出台一个规定,副部以上级别的官员不允许亲自开车,夏想的警卫有几人都和夏想有过并肩战斗的经历,对夏想的安危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现在夏想轻易也不会自己开车,但今天,他要破例了。
“狄国功的卷宗,也转到了晋阳国安局。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
宋立和卢义对视一眼,夏想说得委婉,不是以命令的口气,而是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请求口气,让他们无法拒绝,只好同意了。
付先锋一下变得这么客气,倒让夏想有点难以适应,他呵呵一笑:“付兄客气了,下一步的走向,我会让李沁和湖个性接触一下,确定好了大局观之后,再统一行动。”
唐天云笑笑,羡慕地看了夏想和曹殊黧一眼,眼中闪过异样的光彩。他对夏想和曹殊黧之间的恋爱史略知一二,对二人之间十年如一日的感情羡慕不止。
公安部追逃的逃犯被安达矿业窝藏,比起私藏枪支弹药的后果可谓严重多了,消息传出之后,整个晋阳,不,应该说整个西省的煤老板都为之一惊。
曹殊黧微微一笑,喜悦和幸福挂在脸上,美满而知足。
“好,好。”付先锋连声说好,显然心情不错,“先先马上也要到晋阳了,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直接吩咐她去做。对了,听说季家想插手电力行业?倒是好事,回头我琢磨琢磨,有需要配合的地方,付家不会推辞。”
心态决定相貌,相由心生,果然不http://www.hetushu.com假。
不用对方解释,江刚也猜到了狄国功此时现身肯定事出有因,他十分焦躁地放下电话,在房间中转了几转,还是理不清头绪,忽然,电话就又响了。
省长位置之上,如夏想年轻者寥寥无几,如夏想一般夫妻感情深厚者,也是屈指可数。
随后,又接到了哦呢陈和萧伍的电话。
“我也不清楚,对方一群人冲了进来,不问青红皂白,也不讲理,上来就抓人。有人反抗,警察直接就将人打倒了,好象土匪一样。”副总气喘吁吁地说道,显然吓得不轻。
政治是如此,转身就会被人遗忘。娱乐圈也是如此,过气之后,谁还记得当年的光芒四射?
曹殊黧就说:“你就别为难别人了……”
“怎么回事?”江刚急急问道。
至于曹殊黧到底付出了什么惨痛的代价,就不足为外人道了,但江刚付出的惨痛代价,一夜之间就传得人人皆知。
不过也是现阶段夏东过于留恋妈妈,非要缠着曹殊黧,曹殊黧顾得上小的,就管不了大的,夏想就只能退而居其次,为夏东让路了,尽管他是省长,但省长也得让着省长公子。
……
“领导,狄国功现在已经转交到了西省国安厅。”
就连江刚也差不多将狄国功抛到了脑后——他并不知道狄国功被国安方面控制了起来,只以为狄国功已经成功逃到了国外,改名换姓之后正在享受自由的空气——就在一个突如其来的时刻,意外得知狄国功有了消息,直把江刚震惊得不知和-图-书所以。
回到家中,曹殊黧顾不上休息,就忙里忙外收拾家——女人爱干净,眼里见不得家里乱成一团的样子,尽管夏想的住处并不脏乱,平常也有人清洁。
接上了曹殊黧,夏想对警卫人员说道:“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们同意我今天自己开车。”
夏东恐怕也是国内最年轻的省长公子了。
所有人都心惊胆战,明白了重拳行动的剑光所指之处,是想彻底根治西省煤老板的私人保镖日益猖獗的现状……夏省长,要真的动刀动枪了。
“领导,一是重拳出击行动已经打响了第一枪。二是在安达矿业发现了大量管制武器,包括杀伤力极大的自制雷管和枪支。三是安达矿业的私人保镖呈现规模化、武装化的趋势,而且私人保镖之中,有转业军人,也有公安部追逃的通缉犯……”
夏想确实被吓倒了,他一翻身就反客为主,掌握了主动权:“吓我一吓没有问题,但你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江刚十分不耐地接听了电话:“什么事情?”
“我忍住了困,就是为了吓你一吓。”
曹殊黧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十分甜蜜,夏想只为她一人破例亲自开车,确实是身为女人最大的荣耀,她就昂首阔步、当仁不让地任由夏想为她打开车门,施施然坐进了车内。
夏想笑道:“那就先谢谢付兄了。”
因为他接的人是曹殊黧,是正牌的省长夫人。
简单的一问一答,只是最熟悉的人之间才会说出的最亲切也是最无用的废话,因为无用,才显亲密无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