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91章 是为一大胜利

5亿对于139亿的西省地电来说,九牛一毛,也只是陈艳全部身家的几分之一,但陈艳肯出资的象征意义重大,意味着她摇摆的立场愈加向夏想倾斜了,正是夏想想要的结果。
夏想欣慰地笑了,今天会议的最大收获就是完全收服了陈艳,让陈艳彻底为他所用,从某种意义上讲,陈艳的彻底倒向,为江刚敲响了最后的丧钟。
成败之间,天差地别,一般人都难以承受如此的重任在肩。
政治和经济,两者缺一不可,缺少经济的支撑,政治是无源之水。缺少政治的支持,经济是无本之木。可以说,建国以来,不管是新兴家族势力还是传统家族势力,从无一人如夏想一样可以同时调动庞大到惊人的能量,不但以一己之力可以惊动上至总书记、总理,下至新兴和传统家族势力等无数举足轻重的重量级人物,还可以谈笑间决定上千亿人民币的资金动向,如此恐怖的实力,就连总书记和总理也只能叹为观止,暗暗惊叹。
陈艳话一说完,就直直地看向夏想,期待夏想的点头,她从来没有如现在一样迫切地想加入到夏想的核心圈子之内的愿望。
陈艳在李沁、季如兰、严小时和付先先的联手之下,大感压力,有一种急于得到承认并且融入圈子的迫切感,终于矜持不住了,伸出了一只手:“我再追加5亿,一共出资10亿。”
是时候让陈艳坚定立场了,再摇摆下去,不但有可能误了大事,也可能误了卿卿性命m.hetushu.com,夏想不想陈艳成为王熙凤第二。
夏想当仁不让成为改革的先行者,他是该庆幸站在了时代的潮头,还是该为自己被历史的潮流推动,站在了时代的前沿而深感不幸?
又一个为了夏想而甘愿拿5亿投资的热血美女,陈艳快不敢相信了。
李沁淡淡一笑,先问了严小时一句:“小时,你有多少资金?”
另一部分则是经济进程。
陈艳险些没有昏倒,举手间决定了10亿美元近70亿人民币的投资决定,李沁到底是什么人?
一部分是政治进程,就是在国家政策支持下的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
但西省地电的退让并没有得到国家电网的谅解,国家电网得理不饶人,正式向王向前提出严惩肇事者并要求西省地电赔礼道歉等一系列条件,以上还不算国家电网仗势欺人的话,国家电网方面再次向省政府提出收购西省地电,并且威胁,如果不答应国家电网的收购提议,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夏想在西省的大计,分为两大部分。
……当夜,市公安局再次出动,接连抓捕了三名煤老板的近百名私人保镖,闹得尘土飞扬不说,还让无数煤老板人人自危,不少人准备到市委、省委甚至中央反映情况,对晋阳市公安局的野蛮执法表示强烈不满。
是,她是知道李沁是夏想的经济班底,却没想到李沁能一下拿出70亿!开什么国际玩笑,现在号称百亿身家的富翁,谁也不m.hetushu.com可能动动手就敢决定70亿投资的去向,也拿不出这么多的资金。百亿富翁,能直接拿出10亿就顶天了。
表面上,夏想在西省的省长之位上已经站稳了脚跟,成功地压制了王向前,并逼得雷治学退让,实际上,他在省委刚刚打开局面,离他期待中的掌控大局,还有一段距离。
在季如兰提出资金问题是现阶段面临的最重大的问题之时,片刻的沉寂过后,陈艳开口了:“我可以出资5亿。”
但夏想还是坚持邀请了陈艳,不顾季如兰和严小时的反对,自有他的深意。
夏想可以就煤炭行业的布局,进入全面收网的最后阶段了。
换言之,也只有夏想一人可以撬动西省沉积多年形成的庞大的利益集团!
陈艳话一说完,李沁就开口了。
按说陈艳不够资格参加今天的会议,她既不是夏想的女人,又不是夏想的经济班底,虽然和夏想有过不算密切的合作,终究对夏想和在座的每一个人来说,还是外人,就连季如兰也不会完全信任陈艳。
今天的女子军团会议,召开得相当成功,不但成功地解决了资金难题,还让陈艳终于得以下定决心,和盘托出了江刚的全部计划,是为一大胜利。
陈艳就直接当众说出了江刚的三步计划:“第一步,制造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冲突,第二步,在省人大会议召开之前,制造矿难事件。第三步,借矿难事件的余波,让夏省长在省人大选举期间,和*图*书落选。”
付先先轻巧地伸开了右手手掌:“我钱少,只能出5亿了,是我的全部家当,是我的个人投资。”强调个人,自然是指付家不会介入西省地电的重组了。
更难以置信的是,李沁问也没问季如兰——季家负责解决政治难题,以政治实力入股,至少可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她灵巧地立了一根手指,轻轻一笑:“我代表理想风投公司出资10亿……”微一停顿,似乎是故意瞄了陈艳一眼,“不好意思,在国外习惯了,回国后也不好改过来,我说的是美元。”
能源型经济转型不但事关夏想的正部之路的成败,也事关国家重大经济转型试点政策的成败,事关重大,是一条无比艰难又具有极高挑战性的从政之路。
政治进程是夏想在西省任上的政绩的关键,是衡量他第一任省长执政的成败标志,能源型经济转型成功,夏想的西省一任就成功了,其耀眼的光环足以掩盖其他方面的政绩平平,当然,夏想在其他方面也不会一无是处。
也正常,在夏想的西省十年蓝图中,政绩排在经济规划之后。夏想不是唯政绩论的官员,以他的年纪和实力,不需要急切地为了升迁而大捞政绩,他想在西省沉下心来,真正的为国为民做一件实事。
至少会损失三分之一的选票。
但同样,如果能源型经济转型失败,作为夏想省长任上的最大败笔,其他方面政绩再出色,夏想第一届省长之任,也会被认为是一届失败的任期和-图-书
不想让陈艳更加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李沁听了严小时的话,微一点头,又问付先先:“先先可以出多少资金?”
一个女人,千万不要机关算尽太聪明,不管是身体构造以及体力或是智力,女人和男人相比,有先天的劣势。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里,如陈艳一样的女人真以为可以凭借小聪明和一张漂亮的脸蛋就可以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是痴人说梦。
相信不少人正在背后为他制造障碍,不想让他顺利当选。他在没有正式当选为省长之前就触动了煤炭利益集团,在外人眼中,确实是不明智之举。西省有多少人大代表是煤老板的关系?他这么做,等于自绝于人大代表。
那么她就更不能错过今天的大好时机了,才这么一想,季如兰就主动开口了:“李沁,我也出资3亿。是我个人的私房钱,虽然不多,也是一片心意,愿意为西省地电的重组,贡献一份力所能及的力量。”
第二天,持续数日的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的对峙事件,终于有了新的进展——最后数名围攻国家电网的西省地电的职工全部撤退,之前一直在维持秩序的警察也全数散去,事件,得到了缓和。
如果李沁所说属实,真能立刻调动70亿的资金,那么岂非说明夏想的经济班底至少有700亿的实力?陈艳不敢多想了,她只需要知道,夏想不但有庞大的政治实力,还有深不可测的经济实力,就是说,夏想在西省推动的经济转型,真有可能大获全胜,并且遍hetushu.com地开花。
事实上,针对西省地电的重组,并不需要陈艳的资金,所需要的只是陈艳掌控的西省众多煤老板和官商勾结的内幕,在陈艳说出了江刚的全盘计划之后,夏想点头对陈艳的做法表示了赞许,然后坚定地大手一挥:“是时候了。”
在夏想大计之中,西省的政治进程落后于经济进程。
“15亿左右。”严小时微一点头,目光有意无意看了陈艳一眼。此时严小时多少明白了夏想邀请陈艳的目的所在,陈艳手中至少也有不下15亿资金,她只肯出5亿,也是投石问路的试探之举,她就要替夏想哄抬一下物价,“不过,还可以抛一些手中的股票,能凑出20亿问题不大。”
陈艳暗吃一惊,严小时拿出了全部家底,是真的看准了西省地电重组的前景,还是只为了讨夏想欢心?不管是哪一种,风险也太大了。
别的不说,至少他现在还是代省长,想要成为法定的省长,还需要经过人大一关。
也是夏想今天特意邀请陈艳赴会的真正用心。
实际上,政治和经济相辅相成,密不可分。能源型经济转型动了煤老板们的利益,动了西省能源产业的根基,必然要遭遇到强大的阻力,但夏想上有国家政策支持,下有政治班底出谋划策,再加上又有付家和梅家从一旁策应,更有经济班底在背后出手,也就是说,国内除了夏想之外,几乎再无一人有如此强大的政治势力和雄厚的经济实力。
一件大实事,大好事,一次功在当今利在后世的开创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