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93章 权力较量

好在夏想上任西省之后,先下手为强,成功地压制了王向前,再加上雷治学受到入局事件的影响,无暇顾及省委事务,才让他没有陷入省委书记和常务副省长的联合夹击的困境之中。
夏想和雷治学、王向前的三方对话是在他的办公室之中进行的,至于雷治学和王向前一前一后来到他的办公室兴师问罪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夏想懒得过多猜测,他面对省委书记和常务副省长的联合进攻,依然淡定地笑了笑:“治学同志,向前同志,先不要急,听我解释一下。”
雷治学不震惊才怪。
“夏想同志,西省地电的重组,我还是觉得不太妥当,政府方面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江刚是西省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人物,安达矿业的背后,供养了无数贪官,如果说安达矿业是一口大锅的话,西省上至省委下至晋阳市委,乃至基层区县,甚至最底层的派出所,都要伸手往安达矿业这口锅里捞肉喝汤。
一把手对某一个问题持保留意见是委婉的说法,言外之意就是坚决反对。
央企的背后是中央,地方国企的背后是地方政府,说白了,央企兼并地方国企还是国进民退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是国家与地方政府争利的具体体现。
雷治学没说话,他心里明镜一样,央企吞并地方国企,向来条件苛刻而且态度傲慢,但往往都会成功,原因何在?无非是地方政府的忍让。归根结底,还是背后的政治http://m.hetushu.com斗争谁占上风的问题。
夏想就知道,必须化解雷治学和王向前之间第一次的联手行动,否则,如果二人之间的第一次联手胜利的话,就有可能形成惯例,在以后的各项事务中,不管是在常委会上,还是在具体事件之中,他将会被雷治学和王向前吃得死死的。
王向前眼皮大跳,夏想是什么意思,又来威胁他还是虚张声势?但做贼者必然心虚,他仔细一想,不好,狄国功还真知道他不少事情,如果狄国功咬出了他,还真是麻烦大了。
“西省也是国家的西省,沿海省份也是国家的省份,手心手背都是肉,凭什么总让西省牺牲个没完,难道西省就是后妈生的?凭什么让沿海富裕省份富裕了不帮助内陆落后的省份,还要压低价格,掠夺资源,还要让西省人民牺牲多少年?蛋糕做大了,不分蛋糕,那么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带动大部分人都富裕的口号,不就是一句空谈了?”
再深入一想,狄国功和萧雷十几年的交情,而萧雷是他的亲信,萧雷几乎知道他的所有事情,岂非是说,狄国功也可能知道?
雷治学和王向前对视一眼,也觉得确实语气急切了一些,就说:“好。”
夏想侃侃而谈,向雷治学说出他心中的理念,当然,他也清楚作为政治人物,不可能被理念打动。政治人物需要的是和自身切身利益攸关的升迁,但之所以向雷治hetushu•com学当面说出他的梦想,也是他要再次向雷治学明确他的执政理念,是想含蓄地告诉雷治学,他在西省的执政之路,会一直勇往直前,会为了实现心目中的蓝图,哪怕面前是一座高山,也要将山移开!
安达矿业重组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事先他毫不知情,真当他这个省委书记是个摆设?雷治学就很是不满地说道:“夏想同志,地电重组和安达矿业重组都是大事,必须要省委研究之后,才能做出决定。”
夏想点头:“省政府尊重治学同志的意见,会认真研究之后再做决定。”
望着王向前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尽管努力保持镇静,仍然难掩落寞萧索之意,雷治学好不容易积蓄到一定程度的气势就为之一滞,忽然之间觉得眼前的夏想是如此的深不可测,即使他比夏想大上十几岁,即使明明他是一把手,却仍然压制不住夏想冲天而起的气势。
但……雷治学深度怀疑,夏想真能坚持理念,一成不变地走到最后?他要的不仅是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还要为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提供一种可行性的探索模式。
夏想上任西省以后,之所以一直不遗余力地打压王向前,就是为了避免王向前和雷治学联手将他架空。实际上他和张维照结成同盟,也是为了对抗省委书记和常务副省长的联手。
夏想先看向了王向前:“向前同志,西省地电和安达矿业的重组问题,我在政府和图书常务会议上已经多次强调过,势在必行,不重组,无法解决西省地电的困境。至于安达矿业的重组,属于企业的自身问题,也是市场规律的正常调节,省政府只负责协调,不会干涉。如果你对西省地电重组有什么好的想法,请直接向我提交建议。”
身为省长,最艰难的处境就是省委书记和常务副省长联手,正好形成钳制之势,让夹在中间的省长十分难做,尤其是如果省委书记过多地插手行政事务,而常务副省长又事事附和省委书记的意见,那么省长将会寸步难行。
不是可能,而是大有可能!
是的,夏想想在西省达成什么目的,推行什么执政理念,他身为省委书记,似乎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一样……
所以,安达矿业的股权重组,不但意味着夏想掌控西省能源产业的布局已经全面完成,进入了收网阶段,也意味着即将借助安达矿业重组之势,针对西省官商勾结之战,也即将开战。
但今天,雷治学和王向前同时现身在他的办公室之中,就西省地电和安达矿业的重组联合向他质问,大有联手施压的趋势。
省长和省委副书记的联手,还是与省委书记和常务副省长的联手无法相比。
想通此节,雷治学忽然对夏想产生了一种敬佩的情怀,谁都想坚持自己的原则和理念,但在政治之中,很多时候个人的理念无足轻重,要以大局利益为重。
好一个夏想夏省长,不得不说狄国功的失踪和被国m.hetushu•com安部门控制,背后肯定有夏想的手笔,或者可以说,完全就是夏想一手策划。之所以狄国功事件一直隐而不发,要的就是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引爆,要的就是封他的嘴,让他别多管闲事。
王向前见雷治学强势插手行政事务,拿出一把手的权威压制夏想咄咄逼人的气势,心中暗喜,也在一旁煽风点火:“我也认为不管是地电的重组还是安达矿业的重组,时机都不太合适,希望省长三思。”
雷治学凝视夏想的眼睛,忽然感觉到眼前的夏想很陌生,陌生到吓人。政治人物的立场,从来都是因时而动随势而变,哪里会有一成不变的原则?就如他一样,原本决定对西省无为而治,突然间就形势大变,随势而变,不得不处处干涉夏想的施政。
王向前一瞬间气势大减:“省长不说我差点忘了,平少同志说要向我通报一下工作,时间到了,平少同志应该来了,我去看看。”
雷治学不动声色的表情之下,眼神微不可察地闪了一闪:“具体是什么情况?”他心里明白,夏想面对他的强大的压力,要动用非常规的手段了。
王向前听了夏想淡而无味的套话,微一皱眉,想再反驳几句,不想夏想又说了一句:“我建议向前同志多关注一下晋阳市的重拳出击行动,另外,狄国功案件就要重新提上日程了,据说,狄国功在国安部门的审讯下,交待出了许多幕后人物,其中牵涉到了部分省委领导……”
之所以将安达和-图-书矿业的股权重组列为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开篇,而不是将付家介入胜华矿业视为成功的第一局,并非完全因为安达矿业是西省实力第一的煤企,而是其象征意义,影响深远。
显然,夏想并没有因为雷治学的反对而搁置西省地电重组之事,他微微一笑,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雷书记,陈风书记刚刚去了京城一趟,他和总理私下见了一面,就入局之事,达成了共识……”
夏想微一点头:“现阶段确实有点不太妥当,但形势所迫,也只能以重组逼迫国家电网让步了。西省地电是西省人民的地电,不能让国家电网白白拿走。治学同志,如果你看到国家电网关于兼并西省地电的可行性报告,你也会生气。哪里是兼并,简直就是收购破烂。”
夏想也没等雷治学说些什么,继续说道:“其实西省地电的重组,就是打着重组的名义,想为国家电网兼并西省地电出难题。治学同志,作为西省的父母官,我们的心要向着西省人民,要为西省地电着想。不是省委省政府大局观不够,也不是不顾全大局,而是为了国家的发展,几十年来,西省人民忍辱负重,付出了太多的牺牲,为什么国家就不能向西省多一些倾斜,难道掠夺西省的煤炭资源还不够,还要将西省的电力命脉也拿走?”
“话虽如此,但我对西省地电的重组还是持保留意见。”雷治学心中崇高的情怀一闪而过,又回到了现实之中,直接向夏想表明了他的反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