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97章 改革不是请客吃饭

他就是沛公!
调整,得到了省公安厅和市委的双重支持。
“江刚,现在的形势很复杂,你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安达矿业丢了不要紧,你的根基还在。但要是连根基都被人铲平了,西省,就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王向前对江刚也颇有不满,折腾时间也不短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奈何夏想半分,真是无能,堂堂的西省首富,在晋阳乃至西省一呼百应,发动西省工商界的力量对抗夏想的能源型经济转型,怎么就未立寸功?
“重拳出击行动,伤在你身,痛在我心,而且我还听说,刘副局长一进去就胡乱咬人,不但咬了你,还咬了我,江刚,重拳出击打击的不是私人保镖,也不是一次普通的整肃治安的行动,而是政治行动。”王向前继续诱导江刚,他也知道江刚正在紧锣密鼓地为夏想挖坑,但他担心江刚会因为在安达矿业之上的失利而心生退意。
……
市纪委双规了刘副局长,省纪委双规了晋阳一名分管煤炭行业的副市长,如此明显的剑光闪耀,谁都清楚夏想夏大省长终于以强硬的政治手腕,要触及西省最大的官商勾结的难题了。
早在前来西省之前,夏想就从卢渊源之处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力量的手法,再加上来到西省之后他又有哦呢陈、萧伍以及军方之助,查清王向前的遗留势力只不过是小事一件——却并没有一次性清除,就是想留待现在引爆。
只有前途无事,一切都无虞和_图_书
既然西省已经病入膏肓,不如索性推倒重来,不动真格,不下狠手,总有人会随时反扑。
“我知道,二号是想让西省变天,不但要让省委姓夏,还要让西省的能源都姓夏,让西省的每一个煤块都姓夏,真他妈的狠呀,胃口不是一般的大。”江刚愤愤不平地说道,“抢走了安达矿业,没关系,安达矿业是块肥肉,但好吃难消化,走着瞧。”
夏想还嫌晋阳闹腾得不够,还想将西省也闹一个底朝天?他不怕到时候没法收场,不怕最后连省长的宝座也保不住?
江刚知道王向前对陈艳一直就有想法,再者王向前也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但他可没有那么多怜悯留给陈艳,就搪塞了一句:“都是老乡,抬头不见低头见,能过去就过去了。”
尽管自称沛公或许有点自我抬高,但王向前现在顾不上在意比喻得是不是恰当了,他先是和京城方面通了一个电话,得知他的处境暂时稳如泰山时,总算长出了一口气。为官之人,不怕经济提升不上去,不怕刁民上访,不怕一事无成,就怕下辖的地方出事,祸及自身,连累了自身前途。
眼下夏想的势头锐不可当,想从正面狙击已经没有可能了,王向前的话,就多了几分明确的暗示。为了自保,为了不让重拳出击行动最终殃及自身,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夏想拖入泥淖。
只触动了市公安局一部分人的底线,就敢上演辞职的闹剧,http://www.hetushu.com真当夏想会怕了他们?笑话,夏想当年在郎市和秦唐的铁腕,怕是时间遥远了,许多人都忘记了。
引爆一件事情,时机把握得好与不好,威力相差数倍。
江刚一阵冷笑,答应着挂断了电话,却阴冷地一笑:“等陈艳上路了,我会烧五个矿给她,让她在地下也当富姐。”
王向前放心了,知道江刚还会和夏想血拼到底,他心中大安,忽然又想起了一人,就点了一点:“陈艳……你最好别和她计较太多,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再如果让王向前知道雷治学走得匆忙,忘了告诉他一个秘密——狄国功可能会供出他——他肯定会气得吐血,他在省委为雷治学鞍前马后,如此重要的事情,雷治学为了个人前途,竟然忘了提醒他一声,简直就是不当他的前途一回事儿。
官商勾结问题,第一次真正浮出了水面。
王向前以为江刚说的是实话,就说:“回头我作东,你和陈艳见个面,把事情说开了,握手言和。”
也正是因此,王向前在听到市公安局事件继续发酵,并且刘副局长一进去就供出了许多人,然后风声大作,省纪委也迅速行动起来,第一时间双规了晋阳市一名副市长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了市公安局的重拳出击行动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随后,王向前又和江刚通了一个电话。
也是夏想第一次正式向西省的官商勾结现象发出的最强有力的声音,当www•hetushu•com场震惊得王向前不知所以。官商勾结现象是西省官场的魔咒,人人知道,人人避而不谈,因为人人清楚,西省的官商勾结就如遍布西省每一个角落的肿瘤一样,如果说西省是一个病人的话,那么现在西省已经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重症病人。
而被市纪委双规的以刘副局长为首的几名中层,涉嫌职务犯罪和贪污受贿,同时,还和包庇私人保镖以及纵容犯罪有关,而且几人的犯罪证据也指向了几名受贿的煤老板。
其实如果让王向前知道,通过明里暗里的调查,夏想早就将他还遗留在市公安局的隐性力量摸得一清二楚,他也许会痛心疾首,并且不寒而栗。
而夏想显然想动大手术,用猛药,对于重症病人用猛药,很容易急火攻心,直接让病人一命呜呼。
历史未必就一定公平,但至少历史是事后诸葛。历史证明,乱世用重典,先有大乱才有大治,改革,不是请客吃饭,改革是真刀真枪对战。从市公安局十几名中层敢以辞职相威胁的激烈做法来看,夏想就清醒地认识到了一点,西省的顽疾想要根除,必须采取非常手段!
而且连安达矿业也丢了,真是天大的失败。安达矿业的股权重组影响深远,意味着江刚依靠经济实力对抗夏想的能源型经济转型策略以失败而告终,也意味着西省能源产业的大门被夏想完全打开,从此,外来资金将会长驱直入,势如破竹,在不远的将来,西省的能源http://m•hetushu•com产业将会进入实力为王的阶段,不再是封闭、保守的区域市场。
好一个夏想夏省长,还真让他步步推进,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王向前虽然和夏想执政理念不同,也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他也不得不佩服夏想的手腕。而且他现在也一直想不通,夏想怎么就一步步吞并了安达矿业,他的身后,除了正面的政治力量之外,难道幕后还有庞大的经济班底为他出谋划策?
王向前对夏想的了解,仅限于官方渠道,别看夏想和各大家族来往过密似乎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其实在官场之上,真正知道内情的并无几人。许多人一是级别不够,二是无法接触到知情人。再者知情人士也不会无缘无故对外乱说,也正是官场之上约定俗成的讳莫如深的作风,才让夏想真正的实力一直隐藏至深。
夏想是不是生瓜,王向前说了不算,雷治学说了也不算,历史说了才算。
王向前对夏想的评论是两个字:“生瓜!”
夏想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的讲话过后不久,市公安局班子进行了一次内部调整,迅速重新任命了空缺。
打击面,扩大了。打击力度,加大了。事态的发展,深入了。
……
市委、市公安局的果断出手,再次沉重地破灭了江刚最后一丝希望。
仇唐扶正之后,虽然大体上掌控了市公安局,但暗中还有许多人对他不满,认为他不够资格坐一把手的位置,也是王向前在市公安局隐藏的遗留势力太大,第一波清洗过和-图-书后,依然有不少隐形的力量牢牢把持了市公安局的主要部门。
夏想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的讲话原话是:“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推行一年多来,为什么收效甚微?是西省的企业家太保守太落后,没有开拓意识?还是省委省政府推进的力度不够,没有真正落实国务院的各项方针政策?我看是两者兼而有之。要我说,更主要的原因就是西省的官商勾结现象太严重,不打破官商勾结的怪圈,西省的天空,永远是一片灰蒙蒙的色彩,西省的明天,就永远没有蓝天白云!”
就在此时,国内的政治局势,也突然刮起了一股强劲的东风,由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的冲突而引发的政治斗争,上升到了国家的层面。
市公安局的行动仍在继续,双规几人并且同意十几人的辞职,只是第一步。第二步,重拳出击行动进入了第二阶段,相比第一阶段以打击私人保镖团伙为主的主攻方向,第二阶段的行动风向也随着夏想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的指示精神而为之一变,由点及面,打击面,由私人保镖团伙扩大到了为私人保镖现象提供生存土壤的贪官身上。
更长远地讲,安达矿业的股权重组大会的成功召开,预示着夏想主导的能源型经济转型,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西省多年的坚冰,即将被一举打破。
等于是说,重拳出击行动完全背离了雷治学的指示精神,完全是在夏想的指导思想之下,继续扩大战果,并且将触手真正触及到了官商勾结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