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00章 必胜之局

随着国内政治风向的悄然转变,西省的局势,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变化,缘于一起矿难!
省长不待见的人,会有好果子吃?基本上大多数人都对江刚敬而远之了,尤其是在能源型经济转型已经破局,明显由晋阳开始向全省蔓延之际,就证明离夏省长大获全胜之日不远了,换句话说,江刚的没落,指日可待。
国家电网也派人出席了会议,不过没有在主席台前就座,而是坐在了旁听席,摆出了置身事外的态度,冷眼旁观,对会议隐入混乱和争吵之中,露出了会心和得意的笑容。
本来,西省地电内部就对重组意见不太统一,好不容易由冯健超和马昱做通了工作,召开第一次重组大会,本意也是各方都拿出诚意好好谈一谈,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重组大会召开之前,却突然发生了齐省自建电厂和国家电网之间的冲突事件,而且还是国家电网占了上风。
更耐人寻味的是,王向前主持召开了重组大会,与会人员还有省委常委、副省长冯健超以及省政府秘书长马昱。
常务副省长有对应的政府副秘书长,但对应的副秘书长没有出席,却是秘书长出席,再有冯健超也赫然在列,谁还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冯健超和马昱正是夏想在政府班子的左膀右臂!
会议失败的结果传出之后,夏想一脸阴沉,很是不快。虽然他也预料到了第一次重组大会可能不会有什么成果出来,却没有想到会是一次http://www•hetushu.com惨败,更没想到王向前无耻到一点也不控制局面的地步,上任西省以来,他第一次怒气冲天。
一周后,雷治学自京城返回,返回后,沉默寡言,情绪不高。
就在外界猜测楚省人事变动的背后有何玄机之时,一则传闻平空而起,为国内的政治局势,再增变数——梅升平有望在换届之后入局。
王向前偏偏就直接来到了江刚的家中,或许是为了彰显他和江刚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又或许是为了表明他不是过河拆桥之人,不管是基于什么出发点,反正他毫不避嫌地在许多人的亲眼目睹之下,昂首走进了江刚的别墅。
这一句话指向就十分明确了,王向前脸色有点难看,挂不住了,讪讪地说道:“省长,我没有掌控好会议节奏,辜负了省委省政府对我的信任,我要做自我批评……”
现在齐省省委省政府一直没有正面表态,而国家电网齐省分公司气势咄咄逼人,就让国家电网西省分公司气势大涨,也让西省地电内部反对的声音再次高涨。
事后,许多人才知道王向前故意在人前露面,让人看到他和江刚之间的交往,是为了澄清自己。
次日一早,西省地电重组大会如期召开,和所有人预料的不一样的是,主持会议的不是夏想,竟然是王向前!
夏想讲话时,有意无意看了王向前几眼,就让王向前如芒在背,很不自在。而冯健超和马昱也和_图_书配合夏想的讲话,目光不时落在王向前身上,就让在座的几名副省长都心里明白,夏省长对王向前……意见大了。
本想好好批评王向前几句,一想王向前也是政府班子老资格的副省长,他毕竟年轻,当面呵斥太不讲情面了,还是忍了。但不批评王向前不代表他不能敲打王向前,夏想就立刻召开了政府常务会议,就西省地电重组一事再次郑重强调。
“西省地电重组势在必行,任何试图阻止西省地电重组的小动作都是徒劳的。就西省地电重组的相关事宜,我已经向代副总理汇报过,代副总理没有反对,原则上尊重西省省委省政府的决定,治学同志人在京城,也对西省地电的重组十分关注,还专门打来电话过问此事,指出地电重组是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全面推广的标志,具有跨时代的意义……”
争论很激烈,重点落在今天的会议很有可能是一次没有意义的会议,不管重组方案是不是讨论通过,极有可能会被国家电网一手否决。国家电网对西省地电虽然没有直接领导权,却有行政审批权。
会议一召开,就陷入了热烈的讨论之中。
随后不久,中央正式宣布,岭南成为国内首家政治体制改革试点省份。消息一出,国内国外媒体,一片哗然,热议不断。
王向前的嘴巴微微张开,没有合拢,一向和他事事步伐一致的杜永非竟然公然挑头反对他,真要形势大变了?他几乎和-图-书要拍案而起了。
在会议失控之时,冯健超和马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阻止,只是不发一言地旁观。
在王向前离去不到半个小时,他和江刚会面的消息,就被热心人传到了唐天云的耳中。唐天云知道了,夏想自然就知道了。夏想听了,只是默然一笑,并没发表任何看法。
在杜永非的倡议下,经过热烈讨论,一致同意由冯健越接手西省地电重组事务,王向前在政府班子的威望经此一事,降到了最低。
“个别同志对重组工作态度不积极,消极应对,面对困难不迎难而上,临阵退缩,在此,我要严厉提出批评。重组大会的失败,不在于西省地电内部反对的声音强烈,而是在省政府主导召开下的重组会议没有真正落实省委省政府的指示精神。”
重组大会的失败,让夏想在借打开煤炭行业的大好局面的东风,趁机拿下西省地电的计划受挫,也为西省深化改革,深入推动能源型经济转型蒙上了一层阴影。
如果说西省国资委的负责人与会符合常规的话,那么冯健超和马昱的出席,就有点不伦不类了。一般来说,除非重大会议或场合,通常不会出现两位副省长同时参加一个会议的情况,也不会出现政府秘书长现身在常务副省长身旁的怪事。
在如此情形之下,省委、市委大部分人为了避嫌,都不再和江刚正面来往,暗中是否联系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至少在表面上都要和江刚保持一定的距离,毕竟http://www.hetushu.com夏省长是省里的二号人物。二号人物不喜欢的人,谁敢再明目张胆地来往,岂不是拂二号的面子?
又一周,楚省突起变故,省委书记陈风调往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省长梅升平接任省委书记,就地扶正。
杜永非带头挑战王向前的权威,就证明了王向前在政府班子经营多年的地位正在日渐丧失,不由人不倒吸一口凉气,暗中佩服夏想借势打力的手腕,才明白过来让王向前主导西省地电重组,如果成功,正合夏想之意。如果失败,可以借机打压王向前的威望,总而言之一句话,不论成败,王向前都是必输之局。
但终究还是咽了恶气,没办法,他虽是常务副省长,毕竟是副职,在夏想面前,没有他拍桌子的份儿。
“我认为向前同志不适合再继续主导重组工作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一向和王向前关系莫逆的副省长杜永非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王向前,“西省地电重组是大事,不容再有半点闪失,而且时间上也赔不起,向前同志在处理重组事件上,也可能有另外的顾虑和想法,所以,为了大局考虑,我提议由健超同志主导重组工作。”
王向前和江刚会面的地点,是在江刚家中。
今天的会议召开的时机,就不太合适,讨论的热点不是外来资金所占比例之上,而是集中在西省地电的重组能否获得国家电网的批准还未可知,万一重组方案在西省地电内部获得通过,也得到了省政府的批准,www•hetushu•com却被国家电网卡了脖子,岂不是说今天的会议召开得很没有意义?
王向前或许是能力有限,或许是顾此失彼,总之他没能完全控制住会议的节奏,让会议陷入了失控和无序的状态之中,最终,会议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惨败。
显然,冯健超和马昱同时现身,正好呈左右夹击之势,对王向前形成了强有力的制约。
夏想下手真狠,原以为顶多就是批评几句了事,不想直接就搬开了,官场上,很少见如此不留余地的做法,王向前就一下站了起来:“夏想同志,我想继续主导重组工作,希望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吸取经验教训,重新交一份让省委省政府满意的答卷。”
……
当然王向前和江刚究竟密谋了什么,又达成了什么秘密,就不为人所知了,但外人知道的是,王向前和江刚的会面,足足持续了近两个小时。等王向前从江家出来时,已经深夜九点多了。
“自我批评解决不了问题。”夏想挥手打断了王向前的表演,“我提议,第二轮西省地电重组会议由健超同志主持召开,向前同志,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按理说以现在的形势,江刚四面楚歌,虽然没有因私人保镖事件而被牵连,但谁都清楚江刚现在已经从西省首富沦落为夏想夏大省长的重点打击对象。
有,想法多了,夏想此举等于是完全落了他的面子,直接将他踢到了一边,而且还是当众宣布,王向前就感觉脸上如同被打了一个耳光一样,火辣辣地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