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14章 就是要开先例

王向前大惊:“夏省长,死人活人的事情不能对外公布,一公布,会引发严重的后果,会给西省的脸上抹黑。”
据权威的路边社相关统计,国内40岁以上的高官,约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和妻子处于一不做二不休的有名无实的婚姻状态——不做爱也不离婚——剩余的百分之二十,和妻子的关系也不融洽,要么互相猜疑,要么是政治联姻,如夏想一样始终有美满的家庭生活的省部级高官,不能说没有,也是寥寥无几。
季如兰的声音微有焦急之意:“你……方便接听电话?她……”
但你却无法成为他心中的唯一,对他来说,他对你只需要付出金钱就行,而不必付出爱情和时间。
次日一早,从抢险救灾现场传来消息,经法医初步鉴定,现场支离破碎的几具尸体,其中有两具尸体死亡时间超三日以上,就是说,爆炸时就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到底是南方女子,心思细腻,夏想说道:“没事,你有事就说。”
说完正事,季如兰又低低的声音说道:“你身边有这么多的女人,她会不会吃醋?会不会问个不休?还有,她知不知道我?知不知道我和你之间的事情?”
能陪他从一株幼苗一直长成眼前的参天大树,感觉真好,曹殊黧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看了夏想一眼,也听到了夏想在和季如兰通话。她也知道季如兰和夏想之间的纠葛,并未多想,知道夏想和季如兰肯定在谈正和图书事。
功成名就的男人看中的是你的美貌和身体,美貌可以当花瓶,身体可以当生育工具。你看中的是他的财富和地位,财富可以保证生活的衣食无忧,地位可以让你拥有人前人后的风光。
有理由相信,古玉孕育的生命一定是一个具有大智慧大根基之人。
夏想无语了,季如兰也有发坏的时候?
“你别乱想了。”夏想轻声劝慰季如兰一句,“赶紧去忙正事要紧。”
如果一个女人认为可以省略最初一起度过的难忘的岁月,直接找一个功成名就已经拥有一切的男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其实她错了,大错特错,功成名就的男人没有和你一起经历过艰难岁月,没有和你有过刻骨铭心的恋爱,建立在浮华和物质之上的婚姻大厦并不牢固。
一个有眼光的女人,不会选择去嫁一个已经功成名就的男人。任何一个功成名就的男人的背后,都经历过无数女人的磨练,她不会去享受别的女人选择之后的男人,她要她的男人是在她的温暖和宽慰之下,一步步走向成功。
消息暂时还在封锁状态,但夏想、王向前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消息,随后,雷治学也得知了真相。
“陈艳可能真的失踪了……”季如兰急急说道,“矿难事故一发生,她就不见了。我以为她去唐家舞厅跳舞了,谁知打她电话总是打不通,到现在已经快十个小时了,她还是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最近http://www.hetushu.com几天,为了西省地电重组的事情,她每天都和我见面商量事情……”
“我打你!”曹殊黧作势欲打,夏想哈哈一笑,转身到书房和儿子通话去了。
夏想兀自嘴硬:“什么情话?胡思乱想!胡闹!”
陈艳最近在夏想面前的出镜率挺高,先是王向前,现在又是季如兰,到底是晋阳一姐,影响力确实不一般。
“我没事,上次花无缺事件之后,身边一直有人保护。倒是小时和先先得提醒一下她们……你别管了,有我在,我会保护她们。”
夏想脸色一沉:“事情都做出来了,还怕对外公开?能有多严重的后果,再严重,严重过人命关天?西省就要做第一个全程公布矿难事故处理进度的先例!”
夏想将曹殊黧揽在怀里,温柔地说道:“老老夫老妻了,别那么……肉麻好不好?”
也正是因为曹殊黧淡然性子,夏想才一直后院稳固,让他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安心于仕途,并且一心一意地将全部精力用在可以实现真正的富国强民的政治理念之上。
“我可不是故意来偷听你的情话……”不知何时曹殊黧来到了夏想身后,笑嬉嬉地说道,“我是来告诉你,你儿子想你了,让你回个电话给他。”
另外两具尸体经鉴定,是新近死亡,就是说,是活人被活活炸死!
“嗯。”季如兰听话地应了一声,要放电话时,忽然又咬着舌头说了一句调皮话www•hetushu•com,“你晚上和她那个的时候,会不会走神想到别人的女人?”
季如兰是夏想身边的女人中,第一个对曹殊黧无比感兴趣并且追问不休的人,其他人,包括心思最细的严小时,也极少在夏想面前提起曹殊黧。
夏想只思索了片刻,当即决定:“马昱,安排一下,立刻召开安达矿业矿难事故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
古玉现在人在欧洲的一个小镇,天高地远,天蓝地绿,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没有世间喧嚣的世外桃源。
古玉修身养性,静养身心,每天就是散步、上网,然后搜集一些玉器。或许正是古玉的灵气和与玉器的亲近,让她整个人都焕发出勃勃生机,犹如通灵之玉一般。
夏想的幸福在于有一个贤惠的妻子。
好女人要当自己的男人和孩子一样,给他力量,给他希望,以自己母性的光辉陪他成长,在他失意时安慰他的心伤,在他得意时陪他笑看风云,然后和他一起经营婚姻和感情,然后再一起慢慢变老。
古玉没在线,夏想就留言几句。想了想,又分别给肖佳和梅晓琳留了几句话,叮嘱她们照顾好自己,带好孩子,如是等等,寥寥数语,尽显一位父亲的殷殷情怀。
夏想哑然失笑,女人和女人真是不一样,季如兰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曹殊黧这么有兴趣,难道就是因为她刚来晋阳,曹殊黧就及时陪在他的身边了?
曹殊黧来到晋阳有一段时间了,陪伴在夏想身边和-图-书,让她有一种昔日重现的美好感觉。
几人中,季如兰最大,她就当仁不让地当了几人的姐姐。
王向前差点坐到地上,夏省长真要对外公布了矿下死难矿工原本就是死人的真相,绝对是国内惊天动地的大事!
和儿子聊了几句,又想起了什么,打开了电脑,和连若菡说了几句,关心了一下连夏的成长,又问了问女儿的近况。得知连夏一切安好,女儿更是吃得饱睡得香,他就安心了。
从和夏想初识到嫁给他,再到今天,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她和他相知相伴,从未有过疏远,而且多年的夫妻生活也养成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心领神会的默契。
当然,以上的统计出自路边社,既不权威又无科学依据,仅当笑料罢了。
曹殊黧对金钱没什么欲望,够用就好,也不虚荣,更不喜欢参加什么聚会,做一些和别的高官夫人一起拼老公拼富的无聊事情,她就是安分守己地守着自己的心事,相夫教子,做一个沉静如水的小妻子和母亲。
她相信,夏想就算能一飞冲天,他的主线也被她牵在手中,永远不会脱手。
女人的欲望一旦放纵,比男人更可怕。如果做一个统计,统计有多少贪官是因为妻子敛财而落马的话,数据一定触目惊心。
早年曹殊黧也经营过公司,后来转让给了蓝袜,完全不再经手经营事务。现在的她,干净得就如一张白纸,只是一心琢磨如何打点好夏想的胃口,如何教育儿子好好学http://www•hetushu.com习,如何陪两个大小男人一起慢慢成长。
夏想现在是高官在坐的省长,或许有朝一日会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物,不管夏想走到哪一步,曹殊黧对夏想的感觉不会变,她知道,夏想永远是她今生最爱的男人,而她,也是夏想心目中唯一的妻子。
……
想了一想,夏想就说:“好,我知道了,我安排人手调查一下。你也继续和陈艳联系,还有,你和小时、先先也注意一下安全,最近或许不太平。”
对于夏想身边总有美女环绕,曹殊黧心知肚明,但她不去嫉妒不去吃醋,不是她大度到可以容忍夏想左拥右抱,而是她相信,夏想是一个自律的人,有原则,有底线,不会乱来,更不会迷失方向,而且他终究还会回到她的身边。
“不是就不是,心虚什么?”曹殊黧一吐舌头,“你现在在我一丈之内,就是丈夫,你做什么想什么,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我的耳朵,不过就是我爱你,宽容你罢了。”
不想还好,一想就更牵挂远在欧洲的古玉。
嫁给夏想,曹殊黧感受到的是幸福和满足,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她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在夏想不名一文的时候爱上他。
省长要关心万民疾苦,也要关心自家的儿女,夏想心中有愧,最近不止对夏东关心不够,对连夏和女儿也是关心极少,更不用提梅亭和肖夏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无数落马的高官,不管职务高低,不管来自哪里,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点——有一个贪婪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