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16章 推波助澜的真正用意

不仅仅是矿难事故转眼变成了刑事案件让人震惊不已,更是因为消息出自省长之口,而不是由公安部门宣布,其中的政治意味就十分耐人寻味了。最主要的是,夏想的大胆、开放的作风,拉近了政府和新闻媒体之间的距离,一改政府部门高高在上只说官话套话就是不说真话人话的做法,以省长之尊,和记者面对面通报事故的每一步进展,当为国内政治生活之中的新气象。
被夏想不软不硬顶了回来,雷治学只能妥协了,换了别的省长,他会继续强硬到底,但面前的人是夏想,是令他非常忌惮的家族势力的核心人物。
夏想和雷治学的争吵从办公室传到了楼道之中,省委不少人听到耳中,震惊在心。省长和省委书记有分岐是常态,哪个省都是如此,一二把手之间有权力交叉之处,难免会有意见相左的时候。
没想到,没想到夏想敢直接顶撞他,不但驳了他的面子,还让他权威扫地,一把手的尊严被夏想无情地践踏。
和预料的一样,新闻发布会一结束,所有与会记者立刻迫不及待地对外发布了西省矿难的最新消息,消息太惊人了,可以用石破天惊来形容。
当夏想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已经乱成一团的会场顿时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甚至连两名与会的国外记者也连夜赶稿,传回总部之后,总部当即撤下了原定的稿件,重新排版,第一时间抢发了夏想的新闻。
hetushu.com台下的记者乱成一团,议论纷纷,个别胆大的记者站了起来,高高举手,要求发言。
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大新闻。
省长和省委书记争论也是常事,尤其是在省长年轻气盛并且后台强硬的情形之下,但省长和省委书记争吵的情况并不多见,到了省部级高位,有矛盾也会背后解决,不会摆到台面之上,更不会让外界得知。
“啊……”
一名女记者自恃有三分姿色,直接挤到了前面,伸出话筒就问夏想:“夏省长,请问有没有查明是谁在幕后操纵了一切?制造矿难事故,是不是想为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抹黑?”
最后雷治学拂袖而去,夏想只不过比原定时间推迟了十分钟,却依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而且,该公布的消息一个也没有落下,全部和盘托出。
雷治学以为夏想多少会考虑他的建议,不想夏想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说:“治学同志,今天新闻发布会的纪要已经传到与会记者的手中,没有办法更改了,而且我也认为没有更改的必要,实事求是一直是我党的光荣传统……”
整个舆论沸腾了。
平心而论,今天夏想和雷治学的过招顶多算是争论,不能算是争吵,二人的声音都不算太大,也没有急赤白脸,但省委是一个人人敏感的大院,声音稍微响上一点点,就落在了有心人的耳中。
省委书记是一把手,可以插手省委、省政府的任何事务和_图_书,但话又说回来,堂堂的一把手连省政府主持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也横插一手,是无理取闹的表现。
不少人都暗暗担心,一二把手的矛盾真要摆到了台面之上,以后省委省政府的工作怎么开展?夏想也是,身为省长就应该尊重省委书记的权威,书记开口了,省长无条件服从就是。
“今天的新闻发布会,要向大家通报一下矿难事故的进展。初步查明,矿难事故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人为事故,性质十分恶劣,现在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尽快查明事实真相,给公众一个交待。”
夏想一如既往,一脸淡定并挂着一丝微笑的表情,他冲在场记者一拱手:“抱歉,我迟到了。迟到不问理由,就该受罚。”
雷治学再是省委书记,也不敢以一人之力得罪政府班子的前三号人物。政府班子虽然连同夏想在内,一共八名省长,但实际上最具实权者就是夏想、王向前和冯健超三人,只因三人都是常委。
得知真相之后的不明真相的群众愤怒了,纷纷指责制造矿难的幕后黑手丧尽天良,畜牲不如,无数网民纷纷留言,要求西省严惩幕后真凶,还死者一个公道,并盛赞夏想是最开明最勇敢的省长。
但雷治学偏偏又不得不阻止夏想召开新闻发布会,夏想将要公布的内容,不一定会在国内掀起多大的浪潮。
第二次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两名外国记者见状,知道再文明下去,就什么也问不到,就仗和图书着身强力壮分开人群,冲到了最前面,向夏想提问:“省长,我是来自美国的记者,请问,有没有查明是谁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死尸事件?”
大步流星来到台上,夏想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就以茶借酒,罚酒一杯好了。”
当然,夏想不会赞同雷治学说他践踏一把手尊严的说法,他只是据理力争,很冷静很诚实地对雷治学阐明了他的理由:“治学同志,你是班长,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新闻发布会是政府班子的集体决定,是我和向前、健超两位同志商议之后的结果,而且已经通知了记者与会,如果不按时召开,会让政府失去公信力,会让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的成功前功尽弃,会让省委省政府陷入十分被动的境地。”
到了下午,无数晚报纷纷转载消息,引发了第二轮浪潮,西省矿难成功地由一起地方事件上升为全国性事件,并且在世界各地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嗡……”会场乱成一团,在座的记者走南闯北,可谓见多识广,但如此骇人听闻之事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且还是由省长亲口说出,绝对是国内一等一的大事。
省委之中就夏想和雷治学争论一事分成两派,各有立场,各有判断。
夏想虚按双手:“请记者朋友们安静一下,我再补充一个事实,明天将会动用大型设备进行挖掘工作,初步查明,矿下遇难的矿工已经没有了生还的可能。强调一下,不是不抢救遇难矿工,而是据可靠消息,www•hetushu•com矿下100多名矿工,原本就有可能是被人运到矿下故意用来制造事故的100多具尸体!”
到了中午新闻发布会通报的内容已经传遍了国内各大报纸以及网站,所产生的辐射和爆炸性的影响,就连夏想也始料不及。
……
“夏想同志,新闻发布会可以召开,我希望你不要提到矿难事故的遇难者是死人的事情。”雷治学的语气委婉了许多,退让了一步。
……
当天晚上,网络率先报道了西省矿难事故的最近进展,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引爆了网络。
也有人对雷治学大为不满,省政府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身为一把手也要过问,难道雷书记真没事情可做了?省委书记是一把手,是主持全面工作,但手也不要伸得太长了,官场规矩也要遵守。省委书记事事插手,还要省长、省委副书记做什么?
“夏省长,用100多具尸体来制造矿难事故,是什么动机,又有什么用意?”一名记者再也按捺不住,也顾不上请示,直接站了起来提问。
在外界的推波助澜之下,矿难事故的处理也正式进入了第二阶段,大型挖掘机已经进驻了现场,并且开始了挖掘工作……
雷治学差点没气得骂人,夏想在他面前讲党的传统的大道理,真有一套,分明就是耍他,他极度不悦地说道:“如果事态闹到无法收场的地步,如果西省矿难影响到了国内政局的稳定,影响到了十八大的召开,责任……你负得起吗?”
和图书治学脸沉如水,在办公室大生闷气。
“矿难事故上升成了刑事案件,天大的新闻。”
对于众人的疑问,夏想一概不予作答,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下一次新闻发布会,会公布真相。感谢各位记者朋友的到来,我先走一步。”只留给众人一个值得回味的背影。
“我要提问,请省长批准。”
等于是说,夏想在和雷治学最激烈的一次交锋之中,坚定了立场,并没屈服于雷治学一把手的权威!
次日一早,各大晨报、日报也刊登了新闻发布会的内容,并配以夏想的照片,标题醒目,照片醒目,头版头条!
夏想话一出口,会场一片惊呼之声。
“怎么回事?”
记者们哄堂大笑,纷纷为夏省长风趣的开场白热烈鼓掌。
夏想比预定时间迟到了十分钟。
“不管事情发展到哪个地步,我一人负责到底,上,不辜负党中央国务院的重托,下,不辜负西省3700万百姓的信任!”夏想铿锵有力,面对雷治学的重压,寸步不让。
夏想说得委婉,其实还是强烈地暗示雷治学,新闻发布会是政府班子的内部事务,是政府班子一名省长两名副省长的集体决定,如果雷治学以省委书记的身份强行插手行政事务,那好,最后一切后果,政府方面都将会将责任推到省委方面。
惊呼之声未落,夏想又直截了当地说道:“现场发现的几具遇难者尸体,经法医鉴定,有两人是当场被炸身亡,另外有两人是已经死亡多日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