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20章 错误的道路

或许有些人会认为对活人还缺乏足够的尊重,何况死人?夏想却依然固守死者为大的传统,还有一点最让他气愤的是,王向前自作聪明,在大是大非面前缺少足够的认识,以为还可以将错就错,把事情完全遮盖过去?
王向前在一旁陪着,七上八下,不知道夏想会是什么指示精神,不过他心里明白得很,夏想再愤怒也没有办法可施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他还能排山倒海不成?
第三次新闻发布会比第二次更热烈。
……在得知夏想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之后,雷治学一脸惊愕,过了半晌才长叹一声:“王向前,你挖坑埋了自己算了。”
“不过,也有几个最新动向要向大家通报一下。”夏想先抑后扬,又露出了他标准式的严肃表情,虽然严肃但不刻板,虽然威严但不失亲切,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夏想标准式的严肃表情,一直影响了无数国人。
每个人都时而深思,时而敲击键盘,都在现场写稿!
甚至塌陷而出的大坑之中还在向外汩汩冒水。
等夏想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王向前才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嘿嘿一笑:“夏省长,玩心计玩手腕,你不是我的对手!”
夏想火大了:“怎么回事儿?谁负责挖掘工作的?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不管能不能,夏想都知道,王向前胜了,或者说,江刚胜了。
考核每一个记者的政治智慧的时候来临了。
“夏省长,和-图-书这个事情也不能怪挖掘工作不力,主要也是下面地层不稳才引发了二次塌方,可能是两次爆炸的威力破坏了地层,让地层处于一个十分脆弱的临界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触动了……”
“第一,初步查明,矿难事故是原安达矿业的副总刘路人为制造的一起恶性事件,现在刘路已经被公安部门控制,案件正在紧张地审讯之中,至于刘路有没有同谋,暂时还不好得出结论。第二,王向前副省长具体负责矿难事故的处理事宜,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矿难事故发生大面积塌方时,向前同志就在现场,第一时间发现了险情……在此,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对王向前同志的辛勤工作表示感谢和慰问。第三,第四次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就会向大家通报一个完整的矿难事故的处理结果。谢谢大家!”
夏想在泥潭边上呆立了几分钟之久,不发一言。
回到办公室,夏想余怒未消,在王向前面前他表现出了冷静的一面,实际内心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了。一起矿难事故,一变再变,成了较量的支点。诚然,每一次政治较量都需要一个支点,但拿已经死去的死人来折腾事情,是对死者的不敬。
王向前听到夏想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之后,震惊当场,从内心深处冒出一丝寒意——夏想果然阴险,他着着实实被夏想绑架了。
……
“领导,怎么处理?”
以他的经www.hetushu.com验推断,塌方的地方泥沙俱下,几乎成了一片泥潭,想要完全清理干净,怕是一周时间都不够。一周时间?下面的人肯定腐烂得不成样子。也不知道以现在的技术还能不能推断出死者是死于七天前,还是死于两周前?
但人数并没有增加,与会记者人数被严格控制在了一定数量之内,除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参加会议的记者之外,不再增加额外的申请。
夏想没有回头,是夏想决定要义无反顾地收拾残局了!
……
王向前被夏想的雷霆一怒吓得一哆嗦,随后又暗骂自己没出息,就连雷治学拍桌子他也不至于吓成这样,何况一个比他小上十几岁的夏想,但偏偏他就被夏想吓得够呛,难道是因为心里有鬼?
会场上顿时乱成一团,议论纷纷,有人争相举手提问,有人面露失望之色。
贪心不足蛇吞象,路都是自己走的,怪不得别人,唐天云暗暗摇头,也不知是该惋惜王向前一步步滑向了泥淖,还是该庆幸王向前提前露出了狐狸尾巴。
夏省长也是,早先就不该给王向前一个机会,应该直接让他跳进塌方的大坑之中爬不出来才对。不过又一想,如果早早将王向前牵涉进去,不由王向前负责矿难事故,或许事故还不会继续发酵,王向前就不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第二次新闻发布会公布的消息极为骇人听闻,矿难事故竟然是以死人充数的人为事故http://www.hetushu.com,是无数记者从业生涯中第一次听到如此震惊的消息,事故的进展如何,下一步会如何处理,夏省长又将公布什么惊人的消息,在座记者都对第三次新闻发布会充满了期待。
夏想今天的新闻发布会虽然透露的事情进展极少,但内容却极为丰富,并且大有深意,在座的记者能被邀请参加政府办的新闻发布会,都是有一定政治领悟力的记者,都从夏想刻意点明王向前全权负责矿难事故善后处理,以及矿难现场突然的大面积塌方事件,并且还着重指出王向前是第一时间第一现场得知……以上联想在一起的话,透露出来的暗示,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夏想站在塌方的边缘,距离脚下的泥淖只有一步之遥,心潮翻滚。他心里明白,有人挖坑埋他不成,又想毁尸灭迹,掩埋罪证!
制造这么大的一次塌方,王向前不是神仙,只凭大手一挥就可以成功,就算他是国家领导人,他也是一个双手双脚的普通人。任何大人物所做的大事件,都要由无数小人物担当具体的执行者。
到处可见塌方造成的恐怖的破坏力,至少有几百平方米的路面全部塌陷,不但将原来的现场破坏殆尽,连第一批挖掘出来的尸体也被深埋其中。
要说西省省委之中谁最能心领神会夏想的意图,唐天云当为第一,他微一点头,二话不说转身就去安排新闻发布会事宜了。
王向前以为夏想没有回头hetushu.com是被他的计谋耍得无计可施,其实他哪里知道,夏想本来想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他不制造塌方事故的话。
至于王向前是怎样让他的想法传达下去,又是怎样有人心领神会并且具体执行,再怎样让工人照做,就不为人所知了,其实就算知道也没什么,不过威逼利诱的老套的手法罢了。
现场一片狼藉。
夏想微一思忖,说道:“既然矿难事故的善后工作交由向前同志全权处理,就要相信向前同志的工作能力……”言外之意就是压下不提了,又一停顿,他又说道,“安排一下,下午召开第三次新闻发布会。”
平常新闻发布会一结束,夏想一离开,记者们就都一哄而散,飞一样离开会议室,就为了第一时间抢发新闻稿,但今天,夏想走后许久,会议室还依然座无虚席,所有记者都坐在座位之上,一动不动,无一人离开。
不少记者本来一开始对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大有怨言,但现在却是双眼放光,都在琢磨怎么领会夏省长意图,怎么落实夏省长的指示精神,写一篇含义深刻能够忠实纪录事实的稿件,同时又能通过报社的审核,不至于落人口实。
第三次新闻发布会如期召开,雷治学没再过问新闻发布会事宜,上会之前,夏想还专门向雷治学汇报了一下,雷治学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这一次夏想没有迟到,甚至还早到了几分钟,等人一到齐,夏想就直接和*图*书开门见山地说道:“各位记者朋友,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本想公布最新消息,但事与愿违,抢险救灾工作出现了意外,再次大面积塌方,导致抢险救灾工作被迫中止,恐怕今天的新闻发布会要让大家失望了,没有什么重大消息要通报。”
若是以前,王向前才不会如此有耐心并且好心地替挖掘工人开脱,但今天他不得不替他们开脱,个中原因,不言而喻。
王向前在西省多年,对下面的人的影响力之大,夏想还是不能与之相比。
夏想自然听不到身后王向前的自言自语了,但他心中升腾而起的是浓浓的失望,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看王向前一眼。
“领导,初步查明,塌方是人为事故。”夏想刚坐定,唐天云推门进来,汇报了最新进展,“昨晚正好马秘书长不在,但秘书长的人还是查到了部分真相——半夜时分,挖出一具身上有铁烟盒的尸体后,挖掘工作就暂停了,在暂停一个小时后,就出现了大面积塌方事件……”
很不幸,王向前遇到了他,在他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休想得逞!
唐天云也清楚,矿难事故发展到现在,由最初偏离了既定的轨道,到现在越偏越远,越远越难以收场,可见出发点不正确,想要收获胜利的果实,难之又难,况且王向前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夏想。
又过了一会儿,夏想转身说道:“向前,你继续现场指挥抢险工作,尽最大可能最快速度,尽快妥善处理后继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