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22章 西省局势的最后时刻

“好,你说地方,我过去。”夏想向季如兰使了个眼色,季如兰会意,起身抓起了车钥匙。
“什么?”夏想也惊呆了,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他还没有从季如兰的如水柔情之中恢复如常,却又突然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喜悦消息击中,一下愣住了,“怎么可能?”
季老人在京城是为了西省地电重组的大事。
夏想不理会季如兰的嘲讽:“陈艳确实失踪了?”
夏想明白了什么,“哦”了一声:“我明白了,原来你施展了美人计……”
在夏想的计划中,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为第一步,现在经济转型即将全面告捷——矿难事故顺利解决之后,即可宣布能源型经济转型获得全面成功,第二步,才全面推进西省地电的重组以及将重组之后的西省地电并入国家电网。
都说湘妹子和川妹子辣,季如兰是岭南女子,也自有辣味,夏想很认真地想了想:“我不知道。”
时间仿佛静止了。
原本以为会有严小时、付先先作陪,不料到了之后才知道,只有季如兰一人。
“季老还在京城?”
放下电话,她的表情立刻生动了许多,双眼放光看向了夏想。
话一说完,她飞身而起,如一只毅然决然扑火的飞蛾,扑入了夏想的怀中,送上了温润的唇,献上了倾情一吻!
“……”夏想正要板脸批评教育季如兰几句,他的电话就适时地响了,一看来电,夏想顿时心中大跳,急忙接听到了电话,“陈艳,你在哪http://m•hetushu•com里?”
一个男人再铁石心肠,也难以抵挡一个女人义无反顾之爱,而且,这个女人还曾经愿意为他而死!
电话的铃声依然在响,夏想拿出电话,感觉不对,不是他的电话在响。抬头一看,季如兰已经恢复了人淡如兰的气质,淡然地接听了电话。
是呀,怎么可能!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夏想浑然忘记了身在何处,更不曾再想西省尚未明朗的局势,他完全沉浸在季如兰的温存和美好之中,第一次,夏想即将被一个女人攻陷,难以抵挡。
为了季家在今后的政治格局之中,迈出岭南并且向全国布局,季老最近活跃了不少。
季如兰惊呆了,她显然没有想到夏想会如此有勇气面对她的示爱,而且还是迅速而果断地说出,她就知道,她一腔的热情和满心的期待,没有浪费。
不过话又说回来,夏想身边的女人,个个都不简单。
总书记的工作容易做通,至少有吴才洋在,有几位老爷子的面子,有季老和郑老出面,总书记就算不喜欢梅升平,也会让步,况且总书记对梅升平并无恶感。
“知道你最近事情多,你再是智慧超人,怕是也心烦意乱,我不逼你,就只问你一句话……”季如兰咬了嘴唇,双眼之中充满了雾气,“我爱你爱得深沉,爱你爱得沉重,反正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也不怕在你面前没羞没臊了……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点点?”
和*图*书“是又怎么样,你吃醋了?”季如兰逗夏想。
至于调动湘省一人到楚省升到副部,以夏想和郑盛的关系,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而再以夏想和吴才洋的关系,通过中组部也容易得很,基本上可以说,夏想班底的整体前进的步伐,第一步从湘省迈向楚省,是必胜之局。
没错,梅升平的提名虽然获得了家族势力的大力支持,但一是总书记并未表态——总书记不会第一时间表态——二是总理也没有表态支持梅升平。
眉宇之间,流露出自得和自信的神态。
最近流年不利,夏想情债泛滥,他不得不开口宽慰季如兰几句:“我不想哄你,想对你说真话,但现在确实是气氛不合适,而且心情……又不允许。”
夏想有过几次被电话破坏好事的尴尬,电话一响,他说不上是沮丧还是无奈,反正二人之间的旖旎气氛被破坏殆尽。季如兰羞红了脸,一下跳到一边,不敢再看夏想一眼。
“怎么不可能?”季如兰双眼笑成了一泓秋水,喜不自禁,“是国家电网的一个副总亲自打来电话通知我的……”
“那就先谢谢梅书记了,下次到京城,我请客。”夏想哈哈一笑,许下了一个空头支票,“我近期会进京一趟,看看晓琳和梅亭,然后还会……向总理汇报一下工作。”
“是我。”季如兰微微板起了面孔,和刚才的娇羞、不可自抑判若两人。女人都有两面性,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是一幅面孔,在外人hetushu•com面前,则又是另外的面孔。
等陈艳说出地点之后,夏想毫不迟疑和季如兰同乘一车,飞驶而去……和陈艳的会面,预示着西省最后一战的到来,再加上西地重组一事,改变西省局势的最后时刻,来临了。
季如兰穿了一身蓝色的长裙,恍然如初见之时的羞涩和大方。季如兰是女人之中少见的能将落落大方和羞涩之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特例,一般女人,要么羞涩而不够大方,要么大方而不够娇羞,季如兰却能在娇羞之中展现大方的一面,又能在大方之中给人以羞涩之感,很不简单。
“……”沉默地聆听电话,季如兰一言不发,脸上的表情沉静而严肃,最后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你……”季如兰气得无可奈何,“说一句好听话就这么难?哪怕你就是为了哄哄我,我也会当真,也会开心很长时间。”
夏想吓了一跳,季如兰眼中的光芒令人心动,但也令人浮想联翩,难道季如兰又酝酿了情绪?
“你倒是打的如意算盘……”又一思忖,梅升平被夏想的精明气笑了,他今天打来电话本想指派夏想,不想夏想将他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也将楚省的人事变动尽收眼底,确实,楚省即将空缺两个副省的位置,他留一个,另一个让给夏想,也不无不可,“不过,湘省方面要放人,还有中组部的工作,你自己做通,别给我添麻烦。”
之所以要在国家电网兼并西省地电之前完成西省hetushu.com地电的重组,是夏想将目光放眼国内的能源产业的第一步伏笔。重组之后的西省地电就如开了后门的软件,被国家电网兼并之后,就等于是进城的特洛伊木马,为夏想今后掌控国内能源的大局,埋下了长远的伏笔。
她双眼蓄满了泪水,喃喃说道:“足够了,我很满足了。”
忽然之间,电话及时响了……
正当夏想胡思乱想之时,季如兰突然欢呼一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国家电网的工作,做通了!”
却万万没想到,国家电网方面的工作比他想象中快了许多,突如其来就做通了,简直是巨大的意外之喜。
“怎么只有你一人?”夏想明知故问。
夏想也能猜到陈艳多半在江刚手中,但一来没有证据,二来案件在市公安局手中,他也不好直接过问,不过也暗中派了萧伍保护陈艳的安全。
陈艳的问题引而不发,就要看江刚到底要打什么牌。
“有!”夏想不能无视一个女人刻骨铭心的生命之爱,他毫不犹豫脱口而出告诉了季如兰一个肯定的答案,他怕他稍有迟疑,会伤害季如兰的勇敢和真心。
晚饭,夏想没和曹殊黧共度,他和季如兰有约。
季如兰毕竟是高高在上的季家小姐,她在夏想面前是小女儿姿态,但在外人面前,则是傲然不可侵犯的大家闺秀。
梅升平终于听到了夏想点了题,哈哈一笑就挂了电话。
季如兰嫣然一笑:“我喜欢和你独处,不喜欢和一群人分享你,怎么,你有意见?估和_图_书计也是了,男人都喜欢被无数美女环绕的感觉。”
“夏省长,我要见你,马上!”陈艳气喘吁吁,“我有重大情况要汇报,万分紧急。”
但夏想并不认为西省地电的重组会在能源型经济转型成功之前,或者说,在矿难事故解决之后,他没有精力和时间来全力推动西省地电重组一事。西省地电重组,不仅仅要在西省地电内部做通工作,还要自上而下征求国家电网的批准。
“我要向前飞,我是等爱的玫瑰,心中潜藏着待放的花蕾。如果你给我真实的安慰,我愿为你展现我的美……”季如兰的歌喉婉转、低回,在夏想耳中轻唱一首《等爱的玫瑰》。
“是的,已经确认失踪的消息了。”季如兰点头,白了夏想一眼,对夏想岔开话题微有不满,“不过我相信以她的聪明,不会有什么事情,顶多就是被人软禁了。”
“已经回梅花了,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话一说完,季如兰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嗔怪说道,“你是明知故问,就是想岔开话题,你就是要当面问问你,你打算怎么对我?”
……
夏想不是没有品尝过季如兰的香吻,只不过此时此刻的季如兰,如兰如玉,如梦如幻,她浑身上下燃烧的激情几乎将他融化。
内部工作好做,国家电网的批准难批。
但总理的工作就是难题了,家族势力和总理的关系一向一般,都放不下面子去向总理开口,只有夏想出面最合适,哪怕被总理拒绝,夏想年轻,级别又低,不会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