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24章 最后交牌

在国内,以前不乏二把手压一把手一头的先例,但大多是太子党或是红二代,夏想既不是太子党也不是红二代,只是一介平民,却也能初来西省就和他平分秋色,到现在差不多力压他一头,不仅因为夏想是家族势力核心人物,还在于他手腕高明,善于玩弄政治权术,更有他身后隐藏了许多伏兵之故。
7亿对江刚来说,也不过是毛毛雨,他如果出7亿,就算真强奸了谁,谁也不会去告他强奸。但偏偏江总被人告了强奸未遂,不少人都在想,难道是江刚脑子短路了,对他来说能花钱买到的事情,还会犯法去做?
安监局局长专门审批煤矿资质,晋阳市安监局局长的落马,牵连到一大批煤老板彻夜难安。
王向前心里七上八下,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夏想下手之快之狠,不但让王向前为之震惊,也让雷治学一时惊愕并且措手不及。
……
官商勾结的第一道防线被打破。
西省的政局要稳定了,政局一稳,经济形势也会按照夏想的思路加大力度推进了。说是雷书记和夏省长携手共进是委婉的说法,事实却是雷书记跟随了夏省长的脚步……
随后不久,西省安全监察局局长也轰然落马,标志着打破西省官商勾结黑幕的重拳,已经拳拳到肉,触及到了根本!
在政治上被孤立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幸好他多方打听,中央还没有要动他的意思,他就多少放心了。雷夏联手也顶多就是孤hetushu.com立他,不能拿他怎样。
陈艳再是晋阳一姐——好吧,西省一姐——她也不值7个亿,所有人都在暗中猜测,难不成江刚被陈艳诬告了?
现在还有一个难点就是他已经无法获得雷治学的支持了,除了正常的公事公办式的工作汇报之外,雷治学不再和他有任何私下接触,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王向前就知道,他被孤立了。
但不管雷治学多吃惊,事情已经真实地发生了,也让他在震惊之后冷静下来仔细一想,算是明白了一个必须面对的事实——夏想借曹永国、邢端台和卢渊源之势,在西省隐藏的势力大得惊人,甚至远超他的想象。
夏想很认真地看完王向前的报告,意味深长地问道:“可以召开第四次新闻发布会了?”
众人的目光还没有从矿难事故之上收回,就出现了江刚被抓一事。堂堂的西省首富想要什么女人没有,怎么还会强奸未遂?听说某女星陪睡赚了7个亿,某女星出面辟谣,说要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就让不少人看了暗笑,别说中国了,就是放眼世界,哪个女星能卖出7亿人民币的陪睡价?
西省的变天,先从晋阳的变天开始。
雷治学在一次省纪委工作会议上讲话时强调指出,只要接到举报线索就会一查到底,省内查不了的,移交中纪委。
一系列的重拳出击,标志着西省的坚冰已被打破,依然身陷矿难事故之中的王向前,m.hetushu.com此时已经走投无路了。现在的他追悔莫及,当初不该为了掩盖真相而制造第二次塌方。早知江刚要完蛋,要被抓捕,强奸未遂是一个罪名,制造矿难也是一个,反正江刚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自己何必急巴巴替他遮掩?
若是以前,王向前说不定会在内心深处好好嘲弄雷治学一番,但现在他却是顾不上了,雷夏联手,就意味矿难事故处理不好,他极为可能成为政治牺牲品。
夏想的讲话更具有实际意义:“带血的GDP不要也罢,卖血吃饭,会死得更快。”
大事一件接着一件,此起彼伏,就让人目不暇接,稍有政治头脑的群众也能猜到一点,西省……要变天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江刚会不会全盘供出矿难事故的真相?尤其是雷治学的表态更让王向前心里打鼓,他就知道,优柔寡断的雷大书记终于下定决心要和夏想携手共进了。
王向前心里没底,到底要交什么牌才能让夏想满意?明天矿难事故现场就可以完全清理完毕了,是如实汇报将江刚出卖,还是依然将塌方事故的人祸说成天灾?
雷治学做出决定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亲临矿难事故现场视察工作。在视察时,对抢险工作提出了委婉的批评,对矿难事故的第二次大面积塌方表示了不满——虽没有直接点名批评王向前,但王向前作为抢险救灾工作第一负责人,脸上难免挂不住。
如果真是此次入局hetushu.com无望的话,雷治学甚至怀疑他会和夏想同时入局,他身后的势力再过十几年后有式微之势,而家族势力之间的团结无人可比,再加上传统家族势力也正在崛起,夏想得总书记的赏识,得新兴和传统家族势力的力挺,试问等夏想一旦坐实了省委书记之位,国内还有谁能与他抗衡?
西省的局势变化之快,令人眼花缭乱。
西省地电关于西省地电重组方案的可行性报告,已经正式通过了西省地电的内部讨论,提交到了省政府。本来电力行业由王向前分管,本该提交到王向前手中,但由于矿难事故牵绊,王向前分身乏术,经夏想提议,政府常务会议一致决定,由冯健超负责主抓西省地电重组事宜。
有一丝的希望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王向前经过一番精心的准备,将矿难事故的所谓真相洋洋洒洒整理了十几页上万字的报告,正式提交到了夏想手中。
然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又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西省地电重组一事,获得了突破性进展!
雷治学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知道夏想的上升之势已经锐不可挡,他决定求同存异,要在西省各项重大事务之上,和夏想本着平等、友好、协商的态度解决。
王向前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西省地电重组,在政治上是大事,但对普通百姓来说,并不是什么能引起关注并大感兴趣的大事件,但之所以也能吸引众多的目光,也是和_图_书因为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前一段时间的争斗所引发的连锁反应。
……
在省纪委工作会议之后第二天,晋阳再落马两名高官,一人是常委副市长,另一人是晋阳市安全监察局局长。
江刚被抓捕之后,案件迅速进入了审讯阶段。与此同时,江刚的被捕,让晋阳的重拳出击行动声势大涨,伴随着重拳出击行动的深入,市纪委频频出手,无数贪官污吏纷纷落马。
之后,省纪委也重拳出击,高举煤炭反腐大旗,短短时间内就落马数名高官。每一个落马高官的背后,都和煤炭资源有关,要么是倒卖国有资源,要么是在煤企有股份,等等,总之都和煤老板有关。
作为雷治学政治生涯之中最重要的一次政治转变,他在几经摇摆之后,终于坚定了立场,要和夏想紧密地握手了。
除非是她陪睡一晚就能长生不老,否则,没有一个冤大头会出7亿。
王向前报告的两个要点,一,矿难事故是原安达矿业副总刘路对重组后的安达矿业心怀不满,人为制造的一起事故。二,矿下共有110具尸体,大部分都是死亡时间在三日之上的死人,有两具活人的尸体是老钱头和老孙头,具体死亡原因不明,初步判定是失足跌入矿井,又被爆炸的冲击力冲到井外……
江刚的轰然落马就已经让雷治学难以置信了,最让他震惊的不是江刚的强奸未遂和非法拘禁,而是江刚的人大代表资格被中止,只是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事先www.hetushu.com向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迅速表决通过了。
问题是,现在他不知道被抓的江刚交待了多少真相,不过深入一想,有理由相信江刚不会乱说,说出去,等于是自己为自己挖坑,江刚没那么傻。
如果说能源型经济转型是夏想在西省打开局面的象征,那么西省地电重组的成败则是夏想在西省是否掌控大局的标志,王向前以为,西省地电重组至少也要过上一年半载才有可能提上日程,却没想到,在能源型经济转型还没有完全宣告成功之前,西省地电的重组方案已经获得了通过。
夏想针对西省官商勾结的重拳出击进入了全面攻坚阶段。
近几天来,夏想有条不紊地推进各项进程,对矿难事故的进程不闻不问,他汇报什么,夏想就听什么,不会多问一句,态度很明显,就是要等他最后交牌。
现在倒好,骑虎难下,他真的没法收场了。
被领导批评了不是什么大事,谁都有被领导批评的时候,但问题是雷治学批评的时机很敏感,在江刚刚刚落马之际,一直对矿难事故不怎么关注的雷治学不但亲临事故现场,还直接提出批评,警告的意味就十分明显了。
不想江刚的事情还在悬而未决之时,就又突然爆出了西省地电重组的大事,更是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就让雷治学始终想不透夏想什么时候对人大常委会也有影响力了,他才是人大常委会的主任,是一把手,夏想一个省长,如果连省人大常委会也能伸进手去,就太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