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27章 最后一道关卡

西省地电重组一事,也是夏想在西省执政理念的最后一道关卡。
代表大会之后,西省省委省政府召开全体大会,总结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取得的阶段性成绩,提出下一阶段的工作目标,并制定了西省经济的十年规划,此次会议史称西省会议,标志着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全面胜利!
从此,马昱唯夏想马首是瞻,誓死追随。
狄国功案件内部通报的威力之大,暗藏的杀机之犀利,只三天时间就初见成效……
7月,省公安厅宣布要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一次重拳出击行动,旨在打击破坏安定团结政治局面的不法分子,稳定当前经济形势,为投资商提供一个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只有两条路可选,一条是打倒自己的亲朋好友,一条是打倒自己,大多人最终很理智很明智地选择了打倒别人。
中纪委日前宣布,西省副省长王向前因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接受组织调查是委婉的说法,潜台词就是已经被双规了。
明是打击犯罪分子,明眼人都清楚,是继续在全省范围内巩固打击官商勾结的成果,在继能源型经济转型获得了全面成功之后,官商勾结的土壤也要继续封堵。
王向前的最终命运如何,已经无人关心了,作为一名常务副省长,被中纪委双规就相当于彻底告别了历史舞台,等待他的归宿只有一片衰败的历史尘埃。
江刚名下的财产,一部分留给了江安——其实不和*图*书留给江安更好,留给他一大笔钱反而害了他,几年后,他在国外吸毒而死——另一部分,以合法的名义回报了社会。
没有大肆报道的用意是刻意低调处理狄国功案件,但越是低调处理,越在平静中蕴含心惊肉跳的杀机——经查,狄国功向国外势力出售西省的地质资料,将西省煤炭资源绝密数据透露给不怀好意的国外敌对势力,从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最后一道难关摆在了夏想面前——西省地电重组事宜,终于要提交到常委会进行表决了。常委会关于西省地电的讨论和表决,是夏想和雷治学之间是否真诚合作的验金石,如果雷治学批准西省地电的重组,就意味着他将彻底得罪国家电网背后的巨手。
怕是连狄国功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夏想破解西省官商勾结的难题之中,是多么至关重要的一环。也是,公安系统几乎自成一体,想要每个地市的公安系统都清洗一遍,既不现实也太声势浩大,不如震慑之。
然而,在能源型经济转型初获成功之后,许多人闭嘴了,才对夏想另眼相看,并且心生畏惧之意。却还有一些人固执己见,认定能源型经济转型可以推动,但官商勾结现象触及到了西省的政治体制的根本,无法撼动,也不可能被打破。
夏想用切实行动和不懈的努力,为西省今后长远的可持续发展打开了局面,历史将永远铭记夏想的丰功伟绩。
一周后,西省召和-图-书开中国共产党西省第十次代表大会。上午9时,中共西省第十次代表大会全体会议选举西省省委第十届委员会、西省第十届纪律检查委员会和西省出席党的十八大代表。
他手中的10个矿价值多少亿就不必提了,单是从他家中搜出分量超百斤的黄金就说明了在人前廉洁奉公的王大省长是多么富有了。
许多时候,讲事实摆道理远不如刀架到脖子上更有动力,狄国功虽然只是晋阳市公安局副局长,但他通敌卖国的罪名,几乎可以落到每一个产煤大市的市公安局的领导头上。狄国功案件内部通报的隐性含义就是,要么全力配合省公安厅的重拳出击行动,要么和狄国功一样,身败名裂。
狄国功案并没有大肆报道,只是在内部通报。
一切都进展顺利,夏想在西省最后的大计,随着各地市大力配合省公安厅的重拳出击行动,而宣告接近全面完成。
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夏想还有后手!
江、王一倒,西省的气象为之大变!
当夏想初来西省之时慷慨激昂地喊出要推动能源型经济转型,没有几人相信。当他再提出要打破西省官商勾结的黑幕,不知多少人在背后嗤之以鼻,认为夏想年轻,经事少,只凭一腔热血和激情,早晚会在西省碰壁,或许还会碰得头破血流。
雷治学同志主持闭幕式,大会宣布当选结果,选举产生西省出席党的十八大代表,雷治学、夏想等人当选西省出席和*图*书党的十八大代表!
议案获得了一致通过。
身为专政力量中的一员的公安人士,比任何人都清楚专政力量的可怕。对普通百姓来说,公安机关就是好进难出的鬼门关,对于公安干警来说,被国安部门盯上了,如果被请了进去喝茶,比去纪委还可怕,也是有去无回的鬼门关。
一直引而不发的狄国功案,终于在各地市的重拳出击行动陷入僵局之时,引爆了第二波极具杀伤力的杀机。
中纪委证实了王向前违法乱纪的问题之后,中组部就正式宣布免去王向前西省省委常委、委员职务。随后,省委常委、副省长冯健超在西省全省人大常务会议上宣读夏想省长关于提请决定免去王向前职务的议案。
通俗点说,只要涉及到了国家机密,审讯是秘密的,判决是秘密的,关押地点也是秘密的,最终结局更是秘密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消息震惊了整个西省,马昱一步登天!
叛国罪对于远离政治权力中心的普通百姓来说,是一个十分遥远并且陌生的名词,但对于权力中心的人物来说,尤其是掌握了一定机密的公安系统,叛国罪就如一个魔咒,一旦被扣上叛国罪的帽子,别说前途尽毁,而且一辈子也没有了出头之日。
几日后,冯健超又向省人大常委会宣读夏想省长关于提名马昱同志为省政府副省长的议案,经过热烈的讨论,最后表决通过了议案。
先是对省公安厅行动最有抵触情绪的久安市和-图-书,突然态度就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由先前的雷声大雨点小一下变得雷声滚滚大雨倾盆,直截了当地就拿下了市公安局两名副局长三名大队长,久安公安系统的气象顿时之为一新。
一般来说,省政府秘书和省长关系密切,等省长接任省委书记之后,直接跳到省委秘书长的位置,然后进入省委常委的行列,是正常途径的升迁之路。或者是直接担任一届副省长,再进常委,也是迂回之路,但如马昱一样由政府秘书长的位置,直接一步迈入省委常委、副省长者,国内不敢说没有,也是寥寥无几。
工商界是江刚,政界就非王向前莫属了。
8月的晋阳,进入了夏末。西省各项工作运行平稳,秩序井然,在夏想和雷治学联手之下,西省的政治气象和经济形势为之一新,呈现欣欣向荣的景象。
……
西省几十年的顽疾被夏想以防不胜防的手腕一举打破,能源型经济转型和官商勾结的战役,双双大获全胜,夏想是西省建国以来最有作为的一任省长!
等到江刚以一个非常滑稽并且可耻的理由落马之后,不少人对夏想能否撼动西省官商勾结根本的信心终于动摇了,而在王向前消失之后,在中纪委尚未宣布对王向前的处理决定之前,没有一人再敢轻看夏想一眼!
……
王向前最后被查明,发现他名下有10家煤矿。据业内人士讲,王向前在西省步步高升的秘诀就是不断地积累财富,财富越多,资本就www.hetushu.com越雄厚,然后升迁速度就越快,官商勾结的关系网就越密实。作为西省官商勾结的典型和最大代表人物,王向前在西省官场十几年间,共造成几百亿国有资产流失。
都是聪明人,而且官场常态也是墙倒众人推,王向前一倒,夏想只需要再巧手向前推动一步,将狄国功最后的利用价值榨取干净,就可以了。
仅仅一周之后,中组部宣布,经中央批准,中组部决定,马昱同志任西省省委委员、常委。
但省公安厅的行动一开始就遭遇到了不小的阻力,在晋阳市还好,有晋阳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在下面各地市,虽然市委市政府支持的力度不小,但下面地市的公安系统没有如晋阳市公安系统一样有过两次清洗,因此来自各地市公安内部的阻力相当大。
但谁也没有料到的是,随着矿难事故的发生,西省局势大有明朗之势,而随后雷治学的风向大变更是让许多人始料不及。
江刚入狱,王向前落马,西省的天仿佛也一下蓝了许多。
江刚最后被判处了无期,至于最后是否保外就医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在夏想的西省任期内,他一步也没有离开监狱。等夏想离开西省之后,他再保外就医,也已经是垂垂老朽矣。
其实早在江刚落马之初,王向前就应该意识到他必倒无疑。在夏想初入西省之时,第一次喊出要和官商勾结做斗争的口号,就意味着如果彻底根除西省官商的顽疾,在工商界和政界必须各有一名重量级人物倒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