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30章 新的一页

连夏仰起了脸,哼了一声:“我要超过妈妈,妈妈是董事长,我是大大的董事长。她有一家远景集团,我要有十家远航集团,从中国出海,一直航行到世界各地。”
“哈哈,这个说法新鲜,有创意。”老爷子开怀大笑,心情大为舒畅,“我对他说,夏想爱自己折腾是他的事情,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朝气,当年的江山不也是折腾来的,谁有折腾的本事,就由谁去。但有一点,夏想要是折腾过头了,我可以骂他,但谁要是想欺负他,得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包括吴老爷子在内,一家人都笑了,连若菡也是笑得如花儿一样灿烂。连夏从未在人前透露过他的伟大志向,今天是第一次,到底男孩在父亲的鼓励上才能更有远大理想。
吴才江也在一旁微笑不语。
是吴才洋派来的专车。
“呵呵,还是小夏开通,才洋,不用多久,世界就是小夏一代人的世界了。”老爷子呵呵一笑,“听说你想插手能源产业?这个步子迈得不小,有人在我面前告了你一状。”
汽车直接开到了吴家。
西省地电重组的动作之快,超乎外界的想象。
一家人的团聚,欢声笑语,营造出一副动人的人间天伦之乐的画卷。
若是以前,吴才洋会难免尴尬,但现在他一脸慈祥的目光注视连夏和夏想之间的亲情互动,十分开心地笑了。
……许多年后,有一位华裔美国商人在美国乃至世界建立了庞大的经济帝国,能hetushu.com量之大,甚至能左右美国大选的候选人。
吴才洋在家,吴才江也在,吴老爷子当然也在,还有连若菡、吴连夏和女儿。
都当连夏是一句戏言,连若菡掌控的财富可不止一家远景集团,连夏想要超过连若菡不能说是痴心妄想,至少可能性极低,连若菡现在可是世界上极少数的超级隐形富翁之一。
在京城一落地就收到消息,西省地电重组大会获得了圆满的成功,夏想欣慰地笑了,基本上可以说,他在西省的局面已经完全打开,可以从西省抽出眼光,着眼未来的国内局势了。
夏想默然,老人怀念以前的生活是衰老的表现,想去已经过世的付老爷子,他心中莫名有悲凉之感,几位老爷子年事已高,或许转眼就会离去,到了他现在的年纪,将会陆续承受一些不想面对又必须面对的生离死别了。
随她好了,夏想不愿意触及她内心的伤痛。
夏想隐约听说连若菡在美国期间找到了失散的妈妈——也不能说是失散,只能说是她妈妈故意躲而不见——却一直没听连若菡主动开口提过此事,夏想就猜测,怕是母女相见并不是相见欢。
“都不是正当手腕拿到手的东西,谁还真当成自家的自留地不成?划一个条条框框出来,谁有本事谁就多占一垄。你可以垄断,我怎么就不可以?我要多活几年,就想看看你想规划怎样的十年蓝图。”
吴才洋也没意见。
“好,我m.hetushu.com先处理一些事情,然后电话联系。”
世间亲情也未必长久,血浓于水也不一定会让人牵肠挂肚,连若菡再也没有提过寻找妈妈一事,也许她对妈妈已经失去了源自童年深处的眷恋。
吴才洋也问连夏:“连夏,你长大了想干什么?”
夏想如果怕别人告状他就不是夏想了,他笑道:“天要下雨,妹要嫁人,告状如果管用,联合国秘书长就是世界总统了。”
就不由外界不浮想联翩,西省地电重组对省委省政府而言也是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怎么雷书记和夏省长都不出席重组大会,是何道理?
人生无常,生死随命好了,夏想就十分赞同老爷子的想法:“其实亲近自然也挺好,只要心情舒畅,在哪里都是颐养天年。”
前面说过,夏想逐步掌控西省能源产业,并最终着眼于国内能源产业大局的布局,是一项长远而且庞大的计划,并非是为了个人的私心,以他的性格,既不缺钱又不爱乱花钱,也没有爱慕虚荣的妻子和花钱如流水的渣二代,虽有几个女人,但女人们个个比他有钱,他要钱何用?
刚一开机就接到了宋朝度的电话:“夏想,你到京城了?我也到了,晚上见个面?”
姓连,连若菡其实是为了纪念她远去的妈妈。
对他而言,西省地电重组才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下一步,国家电网兼并重组后的西省地电,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别看老爷子年纪大了,但霸和_图_书气还在,相信老爷子的一番话会让前来试探口风的人自讨没趣,夏想就不着痕迹地拍了老爷子一记马屁:“老爷子好强的杀气。”
吴老爷子坐在竹椅之上,悠然地说道:“其实在市里住久了,还是向往乡下的生活,我让才江在京城西郊买了一块地,让他以农家院的样式盖一处别院,我以后夏天和秋天就过去住……就是才洋反对我搬过去住,说是太远了。”
连夏跑了过来,来到夏想面前站定,打量了夏想几眼,才又拉住了夏想的手:“爸爸,你和妈妈有了妹妹,是不是就不爱我了?”
“哈哈……”
“就是,夏想,说说你的十年规划。”吴才洋插话说道,一脸期待地看向了夏想。
“多年以后我才发现我错了,大错特错,妈妈手中掌握的财富,比我想象中多了无数倍!而拥有如此巨额财富的妈妈一直十分低调,家人几乎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财富,似乎她从来不是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首富,而一直就是我温柔、慈祥的妈妈……妈妈用她的言传身教告诉我了一个真实的道理——真正有底气有实力的人,从来不用豪宅豪车等身外之物来证明自己!”
暑气未消,热气袭人,但吴老爷子不喜欢空调的凉风,喜欢在树荫和花草之中享受自然的清风,夏想和吴才洋也只能陪他。
道理说简单也简单,雷治学虽然顺水推舟对西省地电重组投下了赞成票,但不出席会议,也算向国家电网幕后的巨手http://www.hetushu.com释放善意。
好在吴家的院子虽然不大,但营造得十分别致,既有清凉之意,又有轻风拂面,一时让夏想想起了童年时在大树上纳凉睡觉的美好时光。
“就这么说定了。”宋朝度欲言又止,还是说道,“小凡也在,她也想你了。”
夏想不出席的原因就更简单,他要进京,时间上安排不过来,再者他也要故意做出置身事外的态度,他不想他的大计提前浮出水面。
女儿叫连秋,姓连,不姓吴,也不姓夏。起名字的时候连若菡问了夏想,夏想没意见,也征求了老爷子的意见,老爷子也没意见。
头一天省委常委会才通过表决,当天下午就召开筹备会议,第二天上午就召开正式重组大会,速度之快,效率之高,前所未有。
夏想心目之中确实有一副美好的画卷,从未对人提及,现在,他要当着吴才洋和吴老爷子两位亲人的面,第一次说出他的理想国。
难得今天是一次团聚,夏想也心情大好。
宋朝度肯定有什么事情,夏想想了想不得要领,也就放弃了胡乱猜测,坐上了前来接他的专车。
等他登上世界首富的宝座时,据称,其个人财富超过1500亿美元,而且只是保守的数据。美籍华人在一次美国的工商界人士聚会上发表了一番深情的演讲,他的讲话传诵一时,成为无数家长鼓励孩子成长的教材。
“当我告诉妈妈一定要超过她,并且要用自己赚的钱买一辆跑车时,妈妈温柔地笑了,告诉我和-图-书说,孩子,等你自己赚钱了,能买得起跑车的时候,你就不会再买跑车了。我听了不以为然,认为妈妈虽然有钱,但还不是钱多到了可以随心所欲的程度,我就想,我一定要赚超过妈妈十倍的钱,想买什么买什么,买尽天下豪宅和豪车。我当时天真地以为,妈妈真的没有多少钱……”
未来是未来,现在是现在,现在的连夏还只是一个依偎在夏想身边的小男孩,微胖的圆脸,肥肥的小手,稚气未脱的童声,他只是夏想眼中可爱并且微带羞涩的儿子。
下午,夏想陪老爷子、吴才洋在院中散步。
“小时候我一直不知道妈妈有多少财富,只知道她辛辛苦苦带大我和妹妹,总不和别的妈妈一样给我买昂贵的玩具,等我长大后,她也不给我买最贵的汽车,记得我18岁的生日礼物是一辆国产汽车——吉利。当时我还很委屈,好歹妈妈也是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怎么不送我一辆奔驰、宝马或是法拉利?我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超过妈妈。”
西省地电重组大会虽然隆重而热烈,但省委书记雷治学和省长夏想全部缺席,出席重组大会的省委领导只有省委副书记张维照和常务副省长冯健超。
夏想掌控能源产业,是想针对今后国家十几乃至几十年发展的长远伏笔,是为了他心目中的理想国而埋下的一粒种子。
夏想抱了抱连夏:“爸爸妈妈永远爱你,你不要胡思乱想,要好好学习,长大后要好好干一番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