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32章 宋朝度的隐晦

夏想蓦然一惊,宋一凡对自己未来的设想和他曾经想象中的有关宋一凡安静闲适的画面是何其相同,莫非真是宋一凡的宿命?
饭后,宋朝度早走一步,宋一凡心情好了许多,要夏想陪她走走,说是要透透气,散散心,反对家长制的包办婚姻,她要自由自在的空气。
到此为止,此后,宋朝度再也没有提及此事,云淡风轻,仿佛刚才的对话没有发生过。他不提,夏想也没有再问,但心中还是留了一个悬念,猜不透到底是谁想通过宋朝度来试探他的立场?
李丁山是特例,他是独行者,但他走到了副部级高位,是有夏想一直暗中照应,又有宋朝度时刻关注他的升迁。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的书生意气和特立独行的理念,是夏想和宋朝度在和光同尘之余始终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最美好的梦想,但他们想完成心中的理想,就必须放弃不切实际的梦想,那么李丁山就是他们的另一个影子,另一个内心真实的写照。
长裙飘飘,恍然若梦,若不是她比以前微微丰腴了一些,恍惚间,夏想还以为挽着他的胳膊的蹦蹦跳跳的女孩还是当年初见时的高中女生。
“近期西省还会落马几个厅级干部,而且反腐风暴会加大造势。”夏想借西省反腐风暴为例,含蓄地表明了他不会容忍腐败的决心。
尽管今天的对话是夏想和宋朝度认识以来第一次意犹未尽的对话,而且留下了令人容易心生嫌隙的空白,但夏想并未对宋朝度有任何和图书猜疑和不满,换届是大事,入局也是大事,在一些事情上有口是心非的摇摆,也符合官场中人的身份。
宋朝度在官场之上有一个外号——冷面宋,意思是他平常刻板而严肃,冷面寡言,给人不苟言笑不好接近的印象。冷面宋的外号,其实从燕省时就已经有人叫了,直到宋朝度出燕省北上之后,在省委书记任上才叫响。
官场之上,站队是每个人都必须面临的重大选择,不站队,就不会融入团队,不融入团队,就没有盟友。
“我只要甜心,不要苦心。”宋一凡毫不领情。
宋朝度却又不说了:“我就是想知道你的立场。”
夏想相信,不管宋朝度的立场是什么,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他依然是当年犀利并且不会妥协的宋朝度。他没有将事情说透,肯定有他的顾虑,他是夏想多年的亦师亦友的故人,夏想相信宋朝度的人品。
夏想没有说话,他不喜欢干涉别人的选择和权利,尽管宋一凡的想法在世俗眼中或许有些偏激,他却可以接受。
就由李丁山一直在官场之中做一个独行的寻找梦想的特例好了,有夏想和宋朝度的关照,他不会偏离正轨太远,也不会一头栽倒。
宋一凡有一个深受她的爸爸,有一个关怀她的妈妈,再加上还有一个爱她如宝的夏哥哥,她拥有的一切,已经足够让无数世人羡慕不已了。
总理?有可能。委员长?可能性不大。还有两个人也在夏想的推测之中,关远曲和http://www.hetushu.com代复盛。
“你以后的打算是什么?”夏想对宋一凡的话不置可否,不否认就是默认,他承认其实他也有纵容宋一凡的一面。
没有盟友的官场中人,是可悲的独行者,肯定走不远。
但夏想也相信宋朝度心中一直保持了不灭的信念,不会为了升迁而放弃原则和底线,就是说,可以和光同尘,但不会同流合污。
卫辛和宋一凡有相通之处,都是可以在浮华之中沉静如水的女子,可以独守内心世界的宁静和美好,不为世间的浮躁和喧嚣所动,不向外界寻找快感,只向内心寻求安乐。
除非是……涉及到了宋朝度的入局大事。
“你回来了?”连若菡轻声说道,关上了房门,“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夏想一直认为如宋一凡一般不知人间忧愁的女子,一个人洁身自好一生也未必不是好事,世间万事有利就有弊,在世俗眼中,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在国外,也有许多单身主义者,一生一人,只要内心平静现世安稳,就是心中风和日丽的晴天。
宋一凡的胳膊微凉,夏天的缘故,她穿一件罗纱长裙,长裙到了脚踝之处,只露出了一双粉嫩的玉足,显得她整个人宛如人间仙子。
宋一凡欢快地跳跃,不安分地转来转去,时而裙裾飞扬,时而长发飘扬,时而为路边的一盆鲜花嫣然一笑,她真是一个坠入凡间的仙子,怎能经得起岁月的风霜和世间和-图-书的俗事。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家人大多已经入睡,只有连若菡还在等候夏想。
“不许睡!”连若菡说道,“不开玩笑,我要和你商量一件大事!”
有宋一凡在场,夏想不好和卫辛多说什么,只是简单说了几句。宋一凡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就是懒着不走,在夏想和卫辛之间晃来晃去,要有多气人就有多气人,也让夏想明白,小迷糊虫一样的凡丫头,其实内心通透如镜,她只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罢了,她其实什么都知道。
但宋一凡浑身上下散发的成熟女孩的气息,以及她胸前丰满而踊跃的跳动无一不提醒夏想一个事实——凡丫头长大了,确实该嫁人了。
夏想更是拧紧了眉头:“宋书记,谁要传话给我?”
李丁山做了他们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
宋朝度点头:“我理解你的立场。”
只是国人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了,千百年来国人领会最深的一个词就是——人言可畏。
等宋一凡回来后,三人一起吃了晚饭,又一同和李丁山通了电话,谈到了李丁山的下一步,宋朝度希望李丁山能担任一届省长。
据说……只是据说——夏想也是听外界传闻,并未亲耳得到宋朝度证实——宋朝度深得关远曲赏识,在关远曲执政时代,宋朝度应该可得重用。
宋朝度微微眯起了眼睛:“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虽然成功了,但未必就是可以推广的经验。相比之下,腐败问题更严峻,也更难根除。如www.hetushu•com果你认为能源型经济转型的难题都能破解,腐败问题一定也可以根除,就大错特错了。”
因此他对于宋朝度突如其来地一问,不免愕然,宋朝度担任省委书记之后,虽然没有大张声势地反腐,但暗中依然斩落了十几厅级贪官,夏想相信,宋朝度不会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妥协。
卫辛气色不错,她的隐疾始终没有再犯,夏想见到卫辛,莫名有一种想要沉静下来好好陪她一段时间的冲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能改变命运的毕竟只是少数,夏想对宋一凡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她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别看她活跃好动,其实她的内心确实最渴望宁静和安稳,不喜欢喧嚣和尘世的浮华。
恐怕没有几人见过宋朝度陪着笑,一脸无奈的父亲表情,他被宋一凡冷嘲热讽,却是束手无策,堂堂的省委书记、当年扳倒高成松的冷面宋,只是慈爱加气愤地说了宋一凡一句:“小凡,你要体谅爸爸的一番苦心。”
夏想见连若菡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好笑:“明天再说好了,现在良辰美景,先睡觉。”
“宋书记,西省正在发动一场反腐风暴,我对省委、省纪委开展的反腐风暴,是大力支持的态度。而且在湘省、齐省以及岭南省,只要涉及到腐败问题,只要到我的手中,都会一查到底。”夏想没有正面回答宋朝度的问题。
“我不喜欢嫁人,太麻烦了,不怕告诉你,夏哥哥,我其实是单身主义者。”宋一凡开心一笑,“一个人自由自在和*图*书地多好,一结婚,就有数不清的烦恼,就得应酬,就得相夫教子,就得强颜欢笑……想想就觉得那样的人生太可怕了。”
但宋朝度为人冷面寡言,却行事公正,认识他久了,就都不觉得他难以亲近了。
夏想暗想,只要他在一天,他就会尽最大努力呵护宋一凡的美好,让她做一个尘世之中一直遗世而独立的世间仙子。
宋朝度一走,宋一凡才活跃了许多,一如从前一般,挽住了夏想的胳膊。
“是真的没有遇到合适的,还是你太挑剔了?”在人来人往的京城大街上,夏想任由宋一凡挽着他的胳膊缓步前行,和宋一凡的亲热动作,最让他心里踏实,不用担心成为被政治对手攻击的口实,在他心目中,宋一凡就如他的亲妹妹一般。
送宋一凡到了住处——她还和卫辛住在一起,比邻而居,却就是不搬到一起住,也是她内心真实一面的体现,和谁关系再近,她也固守内心的宁静,渴望一个人的独处。
“也没有什么打算了,和卫姐姐一起做做生意,不缺钱不缺快乐不缺友情也不缺亲情,为什么非要有爱情?卫姐姐不也一样是单身?我就打算和她一起单身到老,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做一生一世的好姐妹,除非……除非她嫁人了,我就去当图书馆管理员,在无尽的知识海洋和人间悲欢离合的故事中,守候着时光,慢慢变老。”
卫辛有宋一凡相伴,是卫辛的福气。宋一凡有卫辛照顾,是宋一凡的幸运,二人相依相偎,或许真可以做一生一世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