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40章 零容忍

“替我向代副总理问好。”夏想想了一想,又补充了一句,“就说我会尽快进京向代副总理汇报工作。”
眼下看来,他和代复盛之间,还缺少一个互动的氛围。
西省,在继能源型经济转型获得成功,并且针对官商勾结的问题初战告捷之际,又借一场论战的东风,再次成为国内新闻的焦点。
夏想相信,代复盛想和他见面,怕是有很多事情要谈,而不仅仅是一件关于适度腐败的文章的小事。
李丁山在齐省有邱仁礼照应,应该一切无虞,情绪不高,是有什么烦心事?李丁山为人正直而坚定,他不会有太多的私人感情在工作之中,再说他也没有什么烦心的家事,他的烦恼,估计是工作上的事情。
宋朝度不好再说什么了,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说:“对了,你最近和丁山联系一下,他似乎有些情绪不高。”
作为下届总理的热门人选,又是团系十八大之后的最大布局,以夏想和团系之间的关系,他很有必要和代复盛处好关系,但问题是,不是说想处好就能处好,一是双方要有接近的意愿,二是在许多事情上都能达成共识才行。
继西省之后,岭南的正式对外表态,标志着关于腐败问题的论战上升到了政治层面。
夏想就替他说出了实情:“是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吧?”
代复盛对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恩怨纠纷一直十分关注,早在上一次武力冲突时,他就亲自做出www•hetushu.com过批示,而且还有明显的偏袒国家电网之意。
宋朝度当时向夏想提到李丁山时,夏想就想到了李丁山前进一步的可能性,知道宋朝度有所暗示。宋朝度和邱仁礼关系一般,李丁山想担任常务副省长,必须邱仁礼推荐并且点头才行。
不是夏想托大,也不是他逃避,而是他需要再从侧面了解一下代复盛的为人再决定面谈会更好一些。
文章的观点虽然惊人,但影响力毕竟有限,说到底,在高层眼中,还是小事,动不了根本。
既然开了头,夏想索性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一口气处理完所有的事情——拿起电话打电话给李丁山。
次日,又有一家国家级报纸发表评论员文章,开头就指出“总书记在十七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总体态势是,成效明显和问题突出并存,防治力度加大和腐败现象易发多发并存,群众对反腐败期望值不断上升和腐败现象短期内难以根治并存,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
宋朝度听出了夏想暂时不想和代复盛见面的意思,微一沉吟:“我还是建议你尽快抽一个时间和代副总理见个面,许多事情坐下来谈,效果会更好,尤其是国家电网的事情……”
夏想其实猜到了代复盛在此时提出和他面谈,有可能涉及到适度腐败的论战问题,同时,还会谈及和-图-书国家电网的兼并事宜。
“确实是有些烦心事,本来也想和你说说,怕是又给你添麻烦。”李丁山欲言又止,还是不够痛快。
西省纪委大张旗鼓的反腐,并着重指出零容忍的指导思想,明显是对允许适度腐败论点的正面挑战,是国内第一个以实际行动宣告不允许轻度腐败的省份!
夏想和团系不少得力干将都有过交往,陈皓天、郑盛、古秋实、代复盛,其中和古秋实关系最好,和陈皓天也很不错,和郑盛也算有过交往,有过合作,虽然没有达到默契的程度,也算能说得上话,独独和团系即将执掌国务院的主力大将代复盛关系一般。
“谢谢你,夏想。”李丁山郑重其事地道谢,又直呼了夏想之名,或许他又感觉到了夏想虽是省长,却依然是和他初识时的夏想,坦诚,真诚并且热情。
省纪委在继查处了省安监局局长之后,又初步查明一家国企的老总贪污了2吨白银,并且名下有55处房产,在会上一透露,当时就震惊了雷治学和夏想。
不管是哪一种,现阶段,夏想想不出和代复盛坐下面谈的必要。
当然,说是偏袒也不正确,代复盛是副总理,从他本身的职务出发,他必然要站在国家的立场上说话,事实上据夏想所知,代复盛和国家电网之间并没有个人利益的纠葛,他要么出于自身位置的需要,要么就是卖国家电网背后巨手一个人情。
夏想想了想,和图书正要拿起电话打给李丁山,电话却又响了,一看来电不由笑了,是岭南的号码。
“我刚从京城回来,估计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京……”夏想就含蓄地说出了不便之处,其实他是故意推脱。副总理召见,一般的省长都会立刻前去拜见,哪里有不方便之理。
夏想心中有底了。
雷治学和夏想当场表态,查,一查到底。
和代复盛也见过几面,有过几次交谈,但却一直没有深入的交往,而且夏想和代复盛之间,似乎总有一些似有还无的隔阂,甚至他和关远曲之间的关系,也好过代复盛。
“李书记,最近可好?”夏想打通了李丁山的电话。
就是说,得由夏想出面和邱仁礼打招呼才管用,宋朝度在邱仁礼面前,没那么大面子。
夏想明白了什么,所谓脾气相投才关系密切,陈皓天和古秋实关系不错,代复盛和郑盛关系最好,就说明代复盛的性格和郑盛有相通之处。
“我会认真考虑的。”夏想说道。
夏想提及宋朝度,是为了唤起李丁山燕省三人行曾经一起纵横燕省政坛的美好回忆,也是为了让李丁山回到现实之中。
代复盛的召见,他可以推迟,李丁山有事,他必须第一时间处理。
对腐败零容忍,是不可动摇的底线。即使在西方发达国家,对贪污受贿标准的规定也丝毫没有因为其经济发展水平高而上浮。
又是代复盛?夏想几乎要笑出声了,这么说,他要因国家电网事件,m.hetushu.com和代复盛不可避免地多接触了?也好,是该着眼于十八大之后的局势了。
真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2吨白银……难道要全身镀银?疯了。55处房产?一周换一个地方住,一年不重样,都说狡兔三窟,兔子的智慧到底比不上贪官,贪官有55个窝点!
李丁山还和以前一样,掩饰个人情绪,只关注大的层面,好象谈及到个人私事就是多不好的事情一样,夏想心中微微叹息一声,主动问道:“宋书记说,你最近情绪不太高?”
与此同时,唐天云的文章也见报了,关于适度腐败的第二波交锋,如期而至。
“陈书记,被点名了不要紧,只要继续埋头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几句风言风语,无关大局。”夏想很喜欢陈皓天的性格,也呵呵一笑,“不过一些误国误民的言论,就必须泼泼冷水,要不,再有人继续煽风点火的话,万一形成气候,就影响恶劣了。”
夏想笑了:“我理解李书记的想法,我会和邱书记沟通一下。”
邱仁礼十八大后将会离开齐省,齐省省委班子必然会有相应的调整,到时会空缺常务副省长的宝座。李丁山人在官场,再不计较排名,也想再前进一步。
一连串的电话打完,再看曹殊黧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夏想就胃口大开。
第二天上午,省委召开了一个会议,听取了省纪委近期大案要案的情况汇报。作为在国内反腐工作最落后最默默无闻的省份,突然间反腐工作m.hetushu.com就声势大涨,接连办理了几个大案,省纪委书记刘平行大感面上有光。
更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一向四平八稳的岭南,也突然在论战事情上发难——岭南省纪委召开会议,总结岭南反腐工作的成果,就下一步的反腐工作展开讨论,并且指出对腐败零容忍是岭南省委指导纪委工作的原则,在岭南,任何腐败行为都会被依法查处,不存在适度腐败一说。
“我要多说一句话……”陈皓天有意点一点夏想,“复盛和郑盛关系最好。”
李丁山的声音有点落寞:“还好,夏想……夏省长。”他似乎才意识到此时的夏想已经比他级别还高了,愣了一愣又说,“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很成功,为国家经济大方向的调整带来了一个好头,我很高兴。”
“夏省长,你和我又成了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了。”陈皓天的开场白很有意味,他哈哈一笑,“一个腐败问题,就扯到了岭南和西省,有些人的联想真是丰富。不过,青年报的反驳文章,也很有气魄。”
一查到底不是问题关键所在,问题的关键在于时机敏感。会后,省纪委就双规了该名国企老总,而且还特意召开了记者发布会,指出对于腐败问题零容忍是纪委工作的指导思想。
“说得是呀。”陈皓天说道,“我明天进京,要和复盛见面谈谈,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转达?”
李丁山明显愣了一会儿才说:“不是非觉得前进一步有多好,主要是在其位才能谋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