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44章 礼遇

听了老古的拳拳爱怜之心,夏想心中莫名一阵悲哀,国家是富裕了,是强大了,但凡是有权有势者,都要到国外生产,难道真是国内的医疗条件不行?其实不是,还是国内防不胜防的污染太严重了,防得了饮用水,防不了食盐。防得了食盐,防不了牛奶。
“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很成功,让国务院对下一步的经济转型的方向,有了更大的信心。西省的尝试,有着跨时代的历史意义,历史会铭记。”代复盛对西省的经济转型的成功不吝赞美之词。
随同副总理出访欧洲,是好事,证明国务院对西省经济的认可和重视,也表明国家可能会对西省有政策倾斜,再如果有合适的国外投资,也可能花落西省。
关远曲的问鼎是各方势力平衡的结果,但不得不说,关远曲和团系的关系并不密切,甚至可以说,新兴家族势力对关远曲的影响力就超过了团系,再如果加上季家和郑家再联合介入局势的话,形势甚至可能出现一面倒的情形。
没错,在代复盛即将接任总理之前,他已经开始着手为上任之后的国内形势布局了,拉拢夏想是他的当务之急。
本来夏想打算和老古说几句话,然后就回吴家,现在又改变了主意,决定陪老古吃过晚饭再走。
掩耳盗铃一两年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掩耳盗铃。
老古面露喜事:“好,真好。记得带几张玉丫头的照片过来,她虽然和我视频,但总让人觉得不http://www.hetushu.com真实,我还是喜欢拿着照片。算算她也快要回来了,你告诉她,爷爷想她了,希望她早日回来。爷爷在市郊专门盖了一处庄园,有花有草,还有自己种的菜地,全部纯天然,除了空气不如国外清新之外,保证从饮水到食物,没有一丝污染。”
代复盛摆手:“你不必谦虚,西省的真实情况我了解,说实话,你能成功我感到很惊讶,但也要清楚的一点是,西省的成功很难复制。因此,对于下一步的国内经济形势,国务院的争议不小,是不是在全国范围内推动经济转型,如何防止经济硬着陆,总理委托我和几名副总理,正在多方听取专家们的意见。”
代复盛不是一个人在向他提前邀请,而是以整个团系的名义,夏想只犹豫了片刻就点头答应了:“我很愿意随同代总理出访。”
夏想谦逊几句。
在陪老古吃了一顿扫帚苗馅的饺子之后,夏想来到了吴家,吴家灯火通明,吴才洋和吴老爷子都在,显然正在等他。
老古笑了:“早放冰箱里了,是扫帚苗馅的,纯天然的,味道很好,你平常肯定吃不到。既然来了,晚上就别走了,煮了吃,再陪我喝两杯。”
代复盛也清楚的是,虽说他和关远曲未必就会政见不和,但先要确定了夏想的立场才更让他放心。
而且,夏想更清楚代复盛此举还有向老古示好之意——代复盛出访的路线,正好途径www.hetushu.com古玉隐居的欧洲小镇,夏想随同前去,可以名正言顺地借机和古玉见上一面,相信他不远万里的问候可以让古玉无比开心,也可以让老古感念代复盛的盛情。
夏想至此已经完全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其实在国家电网兼并西省地电的问题之上,代复盛并没有明确的立场,他之所以一直热心有加,过度关注西省地电事件,其一是为了还一份人情——至于他怎么欠了国家电网背后巨手的人情,夏想就不得而知了——其二,代复盛是想借国家电网事件为由头,和他迅速走近。
每个专家学者都自己的局限性,但每个人都看不到自己的缺点。人的眼睛看外不看内,所以人从来就是指摘别人不是,认为自己完美。国务院每一项政策的出台,关系到的都是国计民生的大事,岂能只采用某一个经济学家的论点?
代复盛点头笑了:“好,那你等候我的通知。”他不会认为夏想同意随同出访就等同于向他全面倒向了,但至少说明了一点,夏想在他和关远曲之间,会选择居中的立场。
“我过段时间要去欧洲一趟,随同代副总理出访欧洲,正好可以顺道看望古玉。”夏想一直听老古絮絮叨叨说个不停,终于等老人家不说了,他才说出了好事。
中午,代复盛请夏想吃了一顿便饭,既然是便饭,就区别于正式的宴请,类似于私人性质的会餐,但比纯私人会餐又稍有疏远,总之是一种和*图*书保持了恰到好处的距离的一次共进午餐。
“秋实,夏想是一个很稳重的年轻人,他的立场没有变化。”
说了一些军中的形势,讨论一些关于军队国家化和党指挥枪的话题,眼见天色就晚了,老古就让人去煮饺子。戎马一生的古大将军,此时也和寻常的老人没有两样,牢牢记得夏想爱吃的食物,待夏想如亲孙子一样,除了唠叨还是唠叨。
夏想和关远曲的关系,目前是不近不远,和团系的关系似乎稍近一些,但形势比人强,谁也不好说十八大之后,夏想会不会和关远曲达成某方面的共识,从而排挤保守一系、平民一系甚至……团系都并非不可能!
送走夏想之后,代复盛想了一想,和古秋实通了一个电话。
夏想在代复盛之处,受足了礼遇。
如此,夏想的重要性将会更加彰显。
见是夏想,老古喜出望外:“你怎么来了?也不事先打个招呼。我昨天才收了一包野菜馅的饺子,你肯定爱吃。正想着和你打电话,一困就又忘了,人老了,到底爱忘事了。”
“不要担心夏想,不管是政治立场还是个人品行,他都信得过。”古秋实对夏想倒是很有信心,评价也很高。
夏想太庞大了,他全面倒向哪一方,就会引发整个局势的失衡,短时间看似乎是好事,从长远计,必定会引发其余各方势力的紧密联合,反倒可能形成更紧张的对峙。
十八大之后,国内政治格局将会为之大变。
让夏想和*图*书没有想到的是,一进门,一抬头,眼前就闪出一张熟悉的笑脸——关远曲。
“我了解夏想,为了大局的平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不会有明确的倒向。居中是好事,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古秋实很清楚夏想不可能全面倒向关远曲或代复盛其中任何一人,甚至从长远看,等他问鼎时,夏想也未必会全面倒向他。
国务院每一项经济政策的出台,都会多方听取各个专家学者的意见,经过综合对比并且再认真研究讨论之后,才会做出决定。不会如一些当红的经济学家宣扬的一样,什么国务院某项刺激经济的政策的出台,完全采纳了他的建议。
老古不知道夏想要来,正在家中午休,夏想本不想吵醒他,却还是被警卫惊醒了老古。
代复盛正是基于以上的迫切感,意识到有必要和夏想加强交流,增进感情,虽然夏想和团系的其他干将,比如古秋实、陈皓天关系都不错,和他却缺乏积极的互动,就让他必须主动和夏想走近,否则,一旦失去先机,可能会需要付出十倍的努力才能追回。
首先,关远曲的问鼎预示着家族势力的重新崛起,以关远曲传统家族势力的出身和政治立场判断,传统家族势力有望继续壮大——就让代复盛对夏想和季家之间愈加密切的关系佩服不已,夏想和季家握手的一步妙棋,下得真是长远而高明——那么和传统家族势力理念虽不相同,却有天然的亲近之意的新兴家族势力在关远曲时hetushu•com代,也会是前景看好。
“但愿如此。”代复盛感慨地说道,他和夏想之间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收获颇丰,却让他对夏想更是看不透了。
就连一向惜话如金的老古也话多了,可见老人一是老了,二是古玉不在身边,孤独落寞,夏想心中一酸,向前拉着老古的手:“先放冰箱里,我总会来吃的。”
就算什么都购买最昂贵的有机食品,却还是杜绝不了空气的染污,PM值都要打三折公布的国家,确实让人心伤。甚至在国外使馆公布了真实的PM值,比国内官方公布的数值高出三倍有余,官方除了强烈呼吁国外机构不要公布之外,并未对数据的真实性做出过任何解释。
“半个月后我要去欧洲访问,如果方便,你可以和我一同随行。”代复盛再次向夏想释放了强烈的善意。
……
夏想和关远曲的关系不错,虽然还没有密切到和总书记一样的程度,但谁也不敢保证关远曲上任之后会不会迅速和夏想建立起一种超脱的亲密关系,以目前传统家族势力重新崛起并且和新兴家族势力逐步走近的趋势,关远曲和夏想之间有迅速握手的基础。
偏听则暗兼听则明。
但于夏想而言,他很清楚随同代复盛出访欧洲的重大象征意义,他就任省长以来,从未随同哪一个国家领导人出访,如果第一次随同出访是作为代复盛的随行,那么在外界眼中,他就有明显向代复盛靠拢的迹象。
从中南海出来,夏想没有回吴家,先去看望了老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