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48章 出访

代复盛的身份敏感,作为即将执掌国务院的未来的二号人物,他的一举一动自然会引发各界关注。夏想随同代复盛出访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问题就在于夏想是唯一随行的省长,而且他还是国内最年轻的省长。
随后又有许多国外媒体也提出采访夏想,本以为中宣部不会批准,不想或许是夏想开放传媒的提议起到了促进作用,中宣部破天荒同意了。
其实此次出访,代复盛已经刻意低调处理了,国内新闻上只报道了一句,甚至连随行人员都是何人都没有详细报道,更没有提及夏想的名字。不过,想要打听到代复盛的随行人员究竟是谁不是难事,就有好事者在研究代复盛究竟会带谁去欧洲出访的名单时,意外发现了夏想的名字。
不过夏想还是将机会让给了雷治学,他没有时间了,要陪代复盛出访欧洲。
夏想政治班底的布局,分区分时进行,燕省只是第一步,也是第一阶段。
如果说上一篇文章的观点纯属唯恐天下不乱式的误导和猜测,那么另外一篇文章的推测,倒是颇有可圈可点之处。
并由此得出极为幼稚的推论——莫非夏想和传统家族之间出现了裂痕,否则怎么会在如此敏感的时刻以随同代复盛出访的举动来表明立场?难道说,身为传统家族势力阵营的关远曲在上任之后,将会失去以夏想为代表的新兴家族势力的支持?
下一步布局,就是更高更广的提升了,但和图书现在时机未到,就得先放上一放了。正好西省的局势一片大好,继能源型经济转型大获成功之后,国家电网和西省地电之间的兼并谈判,也进入了尾声,基本上可以说,西省的遗留问题大部分得到了解决,西省正以前所未有的精神大步前进。
一篇报道的论点是,夏想的站队关乎十八大后的政局稳定?夏想随同代复盛出访欧洲的背后,说明了什么?最后文章得出主观臆断的结论,认为夏想随同代复盛出访欧洲意味着夏想在十八大之后,将会和团系坚定地站在一起。
事情,却意外出现了变故……
知识无国界,华人不是没有获得过诺贝尔奖,却都授予了外籍华人。同样是中国人,为何在国内不出成果,一到国外就出类拔萃了?还是夏想向关远曲所说的症结所在——党到如今为止,都没有处理好和知识、知识分子之间的关系。
估计谁也没有想到,夏想随同代复盛出访瑞典,在繁文缛节的迎接仪式上,他忆古思今,生发了为国为民的感慨。
机场的迎接仪式过后,夏想就随同代复盛参加了双方会谈。
按照既定行程,明天代复盛将参观位于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的沃尔沃汽车公司总部,夏想本来对参观沃尔沃汽车总部兴趣很大,但正好古玉也来到了哥德堡,他就打算不陪同代复盛参观,要陪古玉。
代复盛出访的第一站是瑞典。
极有可能!
会谈的要点当和-图-书然是经济议题。
更让夏想始料不及的是,他随同出国,其实只是为了陪衬代复盛,顺带和古玉幽会,可没有一点扬名欧洲的想法,但往往事与愿违,他人未出国就已经吸引了众多的目光,到了欧洲之后,更是成为众人追逐的对象,最终甚至成为了……众矢之的。
在唐朝,白居易身为朝廷命官,却敢写出影射李隆基和杨贵妃的《长恨歌》,要是在清朝,白居易必定被抓入狱,文字狱伤不起。
或者说,团系执政理念的推广以及保证古秋实地位的稳固,如果没有家族势力的合作,有可能根基不稳,前景不妙。
出访的行程早就定好,夏想并无大事,只是做好随行就行了,第一站先到了瑞典的首都斯德哥尔摩,机场接机,发表讲话,迎接仪式,友好握手,如是等等,一系列的程序走完,就进入了正式会谈阶段。
夏想作为国内最年轻的省长,和团系的关系一向密切,而身为团系下届中央集体领军人物的代复盛,先前并未传出他和夏想关系不错的传闻,却突然之间夏想出现在他的出访随行人员之中,而且还是唯一的一名省长,个中意味,不由人不浮想联翩。
欧美不少媒体本来就对夏想的名字格外敏感,不管是对夏想十分忌讳加反感,还是对夏想好奇加敬佩,总之一见夏想的名字出现在随行人员之中,就立刻让境外记者嗅到了异乎寻常的政治气息。
夏想从骨hetushu.com子里深爱祖国,祖国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母亲,生养了无数英雄儿女,也养育了无数汉奸走狗和卑劣小人。他一直相信,总有一天,祖国会以开放、自信和傲然的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不但恢复盛唐之时兼容并蓄的胸怀,也一扫满清统治两百年带来的文字狱的遗毒和奴才思想,重建泱泱大国气象。
其实就算有时间,他也不会出面,政绩要归于省委书记,他是省长,只能屈居第二,何况他又不是一个喜欢在媒体之上夸夸其谈之人。
古人比现在不少人心胸宽广多了。
夏想也没想到他和代复盛之间一次走近,竟然引发了外界无数的猜想,甚至还上纲上线,推演到了十八大前后的局势之上,也让夏想哭笑不得。
文章最后也得出结论,夏想的重要性,随着十八的临近而日益凸显,由此可以推断幕后的较量还在继续,家族势力坐大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再深入推想的话,十八大之后,团系和家族势力之间的合作将会更加深入。
境外媒体立刻如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肆报道此事。
文章也是惊呼,夏想的上升之势已经势不可挡,呼吁欧美有远见的首脑提前和夏想接触,以期在中国最强大的时期来临之际,提前和夏想建立私人的友谊。
西省现在各项事务步入正轨,以夏想在以前几任上的升迁,现在调离西省也不算意外,再联想到正在酝酿中的国务院合并部委的大动作,难道说夏http://m•hetushu•com想有望担任合并的大部部长?
夏想对官样文章不感兴趣,他此次出访,其实只是当成了一次休闲。一下飞机感受到斯德哥尔摩的蓝天,呼吸着北欧清新微带潮湿的空气,因高纬度而带来的辽远和天高云低的感觉,令人心旷神怡。
作为国内最年轻的省长,本来一举一动就很容易引发猜测,在西省一切走向了正轨之后,国外媒体关于西省的报道少了许多,夏想也淡出了欧美人民的视线一段时间,但一次出访,再次将夏想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2011年中瑞双边贸易额为143.6亿美元,增长17.0%。其中,瑞典对中国出口60.7亿美元,增长24.8%;自中国进口83.0亿美元,增长11.9%;瑞方逆差22.3亿美元,下降12.8%,中国为瑞典第十大出口市场和第八大进口来源地。
但事情往往很有意思的是,夏想不接受国外媒体的采访,但他随同代复盛出访,却再次吸引了国外媒体的强烈关注!
开放的心态是自信的表现,白居易的《长恨歌》还深得唐朝历任皇帝的喜爱。要是在现在,白居易再写一篇天长地久有时尽的文章,就算不被请去喝茶,他的文章绝对会被官方封杀,被百度封锁。
代复盛指出中国和瑞典应加强双边贸易往来。他指出,瑞典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值得借鉴,中国则拥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双方合作的前景宽广。
雷治学虽然入局无望,和*图*书最后却也出尽了风头,先是有不少国内重量级媒体采访西省的成功经验,本来是想采访夏想,夏想却将出彩的机会让给了雷治学,也是官场规矩如此,老大优先制。
古玉正好在瑞典的一个小镇。
该文从夏想的从政历程谈起,回顾了夏想每一任上的升迁,得出的结论是夏想在历任上的升迁,要么突如其来,要么一跃而成,夏想随同代复盛出访,莫非是夏想即将调离西省的前兆?
文章最后惊呼,夏想这棵大树,在十八大之前已经成为各方争夺的对象,那么十八大之后,国内政局又将是怎样的格局?如果关远曲和代复盛政见不和,是否夏想支持哪一方,哪一方就会最后获得全面的优势?
斯德哥尔摩是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故乡,而诺贝尔设立的各种奖项,一直是中国学术界和文化界心中的痛。
中国的振兴和真正强大,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夏想感慨,既不能自高自大,也不能妄自菲薄,盛唐之所以强大,四海臣服,不止是唐朝兵强马壮,也不是唐朝疆域最广,而是唐朝最开放,万邦来朝。
不管国人如何渴望诺贝尔奖,又如何拿各种理由安慰自己,或是将诺贝尔奖与政治挂钩来牵强附会为自己开脱,总而言之一句话,在目前国内学术界腐败丛生,在教育产业化指导思想的笼罩下,指望学术界出现获得诺贝尔奖的重量级人物,是不现实的梦想。
在网络时代还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其实是极度不自信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