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64章 风动人心

而连夏的成长之所以十分迅速,也是得益于连若菡在美国打下的深厚的基础。夏想事后也感慨说道,都以为夏家多出神童一般的人物,其实不然,主要是夏家有一个连若菡。同等智商的条件之下,家庭条件好十倍,成长前景就拓宽十倍以上。
刚关上窗户,一阵由远及近的雷声从天边传来,仿佛从九天之上直击窗棂,震得窗户嗡嗡直响,一下就让夏想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个伏案而睡的午后。
人生所有的努力和奋斗,怕就怕突然双眼睁开,原来是黄粱一梦。
连若菡下线了,夏想却更是无法入睡了,怎么了这是,他还没怎么着,怎么女人们一个个都好象认定他和公主要有什么发展一样?拜托,公主是有夫之妇好不好?
夏想着实无语了,难不成他的女人都认为他的魅力过人,能冲出中国走向世界?
夏想诚恳地点头:“是我的责任,我愿意承担任何处分,请代总理批评。”
如果说前面的话是正常的安慰的话,那么后面的话就是明显的暗示了,是告诫夏想不能慌乱,一乱就容易出错,一出错,就更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浩荡并充盈于天地之间的清风,来无影去无无踪,就和世间的人心一样,有时看着平静温和,或许转眼间就会风声大作。
“古老说,要和老爷子见个面。”事情摆到了台面之上,夏想才提出了老古的提议。
一阵风刮过,周鸿基和叶天南的身影被摇动的花草掩盖hetushu.com,看不分明,更听不清二人之间在交谈些什么,但从二人凝重的神态之上依稀可以看出,事情,确实发生了耐人寻味的逆转。
夏想算是基本上清楚了代复盛的立场,从代复盛突然提高的声调之中可以猜出,他对有人借言论事件小题大做,并且想借机向他出手大为不满。
就政治智慧而言,夏想自认比老爷子和吴才洋还稍有欠缺。
连若菡在中国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在美国,却和政界关系密切。当然了,她名下的产业十分庞大,必然要和政界建立广泛并且密切的关系,其中资助参议员竞选是最直接的捷径。
第二天,夏想接到了通知,总书记暂时取消了和他的会面,具体会面时间未定。
“少贫嘴!”连若菡警告夏想,“我帮你,是爱你。你可要注意了,发表什么不当的言论没什么,但别闹出国际绯闻才行。”
和盛夏之时一般人家都紧闭门窗大开空调不同的是,吴家的大门敞开,任由清风穿堂而过,虽是热风,但自然之风是空调制造的冷风无法相比的舒适。
很久没有听到连若菡这么霸气的话了,夏想哈哈一笑,笑完之后才发现他没有开视频,只和连若菡文字聊天,笑得再响,她也听不到。
吴老爷子和老古之间的交往,谁请客就是谁做主的意思,显然,吴老爷子想在事件之中占据主动,在他心目之中,他和夏想的关系,要比老古和夏想之间的www.hetushu•com关系近。
代复盛的脸色不太好,或许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或许有其他原因,他一见夏想就直接说道:“夏想同志,在中德工商晚宴上的事情,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事情的责任不在你,不管有多大的压力,要继续稳步前进,不能乱了阵脚。”
世界的不公平就在于,成长因为出身的不同,而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在物质条件极为丰富的今天,神童是先天条件优厚,后天条件丰厚,才可以成就,两者缺一不可。
也证明了代复盛在突如其来的风潮之中,看清了方向,没有被对方的突然出手误导。否则,代复盛如果顶不住压力为了自保而抛出夏想的话,最后的结果有可能会更严重。
“什么事情?”连若菡和夏想老夫老妻了,也就是敲打他一下就行了,忙问,“能让你当成事情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
事情,就很微妙了。总书记取消会面,肯定是基于某些方面的特殊考虑,难道说,事情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随后夏想又接到通知,代复盛要见他。
“说吧,要我帮你什么忙。”连若菡很干脆地问了一句,“美国方面,我还认识一些国会议员,有良好的合作关系。”
“批评你做什么?我还要表扬你!”代复盛的声音一下高了八度,“欧美又联合向世贸组织提出抗议,要求中国开放稀土市场,你的警钟敲得很是时候,不过要我说,敲得还不够响,有人还和-图-书不警醒。”
再说,他也不是只能作壁上观,他有能力介入此事,并且甚至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事情的进程。
……多年之后,梅亭进入美国政界之初,四处碰壁,正是连若菡出手相助才让她度过了最初的难关,可以说,如果没有连若菡在美国多年的根基,别说梅亭可以担任美国的国务卿了,连政界大门就不得其门而入。
吴老爷子和吴才洋并未想到反对一系突然起风的深层用意,也并非二人的政治智慧不如夏想,主要也是事发突然,又没有置身其中,只凭推测只能推知大概。
清风先清后浊,先小后大,不多时,就激荡起了漫天的尘土。夏想离门近,急忙关闭了门窗。
“今天一天,事情太多了,本来想和你打一个电话的……”夏想解释说道,“谁知事情一件接一件,让人喘不过气,现在才有时间坐下来上网。”
连若菡究竟在美国的政界影响力有多大,夏想不得而知,他只是知道的是,连若菡可以做成许多外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还知道报一声平安?我离你已经万里之外了,你完全可以当我不存在了,我也不当你是一丈之内的丈夫了。”连若菡对夏想有气,她当然知道夏想已经回到了国内,却不打电话不发消息,她有好气才怪。
“午后要有雷雨了。”北方的天空,乌云遮天盖地而来,伴随着隐隐的雷声。
夏想也是得益于亲身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又在中南海遇到了和*图*书叶天南和周鸿基,再和总理、古秋实分别谈话之后,才理顺了事情的全部脉络。
风,一开始是悄然而起,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生成,然后慢慢地蔓延,终于充满了整个院落。
就打字说道:“为夫多谢夫人了。”
午后有风。
“总要想个办法让美国出个乌龙才好。”夏想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不能总让美国邪恶的影子挡在前面,会影响吃饭、睡觉的心情。”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夏想,我和老爷子亲自出面处理。”吴才洋虽然对夏想发表的措施强硬的言论稍有不满,但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出于对夏想的爱护,在关键时刻他必须力保夏想。
震惊的是夏想的分析确实入木三分,大有道理。赞赏的是,现在的夏想对时局的把握,对政局的领悟,已经快他们一步了。在他们还没有从事件的表象之中得出具体的走向之时,夏想就已经走一步看三步,甚至已经谋划到了第五步,确实了不起。
又听代复盛交待了几句,夏想走出了代复盛的办公室,正朝外面走的时候,无意中一瞥,却又发现了周鸿基和叶天南的身影。
多年以来,他一直对午后的雷雨别有异样的感觉,似乎就怕一场雷雨就惊醒了多年的大梦一样,还好,十几年来他遭遇了无数次午后雷雨的时刻,一直感受到的是多年奋斗和努力的真实。
欧美联动,以提交外交抗议来配合国内的动作,确实是一出精心筹划的大戏。
夏想联系上了连http://m•hetushu•com若菡。
“你还有闲心开玩笑?”连若菡打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又打了一个笑脸,“行了,我知道了,你就别管了,美国的事情,我做主。”
“猜对了,有人想借机生事,而且还有美国、德国、英国的配合,再多五个国家就是新的八国联军了。”
“才洋,你亲自给老古打电话,就说晚上在得月楼,我请客。”吴老爷子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就定下了和老古的会面,而且还是破天荒地主动提出请客。
晚上,住在连若菡的房间之中,嗅到伊人留下的芬芳,想到远在万里之外的连若菡和一对儿女,夏想无心睡眠,他就又起床打开了电脑。
听完夏想的推论,吴老爷子和吴才洋沉默了半晌没有说话,只是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震惊和赞赏。
代复盛没有要牺牲他的意思,就让夏想微微感动,也为代复盛冷静而有担待的政治智慧深感欣慰。一个有担待的国家领导人,身后才有追随者。
现在的他不比以前了,虽然才只是省长之位,却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影响力。他是没有办法左右高层之间的博弈,但他可以从外围出手,化解来自国外的攻势。
吴才洋也是关心则乱,急急回来和夏想碰头,并未深思事件背后的种种。
匆忙吃了一口早饭,夏想就又急急赶到了中南海,来到了代复盛的办公室。
吴才洋说不让他再过问此事,一切由上层来讨论解决,夏想却不想袖手旁观,事情是由他引起,他必须做些什么才能心安。